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70章 诱饵

第170章 诱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作为世界最大的上市承销商,高盛如今尚未发展至巅峰,毕竟互联网泡沫还没有彻底吹涨,占据世界五百强的绝大多数中国实体如今也尚未成型,相反前两年美国发生的债券风波和邻国墨西哥爆发的金融危机,使得这家百年老店受到很大影响,看似进入了一个危机四伏的蛰伏期。

    因而如今的高盛虽然口碑卓越,可以称之为反恶意收购的中流砥柱,但是在实力方面并不特别出众,跟它齐名的还有摩根斯坦利、雷曼兄弟、美林和贝尔斯登,再加上JP.摩根、花旗银行、苏黎世信贷等等商业银行,仅仅上市这个领域,华尔街就有太多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上门被宰未免过于愚蠢。故而飞燕并没有直接找上高盛,而是跟几家投行逐一进行了接洽,抛出的公司也是零时和鹰巢两家。虽然这两家公司跟飞燕的关系不是秘密,但是华尔街真正关注的还是在新一代光盘媒体战场上正面击溃了索尼和东芝的飞燕。

    因而在给出上市计划的同时,这些投行也想尽办法,引诱飞燕迈出脚步,其中不乏在佣金额度或股票价格上抛出香饵,就连一直为陈远鸣提供金融服务的花旗银行也跃跃欲试。

    但是在诸多投行中转了一圈,最终的大门依旧还是向高盛合伙人敞开。

    “陈先生,好久不见了。”哈罗德带着满脸笑容走进了飞燕总部,亲切的跟迎上来的陈远鸣握了握手。

    “没想到由哈罗德先生亲自出马,我们也倍感荣幸,请这边坐。”带着同样商业化的笑容,陈远鸣请对方在会议桌前落座。

    这位哈罗德还真不是陌生人,之前陈远鸣跟对冲基金关系还算密切的时候,没少参加华尔街内部聚会,也跟高盛的部分合伙人有过一些接触。没想到他们居然直接派出了当年跟自己打过高尔夫球的高级合伙人。在高盛公司,拥有高级合伙人头衔的员工其实并不多,如今也不过1、200位的样子,能够让他们出面的肯定都是相当有价值的商业伙伴。因此也不难看出高盛对于这单生意的重视。

    保持着脸上完美无缺的笑容,哈罗德优雅的坐在了会议桌前,这人应该已经年过半百,但是精力和容貌都保持在巅峰的状态,就像任何一位称职的华尔街经理人一样,绅士、谦恭,又带着犹太佬似的精明狡诈。

    “最近听说了雅虎上市的消息,陈先生手下的点金石,如今也名副其实了。”点头谢过了女秘书递上的咖啡,哈罗德笑着说道。

    开场白没有直切主题,而是选择了一句恭维,看起来可跟这次的会议没什么关系。

    陈远鸣也不在意,只是笑道,“点金石运气不错,赶上了好时机。”

    这话可能很多人都会深有同感,但是金融猎场上却没有一个会抱有侥幸心理。对于真正的金融家而言,运气永远都是次要的,能在危险和机遇前洞察表格下的陷阱,把握市场的脉搏,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绝技。所有不够强的,早就被市场洪流吞没了。

    没有在意这样的自谦,哈罗德的语气里依旧带着一种绅士般的平和,“不过现在就把股票全数抛出,似乎有些早了。软银虽然强势,却未必能够持久,他们还要花不少力气在日本方面的网站建设上。”

    “对点金石而言,如今的收益已经非常可观了。”陈远鸣的笑容也未曾变化,像是没有听懂对方的话一般。

    哈罗德却没停下脚步,直接道出了两人心底都清楚明白的事情,“看来陈先生的资金链确实出现短缺了。”

    这不是个非常难猜的问题。就像网景如今疯狂的涨势,雅虎也处于华尔街的极力推捧中,多持有它家股票一天,利润的增值就会扩大一点,刚刚上市就退出市场,并不符合利润最大化原理。如果陈远鸣之前没有投资网景,那么不会有任何人作出这等猜测,但是远扬涉足网景的举动,还是让一些人看在了眼里。

    那么会长期持有网景,却放过了同样火爆的雅虎,如果不是对雅虎极端不看好,就只可能是现金链出现了问题。而参考陈远鸣去年在中国以香港的布局,不难看出问题的真正答案。

    这话说的很直白,就投行人士的标准来说,有些过于直白了。但是陈远鸣没有紧张或气恼,反而相当平静的点了点头,“是啊,因此才会想让零时和鹰巢两家正式上市。”

    这可不是哈罗德想听的。收起了嘴角那点笑容,这位中年绅士十分认真的建议道,“陈先生应该非常清楚,我们真正期待的是哪家公司。虽然并未公布业绩,但是今年一年里,以新闻集团为首的所有影视业公司股票都有了长足的增长,DVD的诞生给停滞已久的好莱坞打了一针强心剂。作为DVD格式的拥有者,飞燕才是众多投资者期待的上佳选择,而非如今还籍籍无名的零时公司,或者新闻集团旗下的鹰巢联盟。”

    这也是目前最让人高盛头疼的问题。不论是零时还是鹰巢,都还不具备爆发式盈利的潜质,但是飞燕的真正归属地却未必是北美。作为一家合资企业,飞燕在中国的分公司规模更大,盈利也更加稳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北美飞燕恐怕也会跟大多跨国集团一样,把厂房更彻底的迁移到中国去。

    这样的话,中方的意见,尤其是这位中国籍投资人的意见,恐怕才至关重要。但是如今世界上还没有多少公司成功开启中国企业的国际上市进程,大多数中国公司还在他们稚嫩的国内股市里打滚,从一团糟的金融市场里骗取利益。这种短视的内部消耗让整个华尔街都望洋兴叹。毕竟不少智囊团都已经预测中国会是下个世纪最值得开发的经济实体,比起衰败的老欧洲和已经被剪的差不多的日本,还有什么比一块处女地更值得兴奋的呢?

    陈远鸣沉吟了片刻,像是在犹豫要怎么表达。

    “飞燕目前的发展还是相当稳健的。”最终,这位年轻人干脆的说了出口,“去年中国飞燕共销售了超过400万台VCD机,以及数量众多的芯片和下游贴牌产品,光是利润就有大致3亿美元。而下半年北美飞燕也有了超过2亿的销售额,虽然利润还不是太高,但是预计明年的销售会有长足进展。在这种时刻,我觉得飞燕上市似乎不太符合我们的利益。”

    如果这些数字没有谎报的话,飞燕的盈利能力已经超出了高盛的预期,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迈过10亿的关卡,进入中型企业门槛。因而这番话非但无法打消哈罗德的兴趣,反而更让他心痒难耐。

    略微思索了一下,他微微颔首,“我们能看出飞燕想要摆脱华尔街的坚定态度,就像零时公司的成立,大部分北美企业会选择直接上市融资,来扩大他们的研发部门,而非像飞燕这样多此一举,靠建立新公司来跟新闻集团私下融资。在这上面陈先生展露出的是一位金融家的思维方式,而非企业家的。”

    话锋一转,哈罗德笑道,“当然,我很理解这种想法,毕竟你在远扬和点金石上的收益让世人为之惊叹,就连我们共同的朋友罗伯逊先生,也对你的眼光赞不绝口。如何获取金钱,对你而言可能已经不是最关键的问题。但是实业的运作模式和金融企业并不相同,相信以你对硅谷的了解,也能明白上市对于企业发展的推动力,没有人能够拒绝股票期权带来的诱惑。如今道琼斯已经有了看涨的趋势,在这个时间点上,上市才是尽快获取资本的唯一途径。再来用金融的思维去衡量,未免失之保守……”

    手指在扶手上轻敲了两下,陈远鸣还是摇了摇头,“其实目前我顾虑最多的并非是华尔街,而是……华盛顿。”

    听到这话,哈罗德明显一愣,瞬间就反映了过来,“你是说中国沿海的那场风波?”

    陈远鸣没有否认。

    哈罗德笑了,“华尔街自有它的意志,而这种意志,不是区区一个总统就能左右的。中国是我们关注的焦点,而非敌人。”

    话简直没法更嚣张了,但是陈远鸣完全明白,哈罗德说的并非谎言。事实上,高盛就是所有投资银行里,为白宫输送了最多人才和顾问的一家。在后世有着金融界“黄埔军校”之称的高盛,跟美国政府的关系可比任何对冲基金、共同基金都要密切。

    但是与对冲基金相反,他们谋求的并非全是美国政府的利益,华尔街就像悬在美国头上的一柄宝剑,既能砍伤它的敌人,也时时刻刻威胁着它自身的安全。华尔街有自己的意志,而这个意志,就是永不休眠的金钱。任何阻挠它获取金钱的事物,包括法律、人民、乃至国家,都能被他们踩在脚下。

    因此,对任何有理性的人而言,华尔街都是疯狂而危险的。但是这种罔顾国家利益的危险,对于陈远鸣而言,却是个可以暂时依存的保护伞。如果能把他的利益,和华尔街的利益进行某种程度的对接,那么在未来几年中,北美飞燕的安全系数说不好还会有所提高。

    至于为什么选择高盛……这点其实也很简单,高盛对于中国的兴趣是无可置疑的,在未来几年间,他们会以更加迫切的姿态进入中国市场,投资、承销上市,甚至成为政府的金融顾问。后世挂在高盛大楼上的中美国旗,以及他们津津乐道的G2模式,并不是谎言。

    又经过了一阵长久的沉默,陈远鸣终于坐直了身体,认真答道,“我非常信任高盛在业界的口碑,因此才会在众多投行中选择你们作为合作伙伴。但是就现今的局势,即便资金链再怎么紧张,我也无法做出让飞燕立刻上市的决定,您知道,这毕竟涉及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所以,如今我想谈的还只是零时和鹰巢。”

    顿了顿,他脸上露出了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但是其后的可能,还是存在的。如果政治局面确实发生了好转,我也希望为飞燕增添更多的筹码。同时您也知道,除了飞燕,我手下的企业还有不少,再加上中美两家风投机构,对于上市的需求也并不算少。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能跟像高盛这样的企业进行更多的合作……”

    话里的含义非常清晰,对于陈远鸣在中国的发展轨迹,哈罗德还是略有所闻的。这位年轻人的野心非一般的远大,能力也超出了一般水准,只要他把投资方面的眼光用在事业上一些——哪怕只有50%,甚至30%——就是一个可以长期合作的优秀伙伴。

    欣然点头,哈罗德笑道,“那么我们就先来关注当前,再慢慢探讨未来的发展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