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49章 融资

第149章 融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半个月前,陈远鸣期待已久的一项投资,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8月9日,网景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

    与之前投资银行的预期大大不同,这次网景的股价没有停留在10美元的平淡价格,而是以28美元高位开盘,一度攀升到71美元每股,最终以58美元收盘,500万股被抢购一空,一天涨幅达到了100%以上。

    这个破天荒的记录,让整个华尔街为之哗然。要知道时值拓荒年代的互联网,还没人能想出用它赚钱的方法,就算先知先觉的陈远鸣,其麾下的icq、il、雅虎等网站也处于纯支出的负债阶段,盈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妄想。因此别说唯利是图的华尔街,就连以慧眼知名的硅谷沙山路,对于互联网公司也没多少关注。

    而网景这个单纯的浏览器软件公司,却以如此的方式爆红,使互联网瞬间进入了大众的视线,也让陈远鸣再次踏上了前往美国的旅途。

    由于参与了网景的二轮融资,远扬也在这次上市中拿到了超过8倍的盈利。但是陈远鸣的计划远非如此。在网景上市的当天,远扬就一反常态的收购了大量网景股票,并且把自己手中的部分优先股转化为普通股,在短短几天内,一跃成为了网景的第三大股东。

    要知道从华尔街手中抢夺这些可不太容易,也多亏这些嗜血生物还在冷眼旁观刚刚诞生的互联网,尚未露出他们的獠牙。等到雅虎如同超新星一样登场,点击、流量、概念这些词变成沙山路热门时,恐怕就很难虎口夺食了。

    陈远鸣想打的正是这个时间差,在操作完这一系列收购后,他就跟网景的两位创始人进行了几轮磋商,最终成功把刚刚诞生不久的il并入了网景公司,并在icq的登陆界面,拓展了nee浏览器的关联。

    如今il不过是个刚刚诞生的婴儿,不论是技术力量还是用户数量都小到可以忽视,但是免费邮箱这个概念在后世代表的意义无人不知。而网景的nee浏览器恰恰是如今美国占有率最高的浏览器,仅此一项,就给il带来了无数的新生用户。

    icq则恰恰相反,在经过2年的长期投资后,它的研发能力和用户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由于完全免费的使用模式,如今它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了三百万,活跃用户也达到了百万众。只是一个关联,就给nee带来了无限可能。

    但是这两家公司基本都由陈远鸣独自控股,在硅谷和华尔街根本就没什么名气,这次重组可称得上不动声色,发挥了让常人难以想象的高效。在一举奠定网景公司全新的基础,同时具备了未来硬抗微软帝国的可能性后,陈远鸣马上掉转了视线,把目光投向dvd行业的重新洗牌。

    在dvd标准诞生了大半年后,好莱坞巨头们终于坐了下来,开始瓜分他们盘中的蛋糕,使用的利器依旧是那个老词:区域码。

    飞燕提供的防盗模式简直就是为这群犹太佬们定身打造,他们接受并迅速作为武器挥舞起来自然顺理成章 。但是这次谈判的过程依旧让人心惊肉跳,在美国、欧洲、日本的巨型影业集团面前,其他任何国家的电影产业都是渺小的,哪怕飞燕在中国占据了足够多的市场,依旧无法成为替代影业公司的存在,在文化传播方面,刚刚打开大门的中国在西方世界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但是跟前世有一点不同,这次在区域码上,飞燕有了一个盟友:新闻集团。原本被踢到6区的中国,被鹰巢联盟的一个数据挽救了回来,过去一年间,福克斯公司有超过20部电影和3部电视剧vcd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每部都获得了百万以上的销量,而这时中国普及vcd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

    中国有超过10亿的人口,而vcd播放器在以每年500万台以上的销量递增,如果这个市场能够确保正版的权益,那么它将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忽视的巨大蛋糕。

    什么意识形态、什么国际关系,对于这些吸血鬼们显然并不重要。而在这点上,美国政府罕见的站在了影业集团一边,没有什么人比他们更会使用颜色革命的把戏,也没有什么人比他们更迫切的想用意识形态改变这个红色中国。

    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局面下,中国的区域码整整迈进了3大步,成为了红色的三号区域,而原本占据了3区位置的东南亚,则无奈的沦为了4区。而在上次区码战争中没有得逞的日本,也抛弃了台湾和香港,自己脱亚入欧进入了2区,被撂在半路上的这两个地区,既无法投靠日本,也不愿进入中国,最终凄凉的加入了开始面临盗版攻防战的东南亚4区群体。

    与此同时,由于华纳的变节,东芝被迫抛弃了新光碟研发计划,而索尼也在久攻不下的困境中,转到了进一步拓展dvd容量的研究领域,至此dvd标准正式在国际领域确立,也成为了中国参与制定的罕少几个国际标准之一。

    虽然dvd在中国上市还遥遥无期,但是飞燕集团迎来的却是一个鼓舞欢欣的盛大庆功宴。从93年起步,到95年一锤定音,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让人心惊的漩涡和陷阱,如今这一步终于落在了实处,如何能不让人欣喜。而下个阶段影碟业将会步入更为复杂的国与国博弈,就不是飞燕一家集团能够掌控的事情了。

    处理完这两件大事,陈远鸣本来还打算在美国逗留一段时间,关注光盘生产线向中国转移的事宜,但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口信打断了他的安排,驻北京的远扬基金负责人唐浩带回了一个消息,肖君毅手下的君腾公司想要进行一轮融资,直接就找上了远扬。

    听着唐浩兴高采烈的描述,以及对君腾未来的好,陈远鸣心中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由于家乡如今还没有接通手机网,在家也不方便打电话,来到美国后更是一头扎进了工作,在离京一个月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肖君毅的消息,却没想到是以如此一种方式。

    在犹豫了良久后,陈远鸣最终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由于时差,中国现在还是白天,在一片嘈杂声中,对方接通了电话。

    “你终于肯打来电话了。”听筒里的声音带着笑,也有一丝用嗓过度的沙哑。“怎么,接到小唐的消息了?”

    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陈远鸣反问道,“君腾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了?”

    “捉襟见肘啊……你都不知道研发要投进去多少钱,写字楼又开了一期,银行借款都快见底了,正需要土豪拔刀相助。”听起来很严重,但是说话人的口气却完全相反。

    “用八百万美元换君腾20%的股份,你不觉得要价太低了吗?”陈远鸣并未正面回答,而是问出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其实如果可能的话,我更希望用君腾的20%,换点金石或者远扬的2%,你肯答应吗?”

    陈远鸣眉峰一挑,“那对我可是个亏本买卖。”

    “所以我就只得以身相许了,陈老板你肯要吗?”

    可能是走到了什么僻静处,电话里的杂音突然就消失了,只剩下那个略带调侃的声音。即便相隔半个地球的距离,也不难想象对面那人是如何弯起了那双桃花眼,绽开融融笑意。

    陈远鸣也不由笑了。隔了几秒后,他轻轻颔首。“好啊,君腾是个好公司,这种投资,我可以接受。”

    “不是甘之如饴吗?”对面的声音中带出一份毫不遮掩的欣喜。

    陈远鸣捏着电话的手不由更贴近了耳畔一点,“那还要看这份收益的含金量究竟几何。风险投资中的风险,永远都是存在的。”

    “我想在你的字典里,很难找到失败二字。”轻笑一声,对方突然转了话题,“你知道这月6号是我的生日吧?”

    这都过去10来天了,陈远鸣不由一滞,“……现在知道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国呢?”

    对方的声音不疾不徐,却像根羽毛一样搔刮着内心的软肉。只是犹豫了一下,陈远鸣叹了口气。

    “会尽快的。”

    “等你的消息……”

    ……

    只为了这通电话,陈远鸣就抛下了美国的诸多事宜,赶回了国内,仔细想来还真有点烽火戏诸侯、千金买一笑的味道。但是回到北京,却得知肖君毅刚刚跑到外地出差了。在一番思虑后,陈远鸣终究还是没留在北京等他,而是返回了家乡,巡视起自己的矿山来。

    就像任何刑期将近的囚犯一样,迈出这一步,陈远鸣也未尝没有对于未来的忐忑。如同一个强迫症患者,他选择来到这片青山绿水间,观察自己手中的蓝图一步步实现的壮美景象,而这也极其有效的抚平了他心中的焦虑。

    只是在巡视完矿山,也充分享受过这片青山绿水后,在返回县城的路上,一辆悍马车大大咧咧的把他拦了下来。车子正是他最爱的款型,坐在驾驶座上的年轻人亦然。只见那人悠哉的摘掉了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乡遇故知啊……陈董,前面不远有家不错的农家菜,愿意赏个光吗?”

    陈远鸣注视了他半晌,最终轻笑着摇了摇头,“哪能让肖总破费,也该我尽一尽地主之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