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2章 初生

第152章 初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即便来得再怎么猛烈,冰雹这种强对流天气还是转瞬即逝。有了这玩意的打搅,两人也不好再在山里逗留,最终还是驱车返回了县城。

    刚回到驻地,张刚就紧张的迎了上来,“老板,没伤到吧?”

    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好好的出游都能碰上雹灾,张刚别提有多揪心了。只是县郊根本就没找到两人的影子,手机、电话又都无法联络,让这位安全总管懊恼不已。

    “抱歉,张大哥。”这还真是自己的错,陈远鸣十分坦诚的致歉,“看时间还早我们就跑到隔壁的景区转了一圈,耽误了些时间。不过也躲过了冰雹,没什么损伤。”

    由于度假村的停车场还有遮蓬,这次就连肖君毅那辆悍马都没擦掉半点漆皮,只是山路湿滑,才让他们回来的迟了点。

    “没事就好。”

    话是这么说,但是安全责任总不能玩忽职守,张刚的态度明显又绷紧了些,让本来抱着一点歪心思的两人不得不拉开了距离。虽然关系算是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但是如今依旧是个对同性恋情过于苛刻的年代,至少热情还未冲昏他们的头脑,使之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合乎礼节的招待,稳妥恰当的距离,只有在无人时细微的肢体接触,以及那些隐晦暧昧的眼神交流。然而这段突然而至的感情再怎么让人神魂颠倒,不论是肖君毅还是陈远鸣,都不是能耽于情爱的闲人。由于是真正偷跑出的,肖君毅也只是在县城停留了一晚,隔日就要赶回河北,继续自家的发展大业。

    “这次是我招待不周。”站在悍马车边,陈远鸣不无遗憾的说道,“等到下次有空了,再好好带你在这边玩玩。”

    肖君毅那双桃花眼弯得相当好看,浅色的眸子里蕴着满满笑意,“还是等陈董回京吧,到时哥哥也要好好招待你一下才是。”

    ‘招待’二字的重音可不大妙,陈远鸣露出了抹笑容,“那就拭目以待了。”

    伸出的左手握住了对方的左手,在那只手腕上,银黑色的劳力士闪着低调而奢华的光芒。看着陈远鸣腕上的手表,肖君毅眼中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别忘了还欠我个生日礼物就行。”

    “放心,忘不了。”

    紧握的双手最终还是分开了,结束了这番光天化日的**,肖君毅还是头也不回的奔向了自家的事业。长长叹了口气,陈远鸣也坐上车,开始处理手头的工作。首先要做的,自然是见一见矿场如今的一把手,他请来的高级经理人,宋毅宋厂长。

    矿石加工厂就建在县城近郊,算是几个月前专门开辟出的工业园区,并在极短时间内做到了“五通一平”。毕竟是省里、市里共同督办的重点项目,又是解决县城长久贫困问题的大救星,任何有点脑子的干部都不可能不尽心竭力。

    由于昨天的雹灾,今天工业园内也是一派人声鼎沸,在分厂主任的带领下,陈远鸣终于找到了窝在工地上的宋厂长。头上套着一顶脏兮兮的安全帽,蓝色的工作服都穿成了土黄色,这位宋厂长可不像当年见到的那样风度翩翩西装革履,怎么看都是一副劳苦技工模样。

    看到陈远鸣的身影,宋毅眼睛一亮,飞快的走了过来,“陈董,你来了!前两天听人说你去了矿上,我还想直接过去呢。谁知道这两天仪器到了,实在走不开人,昨天又突遇雹灾,对施工产生了点影响,只好呆在这边盯着了。”

    “才两月不见厂子就已经初具规模,昨天还没有一例伤亡出现,宋厂长你也劳苦功高啊。”看着对方消瘦了几分的面颊,陈远鸣心中也不免有些感动。如今这个社会不热衷巴结上官的干部可不多见,更别提宋毅这种把工作当成全部使命的类型。

    “在其位谋其事嘛,总不能辜负了陈董的信赖。”宋毅倒是极为谦虚,眼中也闪烁着十足的真诚。他的职业生涯一度已经落入了谷底,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只有几月同窗之谊的孩子挖了出来,并赋予他如此重任,让人怎能不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陈远鸣笑了笑,也不废话,在宋厂长的引领下开始参观他的矿山厂。在这个如今还一片荒芜的工业区内,豫西矿业的核心就要在此落户。从山上开采的矿石将源源不断的输送入这个厂里,进行分拣、冶炼、深加工,再把各种钼矿衍生品销售到世界各地。

    作为这份产业的奠基,矿山厂的规矩和建设自然也是重中之重。

    “……现在的技术难点集中在污水排放和尾矿坝的设计上,一期的厂房倒是已经落成,瑞士那批机器也运来了,幸好前几天就已经安装完毕,没有在昨天的雹灾中遭受损失……”宋毅介绍的相当详细,也有一说一,并没有隐瞒技术上面对的难点问题。

    “技术上不好啃,就加大点力度,环境问题上没有商妥的余地。”陈远鸣干脆答道,“对于新仪器的操作培训呢?工人们适应的如何了。”

    “很不错,毕竟都是老煤矿和矿山厂的职工,只要稍加操练,很快就能适应工作。农村新招的那批人就差多了,光是教他们熟悉基础作业就很耗费时间,体力活没问题,技术活就要慢慢带了。”

    对于这点,宋毅还真有些佩服陈远鸣的选择。没有采取就地招工的办法,而是大量雇佣老国企工人,以4、50岁的技术骨干为核心,矿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们为二线储备力量,加上一些勤学肯干的农民工,才让矿山厂迅速拥有一批合格工人。

    陈远鸣点了点头,“工人和农民其实都不是天生天养的,没有技术的传承、没有耳熏目染的教导,不过只是些干活的苦力罢了。既然国企已经为我们培养出了这么一批合格的工人,就不该把他们弃如敝履。只是要辛苦老宋你了,任何时候转型都称不上容易啊……”

    宋毅黑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感慨,“国企其实就败在大锅饭经营方式和官僚模式的内耗上,论技术力量和工人素质,还是相当过硬的。如今走出了那颗遮天蔽日的大树,人就自然有了生存的压力和动力。人呐,怕得就不是苦累,而是一叶障目的无知和盲目。比起原先那种麻木的工作环境,我还是更喜欢新厂这种朝气蓬勃的冲劲,相信跟我有同感的人不在少数。”

    陈远鸣笑了笑,没有答话,又跟着宋厂长一起到车间办公室里查阅资料。坐在简陋的办公室里,他耐心翻看了最近所有的教学记录和员工考评,目前厂里拥有300在职员工,矿山上则是500矿工,都已经完成了基础培训,并且分厂、车间、班组已经初步成型,只要厂房和设备到位,马上就能开工生产。这在一个新建立的大厂里,几乎堪称奇迹。

    而这,也正是陈远鸣想要测验的另一样东西。

    合上了硬皮厚本,他靠在了椅背上,目光笔直的看向坐在对面的宋厂长。“老宋,对于咱们的厂子,我没法更加满意了。但是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这样的模式,可以推广到其他厂子吗?”

    “什么?”宋毅明显一愣,“其他厂子?这……如果不是同类行业的,怕是很难吧。冶炼、煤炭、采矿好歹还有点互通的可能,但是叫来其他厂——比如棉纺厂吧——的工人,适应起矿山的工作就要耗费不少的精力了……”

    “那棉纺厂的工人,放在成衣加工岗位上呢?”陈远鸣话锋突然一转,换了个方向。

    “这个……”宋毅皱起了眉头,“理论上应该还好?轴承、拖拉机、矿山机械这些厂子的工人,换到一般加工制作业应该也不是大问题。但是它跟咱们的厂子可能没有太大关系吧?”

    “跟厂子没什么关系,但是跟这个城市,却可能息息相关。”

    陈远鸣长长呼出了口气,像是要把积存在胸腔内的东西一吐而快。这个厂子,这样一种国企工人转业的试验模式,其实也是他真正重视的另一样东西,一样可能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重工业城市的回生妙方。

    面对宋厂长一脸迷惑的表情,陈远鸣笑了,“老宋你这次真是劳苦功高,下个月一期的厂房彻底完工后,应该就可以开工剪彩了,在这之前,恐怕还要麻烦你整理出一套完整的经验资料,不论是拿给上面看,还是让其他人借鉴学习,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光能干还不行,我们还要学会总结,要会把自己干得活讲出来,说给旁人听。”

    没想到自家这个充满了西式作风的老板居然会说出这么官场模版的话,宋毅呆了片刻,也笑了出来,“陈董放心,这也算是我的老本行了,会尽快完成任务的。”

    “嗯,越快越好吧。”

    陈远鸣的视线穿过这个热火朝天的施工场地,投向了更远的地方。在那里,大树依旧遮天蔽日,而这次,也该他想法为之剪剪枝,松松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