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4章 路在何方

第154章 路在何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句话就如同跌落水潭的巨石,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坐在一旁的梁辛。

    带徒弟?这话陈总之前根本就没说过啊!他们这次项目是需要用到不少高级技工,但是施宏这种超过50岁的退休工人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内,就算他经验丰富、技术高超,也不一定能适应现在的操作环境,且不说那些新式机床的操作规范,就算能迅速掌握,他们的体力也不可能支撑,怎么可能花钱请他们去带徒弟?

    但是这话又不好直说,别是老板想要提携自家认识的熟人,想要往厂里安插些空岗,这边叔叔伯伯都叫上了,那边还有个师公的名头,国企工人最讲究师徒辈分,这种老式关系可不比任何远亲近邻差,他一个跟人打工的高管又能说什么?唉,没想到这么一个好老板,还是逃不掉家族企业的嗜好,梁辛不由皱紧了眉头,心中五味杂陈。

    比起梁总这种职业化的顾虑,施宏的反应就直接多了,只见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可是你们的厂子不是要瑞龙这种高学历的大学生吗?我,我早就干不动车间的活了,就算是为了照顾我们,也不是这个……不,真不行啊……”

    这话说得极其老实厚道,施瑞龙不由抓住了老父的手腕,“爸,看你说的,我之前设计那套角接触轴承,您不就说有可以实现的办法吗?我这些年的研究哪样没有回家请教过您,这种技术上难题如果没有老技工的帮忙,还不知要走多少弯路呢,带徒弟就带徒弟,您这辈子手下的徒弟还少吗……”

    “别,龙龙,我不是那个意思。”施宏脸都涨的通红了,“如果只是找人,厂里我认识好多能够做到这份上的人呢,都是3、40岁的壮年,不论是自己干还是带徒弟不都正好?咱,咱可不能昧着良心去啃人家啊……”

    看着表情各异、各执其词的几人,陈远鸣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打断了父子二人的争执,他开口解释道,“不,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个聘请可跟瑞华公司不大相干,而是真正的教书育人,培养下一代高级技工。”

    听到这话,还在纠结的父子俩顿时都卡壳了,教书育人?培养下一代?怎么突然蹦到这个层面上了……

    梁辛这时也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的问道,“陈总,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我都被搞糊涂了。难不成除了瑞华外,你还有其他打算?”

    “是有一些。”陈远鸣笑了笑,“目前还在跟市里协商,就是准备开一所职业技校吧,只是还在草创中,师资力量和教学理念都在一步步的完善,因此也没拿到外面宣传。今天上门,就是想先问一下施伯伯的意思,您有兴趣再次出山带一带那些技工吗?”

    这话让施宏陷入了沉默,他是轴承厂前几批入厂的老职工,也是最先拿到技师头衔的一线工人,在厂里奋斗的几十年里,他拿到的奖状证书都称得上车载斗量,也为厂子培养出了2、30位优秀的技术工人。但是技师、甚至高级技师也终究只是个级别高点的工人,不是干部,除了多拿些津贴外根本,跟普通工人又有何异?而服从厂里安排,培养学徒工的后果就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有了能够接班的下一辈,他这个老人的重要性就越来越低,越来越渺茫,最终为了给儿子换一个岗位,不得不提前退休。

    那可是几十年的奋斗啊……他如今才刚刚50岁,还有着一股子的干劲,但是他们这些老人的薪级工资太高,体力也早就过了巅峰期,厂里那么多二代三代的接任者,只有傻子才会放着新人不用,把金钱和精力扔在这些老骨头身上。尤其是最近两年厂里的效益持续下跌,他们这批老职工就被各种理由清退抛弃,彻底扫地出门。

    心有不甘吗?那是必然!在工厂里干了一辈子,除了这身本事外,他几乎一无所有了。重新回到这个陌生的社会,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工人毕竟是碗青春饭,没有人会雇佣他们这些年过半百的废物,长时间于社会脱节,也不可能这时候再学什么新的工作技能。这几十年的工作生涯就好比一场大梦,在垂暮时分不得不潸然醒来。

    他还算比较幸运的,前面两个孩子都在厂里工作,小儿子又好学争气,不愁工作安排。像老赵、老孙这些孩子不争气的,被迫离岗后只能去给人家看大门、值夜班。几人聚在一起闲聊时,嘴上挂的最多的,就是不该当什么磨工、钳工,如果换个电工、焊工,出来不也照样吃香吗?

    苦中作乐,不过如此。

    但是现在,这个年轻人居然说想聘请他们,还是到什么学校里教人带徒弟,在恍惚之中,施宏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原来还真有人看好他们身上的这点本事,还真有可能把自己的余生,再跟他们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挂上钩来。

    施宏那双刚强有力的大手,都不由慢慢抖了起来,再也无暇担忧儿子。他,他还能胜任这份工作吗?

    施瑞龙却没有什么疑虑,在听明白陈远鸣的意思后,他的眼睛都发出了亮光,“爸!这您应该能做来的,分厂里现在一大半技术标兵不都是您的徒子徒孙!不过就是带徒弟嘛,这可是老本行了,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可是我们又怎么能挣过厂里的技校,咱厂就不招外面的人啊……”施宏满脸的不确定,作为老职工,他对国企的招收标准再清楚不过,不是大学毕业,不是厂里职工技校出来,不是职工子弟,想要进入国企简直难如登天。就算他们能教徒弟,能办学校,出来却管不了分配,又算个什么事呢?

    “又有谁说,技工出来就一定要进那几家国企呢?”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国家比你们想象的可要大多了,需要高级技术工人的企业,也远不止十家百家。梁总,你说如果施伯伯培养出了一批跟他技术相仿的高级技工,瑞华要吗?”

    “要!怎么不要!”梁辛顿时一拍大腿,“别说跟施老一样,只要能学到他八成本事,咱厂里就必须拿下!”

    听到这时,梁辛也明白过来了,陈远鸣的意思似乎并非往他的公司里安插空岗,而是想要作为输血的泵站,开始另一轮造血运动。虽然按道理说,工人是真不值钱,但是高级技术工,却永远是各家企业争抢的骨干,这种工人培养起来别说有多困难了,更要命的是就算养成了,还要提心吊胆好好守住。挖角这种事情,又何至于他们挖国企呢?这两年私营企业就跟遍地开花一样,尤其是南方那种小厂,工资高、待遇好,就是奇缺技术工人,跑来三说两不说就把人拐走的事情,他见得也不止一起两起了。

    如果陈远鸣这个点子能够实现,别说多,一年来十几二十个人,不出五年他的厂子就能迎来长足的发展,十年二十年后,说不定也能成为业内数一数二的技术型企业呢。这样的好事,他怎能不举手称快!

    面对这两位说客的一唱一和,施宏是彻底动了心神。他虽然没有系统的教学经验,但是徒弟却真不在少数。其实技术工人也不是那么轻松能带出来的,一者天赋、一者毅力,肯吃苦耐劳的总是少数。但是就算不能各个都带成高级工、技师,培训出具有一定技术经验的中级工却并非难事。他,还有他那些老伙计,是不是也能把这当成是一条崭新的出路呢……

    施宏的动摇,陈远鸣自然看在眼里,只见他话锋一转,没有步步紧逼,反而退了一步,“不要紧,施伯伯可以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等我的学校真正办起来了,了解了详情再来决定也不迟。不过瑞龙的事情,就要尽快下决断了,当然如果你们认识什么技术过硬的工人,也可以向他们建议一下,技术型人才总是多多益善嘛。”

    “没错!只有在车磨钳焊方面有一技之长的,都可以到我这边应聘!甚至是小施你的同事们,能者为先,多多益善!”梁辛如今的心情也好极了,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充足的双向选择余地都是一件幸事。而一个头脑清醒,财力雄厚的东家,更是让人梦寐以求。他的运气真不坏,怎么利用这个好运,为自己铺平道路,就成了未来最重要的事情。

    话说到了这份上,就不是闲聊能够解决得了。和施瑞龙订好了下来的约谈,梁辛和陈远鸣二人就离开了施家。这位意气风发的梁总自然是专心投入下一步工作,陈远鸣面对的就远远不止是一家小轴承厂了。

    刚回到家中,陈远鸣就接到了飞燕方面的电话,这时虽然早过下班时间,但是飞燕目前的负责人俞永安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可不管什么上下班时间。

    “陈董,最新北大方面传来消息了,说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培训事宜了。”俞永安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飞燕目前的规模着实不小了,VCD生产线还在以每年8-10条的速度递增,相关从业人员更是几何倍数扩张,在企业飞速发展的同时,跟任何私企一样,他们也面对着一定程度的工荒。

    这还是得益于VCD的生产称不上高科技,比起来上游的芯片厂想要跟上步伐就更困难点了。这年头苦力好招,但是技术工永远都是老大难问题,想把那些一没文化二没经验的外出务工农民培训成合格的生产线工人,需要的可不止是短短个把月时间。

    因此在上半年,飞燕董事群已经就此问题进行过深入讨论,最终的商议结果就是创办一个培训班或者技校,其中以孟力生的态度尤为坚决。和飞燕总厂目前的生产项目不同,孟力生研究所里进行的可是下一代产品的研发,等到飞燕开始朝新领域迈进时,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基层技术人员的存在都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各大高校的计算机、无线电等专业确实为新一代电脑科技培养了很多高端人才,但是一个行业永远不能只有高端,必须要有数量更为庞大的底层技术工人,来支持和推动行业的发展进化。然而计算机这玩意直到现在还属于真正的奢侈品,就算那些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也未必各个都能摸到电脑。

    与其跟别的厂商争抢那些为数不多的宝贵资源,不如投入一定精力自己培养一批适用人才,这个想法才是更合乎飞燕发展理念的捷径。因此在多方努力下,他们跟北京几所高校进行了接洽,准备联合高校和企业力量,共同创办培训班。而最先响应他们的,就是北大。

    和其他高校不同,北大目前跟点金石的关系相当密切,不但北大校办集团在点金石的注资下得到了长远的发展,创业园也让很多院系对陈远鸣旗下的公司抱有好感,这样一来一往,真正的培训就提上了日程。

    对于全国顶级名校而言,建立个培训基地当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选址、跟教育系统的沟通依旧繁琐。这次办校最终还是落在了合肥,依托当地政府对于飞燕的地方保护大开绿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有了这个新的教育基地,围绕飞燕将诞生一个更大规模的高科技产业城,要知道在投资环境基本相同时,资源——不论是物资还是人力——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听着俞永安简洁干练的汇报,陈远鸣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很多,“很好,职业技术教育很可能关乎我们后续的发展和壮大,还要认真挑选生源,在教育质量上把好关。如果做得好,技校这一块的负责人甚至也可以入选我们的董事会,要让他们也鼓足干劲,而不是把精力虚耗在那些无益的事情上。”

    “嗯,这点我晓得。那陈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光盘生产线的迁移安排还需要你亲自过目……”

    “最近可能还走不开。”陈远鸣笑了笑,“家乡的布局花费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到收尾阶段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