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6章 燎原

第156章 燎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了市领导的支持,工作开展自然更加顺畅,技校的筹备一天天步入了正轨。其实论起职业教育,市里的综合实力也算相当出色,各大厂矿都有专属的职业学校,同时也有和工业体系匹配的大学教育系统,师资力量还是相当雄厚的。而陈远鸣所做的第一件事依旧还是——挖角。

    不但是那些拥有真正高水准实践能力的一线离退休技师,也有精通教学理论的优秀教育工作者,几乎在整个市里扫荡了一圈,挥舞着其他院校根本无法比拟的雄厚财力和先进办学模式,挖角行动势如破竹,很快就让学校初具雏形。

    但是人才的收集并没有至此停止,除了机电一体、钢铁冶金、机修钳工、数控挖掘等市里已经成熟的工业体系外,学校还开设了目前最为热门的汽车维修、服装纺织、家电维修等短期教程,还从人大挖出了一个颇具经验的管理团队,这所名为“联合重工职业技术学院”的学校,瞬间就以相当抢眼的姿态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跟其他大多数职业学校不同,联重的办学方向并非单纯针对应届初、高中毕业生,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在岗工人进修深造和下岗工人再就业培训上,在市政府的牵头下,他们以几乎等于白送的价格收购了胶鞋厂的地皮和大部分厂房,对其进行维修改建,作为联重的教学基地。与之交换,学校则承包了胶鞋厂800名下岗职工的短期再就业培训。

    这个举措自然在市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要知道如今《破产法》尚在试行阶段,虽然各个省市都有很多已经维持不下去的企业,但是真正程序破产的却寥寥无几。哪怕三角债台高筑,哪怕银行不肯再提供贷款,哪怕工厂已经彻底停工停产,也不愿背上破产的恶名。因此像胶鞋厂这样的厂矿,是目前极为罕见的个例,而在实质破产的情况下,它也没有真正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是靠着时有时无的库存销售和市政府补贴,勉强维持那些下岗职工们的生活补助。

    这时候可还没有政府免费提供的下岗再就业教育,没有定额定分的下岗生活补助金,更没有低保或者任何社会保障,这批下岗工人可以说是瞬间从天堂跌入了地狱。但是在面对联重称得上雪中送炭的行为,依旧有不少人在迟疑和徘徊。

    毕竟这些下岗职工多在30-45岁之间,上有老、下有小,加之故土难离,又在大锅饭里混了那么多年,其中不乏早就丧失了斗志和勇气的依赖性人口,他们已经在过去的时代停滞了太久,对于再就业这个崭新的事物,既没有信赖,也缺乏勇气,宁肯吃着那份微薄到不能再微薄的生活补助,巴望厂子某一天能够再次复苏,也不敢轻易涉雷池一步。要知道如果选择了再就业,那就彻底被企业抛之脑后了啊,连生活补助都不能领取,这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为此市政府可下了一番苦工,连哄带劝做足了安抚工作,最终有630多位工人签订了再就业培训合同,走进了联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园。在开学典礼当天,杨书记还亲自到场参加了剪彩仪式,这才让学员们真正稳住了心神。

    “唉~~万事开头难啊……”典礼之后,站在刚刚修缮过的学校操场上,杨书记颇为感慨的跟陈远鸣聊着天。“这种免费提供的再就业教育,咱们联重也算全省,乃至全国先例了,也不知道能带来多大的影响……”

    其实对于杨书记,这个新学校也是次相当冒险的豪赌。太多地方官员习惯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理想状态,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改革,都需要太多太多的决心和精力。只是陈远鸣递出的香饵实在过于诱人,才让他咬牙踏前一步。

    “没有市政府的支持,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建成这座学校,还要多谢杨书记的支持和帮助。”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校园,和那些畏畏缩缩,显然有些局促的新学员们,陈远鸣也微微叹了口气,大半年的精心筹备,两个多月的反复沟通,才让这个学校真正成型。这次由于是再就业短期班,大多数课程培训都只有6个月到1年时间,这些下岗工人真正重新走上社会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如今可不是国企下岗的最高峰,股票上市和银行贷款还在艰难支撑很多亏损企业的资金链,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他们在垂死前保有最后一丝希望。想要把这些人从美梦中唤醒,又谈何容易。

    但是有了开端,始终是件好事。当这批工人重新走上工作岗位,拿到比国企还要高且稳定的工资后,人们的理念可能才会慢慢发生变化。也幸亏这是在破产还未成为国企主旋律的1995年,如果再多一些企业,再多一些下岗职工,怕是联重的决心再大,也要有几分力不从心。

    “没有你这番魄力,市政府就算想要配合也无从谈起啊。只是……”犹豫了一下,杨书记才开口问道,“现在你们还不准备招收应届学生吗?没有生源和学费,办这个学校始终是赔钱买卖……”

    这次杨书记的关切是真心诚意的。联重师资力量之雄厚、教师待遇之优越绝对有目共睹,光是建校成本上就堪称巨额。胶鞋厂这些个地皮、厂房又值几个钱?只用几间烂厂房就换来了几百名学员免费的高质量再就业培训,简直是件划算到不可想象的事情,堪称公益事业了。

    之后的再就业培训班可就要市政府和企业共同支付一些代价了,但是那些政策优惠和极其微薄的报酬,对于联重依旧入不敷出,同时进行的在职培训价格也不算太高,加之入学率极为低下,整体算起来就是个亏本买卖。就算陈远鸣再怎么财大气粗,还能把学校当成是募捐来办吗?

    “应届生最终还是会招收的,但不是现在。”陈远鸣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异常。“学生和工人毕竟不同,需要更长时间的培养,更高质量的教育,目前我们的办学条件还不算成熟,先拿深造和再就业做个磨刀石吧。等到联重的名气真正打响,学科也更加多元化后,职高才是下一步的计划。”

    “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联重的门槛只会越来越高。速成的培训班可以把成本分薄在用人单位上,可以进行定向培训和定向输送,但是真正专业且过硬的技能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能获取。联重并非一个善堂,廉价和免费只会让人忘记自己所得的珍贵……”

    “职称、学历和再就业培训班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那些肯为知识付出报酬和努力的人,也理应得到更多的回报。不过万事都要有个起始,现在就先让这些敢于吃螃蟹的勇者先富起来吧,有了这些金子招牌,才有学校的未来。这点前期投入,我还能支付得起。”

    “不过……”陈远鸣扭过头,冲着杨书记微微一笑,“善堂也会有的。除了对贫困山区的基础教育捐助外,目前远扬还准备建立一个助学基金,为那些因经济问题而无法继续深造的优秀人才提供贷款,其中不仅包括优秀的技术工人,也包括成绩和能力出众的在校学生,只要他们在完成学业后进入我的企业工作一段时间。对于含金量十足的投资,我从不吝啬。”

    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声音里没有犹豫、没有彷徨,只有生机勃勃的自信和笃定。杨书记端详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相同的笑容。这才是个真正的资本家,一个超出了普通民营企业家概念的人物。他的履历自己明明读过无数遍,却永远也无法摸清这人的成长脉络。也许宿慧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幸好,我和他站在同一边。

    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杨书记笑着转回了头,看向这个还很粗糙简陋的学院。任谁也无法想象,几年后这个小学校会发展壮大成何种存在。不过无论是矿山还是学校,终究都会成为他迈上更高一层阶梯的垫脚石。既然碰上了这么豪迈的金主,他是不是也要再压上点资本,让自己也成为一个更有投资价值的人呢?

    学校的典礼并没有持续太久,在中午的聚餐过后,陈远鸣就返回了家中。这两个月来他并不是都呆在市里的,依旧跑了很多地方,为点金石、为飞燕、为远扬的千头万绪奔波。如今家乡布局的框架已经大体完成,他也终于能够挤出点空闲时间喘口气了。

    一进屋门,笑脸就迎了上来。陈秀玲殷勤的端着一杯茶水,摆在了陈远鸣面前。

    “远鸣啊,这是姑姑在山里买的山茶,口味绝对独特,你尝尝看!”

    自此那次家庭会议后,小姑家是彻底安分了下来,那个狗憎人厌的表弟被拉回家再教育去了,小姑父还腆着脸跑来递了企划书,用30%的股份换了30万的借款,跑去扩大自家的烟叶种植,还开辟了一个果园。而小姑则致力于搞好自家和大哥大嫂之间的关系,没事就跑来串门,嘘寒问暖别提多上心了。

    对于自己,他们则明显敬畏多过亲密,行为规矩、态度热忱,但是再也不敢蹬鼻子上脸搞什么小算盘。其实这家子人真得不算笨,很有一份小市民的狡狯和精明,在认清局面后态度比谁都转的要快,相比之下其他人就含蓄太多了。

    只是再过含蓄,也没人会跟钱过不去。就算没有太多的动作,家族的向心力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聚餐的次数逐渐增多,上门拜访也更为频繁,一些家庭内部的问题更直接的摆在了父母面前,向他们寻求建议。如今父母在家族里的地位和说话分量早就今非昔比,也算得上凭子而贵了。

    对于这样的改变,陈远鸣自然乐见其成。

    笑着冲对方点头致谢,他扫了眼楼上,“我妈还在午睡吗?”

    “可不是嘛!”陈秀玲脸上的笑容别提多亲切了,“上次王婶跟大嫂说午睡养生,她就每天睡上一小会,这不最近脸色都好多了。等下午我们再去逛个街,买点应季的衣服回来,远鸣你有啥东西想要吗?”

    王婶是最近搬进来的生活保姆,跟新来的司机老严是一对夫妻。这位阿姨可是有一手好厨艺,天南地北就没有不会做的菜,对于养生也颇有造诣,难得还有几分生活情趣,连带他老妈都开始在花园里种点花花草草,而不是那些可怜巴巴的蒜苗了,最近好像还准备弄只小狗来养养。

    虽然跟父亲的转变方向不太一样,但是母亲这样缓慢的前行也让陈远鸣心中十分安定,笑着端起了面前那杯水,陈远鸣说道,“我的东西秘书都会安排,你们不用操心,好好逛自己的就行。等到下个月我会让人安排个旅行,想去上海还是香港,可以先决定一下,到时好提前准备。”

    陈秀玲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啊呀,那可要提前跟大家商量好了,这市里都转遍了,省会也去过了,就该到更远的地方走走嘛!咱也不能光在VCD里看那些大城市,那叫什么来着……啊!百闻不如一见嘛!”

    这边叽叽咯咯笑得开心,那边楼上却传来了一声电话铃声,过了一两分钟,王娟揉着眼睛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陈远鸣。

    脸上一喜,她笑着喊了出来,“远鸣回来了!正好!咱厂教育处江主任等会儿要上门,我正想跟你打电话呢!”

    厂教育处?陈远鸣眉峰微微一皱,这可是个毫无干系的衙门,更别提在父母都已经离开了厂里的今天,有什么事需要专门找他来谈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