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73章 两情

第173章 两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剩下的几天,陈远鸣和鹰巢、暴雪完成了中国发展的大体构架,大致分为两步:一是在中国建立属于鹰巢联盟的游戏基地,为鹰巢旗下的游戏工作室穿针引线,承接一些简单的游戏程序和美工,同时更大范围的寻找外包可能性,在赚取资本的同时,也为将来的飞燕游戏主机打下基础。

    二则是暴雪公司的中国分部计划。先以分公司模式进入中国市场,销售一些游戏光碟和周边产品。如今中国的电脑装机热还在进一步升温,在VCD影响下正版市场也有了一定的空间,但是想要完全扫灭盗版是不可能的。因此在跟盗版争抢市场的同时,他们也要积极模仿微软的经营模式,和联想、戴尔、惠普等大公司签订协议,购整机时赠送游戏光盘,把费用分摊进电脑成本里。这样收益可能没有单纯卖光盘来得高,但是对于正版用户的培养却意义深远。

    而在这两步的基础上,培育中国的动漫、游戏人也要从头开始。据陈远鸣所知,中国动画外包业的薪水一点也不低,在人均工资不足五百元的九十年代初,动画人的月薪就能拿到千元左右。如今苏州外包工厂的普遍月薪也达到了1200元上下,虽然比起美国这边的制作成本已经低廉太多,但是对于很多中国人还是一份足够高薪的工作。

    而当一个行业能赚钱时,参与进来的就未必是真心喜爱这行的人了。画师没看过动画,游戏制作没玩过游戏这种情况一点也不罕见。当今后人均几年工资开始飞速增长时,这种纯匠人模式必将挫伤创作的激情,为今后的发展带来隐患。因此在聘用员工的过程中,适当从里面筛选出一部分人,让他们进行专业的学习和提升,成为更加符合产业链需求的人才,才是最要紧的所在。这部分恐怕就要跟飞燕麾下的计算机学院挂上点联系了……

    各种各样的方案和想法在讨论中逐步成型,但是更多的仍需要回到国内进一步整合统筹。因此在暴雪呆了两天,又再次确认了零时和鹰巢的上市计划,并且参加了几场新年酒会后,陈远鸣终于踏上了返乡之路。

    如今闪存卡已经进一步收入囊中,下来估计就要跟安信或者鸿商方面沟通一下闪存卡的实际运用,这两年小灵通的改良也在不断推进,比之刚诞生时确实更加先进高效,等到闪存卡被纳入通讯业后,说不定也会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作用……

    不过年末再怎么忙碌,今年怕也是要回家过年了。前两天跟母亲打电话时,他们还在上海那边旅游购物,由于安排了专人作为导游,一家人玩的非常开心,就连腼腆的大姑打电话时都能多说两句,想来很是见识了大都市风采。随着眼界和阅历的增加,母亲似乎也越发开朗,而瑞华轴承厂的建立,则让父亲重燃了对于工作的热情,现在没事就跟自家师傅研究厂房里那些新机械,也颇得了一些乐趣。

    眼看家里的局面正在慢慢变好,他又如何能在这种时刻避而不归。因此过了一月份,回家过年就是必然了。只是选了这边,就要弃了那边……抬手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陈远鸣轻轻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目。

    飞机在一万米的高空穿行,正午变作黄昏,又重归清晨。当降落在首都机场时,已经到了12月31日傍晚。刚下飞机的人熙熙攘攘向出口处涌去,各个神色焦灼、步履匆匆,对于这座空旷寂寥的水泥建筑毫无眷恋之意。

    陈远鸣的脚步似乎也快了一些,上飞机前他就已经跟那人打过电话,谁知由于换乘加油时出了些问题,飞机有些晚点,不知对方有没有等急……跟在张刚身后,他快步走出了机场大门,谁知还未等走到自己的大切诺基前,背后就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哨。

    陈远鸣顿住了脚步,惊讶的朝身后看去。只见某个一直靠在门边的年轻人站直了身体,笑着朝他走来。天色早已黯淡,晚霞的余晖都快要落尽,这人还满不在乎的带着一副墨镜,身上穿着的毛呢长风衣更是潇洒气派,颇有点吴宇森电影里的翩然风度。

    那年轻人走到了陈远鸣身边,手肘慵懒的支在他肩头,冲面前的保镖露齿一笑,“张哥,人我就劫走了啊,跟弟兄们有个聚会。”

    张刚明显也有些吃惊,看了眼站在一边的老板,只见对方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不碍事,就是一起去放松下。马上就要元旦了,张大哥也回去陪陪家人吧,有事我再联系你。”

    有了老板这句话,张刚也就不再坚持,陈远鸣的忙碌程度他是看在眼里的,能跟肖少这些同龄人出去玩一下放松放松也不错。想到这里,这个沉默冷静的汉子也微微露出了笑意,“我知道了。有事打电话。”

    顿了顿,他又加了句,“祝你们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

    既然已经得到了保镖首肯,肖君毅毫不客气的揽住陈远鸣的肩膀,把人拖了过去。他的悍马还停在后面的停车厂里呢,站了快有一个小时,腿都要麻了。

    走了几步,避开了汹涌的人潮,陈远鸣也放松了有些绷紧的躯体,笑着问道,“你这骚包的一身是从哪儿学来的?”

    “没情调的家伙。”肖君毅的脑袋一偏,从墨镜上方瞥了他一眼,“潮流懂吗?最近北京城里刚刚开始流行呢~”

    “配上教堂、烛光、白鸽什么才更流行吧?”

    “啧。”肖君毅不由咋舌,“《喋血双雄》你也看过?嗳,对了,飞燕的大老板嘛……不过等会别拆我的台,还想给他们露个彩呢!”

    “你还真约了人?”陈远鸣不由微微吃了一惊,他还以为那是肖君毅应付张刚的托辞呢。

    “元旦嘛。”肖君毅狡黠一笑,“最近京城里可流行过这种西方新年了,正好带你去见见我那些损友。都是发小死党,虽然不怎么成器,但是关系很铁,还是大家一起玩更热闹。”

    陈远鸣唇边划过一抹微小的笑容,就算没法过明路,他依旧想把自己融入他的交际圈里,这种迫切和认真又如何不让人动容。

    “今天你做东,自然你说了算。”

    揽在肩上的手更紧了些,两个人就这么亲昵又随意的向停车厂走去。在这个大多数路人都不会想歪的年代,这恐怕也是他们能够展现的最大自由了。

    然而这种惬意在悍马车门关上那一刻,化作了另一种热情。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嘴唇黏在了一起,一个多月的分离对现今的他们而言,太过漫长。思念和渴望瞬时被亲吻点燃,以至两人好不容易分开时,都有些气喘吁吁。

    不过肖君毅最终还是止住了动作,把放在一旁的墨镜抛给了陈远鸣。“行了,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

    唾液吞咽的动作,让他的喉结滚动,看起来诱人的要命。

    陈远鸣挪开了视线,拿起墨镜架在鼻梁上,“我觉得总有一天要被你勾着玩车震。”

    “车震?”这词太新鲜,肖君毅愣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微眯的桃花眼轻轻扫了邻座那人一眼,挑起了唇角。“挺形象嗳。不过你还是别煽风点火了,我可不敢保证还有多少自制力……”

    “得了便宜还卖乖。”轻笑一声,陈远鸣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走你的吧。”

    打燃发动机,肖君毅也不再废话,一转方向盘向城里驶去。

    开到市区时,都已经超过7点了。由于今年的元旦紧挨着双休日,有了一个连着三天的小长假,精明的商家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把节日气氛烘托的十足,加之趁着假期来北京游玩的旅客,就连夜晚的街道都热闹了几分。

    汽车驶进三环后,拐过了一个路口。看着车子行驶的方向,陈远鸣有点惊讶的挑起了眉,如果去玩的话,这个路径多半是去那边吧……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不一会儿悍马停在了长城饭店门口,看着那处如今已经换了霓虹灯招牌的门庭,陈远鸣哑然失笑。

    “没来过这边吧。”肖君毅把车泊在了旁边的停车场内,就算在一排的高档车中,悍马这副尊容也是亮眼到不行。

    “别说,这里还真来过。”陈远鸣不慌不忙的扔下句话,推门下了车。

    没有唬住人,反而被将了一军,肖君毅那双剑眉都快耸到天上去了。咬牙切齿的下了车,甩上车门,他快步走到陈远鸣身边,伸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还以为你只碰男人呢……”

    话里的醋味都快飚到天上去了,陈远鸣反问了一句,“那肖少来这边又是作何消遣呢?”

    没错,矗立在两人面前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长泰夜总会前。只要是个男人,都知道来这边是玩什么的。

    “你这家伙……”差点没被噎死,肖君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还有普通玩法嘛,新来的老板找军区做了担保,大院里就常来混个场子,也不费什么钱,喝茶唱歌纯娱乐……”

    “你是普通,我自然也是普通。”也不在逗人玩了,陈远鸣笑着给出了个答案,“当年中经开的人约我来这边赴过鸿门宴,你就把心塞肚子里吧。”

    听到这解释,肖君毅确实松了口气,旋即又皱了皱眉,中经开那档子事他是知道内情的,恐怕陈远鸣对这里也没什么好印象吧。有些懊恼的拔拉了下头发,他嘴里嘟哝道,“早知道我就让他们换地方了……”

    “别穷讲究了,在哪里玩不是玩。”陈远鸣倒是没怎么把这种小事放心上,娱乐场所他见得多了,还不是大同小异。不过肖君毅这副招摇的模样实在可爱得紧,让他心头不由多出几分戏谑心思。

    不大不小闹了个笑话,肖君毅也不穷显摆了,带着人径直向夜总会走去。看来军区这群少爷在长泰的地位确实不低,房间被安排在了顶层的豪华间。表情谦恭的服务生伸手推开了房门,屋里的喧嚣声顿时扑面而来。

    不知是谁先发现了肖君毅的身影,一声公鸭嗓就吼了出来,“三少爷嗳,等你等的黄花菜都凉了!快来罚酒三杯!!”

    “罚三十杯你也喝不过我,乖乖滚一边去。”肖君毅笑骂了一声,拉着陈远鸣走进了房间,“这不是去接机了嘛。来给你们介绍下,我家目前最“亲密”的合作伙伴,陈远鸣。”

    亲密两字压上了重音,那只手紧紧握在腕上,带着让人愉悦的温度,陈远鸣笑了笑,跟着他走进了五颜六色的灯光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