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0章 一送一还

第150章 一送一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个农家菜馆陈远鸣还真知道,算是本县的特色小吃,只是开在县郊的村子里,算不得近。没有戳破这点,陈远鸣干脆的上了车,也没选择后座,而是坐在了副驾驶位。还未坐定,从旁边就递过了一副墨镜。

    顺着那只手看去,肖君毅脸上的笑容就如这夏日晨光一样清爽,“给你,我想你用得到。”

    这恐怕是唯一知道他心里那点阴翳的人了。看着对方的笑容,陈远鸣不由也露出一丝微笑,伸手接过了墨镜。镜架上还沾染着些许体温的热度,就像某种隐晦的亲昵游戏。陈远鸣带上了墨镜,扭头向车外的张刚吩咐道。

    “张大哥,我带肖少出去逛逛,今天你就不用跟着了。”

    在这边呆了大半年,也跟着陈远鸣跑了几趟车,张刚对于这段路程的安全系数还是心里有数的,只是县城里并没有架设移动通讯网,通讯十分不便,让他多少有些顾虑。犹豫了一下,张刚最终点了点头,“你们路上小心,晚上山区不算安全,还是尽早回城里比较好。”

    “会的。”也没等肖君毅搭腔,陈远鸣就干脆答道。

    肖君毅剑眉一挑,也没废话,朝张刚打了个招呼就发动了汽车,朝前方驶去。

    经过两天的暴晒,路面终于干爽了起来,不再那么泥泞不堪,悍马的越野能力更是无需置疑,一路上开得又快又稳,只是方向出了点岔子,在驶往县郊的路口拐上了另一条道路。

    陈远鸣眉峰一皱,“这是想把我拐哪儿去?”

    “本来想跟你一起去看看那个‘天下第一洞’,现在家长给了门禁,就不好跑那么远了。”

    陈远鸣哑然失笑,“怎么看起来你比我这个向导还熟悉路况?”

    “之前忙里偷闲过来晃荡了两天,收获总是有的。”肖君毅倒是毫不遮掩他的意图,挑起了嘴角,“可能的话,我还真想劫持你几天,也算个休假嘛。”

    “那还是算了吧。”陈远鸣笑着放松了略略绷紧的肩膀,靠坐在椅背上,虽然经过了漫长的四年时间,他对轿车的恐惧已经减缓了很多,但是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的躲避着前窗的景象,停驻的也就剩下两个方向,窗外,或者驾驶座。

    而这次,他没有看向窗外。

    按理说,两人只是短短几十天没见,但是肖君毅的肤色似乎又深了点,呈现出一种很健康的麦色,一身休闲的浅色夏装,手腕上也没有戴表,反而在右手系了条红绳编织的手链,上面还缀了个木制挂饰。

    “辟邪用的?”

    不自觉问了出来,肖君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轻轻一笑,“家里老太太信这个,亲手给编的,不带不行啊。”

    陈远鸣也笑了笑,挪开了视线。上辈子他死时刚过32岁,回到这个世界又整整4年,算起来,实际年龄也该有36了,正好大对方一轮。只是在后视镜里映出的那张脸,总是让他恍惚的年轻。

    似乎想起了对方家里没什么老人,肖君毅转过了话锋,“这次怎么又突然跑美国去了,我还以为你要在家乡多待一些时日呢。”

    “之前投资的一家公司上市了,dvd又到了重新划分地盘的关口,正好回去主持一下……”

    陈远鸣嘴上一顿,突然反应过来,这话说的,肖君毅不会是之前就来找过他吧?去美国正好是8月初,走得太急,都没跟人打招呼,也许在生日前肖君毅就已经兴冲冲地赶过来了一趟,没找到人,才会在把精力花在闲逛上,如此的熟悉此间道路。

    心中生出点愧疚,陈远鸣轻咳了一声,“家里这边通讯网还是不好,回头通了移动网联系就方便多了。”

    虽然没有直说,但是话里的歉意肖君毅还是听懂了,唇边不由浮起一抹微笑,“无妨,想堵总是能堵到嘛。”

    被这意有所指的话呛住了,陈远鸣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你呢?最近还在忙君腾的研发项目?”

    “可不是嘛,连着两个月在河北那边跑来跑去了,听到你回来的消息就直接赶了过来,只可惜这次没能带上协议。”

    陈远鸣当然知道协议指的是什么,手指轻轻敲着窗棱,他不由再次问了一遍,“你真要在远扬融资?伯母和肖大哥那边……”

    “我说过,君腾是我自己的基业,跟家里自然是分的越明白越好。”和电话里的试探完全不同,肖君毅眼中闪现着灼灼的火花,“如果能用这点股份搭上远扬,我怕是赚了呢。”

    现在君腾的资产保守也有几个亿了,再加上未来的发展前景,八百万美元换20%的股份,都称得上半卖半送了。对很多男人而言,情话说多少都无所谓,但是能把事业双手奉上的,永远都寥寥无几,更别说肖君毅对于君腾的重视。面对这样一份真挚而贵重的礼物,自己最后那点坚持,简直就像烈日下的坚冰,只有消融一途。

    陈远鸣在心底叹了口气,挪开视线看向窗外。瞥了眼对方近乎默认的姿态,肖君毅轻笑一声,手上方向盘一打,向不远处的山坳中驶去。

    这里已经接近山区边缘,不远处就是县里目前唯一开发出来的景点,由于整个景区还处于草创阶段,除了道路勉强平顺外,根本就没什么标志性建筑物,山路陡峭崎岖,如同盘蛇一般绕山而行,目前正值暑假,路上倒也有零散几辆大巴,这时市里富裕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与其花大价钱去看什么名山大川,不如省钱省事的到县城里逛逛,美其名曰旅游消暑,让这个刚刚诞生的景点也有了点人气。

    虽然比不得那些奇峰的俊秀,这片山区倒也称得上满目青翠。前段时间刚下过雨,山涧的河水都涨了几分,坐在车上都能听到哗哗水声,天空蓝的透明,映衬着远方的白云绿岭,更让人心旷神怡。

    只开了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就驶进了景区,这里倒也先知先觉的盖了几间简陋的饭店,路边都是卖矿泉水、零食小吃的摊贩,但是大多数旅客还是大包小包负重前进,不时传来孩子们欢乐的笑声。肖君毅也没停车,直接又往里开了段路,在不远处的一座山脚下,显露出了几间房舍。

    “度假村?”陈远鸣颇为惊奇的咦了一声,这么新潮的东西,他可没想到能在这边的山沟沟里见到。

    “算不上,就是农家旅店的加强版吧。”肖君毅看起来对这里还挺熟悉,轻车熟路的把车开到了那个还算开阔的停车场内,“不过饭菜还是有些特色的,可以尝尝。”

    “真不知道谁是地主了。”陈远鸣摇头一笑,走下车来。

    在近处看这排建筑物,自然就能发觉它的简陋。全部都是原木和竹子搭建而成的房间,装饰极为质朴,连迎宾的大婶脸上都有两坨标准的乡村红,一看就是常年在外劳作的样貌。谁知这人还是真正的老板娘,看到肖君毅时双眼都亮了,吧嗒嗒的跑了过来。

    “哎呦大兄弟,又过来了!这次还是带朋友来的?俺就说这儿的空气好、吃的又新鲜,比起城里那些旅游点可舒坦多了,住着住着都不想走啦!”

    肖君毅笑了笑,“王大姐,上次我住的那间房还空着吗?”

    “空着!空着!”这位大婶笑得见牙不见眼,答得别提多利索了,“俺就知道大兄弟你是个识货的人,奏给你留着呢!床单啥的快得可勤快,干净着呢!”

    就这空荡荡的旅馆还用留?现在住农家旅馆吃农家饭还不是最时兴的旅游方式,恐怕来这里的大多都是一日游旅客吧。

    但是肖君毅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一笑,“有新鲜的野味就烧点吧,这次我们也不住,就是过来玩玩。”

    大婶明显有点失望,但是一想也好歹也是一天收成不是,就喜滋滋的拿过钥匙,带着两人往房间走去。那间房就在靠近山坡的二层,背后正是一片绿荫,遥望远方,还能瞥到山涧一道奔腾的飞瀑。

    打发走了嘴里一直叽叽呱呱说个不停的老板娘,肖君毅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往旁边的椅子上一靠,“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错吧?就这间风景独好,加上前两天下了场雨,现在看起来更添几分丽色,只可惜不能长住……”

    “是很好。”陈远鸣长长呼出一口气,感觉呼吸都轻松几分。就算前几日也在山上,但是面对的都是初具规模的矿山,怎能比得上这种精心挑选的旅游胜地。

    “那么,有奖励吗?你还欠我一份生日礼物吧……”

    语调中虽然都是调侃,但是肖君毅的视线并没有挪开,那双含笑的眼中如今多了一份期待和紧迫,像是终于守到了猎物的大猫,用目光舔舐着眼前的战利品。

    “生日礼物?”陈远鸣笑了笑,走到了桌前,从手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我还真准备了,给你。”

    这一下可有些出乎肖君毅的意料,要知道他想要的可不是这个。不过只是愣了一下,他还是伸出了手,接过了那个木盒。

    “没想到你居然还随身带着,是怕我上门讨……”

    话戛然而止,肖君毅直愣愣的看着盒子里的物件,那是一块男士腕表,经典的银黑色涂装,他最喜欢的一款劳力士,也是他曾经拥有的那块。

    几个月前的那幕顿时浮上了心头,肖君毅指尖轻轻触摸着这块表,面上表情复杂的难以形容。

    “你……你一直戴在身上?”

    “也没多久,之前都是放在办公室里。”陈远鸣的语气平淡无波,只是站得太近,似乎两人的体温都要交融在一处。

    “我艹……”过了良久,肖君毅终于吐出了一句粗口,把盒子往桌上一撂,猛地抬起头来,“怎么办,突然想要回我上次的赌注了。”

    那目光热得几乎要冒出火来,上挑的眼尾都蕴上桃花眼独有的水雾,撩人又火辣,还有几分迫不及待。

    陈远鸣只觉得自己心中那把早就熄灭了的火焰也跃动了起来,像是被这团火苗缠绕,勾出了湛蓝的火焰。轻轻呼出一口气,一只手撑在椅畔的木桌上,他慢慢俯下了身,声音只如耳语一般。

    “幸亏我赌性不强,赌品却不坏。”

    一个吻,落在了肖君毅的唇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