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63章 登门

第163章 登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次日醒来时,早就已经日上三竿。昨晚喝了不少酒,又趁着酒意正酣干了不少荒唐事,再怎么铁打的神经都扛不住这样的折腾,别说肖君毅,就连陈远鸣都睡了个死挺,到十多点才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看来以后还是喝白的吧。”揉着胀痛的太阳穴,肖君毅皱起了眉,“两瓶红酒比两瓶茅台还厉害,我当年跟人拼酒都没闹到隔日头痛呢……”

    “你确定不是因为纵欲过度?”枕头里,陈远鸣发出了一声闷笑,用力把自己从床上拽了起来。

    昨天两人都喝高了,又在洗漱室里浪费了太多时间,最后只能让俱乐部方面开车把他们送回了家。这次换到了陈远鸣的住处,估计是卧室的大床太过柔软,一个没把持住,又滚了次床单。这下可好,就算是他这具十来岁的年轻身体也有点虚脱了,肖君毅估计更不好受。

    “素了那么久,你总要让我吃饱才行嘛。”伸出手揉了一把对方的乱发,肖君毅嘿嘿一笑,脸上挂着一幅男人都懂的餍足表情。

    “就照着玩法,我是无所谓,你怕是早晚要肾虚吧。”笑着把那只捣乱的手挥开,陈远鸣翻身下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昨晚战斗完毕就直接睡了过去,今天起来自然也是光溜溜一条,肖君毅好整以暇的坐在床上,看着陈远鸣穿衣的背影,奈何纵欲加宿醉导致体内存货不足,也只能干看着过过眼瘾了。

    穿好了睡衣,陈远鸣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套干净的,随手抛给了肖君毅,“今天是周六了吧,你有什么安排?我晚上还要见孙国强一面,国兴马上就要离京了,怎么说也要去送送行,估计不能陪你了……”

    “等等!”肖君毅突然从床上坐起身来,“今天是周六!糟糕,我忘了太后的懿旨了!”

    懿旨?陈远鸣一愣,扭头看了回去,“你说的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肖君毅表情也不算好看,苦笑着答道,“听说你回京的消息,老妈让我今天约你到家里坐坐,结果昨天一闹忘干净了……”

    陈远鸣扫了眼桌上的闹钟,这可都快十点半了,由于京城俱乐部要求电话静音,昨晚又折腾的太厉害,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电话。肖君毅明显也想到了,胡乱套上衣服,跑到门厅里捡回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掏出手机。

    “啧,4个未接……”轻啧一声,他飞快拨通了电话。

    “妈,哈哈……昨天出去玩,忘了开铃音……对,是跟远鸣一起,带他去京城俱乐部开开眼界……没,就是喝了点酒……不太多,呃……好吧,也不少,被人直接送回来的……好好,我知道,我们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肖君毅走了回来,“得嘞,收拾一下到家里去吧。”

    这可不在陈远鸣的预料中,刚刚睡了人家儿子,就跑去见亲妈,饶是他也欠点心理准备,但是又不好推却。交情是一,同时也是因为刘兰馨并非那种爱好家长里短的无聊主妇,点名召唤怕是有事相商,更不能等闲视之。

    抬手捏了捏鼻梁,陈远鸣露出了个苦笑,“这可是现世报了……”

    “怕什么。”肖君毅似乎也从酒醉的混沌中清醒了过来,“你又不是第一见我妈,保持原样就好了。这次估计是真有事,还是去见见的好。”

    长长呼出了口气,陈远鸣放下了手,“伯母变岳母,你总得给我点心理准备。”

    肖君毅哈哈一笑,揽住了陈远鸣的肩膀,“岳母还好说,回头见我爹恐怕还有的受呢,咱们还是慢慢来吧……”

    话说得轻松随意,但是两人此时却都带上了些做贼心虚的忐忑,闲侃几句就各自洗漱更衣去了。穿好衣服后,陈远鸣犹豫了一下,把带着腕上的表摘了下来,放在了抽屉里。

    看到这动作,肖君毅嘴角划过抹苦笑,“用得着这么小心吗?”

    陈远鸣没有搭话,拿出支银蓝两色的万国表带上,虽然跟肖君毅手上那款劳力士形制上有些相似,但是绝对不会让人多想。无奈的揉了揉对方的黑发,肖君毅轻叹一声,走出房间。

    这次去的还是肖府私宅,座驾倒是换成了陈远鸣的大切诺基,由于出发时间太晚,11点过半才赶到了家里,客厅里餐桌都已经摆上了,正等着来人开饭,看到两人的身影,刘兰馨嗔怪了一声。

    “这是只喝了一点的样子吗?快给我坐下,先喝点养胃的。”

    对于这声呵斥,两人还真不敢反驳,坐下来一人一碗养胃醒酒汤喝了起来,肖家的厨子可是有营养师资格证的,汤的味道自然没话说,但是陪坐的人难免让人提心吊胆。

    一口气灌完了汤,肖君毅呵呵一笑,“远鸣好容易才回来,昨晚就是玩得开心了点,其实没大碍的。”

    “你还说呢,九成九是你自己想玩吧?都把人家远鸣带坏了!”笑骂过了自家崽儿,刘兰馨扭过头,仔细打量了陈远鸣一番,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过远鸣气色比之前好多了,人看起来也精神了不少,这几个月在家有好好调养吧?也是,再多钱也买不来健康,不能只想着年轻就胡乱糟践身体……”

    “谢谢伯母,我以后也会注意的。”陈远鸣也放下了碗,认真道谢。只是他心里太清楚,气色好怕也有解开了心结的缘故,但是这个解铃人还真不好跟对方坦白。

    一碗汤下肚,午饭就摆上了桌。两人早上都没吃饭,这会儿胃也醒过了神,只是跟肖君毅不同,陈远鸣还是不太习惯刘兰馨这种食不言的大家闺秀做派,没法利用话题转移注意力,又要控制自己不露出什么破绽,吃得就有些辛苦。

    一餐用毕,刘兰馨拿手绢擦了擦嘴,笑着对陈远鸣说,“酒还没醒吧?看你中午都没吃多少,等会儿再让王师傅加个餐好了。”

    “不用麻烦了。”陈远鸣摇头婉拒,“下午还要去见见孙主任,怕是不能在家里呆太久。”

    刘兰馨看起来并不很吃惊,招待陈远鸣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又上了茶点,才耐心问道,“听说国兴最近计划重组了?”

    戏肉来了,陈远鸣瞬间打起了精神,“昨天刚跟孙主任开了个会,就是说这个事情,内部具体安排我现在也还不清楚,但驻地转移已经是必然。”

    “那看来我的消息也没错。”刘兰馨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一直有这个风声,国兴是给财政部那几家赚到了钱,但是最近开始资产清查了,准备返还各部门本金和盈利,重新划分职权。具体方向倒是有些摸不透,看来是保密级数提高了。我就惦记着跟你说说这事情。”

    陈远鸣笑了笑,“其实还好,国兴不会散摊,只会越做越大,这两年国际局势也相当有利可图,是个投机的好机会。”

    刘兰馨的表情却不轻松,像是思考了一下怎么开口,她慢慢说道,“国兴的职权变化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重要是的你之后要如何自处。现在你摊子拉的越来越大了,根基却很浅薄,这样如履薄冰并不是好事。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要跟上面建立一些关系,国兴的改组也许是个机会。只是……有得就必然有失,这上面我也不能给你太多建议,抉择权还是在你手中,多想想,多看看,总是没有错。”

    这段话正落在了点上,陈远鸣也不由严肃了几分,“谢谢伯母的提点,我最近也有心在这上面好好运作一下,其实在美国的发展不过是跳板和奠基,终究还要把方向转回国内……”

    刘兰馨笑了笑,“也别转的太过了,商人的财富才是安生立命的本钱,现在这个世界,更不可能有做单线买卖,那边对这边可能是依托,这边对那边又未尝不是助力,虽然平衡会更难一点,但是总比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要强。只要本心不坏,买卖就有商讨的余地。你在家乡那边的布局也算是个创举,很是得了一些人的称赞,继续保持这样的路子,不要急躁,总是有好处的。”

    这话可比刚才更深入了一些,带上了点老派资本家的处世哲理,陈远鸣心头一热,认真的点了点头,“谢谢伯母指教,我会把握好尺度的。”

    看到面前的年轻人听懂了自己的言下之意,刘兰馨脸上的表情顿时宽慰了不少,“唉~~如果像你这样人再多些,又哪愁国家不好呢……对了,不知你最近听到消息了没,中经开又出了事,还是利用手里的职权给某些人钻空子,好好的上市公司,让他们折腾的元气大伤,这哪里还是国家机构,强盗恐怕都比他们文雅些。”

    陈远鸣微一皱眉,“您说的是长虹那件事?我也有听到消息,证监会这次还不准备处理吗?”

    两人讨论的就是后世赫赫有名的长虹转配股上市案了。作为长虹配股的主承销商,中经开私下把暂时不得上市流通的转配红股倾销进了股市,造成本来在利好情况下的长虹股价直线跳水,达到了30%以上的跌幅,证监会为了查清原因对长虹做出了停盘处理,之后再开盘时股价依旧一蹶不振,连带沪市大盘都跌入谷底。成千上万股民损失了几亿乃至几十亿的合法收益,却让中经开这些蛀虫们获取了暴利。

    刘兰馨叹了口气,“处理是肯定会处理,之前327国债就已经闹的满城风雨,这次长虹案手脚居然变得更大,截留了大概2000万转配股,三天时间就抛售了近800万股,还把上财政和上交所也拖下水。干系越大,越不好处理,不过这次他们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上面还是要处理一些人才是。”

    听到这样的介绍,陈远鸣吃了一惊,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中经开这次的动作似乎没有到这种程度。长虹案是在8月中旬爆发的,那时他还在家乡主持矿山和办校大局,还真没关注这方面的细节。难道是因为327国债事件里没有吃到甜头,才让一些人贪欲暴涨,铤而走险吗?

    顿时,就连他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当初涉足国债风云还能说是事出有因,可是如今的中国股市就像个泥潭,管了一次又能怎样?东边堵上了缺口,西边转眼又塌了个干净,是他区区一个人就能挡住的吗?

    留意到陈远鸣的表情,刘兰馨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远鸣,你也不用想太多,这里面的情况太复杂了,非人力可以控制。我在这里一说,就是想让你知道股市现在的混乱状况,你的第一桶金是来自股市,但是今后恐怕还是绕着它走更好,实业方面都先别往里面凑了,现在这个股市不是筹钱的去处,只是某些人捞钱的私人金库罢了。”

    陈远鸣默然的点了点头,“伯母放心,我会谨记在心的。”

    扯到这个话题上,难免多出几分凝重,过了一会肖君毅也收拾完了手头的事务,跑过来凑趣,听到话题走向剑眉就是一挑,当即神态自若的扮起了开心果,硬是自家老妈逗得笑逐颜开,也带偏了话头。又聊了小半个钟头,他就毫不客气的把人劫到了书房。

    “你跟我妈到处的好。”关上了房门,肖君毅笑着抱怨道,“我们这一家子就没一个懂金融的,可把她憋坏了,别提多惦记你了。还让我别跟你谈工作,自己说起来反而都收不住。”

    “跟伯母聊聊也受益匪浅啊。”陈远鸣倒是相当诚恳,刘兰馨也算是第一代经济学家出身,看问题的点非常准,又有太多自己无法企及的知识和阅历,聊一聊政治经济确实收获颇丰,也只有聊这些的时候,才能冲淡他拐走人家儿子的愧疚。

    注意到了陈远鸣眉宇间的那分阴影,肖君毅忍不住凑过去在他唇边印了个浅吻,“现在别想太多,总会好起来了。”

    这个绝对是突袭了,陈远鸣下意识的扫了眼书房门,笑着摇了摇头,“看你这一身,就让人没法放下心来。”

    由于昨天折腾的太厉害,肖君毅那身三件套早就被蹂躏的不成模样,因此换了陈远鸣的休闲装穿,幸好两人体型相差不大,才没让人看出破绽。

    “那不如以后在你家放些合身的衣服?”飞了个意味深长的眼风,肖君毅答得更干脆,“我可不介意为你腾出个柜子来。”

    陈远鸣注视了他片刻,也露出了个浅浅的笑容,“那你可要多准备几套衣服了,我现在的房子数量也不少。”

    “嗤,说你胖你可就喘起来了。”笑骂了一声,肖君毅走到了一旁的电视柜前,从书架上翻出个东西,“早就想找机会跟你一起看看这个了,应该还有几小时才走吧,给个面子?”

    只见肖君毅手中捧的是一个精美的大木盒,上面刻着副弯弓射雕的剪影,不正是现在有钱都难求的TVB《射雕英雄传》初版VCD吗?瞬间想起来当年那两件礼物,彼时全然无用的东西,如今已经悄然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陈远鸣露出了一个微笑,“乐意之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