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57章 致歉

第157章 致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然而王娟这次并没有直接公布谜底。像是刻意保留着一分惊喜,她专门把陈秀玲打发走了,又把本来就挺整洁的客厅重新打扫了一遍,还煞有其事的换了套高档衣服,就像要迎接什么贵宾一样。

    这种态势如今也真不常见了。毕竟搬到新家已经三、四个月了,王娟如今也算是开过眼界的人,也就是碰到个市长、书记还会抖索两下腿,其他上门办事的一律能推就推、能拒就拒,已经不会被一般人的糖衣炮弹或者身份地位唬住了。不过是个主任,还是教育口的,难不成是往家里送文凭的,才让她那么开心?

    谁知几分钟后,当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两人,陈远鸣心中的自嘲戛然而止,他确实猜对了——至少是一小半。

    这次江主任并非是一个人来的,跟在他身后的还跟着一位中年女性,穿着黑色薄羊毛衫咖啡色长裙,头发规规矩矩盘在脑后,高档金丝眼镜遮住了那双刻薄锐利的倒三角眼,就连一贯倨傲的唇角都堆满笑意。

    就算几年、十几年未见,陈远鸣也不会忘记这人的模样,他初中的英语老师,轴三中重点班的班主任,有着高级讲师职称的一流教育人才,韩倩韩老师。

    四年前,或者说,二十年前那些陈年往事又浮上了心头,陈远鸣用视线扫过面前两人忐忑的神情,又看向端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只见她兴奋的脸色都变得通红,尽量端出一副高雅大气的模样,像是在无声的炫耀自己儿子获得的惊人成就。为了儿子的学业,她又何尝没有卑躬屈膝,向这些人祈求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就这样,两人非常罕见的都没有起身迎客,而是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位访客堆满了笑容,凑上前来。

    自从进了屋,江主任就已经感觉气氛有异了。要知道他可是轴承厂教育处的主任,不论任何年代,教育总是个高贵的职业,特别是轴承厂这种从幼儿园到职业技校全部齐具的超大型国有企业,教育口的领导更是能受到广泛的尊重,这种因地位而居于人上的感觉他早就习以为常,如今碰上如此明显的傲慢对待,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但是这事儿,却还真只能生生受着。一想到里面的前因后果,他就忍不住恨得直磨牙,又有谁能想到有生之年能碰上这么一桩奇事呢!

    自从两个月前,陈远鸣富贵归乡的消息就渐渐在厂里的高层间传开了,想要抱大腿攀关系的人不是没有,然而先是陈建华和王娟夫妻俩没有任何留恋的辞职走人,随后又冒出了个远扬注资的瑞华轴承厂,这异军突起尚未平息,挖角行动就彻底铺开,不但针对厂里的技术骨干,居然连技校里的优秀教师都不放过。

    一连串行动下来,简直让总厂那些头头脑脑颜面扫地,厂里虽然没给他家提供过什么特别照顾,总也算培养了你们的衣食父母吧?可是看看这举动,简直跟他妈报仇一样了!然而上面的火还没发完,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信息就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

    这个天赋异禀的青年富翁确实是厂里的子弟没错,但是他压根连初中都没上完,先是被人欺负排挤差点被开除,然后又跟时任的班主任吵了一架,愤然退学,孤身在外闯荡了好些年,才获得了这样惊人的成就。

    如果没有后续的成功,这玩意不过就是个顽劣子弟自作自受的段子。但是有了这些让世人震惊的成就,当年那段学生生涯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迫害和耻辱,他们这群教书育人的师长得有多蠢,才会干出这种误把明珠当鱼目的糟心事!这么优秀的人物,居然被逼得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无法完成,你还指望他对厂里留什么情面?!

    短暂的噤声后,怒火倾泻到了当年那几个惹祸的事主身上,特别是把人逼退学的班主任韩倩,而江主任自然也就负上了领导责任。对于这件喝凉水都能塞牙缝的倒霉事,江主任还能说什么?

    要知道如今联重的名头在本市的教育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工资待遇且不说,就那个培养出了高级工就有奖金,如果教出技师以上人才还能永久进一级工资的噱头,就让无数教师趋之若鹜。当然他一个管理层的不会在乎这点死工资,但是教学质量对于学校影响力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如果能保持这种先进的教学理念,联重恐怕还真能在市里做大做强,这个意义可就非同一般了。

    如今国企的发展谁也摸不清头绪,万一自己赖以生存的企业出了问题,这个教育口就算油水再大、利润再丰,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对于远扬这样的豪商,自然也不愿得罪。然而关系还没攀,麻烦就已经上身。在苦思冥想了好长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才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在短暂的别扭之后,江主任就稳住了神色,毕竟是真正的教育系统出身,不论是卖相还是态度都相当温文可亲,“还要谢谢陈总和王女士的招待,我也知道如今陈总公务繁忙,但是有些陈年往事却着实让我们这些人心有不安……这不,专门来给二位登门致歉了……”

    说着,他朝后面一招手,“小韩,来,跟陈总和王女士道个歉!”

    听着顶头大老板的召唤,韩倩脸上早就一片苍白,笑容几乎都僵在了唇角。这个陈远鸣,简直就是自己毕生最大的耻辱!当年不过是成绩凑巧,才让他挤进了自己的重点班,可是这种没权没势,家里连点东西都不会送的穷学生,她连正眼都不稀得瞧,正好缺个杀鸡儆猴的角色,就好好摆置了两年。

    教学十来载,多平常的一件事啊,谁知前面两年还好好的,到了初三这个小子居然就死鱼翻身,直奔年级前几名去了,态度也更加惹人生气!其实原本韩倩也没打算跟奖学金过不去的,不过是照常的抻抻他,让他别太得意忘形了,哪想这死孩子就跟发了疯一样直接退学了!这可是初中啊!退学是个多大的事儿,瞬间就让自己陷入了被动。

    更不巧初三大模拟陈远鸣还考的不错,要不是自己在学校里的关系比较硬,还不知道要被怎么问责呢。就这样,当年的奖金也被扣了个干净,憋的她一肚子邪火,对于上门求情的王娟夫妻俩更是没有半点好脸色。后来听说这小子在外面赚了点钱,王娟又几次上门苦苦哀求,说想要安排儿子回来上高中,希望校方网开一面给个初中毕业证,韩倩还琢磨着等到陈远鸣回家再怎么办他的难看呢。

    谁知短短几年时间,风云就变幻成了这副模样。别说是自己,就算是他们学校的校长,甚至总厂的教育主任都得对这家子卑躬屈膝。办难看?谁给谁啊……

    然而指甲都陷到了肉里,韩倩也不敢撤掉嘴角的笑容,尴尬无比的道歉鞠躬,那不可一世的女皇派头早就不知飞哪儿去了,还急急忙忙从包里掏出了一份初中毕业证,恭敬的摆在陈远鸣面前。

    “陈……陈总。这上面登的是您当时一模的成绩,全优毕业是肯定的事情,校方让我务必亲手把它交给您,咳……你看这……”

    就算脸上的脂粉再厚,也能看出韩倩脸上不自然的青黑,陈远鸣没有做声,旁边的王娟却喜滋滋的把毕业证拿到了手上。当然自己和丈夫花了多大的劲儿也没求来,还不知看了对方多少脸色,现在呢?

    心灵得到了极大满足,王娟胸中最后那点憋屈也烟消云散。眼看对方情绪不错,江主任马上乐呵呵的从兜里掏出了另一份文件,摆在桌上。

    “王女士,这个则是我们一中的毕业证书。我听说陈总这两年工作繁忙,也没时间去进修大学文凭,就自作主张弄出了一份高中毕业证明,里面有全部的学籍档案,成绩都是最优,完全可以达到保送一流大学的水准。只是不知陈总希望要哪所大学的学历,我们也不好自作主张,但是这份东西交出去,再跟该大学沟通一下,马上就能拿到大学毕业证书,清华北大都不成问题!你看这……”

    王娟只觉得眼前一亮,儿子虽然说过他有上什么成人大学,但是那文凭怎能比得过实打实的一流大学呢?!这江主任办事真得没话说!激动之下,王娟都站了起来,张口就想跟对方致谢,谁知旁边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身形。

    “妈,您别激动。”陈远鸣笑了笑,轻轻把母亲拉回了沙发上,“现在我好歹也算是半个教育系统里的人了,弄这些没意思的。”

    “什……什么……”王娟张口结舌的反问道,“怎么会没意思呢?那毕竟是个大学文凭啊,咱们说出去不也好听……”

    “好听的,却不一定都是正确的。”陈远鸣唇角的笑容带出了几丝嘲讽,“而且我也早过了需要用学历妆点经历的时节。”

    这两句话语气很淡,王娟却不由自主抿起了嘴,她虽然不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但是儿子态度里的坚定却能体会得到。只要儿子说了,她宁肯私下里再仔细去问去想,也不会在外人面前拆台。

    两句话,好不容易拉起的关系又被打回了原型。江主任面色惨白的看着陈远鸣把桌上那份高中文凭递了回来。

    “初中的就算了,但是高中这份不属于我,我对它也没什么兴趣。”

    笑着递回了手上的文件,陈远鸣扭过头,直直的看向站在一旁的韩倩。其实当他选择离开学校时,就已经把这份幼年记忆抛在了脑后。他早就不是那个愤怒而无助的少年,这个复杂的社会让他经历了太多太多,远比那点校园记忆要残酷无情。

    时间和成长已经让往事彻底愈合,虽然留下了一条疤痕,但也已经不痛不痒。为了这些去报复,不会让他获得任何心灵的慰藉。不过……

    “韩倩,你的教学水准也许不错,但是并非是个好老师。”

    这是句平淡到无法再平淡的评价,韩倩却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嘴唇不由自主哆嗦了起来。陈远鸣却没有继续的意思,朝江主任一摆手,“麻烦二位跑这一趟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下午还有些事,恕不能远送。”

    非常直白的一句送客,江主任尴尬的笑了笑,站起身,“不麻烦陈总了,我,我跟小韩就先告辞了,唉~~我们校方真是有愧于您啊……”

    絮絮叨叨又说了好几句,江主任瞪了韩倩一眼,仓皇的夹着文件走出了陈府。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陈远鸣长长舒了口气,靠在了沙发上。这真是一场出乎意料的会面,却让人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个会叫他学弟的家伙。

    指尖轻轻滑过戴在左腕上的劳力士腕表,他的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忙了这么久,他也该回京看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