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1章 骤然而至(陈远鸣/肖君毅 初吻,野外)

第151章 骤然而至(陈远鸣/肖君毅 初吻,野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印在唇上的吻并不轻柔,不像他吻过、或者吻过他的任何女人,没有犹疑和试探,而是直接、干脆,带着一丝与自己相同的占有欲。

    那也不是个礼节性的吻。

    当对方湿润的嘴唇开始吮吸自己时,肖君毅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长年萦绕在指尖的麻意开始发痛发胀,像是心脏跃上了指尖。没有任何迟疑,他伸出手用力的揽住了陈远鸣的腰,回吻过去。

    也许是因为夏天的热度,也许是因为他们花了太长时间谨慎接触,这个吻就像一把点燃了干柴的火苗,迅速吞没了两人的理智。不知是谁先撬开了谁的唇舌,他们贴得更近了,像是把被全然拉满的弓弦。木质的靠背椅发出了轻微的嘎吱声,喘息在两人耳畔回荡。

    陈远鸣空处的右手深深插进了肖君毅的黑发中,把他拉得更近,逗弄着对方灵活的软舌。这不是个利于接吻的角度,一站一坐让他们的距离有些悬殊,这个吻就变成了某种奇妙的角力,像是两人都想把对方拉进自己怀中。但是陈远鸣并没有顺从对方的意志,只是轻轻跨前一步,抬起了膝盖,挤进对方微张的月夸间,用膝头折磨似得轻压那个已经开始隆起的部位。

    肖君毅发出了一声申吟,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牛仔裤太过贴身,却又情不自禁的打开膝盖,好让更多接触到对方的肢体。这可比他想象的还要**,自制和理性早就顺着交换的津液抛之脑后,怀中的躯体并不柔软,腰背的肌肉已经绷紧,按在后脑的力道更是迫切,居高临下,带着十足的侵略性。

    “操!你他妈快要逼疯我了……”唇齿好不容易才分开了点距离,肖君毅从齿缝中挤出了半句话。

    “愿赌服输。”

    灼热的吐息喷在唇边,让肖君毅饥渴的再次张开了嘴唇,但是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哐哐的敲门声。

    “大兄弟!俺来给你们送白开水了!”

    老板娘的声音太过嘹亮,让人躲都无从躲起。被这一嗓子惊到,两人瞬间拉开了身形,几秒后,又一同笑出了声。操,太他妈尴尬了,这才几分钟,两人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陈远鸣轻轻咳了一声,用手抹了把脸,“我去。”

    比起肖君毅的短T恤和紧身牛仔裤,想来还是陈远鸣这身休闲装更能见人。稍稍整理了下仪容,陈远鸣拉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正是那位热情过了头的大婶。

    “大兄弟嗳,房间不错吧!”大婶麻利的一抬手,递过了两个大暖手瓶,“喏,俺们这边用山泉烧的开水,甜丝丝的可好喝了!还有10分钟开饭,你俩先洗把脸收拾收拾,等下就来吃饭吧,都是山货,新鲜着呢!吃完了还能去山上逛逛,前面不远奏是俺们这边的水帘洞,一发水奏有几米的帘儿,去照个相留个影啥的,甭提多美了!”

    面对大婶的热情推荐,陈远鸣扯出了个微笑,伸手接过水壶,“谢谢大姐,我们等会儿就下去。”

    “好!好!你们先歇着,饭马上奏好!”

    再次掩上房门,陈远鸣转身把暖瓶放在了一旁的木桌上,抬头一看,肖君毅正斜倚在床边,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陈远鸣挑了挑眉,“看你的表情,想吃的恐怕不是农家菜吧?”

    “我已经开始后悔了,早知道还不如在县城里找个旅馆。”肖君毅的视线扫过对方敞开的衬衫领口,不无遗憾的抱怨道。

    轻轻嗤笑了声,陈远鸣到了一盆水,又扔了条湿毛巾给他,“急什么,有的是机会。”

    午饭摆在了院内,竹桌竹椅,只有他们一对食客。老板娘殷勤的往桌上摆着饭菜,嘴里还不停介绍着,“红烧兔肉,山菇木耳,青笋野猪肉,这盘是油焖鹿肉,都是咱山里的招牌菜,刚刚杀的,新鲜着呢!”

    “有酒吗?给上瓶半斤装的二锅头吧。”肖君毅笑着扫了陈远鸣一眼,“如此良辰美景,配上点小酒最有滋味了。”

    “好好,当然有!”大婶应得别提多乐呵了。

    陈远鸣笑了笑,也未反驳。自从刚才那吻后,他们两人之间的张力就未曾消退,不也差这一两杯了。

    有了山珍,也有了佳酿,一餐吃的很快,两人的酒量都不小,只是半斤根本就跟玩儿似得。吃过饭后,也没怎么停留,他们就踏上了登山的小径。此时正值午后饭点,不少游客都在草坪边展开报纸吃饭聚餐,这些景点反而变得人迹罕至。路上的台阶和走道都修的粗糙,配上山中美景倒是别有一番质朴风味。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两人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水帘洞前。

    说是水帘洞,不过是个略大的瀑布。落差大概有5、6米,由于最近雨水充沛,水幕变得很大,奔流的白浪冲击着下方的水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在水池外延能看出点人工雕凿的痕迹,还有一条小桥通向水帘之后。

    “这里景色倒是不错,如果没那个碍眼的字就更好了。”肖君毅笑着冲对面的山石抬了抬下巴。

    陈远鸣定睛一看,只见山崖上已经凿出了几个大字,像是“别有洞天”,只是还没完工上漆,看起来不甚醒目。想来这边也是县里着重开发的景点之一,只不过透着一股浓浓的山寨味儿。

    “就这一眼能看穿的小山洞冒充花果山,确实寒碜了点。”陈远鸣笑了笑,旅游经济嘛,大多如此,这座县城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开发出自己的产品文化,现在也就是个借典援引的水准。

    “要再往里走点吗?”肖君毅的声音不置可否,表情却透着几分跃跃欲试。

    陈远鸣瞟了他一眼,有些哑然失笑,但是并未拒绝,抬起脚步朝更深处走去。由于是景区,就算是尚未开发完毕的地块,也缺乏真正山野的凌乱。只是人烟越来越少,像是酷暑都被隔绝在外,多出了几分幽林的静谧。

    渐渐的,围绕在两人身边的气氛发生了一丝变化,从背后射来的目光如此火辣,引得陈远鸣内心的骚动也沸腾了起来,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这样像个毛头小子般青欲勃發了,但是在体内呼啸的东西可骗不得人。

    在这样无声的**中,他们绕过一条山脊,陈远鸣足下一顿,再往前就没路了,只剩下一条陡峭的坡路,山势已经不低,从这里看去,大半山区景色都能映入眼帘。

    “没路了?”一个声音来到了背后,接着是一条手臂,紧紧地环住了陈远鸣的腰肢。“你是不是每次都要走到这种地界才肯扭头……”

    嗓音低沉悦耳,还带着一丝懊恼的埋怨,听起来就跟撒娇无异。陈远鸣露出了一丝笑容,“只要你还跟在身后。”

    “操。”这他妈简直可以算是情话了,肖君毅只觉得心脏怦的一下乱了节奏,踉跄的拉着人向后退了几步,一口就吻了上去。

    口腔中带着淡淡的酒味,比第一个吻更加热切,也更加急迫。只是两人之间那种剑拔弩张般的角力咻得一下无影无踪,变成了相互的渴求。胸膛紧贴着胸膛,胯骨磨蹭着胯骨,山崖上的附生植物在激烈的动作中簌簌轻颤,掉下了几片青苔细藤,落在了两人几乎融为一体的黑发中。

    和肖君毅在腰臀间摩挲的那双手不同,在密集的吻中,陈远鸣的手慢慢下滑,按在了对方的月夸下,肖君毅喉结一滚,咕咚一声吞下了口唾液。

    “继续……”

    不知是说话声大,还是喘息声更大,陈远鸣侧开头,用舌尖舔去沿着对方颈项滚落的汗珠。

    拉链被扯开了,然后是裤扣,摆脱了两层衣物的束缚,略显粗糙的掌心蹭过覃头,向下滑去,从根部握住。

    “操。”肖君毅停下了动作,深深吸了口气,他不是个雏儿,但是这时却兴奋的难以自持,就像自己第一次经历青欲的洗礼。

    陈远鸣没有停下动作,而是更紧的贴在了对方身上,光滑的西裤和手指一起顶弄摩擦。肖君毅再也无法忍耐,伸出了一只手盖在对方手上,另一只手则匆匆探了过去,回馈这份热情。

    喘息在两人之间回荡,滚烫的勃起在彼此掌中**,高朝快得简直不合情理,在喷发的瞬间,陈远鸣用掌心虚按住了端口,几股黏稠的液体飞溅在掌心,又顺着柱身滴落在地,在脚边的泥土中交融。

    这情景即银靡的惊人,又透出股让人心醉的甜蜜,肖君毅轻轻喘了口气,再次咬在了对方唇上,像是为了自己失去的主动权愤愤不平。陈远鸣则笑着张口了嘴,坦然的接受了这份热情。

    如同山间的夏雨,一切来得快,去得也不慢。毕竟是在野外,两人还没有冒着风险野合的准备,简单收拾了一下身上的残迹后,他们就一起下了山。这一往一返才花去一、两个钟头,时间尚早,倒是不急着回返,两人就腻在房间里,想要消耗更多精力。

    然而一场突然而至的天灾却打消了他们的计划。积雨云遮天蔽日袭来,雷声大作,电光乱舞,降下了却不是大雨,而是一场冰雹。冰球噼里啪啦的敲击在木质房屋上,颗颗都有蚕豆大小,看起来十分瘆人。

    老板娘站在大堂门口焦急的叫喊着自家帮佣,躲避的躲避,抢救的抢救,为这一场意料外的天灾发愁不已。陈远鸣和肖君毅则站在屋檐下,看着大自然带来的奇景。冰雹来得如此之猛,和狂风雷电一起肆虐在这片山峦之间,屋边的小树东摇西晃,像是马上要被连根拔起,摆在大堂外没来得及收的一块玻璃茶几也被冰雹砸出了几条网状蛛纹。冰渣弹起,飞溅在手臂上,居然都带一丝微微的痛楚。

    陈远鸣皱起了眉毛,“运气不好。”

    先是大旱,又是大涝,现在又多出了冰雹,对于家乡周边几个县市,恐怕都是一场让人痛心疾首的灾难。

    肖君毅沉默了片刻,伸出手轻轻握住了陈远鸣的手背,“至少我们的运气不坏。”

    不是在上山时,也不是在开车时,他们就这样安全安全的站在屋檐下,看着这场冰雹带来的一切,没有丝毫损伤。

    陈远鸣愣了一下,随即紧紧地反握了回去。在别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他们五指交握,并肩而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