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0章 广告效应

第180章 广告效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喂,远鸣吗?你小子还能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沉稳有力,听起来心情不错。

    陈远鸣笑着靠在了背后的椅座里,“肖大哥哪里的话,最近年末,怎么好随便过来打搅。”

    “那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肖云的声音里多了点揶揄,“说吧,你又想出什么点子来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咱们给鸿商拍的那部电视剧,现在情况如何了?”

    “你这小滑头!”肖云顿时笑了出来,“是听到消息专门来问的吧?电视剧已经在上海台播放了,收视率很不错!”

    去年他们为了推广鸿商的掌上电脑,花了半年时间专门拍摄了一部以都市情感为主线的电视剧,也算是国内第一部青春偶像剧了吧。演员全部是俊男美女,导演也是国内一线情感题材名家,再加上水准不错的剧本,首播时就掀起了一股热潮。如今改革开放也有十几年时间了,先富起来的一代正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写字楼、白领、时尚也开始成为人们嘴里的新名词。比起1994年播放的《北京人在纽约》,这部以上海为题材的都市剧显然更贴近大众生活,播出之后马上就引来收视热潮,相关报纸再一炒,社会关注度就上来了。最近听说已经开始二轮竞拍,可能要转卖给其他省市电视台,应该很快就能掀起流行趋势。

    然而电视剧火不火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部电视剧带来的广告效应如何。在剧集播放之后,第一批掌上电脑就悄然登录市场,销量相当不错,等到播放范围进一步增大,估计这个小玩意就该从一线城市向二线拓展了吧。

    “是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些报道。”陈远鸣一笑,“看来广告费是省了不少啊。”

    “可不是嘛。”肖云的声音里也透着股满意,“现在央视的标王都已经上亿了,投资一部电视剧才花了800万,还有后期的回馈性收益。这部剧拍得确实不错,投资完全可以收回,说不好还有赚呢。”

    身为一个商人,算这种帐是最简单不过。花大价钱做广告,和把广告塞进人人都爱看的片子里,让他们潜移默化的接受广告效应,这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操作手法,对于新产品而言,两者同时运作完全能达到相辅相成的叠加效果。因而肖云对这次广告投资非常满意。

    “我最近还在考虑,是不是在香港那边拍个合资电影。”肖云的话还没停下,“反正不论是掌上电脑还是手写板,在世界范围都是先进产品,香港也是汉字区嘛,说不好两地上映的效果更佳呢。”

    “肖大哥你这是上瘾了啊。”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电影先放放,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安信有兴趣再推广一下自家的小灵通吗?”

    “什么?”肖云略带惊讶的问道,“小灵通现在也用不着推广了吧,发展势头挺不错啊。”

    没错,由于小灵通的运营模式,销售基本都跟当地邮电局直接挂钩,就算现在把邮电局换成了电信局,依旧跟普通营销大相迳庭。往往是办理固话业务、或者交纳电话费时直接给用户推销,安信独立的店面都没几家。这里面涉及的可不止是营销手法,还有各方面的妥协和私下交易,普通的广告模式只会画蛇添足。广告播出去了,当地电信局却没有小灵通业务,这不是要打人脸吗?

    陈远鸣当然也理解其中关键,“我知道小灵通不好做广告,但是却未必不能做。别忘了当年这个名号是从哪里来的。”

    肖云停了片刻,“你是说,那部科幻小说?”

    小灵通这个名称,自然是来自叶永烈先生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当年他们就用赠书的噱头博了一把社会知名度,也取得了良好效果。这种高水准的广告运作模式自然让人难忘,因而陈远鸣一提,肖云立刻就想起来了。

    “没错。”陈远鸣答道,“最近鹰巢联盟进驻中国,我想依靠他的工作室来做一单国产动画,正好想到了这部作品。《小灵通漫游未来》也算是红了十余年的科幻童书,里面蕴含的科幻色彩和现实意义都很有趣,好好操作一下的话,应该能拍出一部好动画。那么拿着小灵通注册商标号的你们,就该占大便宜了,要来赞助一把吗?”

    “动画片……”肖云哑然失笑,“游戏还不过瘾,连动画你也要碰了?”

    想了想,他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现在拍一部动画需要多少钱呢?能够收回成本吗?”

    “大概200万吧,只要质量过硬,转播和光碟收益就足够回本了。这次是跟上海美术制片厂合作,说不定还能给你骗来个动画奖项呢。”

    “你小子。”肖云笑着摇了摇头,“但是科幻嘛,里面应该没法出现我们的产品了吧?只宣传小灵通这个商标好像有些得不偿失。”

    “但是作为公司形象的代言却很不错。聪明、睿智、可以洞察未来、紧跟时代潮流,这样的形象难道不值得加码吗?而且在动画播放时,会插播进一秒的安信公司赞助字样,怕是对那些陪孩子们看动画的大人都能产生一些影响呢。”

    “真是越来越让人心动了啊……”肖云笑着感慨道,“也好,关注儿童总是件大事,不过就是百来万,安信每年花在捐款上的都不止这个数,做就做吧。”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陈远鸣也笑了起来,“其实安信也该打一打自己的名头了,老是跟电信局挂在一起,将来外国手机大批进入中国市场后,安信恐怕就难有作为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最近手机研发也开始有新得突破了,储存卡真是个好东西,能给手机带来不小的变化,不过成品可能还要一些时间。倒是掌上电脑先用上了这个设备,这次上市的产品比去年实测的又提升了一大步啊。”

    “那就赶紧多卖点吧,马上飞燕就要研制出二代产品了,说不好几年后一代产品就要进淘汰序列了呢。”陈远鸣打趣道。

    “啧,电子产品真是穷奢无度的代表啊。不过总是能更新换代,也不是件坏事。”肖云突然话锋一转,“对了,动画这事你跟小毅说过了吗?”

    陈远鸣刚才还流利无比的声音顿时打了个结,定了定神,他笑着答道,“这不是先要跟太上汇报一下嘛。”

    “哈哈。”肖云没听出任何端倪,笑骂道,“你不是想先拐到我这个老土冒再说吧,回头动画这事也可以跟小毅商量一下。还有这月底安信在京也要开会呢,你这个小股东可不能避而不见啊……”

    “那是自然,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我就回去。”这次陈远鸣答的更干脆了,没有任何停顿。

    “嗯,行了,那有什么事再联系我吧。”

    挂断了电话,陈远鸣轻轻摇了下头,才把话筒放在座机上。他现在面对肖君毅的家人还是有些犯怵,这种睡了朋友家孩子的愧疚感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抹消的。还是要尽快解决这种过敏反应,否则迟早会捅出大篓子。

    不过好歹,动画赞助有了眉目。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动画本身都是难以盈利的,相反由动画带来的广告效应才是一切的根本。就像迪斯尼的崛起是因为米老鼠品牌,就像孩之宝孜孜不倦的拍摄他的玩具动画,这种附加模式才给他们的公司带来了利润最大化。但是在中国,仿品的泛滥让这种模式很难实现。

    拍火了一部动画,还没等官方做出反应,文具、儿童服装、玩具、甚至零食餐饮就一哄而上,敏锐的商家马上就能围上来把这种广告效应带来的利润吞噬一空。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这种盗版问题,怕是难于登天。

    但是相反,把广告真的当做广告呢?比如安信公司的小灵通,比如海尔冰箱的海尔兄弟,如果是由这些知名公司提供赞助,动画公司依靠赞助费拍摄影片,将来则用转播费用、光碟或者难以仿冒的玩具来收回成本,恐怕会比其他模式都要简单。而当越来越多的动画公司用这种方式赚到了钱,也有越来越多的大公司肯用这种宣传模式,那么这个产业自然会进入良性循环。

    至于剩下的,就交给专业的来做吧。

    “安信公司?”

    “小灵通漫游未来?”

    面对陈远鸣给出的答案,钱老和戴老的反应截然相反。

    戴老藏在黑边镜框下的双眼马上就亮了起来,“小灵通是部好作品!可以说是一代人的科幻启蒙作呢。如果跟老叶联系一下,根据现今的科学发展来大胆的想象、改编,恐怕能给新一代孩子们带来更大的启发。是个好题材!”

    “而且安信公司的小灵通可不就是缘自这里嘛。”钱老的关注点明显跑到了另一边,“没想到动画还能这样拉赞助,全部200万都能用在拍摄上嘛?”

    “当然可以。”陈远鸣笑了笑,“不但这200万全部用于拍摄,必要的话还能再增加成本,由鸿商或者飞燕联合赞助。第一部作品成功的话,可以直接投资拍续集。”

    “200万啊,就拍24集?”这下连钱老也激动起来了。“去年拍的《舒克和贝塔》,那么好的群众基础,我们也没拿到像样的开机费,结果好多胶片只能用废料,画面质量简直不堪一提,还不如80年代的作品,这样的动画拿出去凭什么跟人家日本美国拼啊……”

    “所以这次的动画,还请二老多多挂心,现在中国仅剩的动画导演怕都在上美了,还要靠你们来发扬光大啊。”

    听着陈远鸣这番话,二老都是心神激荡,他们虽然已经年过花甲,但是培养了很多年的接班人还是有的,只是如今动画产业太不堪,这些接班人能否继续留在厂子里还是个大问题。毕竟是学了一辈子的东西,如果能够继续当动画导演,谁不希望干自己的本行和真正的爱好呢。现在,他们也终于有了一线生机。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戴老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题材也好,资金也好,我都多少年没碰到过这样的机会了。”

    陈远鸣笑了笑,“没错,只要能顺利通过审批就好。”

    不过这应该也不是大问题,不论是飞燕还是上美,在上层关系上都还是相当稳健的。

    “审批不是问题!”戴老旋即又叹了口气,“只是现在上面把口子卡的太严了,神神鬼鬼不能拍,打斗暴力不能拍,照这样的标准,当年厂里一大半动画都是要枪毙的。”

    可不是嘛,《天书奇谭》、《哪吒闹海》、《大闹天宫》,甚至连《黑猫警长》和《葫芦娃》恐怕都难逃一劫。在艺术上狠手限制,只会勒死那些优秀的故事和创意。

    钱老却摇了摇头,“只要国内不分级,把这些揉进动画里早晚会出事。比起日本的模式,我还是更赞同美国和欧洲的选择。就像美国,引进日本动画,还会把那些饮酒场面、持枪场面给改成果汁和棒棒糖。播给孩子们看的,还要有点节制才对。先不管那些年龄分级的问题,在审核尺度内,我们应该还有不少选择。童话、神话、历史、科幻,每一个题材都该有适合孩子们观看的东西,只要更明确针对的群体就好。”

    对于钱老所言,陈远鸣倒是也有些感触,就像鼎鼎大名的迪斯尼,它从来不改自己的“全年龄”标准,不论投入多大,花费多少,都要符合老少咸宜、能够让人从头到尾感受到满足和安慰的作品,就像《狮子王》这部在中国都能留下票房记录的佳作。让所有人都能找到乐趣,恰恰才是他们最为强大的地方,也是他们在动画市场永远不败的秘诀。

    看到陈远鸣没表示出任何异议,钱老的话语又加深了一步,“其实现在的中国动画有一种‘糊弄小孩’的倾向,哪怕是郑渊洁童话那样的佳作,变成动画也会成为粗制滥造的垃圾。我们跟美国学习了简单的角色形象,却没有学到人家精益求精的动画帧数,相反从日本偷到了减帧秘法。粗糙的角色、粗糙的画面,再配上糊弄小孩的剧本和少到可怜的资金,还能让我们拍出什么样的作品?”

    “唉……当年中国的儿童市场真不是这样啊,不说动画,《地雷战》、《小兵张嘎》、《霹雳贝贝》、《十六岁花季》这样的佳作不还有吗?现在有了钱,反而把孩子当个物件养,这一代家长简直不懂精神生活能产生怎样的奇妙效果,只会怨恨一切孩子们喜欢的东西,觉得是这些让他们迷了眼,耽误了学习大业。真不知道再往后几年,这一代的童年记忆里还会剩下点什么……”

    戴老实在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年龄越大,顾虑和忧心自然更多。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东西,现在反而成为家长心中的仇寇,让人怎能不心痛如绞。

    陈远鸣也轻轻叹了口气,“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是终究有了些起色。只要我们的正版动画光碟能够卖出去,就能给动画产业带来一线生机。二老也不用太担心,先专注于这部动画的拍摄吧,走出一条属于我们的路子。鹰巢分部在外包动画之余,也会尽力重塑中国的原创动画业,反正我们有钱、也有余力,只要品牌树立起来,总会一步步变好的。”

    钱老和戴老对视了一眼,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但愿如此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