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3章 情浓

第183章 情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拐到君腾大厦接了人,车直接开到了三里屯。由于是周末,虽然还未入夜,酒吧街就已经人流如织,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在冬日的夕阳中显得无精打采,桌上的彩色桌布和风格独特的啤酒招贴画却依旧展现出勃勃生机,霓虹灯递次点燃,为出即将到来的夜晚渲染出应有的色彩。

    各种肤色、发色的人群在长街内穿梭,圣诞和新年刚刚过去,街上还带着一股属于节日的气息,但是那些聪明的店家已经开始为情人节预备花样,鲜花、桃心、彩灯,绚烂中又带着一丝朦胧的甜腻。

    “去清吧?”下了车,陈远鸣有些好奇的问道,三里屯从来就不是他感兴趣的地界,自然谈不上熟悉。

    “一家球迷俱乐部。”肖君毅锁上了车门,一扬下巴,“跟我来。”

    这时节大概是第一批主题俱乐部出现的当口,北京又是国安这种老牌劲旅的根据地,从工体到三里屯一代自然就冒出了几家专为球迷开设的酒吧。平时有国足的球赛,周末又有中央五套的实况转播,会到酒吧跟朋友们一起聊天看球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肖君毅这次选择的就是其中一家。

    跟着对方身后,绕过了几个拐角,又穿过两条窄巷,两人终于来到了一间酒吧门口。跟其他清吧不同,这家酒吧的装潢独具匠心,房梁悬挂着各色球衣、队徽,烟灰缸等小件物品也设计成了球类样貌,巨大的白色屏幕占据了大半墙体,酒吧后方还有台球案、飞镖靶和室内篮球等娱乐设备,配上原木的桌椅就像一个真正的欧式乡间俱乐部。

    “三儿,这边。”

    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陈远鸣扭头一看,只见梁峰坐在屏幕右后方的好位置上,手臂高高举起,朝他们打招呼。

    “你来的倒早,今天准备播什么比赛?”肖君毅笑着向那边走去,顺便跟在座的几位打了个招呼,他认识的倒不多,估计大半是梁峰的球友。

    “放假自然要早点来占座。”梁峰开了瓶啤酒,扔给肖君毅,“等会播公牛队的比赛,今天对阵掘金队。”

    “篮球?”肖君毅剑眉一挑,“我还以为这里以足球为主呢。”

    “啧,你这只会打台球耍帅的小子懂个屁。”梁峰冲他撇了撇嘴,“欧冠还要些日子才开始1/8赛呢,最近店里就推出了篮球之夜,有公牛队的比赛就会转播。”

    “店长是乔丹迷?”陈远鸣也坐了下来,从肖君毅手中接过一瓶啤酒。

    梁峰目光中不由透出了点好奇,打量了陈远鸣一眼,“你也喜欢篮球?”

    “谈不上热衷吧。”陈远鸣笑了笑,“只是去年在美国待的时间不短,正赶上乔丹复出,作为谈资知道的就多些。”

    “会打吗?”梁峰接着问道。

    “还成,不如台球打的好。”陈远鸣实话实说。

    “啧,这兴趣可够一致了。”梁峰呲了呲牙,一副被闪瞎眼的模样,“这小子打篮球也是个浑水的,个子不低偏偏只当后卫,动不动就放三分球,引得围观小姑娘们一片尖叫,也不知是去打球的还是去泡妞的,最后被我们联手踹了。”

    “喂。”肖君毅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哪年的事了!而且少爷我泡妞还用这套?技不如人就要乖乖服输……”

    还没两句就抬上了杠,听着兄弟俩贫嘴,陈远鸣坐在一旁笑眯眯的喝着酒,比起上次那种场合,今天的局明显轻松了很多。上次听肖君毅说梁峰知道了他俩的关系,他还忐忑了一段时间,但是今天见面,这人却没表现出任何异样,连肖君毅的谈笑也自然坦诚。埋在心底的那点隐忧慢慢散去,上辈子他身边从未有能够一切坦白的朋友,就那么咬着牙深柜了一辈子,而这辈子,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线曙光。

    瞎扯了没几分钟,球赛开播。NBA的比赛自然足够精彩激烈,这边的投影仪属于国际一流质量,大屏播起来清晰流畅,观看效果绝佳。好设备加上好观众,喝彩声当然此起彼伏,每次飞人进球就有人大声鼓掌,只是掘金队的穆托姆博也是个实力出众的好手,比分居然咬了个死紧,看起来更加惊心动魄。

    陈远鸣看的很投入,刚才他没说谎话,当年施工队上可没有适合踢足球的场地,他们这些打工仔最常进行的运动也就是篮球、台球。飞人、鲨鱼、沙皇之类都耳熟能详,偶尔还能跟学校的学生仔们凑几场比赛。他打球又何尝没有点泡男人的想法呢。

    只是这辈子,该泡的人已经坐在自己身边了。

    陈远鸣是放松了下来,那边梁峰却时不时把目光扫向身边二位。同样潇洒帅气的穿着,两人就那么自然的坐在一起,偶尔肩并着肩,贴着耳朵窃窃私语。如果放在别处,这亲密劲儿可能有些过火了,但是球迷吧里却不会,这里本来就是男人的天下,看球看高兴了搂在一起大喊大叫的也不在少数,谁会在乎这两人些微的小动作。

    只是其他人不在乎,他却不能当做没看见。上次见那一面,他其实对陈远鸣没报什么好感。这小子有点滑了,过于世故的圆滑,为人处世都透着一股面面俱到的滋味,客套的过了,看起来有种超脱他年龄的成熟。因此就算肖君毅再怎么吹嘘他的能力为人,梁峰依旧是担心的,害怕自己这个发小被人骗身骗心。

    但是当回到家,通过自己的关系网查了一遍后,他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肖君毅没有撒谎,甚至还说的过于保守了些。这样一位财神爷,怕是开了口就有数不清的人想往他床上跳吧?更别提他还如此的年轻英俊。对着那份履历看了半天,就连梁峰都不得不承认,这次三少爷怕是栽的不亏。

    有了这个铺垫,今次见面他自然不会再摆出一副审犯人的严厉态度,加之球迷吧的气氛轻松,两人的关系又过了明路,陈远鸣的表情果真自在了许多,聊起天来很放得开,还有点出人意料的幽默感,是个不错的玩伴。

    喝着啤酒,吃着花生,漫无目的聊着天,在爱好者的欢呼和掌声中观看高水准比赛,一切都让人惬意到了极点,只可惜今天的比分锁定在了105:99,最终公牛队居然输掉了比赛。房间里一大半都是乔丹的粉丝,嘘声和哀叹声自然必不可少。

    “十八连胜啊,就这么没了!”连梁峰这种业余粉丝都有些心痛了。

    起身抓起自己的外套,他冲肖君毅一挑眉,“要继续跟着哥哥跑下摊儿吗?”

    肖君毅笑得极为无辜,“下摊儿就不必了,只是回头还要帮兄弟遮掩一下。”

    “你小子!”梁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打小就让你帮着擦屁股,这次我也就舍己为人一把。只是小心点别被人戳漏了,别说你的狗腿,怕是我的腿都该被家里老爷子打折了。”

    “行了吧,你家老爷子想打断你狗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肖君毅笑着调侃回去,但是眼神中是真诚的感谢。

    “梁少……”

    陈远鸣刚刚开口,就被梁峰拦了下来。<

    “还叫什么梁少啊,以后跟着叫峰哥吧,怎么着也是自家人不是。”

    陈远鸣唇角微微抿了一下,“峰哥。”

    “嗳,你别说听起来还挺爽。”梁峰认命的叹了口气,谁能料到弟妹是个男人呢?

    “你们折腾这一把也不容易,要散赶紧散了,要是有心继续,就踏踏实实过吧,也让咱们这些弟兄们放点心。”梁峰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小陈,你知道这小子算是我拉的媒吗?当初被你踹了怂了吧唧的跑到我跟前借酒消愁……”

    “这……还真不知道……”陈远鸣微微一愣,就看到肖君毅那副被人揭了老底的牙酸表情,他顿时露出了笑容,“那还要谢谢峰哥了。”

    “说真的我还不知道这事该不该当个谢……”梁峰顿时也牙酸了起来,甩了甩头,他咧嘴笑道,“但是谢媒礼说什么也不能少。”

    “那是自然,今年的车款峰哥喜欢那个,直接跟我说就好。”陈远鸣答的异常干脆,“或者到美国看个NBA总决赛什么的……”

    “矮油卧槽。”梁峰顿时来了精神,“三少,你家这位可比你爽利多了啊!”

    肖君毅抹了把脸,“比钱我是肯定比不过……”

    “噗。”梁峰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当个贤内助就好。”

    “去你的!”

    笑闹了两句,三人分道扬镳。趁着还未入夜,车子又驶回了亚运村,上楼时电梯里空无一人,双手就不知何时黏在了一起,几乎是连拉带扯的跑回了房间,房门刚刚闭合,嘴唇就啃在了一起。

    肖君毅啃咬着对方的下唇,吮吸轻舔,“今天心情挺不错啊……”

    陈远鸣的手穿过了棉质衬衫,牢牢握住了恋人的窄腰,“是不错,全部都是好事。”

    “没跟你那个竹马哥哥再擦出点什么东西?”那双揽在腰间的手往下滑了点,让肖君毅发出了声满足的叹息,挺动胯骨,他把对方牢牢压在墙上。<陈远鸣有一阵没有答话。肖君毅心头就是一紧,不由拉开了点距离。陈远鸣自然察觉了他的动作,笑着伸手勾住了他的后脑勺,印上了一记深吻。

    “想什么呢。”收回舌尖,陈远鸣舔了舔面前的嘴唇,眼中带上了一抹微笑,“我就是有点想把你介绍给孙朗那家子了,真正的介绍……”

    听到这话,肖君毅愣了片刻,心中突然蓬的一下就燃起了火花,“肯让我过明路了?”

    对着那双灿若星晨的眼眸,陈远鸣坦然的点了点头,“他们值得我这样的信任。你也值得。”

    “操……”

    难得的,肖君毅声音里有了丝底气不足,含着水波的桃花眼眨了两下,他突然屈下了膝盖,半跪在陈远鸣面前。手指带着抹急促,飞快解开了裤扣,他俯身下去,张嘴含住了半勃的那物。

    陈远鸣手指一紧,抓住了那蓬黑发,热度在体内蒸腾,瞬间就冲向下身,让那个被**窟包裹的物件膨胀了起来。

    被涨的有些难受,肖君毅努力的张开口,让咽喉更深的包裹上去,他知道这样做会产生多么**的效果,也乐意让对方魂不守舍。用力的几次吞咽,慢慢吐出了嘴里的东西,伸出舌尖逗弄了饱涨的端头一下,毫不意外听到了那人粗重的喘息。

    用手握住根部,慢慢撸动,肖君毅抬起了头,舔了舔自己红润的嘴唇,“你叫别人哥哥倒是利索,就不肯叫叫我吗?”

    最脆弱的地方被人持住,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牢牢锁住自己,浅色的双眸简直能让人溺毙。陈远鸣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伸出手也握住了自己器物,用端头摩挲着对方柔软的嘴唇。

    “好哥哥……”声线低的简直到了沙哑的地步,陈远鸣喘了口气,用拇指慢慢撬开了对方的齿列,“含着它,我都快渴疯了……”

    随着指尖,端头也慢慢的滑了进来,跟手指一起逗弄着软舌。唾液分泌的如此之快,几乎都赶不上吞咽,肖君毅没有挪开半点视线,热血烧的他耳尖一片通红,随着那物的深入,喉腔不住颤动,温热的鼻息喷在月夸下柔软的毛发上。

    狭窄的门庭里,除了喘息和啧啧水声,再也找不出半句完整的话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