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2章 探访

第182章 探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电话来得比预料中的要快,车还没到家,手机就响了起来。陈远鸣瞥了一眼正在前座专心开车的张刚,接起了电话。

    “还没到家?”

    “快了。”

    “啧,那就我说你听吧。”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带着股幽怨,让陈远鸣不由挑起唇角。

    “这两天我还要在安信总部打持久战,晚上回家点卯,一时半会怕是出不来。你还能在京城待几天?”

    “应该不会超过3天。家乡那边摊子不小,要趁早回去转一圈。”

    听筒的声音顿时一滞,“你这是早就打定主意了啊……”

    陈远鸣的声音没什么变化,“年关了,手头事都多,不急于一时。”

    这种家族团聚的时刻,显然不适合谈情说爱,陈远鸣可没有在敌占区久留的打算,尤其是当肖君毅坦诚他家小叔曾看出过两人之间的猫腻后。风险早就超出了可以承受的范畴,他自然要选择趋利避害。

    过了几秒,电话里才传来一声叹息,“我倒宁愿你更急一点。”

    虽然清楚陈远鸣的顾虑所在,肖君毅心中仍就不甘的要命。两人确定关系还未满半年,正是牵肠挂肚的时候,偏偏工作太忙,别说在一起,在同一个城市的机会都不多。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年假,又要担心家里看出端倪,提心吊胆跟做贼似的,甭提多难受了。

    这次陈远鸣没有马上答复。

    压下心底的郁闷,肖君毅话锋一转,“那这几天呢,准备都花在‘访友’上了?看你那个儿时玩伴?”

    就算是有些失真的电波流,也不难听出肖君毅话里有话,陈远鸣轻轻挑起唇角,“不,是拜访他家。”

    见人,和见家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面对这样简单率直的答案,肖君毅心头莫名就是一松,露出了笑容。他太清楚陈远鸣在这方面数之不尽的顾虑,因此对别人没有任何顾虑,反到是件好事。

    “再好不过。”嘴里的醋味散去大半,肖君毅轻哼了一声,“这时候倒是觉得你顾虑来顾虑去也不是件坏事。”

    话里的意思太直白,简直都透出点得意劲了。陈远鸣无奈轻笑,“明天等我电话吧。”

    “嗯,早点回家睡一觉,也倒到时差……”

    简简单单又聊了几句,陈远鸣挂断电话,又瞥了眼前座保镖的神色,他轻轻伸了个懒腰,靠在了真皮椅背上。

    第二天正午,陈远鸣的悍马就停在了那个小区门前。

    上次来这里,还是个除夕夜。由于是新建成的小区,冷冷清清没什么人烟,看起来都有点荒凉了。这次则连小年都差些日子,前面不远处的建筑工地还没停工,来往的车辆和人流汇聚在一处,噪音起此彼伏,衬得四周热闹非凡,也终于有了点后世四环内的盛景。

    站在门口整了整衣襟,陈远鸣迈步往里走去。

    这一年间,除了零星几通电话外,他还真没怎么跟刘芸家联系。一是确实太忙,大半时间都在外省甚至外国奔波,另一方面也有些避免尴尬的意思,幼时关系不错的邻居和为自家投资的老板毕竟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有了大笔金钱掺杂在交情中,难免会生出些不得劲来。

    因此陈远鸣宁可给花上更多时间,让彼此适应这种变化,而非冒然打破它。

    这不,就在前两天孙晴打来了电话,她的厂子年度结算出来了。去年服装公司正式度过了草创期,进入盈利阶段,虽然前期广告和铺货花费太大,到手的纯利润只有百来万,却也让孙晴激动万分。要知道这可是纯利润啊,排除基础建设、人员工资、广告税收等等杂项的实际收益。第一年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相当让人欣喜了。

    新的一年公司将把更大精力投入到广告和品牌店的建设上,分销方式也有了极大改观。如无意外,晨曦将很快进入人们的视线,成为一个极具潜力的服装品牌,而品牌效应对于服装行业的重要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有了这个前提,孙晴的声音里都透着股朝气。她也第一次开口询问陈远鸣今年是否还在京过年。虽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是陈远鸣并没有一口拒绝,而是约在今天登门拜访。

    门铃声响起,只等了几秒,屋门就被刷的一下拉开。门里门外两人都是一愣,先笑出来的是站在门里那位。

    “终于肯回来了。”

    不是伸手揉乱头发,不是扑上来大力拥抱,也不是孩子气的勾肩搭背,只是稳稳的站在面前,明亮的双眼中蕴满笑意。一年不见,那个跳脱如同孩子的年轻人,突然就变得沉稳起来,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陈远鸣只是短暂的愣了一下,把手里拎的袋子一举,笑着说道,“暴雪新出的《暗黑破坏神》,我连CD-ROM都给你带来了。”

    孙朗噗的一下就笑了出来,伸手接过袋子,“你小子还能惦记起这个,不容易啊!赶紧进来吧!”

    分别的生疏像是被某种无声的存在擦去,跟着孙朗背后,陈远鸣踏进了这间他来过无数次的房间。还是那样的窗明几净,也还是那样的雅致温馨,厨房门口,刘芸正擦着手往外走,抬头就看到了陈远鸣,笑容顿时在唇边上绽放。

    “远鸣,你来了!赶紧这边坐!”

    “刘阿姨。”

    面对这样毫无杂质的笑容,陈远鸣心中也是一暖。“今年实在是太忙,现在才来看您。”

    “看你说的。”刘芸嗔怪道,“阿姨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太婆,你在市里那番大动作连我都听说了,真是让人想不到!不过你今年的气色明显比去年要好,这样健健康康多好啊,家里现在也都安顿好了吧?”

    “都挺好的。”被刘芸按坐在沙发上,陈远鸣笑着答道,“我爸妈也都搬到新房里住了,前一段还去了上海旅游,两人都挺开心的。”

    刘芸明显舒了口气,旋即也摇头笑出了声,“看看当年,谁又能想到现在的日子呢……”

    是啊,这才过去几年,当初被指着鼻子骂的日子,应该也一去不回了吧。

    孙朗从旁边拿过一套茶具,娴熟的摆弄起来,“这可是明前龙井,远鸣你也尝尝咱家的新茶。”

    随着斟茶的动作,浓郁的茶香在屋中扩散,水雾蒸腾,陈远鸣眼中的笑意也浓了几分,“二哥你连茶艺都学上了?”

    孙朗露出抹自得的微笑,“你嫂子就喜欢这调调,咱现在厨艺都快十级了呢。”

    如果放在一年前听到这话,陈远鸣心底可能还会有些纠结,然而现在,他的目光和笑容一样清澈。

    “嫂子真是好福气。”

    “可不是嘛!”

    “夸你两句尾巴都翘天上了!”接过儿子递来的茶盏,刘芸笑着冲他扬了扬下巴,“去看看你姐电话打完了吗,该吃饭了。”

    孙朗嘿嘿一笑,大步向侧屋走去。

    看着儿子的背影,刘芸转回了头,“这小子去年拿了一等奖学金,努力一下还有保研的可能,别提多来劲了。”

    “能的看出。”陈远鸣面上的笑容不改,“二哥就跟变了个人似得,沉稳多了。”

    “开始谈媳妇了嘛,自然该更懂事点。”刘芸笑得极为开心,但是另一个原因她并未说出口。陈远鸣对于自家儿子的刺激也是非常大的,在去年那场病后,他简直跟脱胎换骨一样,勤奋的难以想象。也是,再没有什么能比这种同龄人之间的攀比更厉害的了,不过这样的良性竞争,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乐见其成。

    “远鸣你过来了!”这时孙晴也从侧卧里走了出来,笑着向他迎来,“刚才跟客户打电话,耽搁了些时间。”

    “大老板嘛,忙是应该的。”陈远鸣笑道。

    “陈大老板也会挤兑人了?”孙晴嗔怪道,“只可惜今年定制那边单子实在太多,否则让王师傅给你裁一套新衣,正好过年时穿。”

    “两线发展效果还不错?”陈远鸣好奇的反问道,他是知道孙晴的厂子没赔,但是具体详情还真不太了解。

    “可不是嘛!”孙晴顿时来了精神,“品牌和定制齐头并进的效果明显更好,连带那些定制客户都倾向于我们的品牌服装了,去年还在北京开了两个专柜,让我妈在这边照顾生意,最近快过年了生意别提有多红火……”

    说着她脸上露出了像是骄傲又有点羞赧的神情,“要不是年末盘点,确定赚到了钱,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跟你打招呼……虽然离你投入的风投资金还差些数目,但是我们绝对能赚回来的!”

    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陈远鸣笑了,“我还指望晴姐赚回来10倍20倍呢,不着急,慢慢来。”

    这句话顿时让孙晴挑起了唇角,“中国第一品牌是吧?看我的好了!”

    只是围坐喝茶的功夫,孙朗就已经把热腾腾的饭菜摆上了桌,“几位大老板赶紧停停,来尝尝咱的手艺!”

    闻言几人顿时都笑了出来,起身来到餐桌旁。

    “都是新菜,怎么样?色香味俱全吧!”孙朗略带得意的解下了围裙,冲陈远鸣炫耀道。

    “别说,二哥这是越来越有大师风范了。”

    可不是嘛,居然连摆盘技术都越来越讲究了,看得出这人在吃食上下的工夫不少。

    “家里就你最爱吃,不去当厨师真是可惜了。”孙晴笑骂一句,拉着陈远鸣坐在了桌边,“这都快到年关了,你在北京也呆不了多久了吧?还在亚运村住?”

    陈远鸣笑着接过碗筷,点了点头,“是啊,最多待到7号吧,家里事情比较多,还是要回家处理一下的。”

    “我听说你最近跟轴承厂对上了?”孙晴眼睛里亮的像在发光,“能把他们挤垮吗?”

    “晴晴!”刘芸顿时露出了苦笑,“说什么呢你!”

    “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还是早点垮掉的好。”孙晴从鼻腔中哼出一声,“对了,远鸣,我跟二弟都准备改名了呢,跟我妈的姓。我的新名叫刘乐晴,他就叫刘乐朗,名字不错吧?”

    这是要彻底抛弃他们的父亲了?陈远鸣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刘芸,她双眼中含着浓浓笑意,以及自豪,再也没有半点苦涩、忧郁。

    “好名字。”

    一句发自真心的赞叹。顿了顿,陈远鸣突然想起了什么,“市里那家棉纺厂最近也有破产的打算,你们有兴趣收购一下这个厂子吗?熟练工人、成套设备,还有现成的地皮,价值还是不小的,也能当作衣锦还乡。”

    刘家三人都是一愣,过了片刻,刘芸先摇了摇头,“衣锦还乡就不必了,我的家乡也不是那座城市了。”

    孙晴答得更干脆,“做服装就不能选内陆城市,杭州上海已经是极限了,往南都不该往北,交通运输吃亏太大。那里根本就不适合我们的厂子。”

    谈到正经生意,她眼中满是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远鸣,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们现在还不需要这种优待,同样的厂子,南方还有更多。”

    这是个真正有主见的看法,而非轻率的意气用事。陈远鸣的心又稳定了几分,笑着答道,“我的错,小看晴姐了。”

    “你小子,也会试探我了?”孙晴笑着拿筷子戳了他一下,“赶紧吃你的饭吧。”

    在融融笑语中,四人吃起饭来。

    饭后,谢绝了孙晴拉他看年度报表的邀请,陈远鸣跟着孙朗一起到了卧室里,把CD-ROM装在了电脑上。

    “嚯,能读几百兆呢?”看到新设备,孙朗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对了,最近北京这边都有暴雪专门店了呢,还看到了魔兽争霸的中文版,汉化非常不错!你们准备来这边开分公司了?”

    “二哥这样的爱好者如此多,商家自然要把利益最大化嘛。”

    “你小子!那就赶紧上光盘版吧,软盘可是没防盗的。”

    “嗯,慢慢都会有的,还准备出我们自己的家用主机,到时候游戏肯定就更多了。”

    “真的吗?”孙朗面上一喜,又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3、4年纪课程就更多了,还要努力考研,玩游戏的机会怕也不多了。”

    陈远鸣顿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你真的不准备回家工作了?当年不是说……”

    “回去挤掉那老东西的工作,让他没饭吃?”孙朗接口,但是表情却没有了当日的愤恨,只是略带感慨的笑了笑,“后来我想了很久,突然就不生气了。人生总是该为自己活着才好,像你这样活得精彩,不留遗憾才有意思。我确实喜欢机电这方面的研究和设计,这是我自己的生活,不该为那人荒废。”

    他的外貌并没有完全脱去稚气,依旧非常年轻,带着种青春的昂扬。但是眼神中的倔强在慢慢消融,变作更为成熟的信念。就这样一步一步,蹒跚而坚定的朝自己的目标走去。这样的变化是奇妙的,也诱人心动,但是看着面前的男孩,陈远鸣心中剩下的只有欣慰,他是个好孩子,也会长成一个好男人,只是不再适合自己。

    “对了。”孙朗突然话锋一转,“你小子不是谈恋爱了吧?”

    “什么?”陈远鸣顿时被问的一窘,“有这么明显吗?”

    “哥怎么说也是过来人!”孙朗啧了一声,“就你那满面春色,藏都藏不住!弟妹人怎么样?”

    被这样直白的戳出来,陈远鸣也不由老脸一红,轻轻咳了声,“很不错。”

    “哎呦,害羞了啊。”难得看到陈远鸣这种模样,孙朗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勾住了他的肩膀,“回头约出来让哥哥见见?”

    被抱了个满怀,陈远鸣顿了几秒,也绽开了一个笑容,“好啊,回头有机会的话,一定……”

    他是不是也该更坦白一点,哪怕只是对身边这些朋友们……

    吃饭、聊天、玩闹,就像一个普通人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在刘芸家待了几小时后,陈远鸣终于起身告辞。刚刚走下楼,挥别了送行的两人,他就拿出小灵通,播了个最熟悉不过的号码。

    “下班了吗?”

    “这么早就给我来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惊喜,“就剩个收尾了,今天我都给太后请好假,等会就能去找你!”

    “你现在能跑出来了?”陈远鸣微微一皱眉。

    “不过夜就好,都跟梁警官打过招呼了,绝对有人掩护!”

    “后手还不少。”陈远鸣笑了,“准备去哪儿?给个章程吧……”

    伴随着听筒里的声音,他迈步向外走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