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6章 问心

第186章 问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不容易折腾完君腾年会,实在没兴趣再伺候部委的那群叔叔伯伯,肖君毅早早就溜回了家中。按时间推算,今天陈远鸣应该到家了吧?晚上还是要打个电话诉一诉衷肠。只可惜今年情人节跟春节挨得太近,想摸过去都难……

    洗了把脸,胡乱吃了点老妈备下的夜宵,肖君毅就打着工作的旗号窝进了自己的房间。临近新春就是这点不便,幸好现在家人回来的还不全,再过两天老爸大哥都到了家,就没有窝在房间里的借口啦。

    只是刚刚振奋精神准备看看文件,急促的铃音就打破了宁静,捡起手机一看,肖君毅绽开了笑容。

    “没想到你居然主动打过来,还挺早啊。”语带调侃,但是那双桃花眼弯的相当惬意。

    电话里并没有传来回答,只是长长的空白,以及微不可觉的呼吸声。肖君毅眉头一皱,坐直了身体。

    “远鸣,你在吗?”

    又是片刻沉默,正当他真正开始紧张起来时,对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音量不大,还有些含糊。

    “……知道吗?我要当哥哥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肖君毅却听懂了,噗笑出声,他放缓了肩背,“怎么,这是回家就碰上意外之喜了?家里情况还好吧。”

    “挺好,只是我……”对面那人又顿了顿,像是不知该怎么形容。

    “心情复杂?当年我妈怀上我的时候,估计家里人也够头疼的。”

    话筒里传来一声轻笑,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如在梦中。

    “比那个还复杂……我从没想过还能有个弟弟……如果……嗯,家里添口人,很好……”

    这思路可有点混乱了,就算他再怎么震惊也不该是这个表现,肖君毅轻一挑眉,“你今晚喝酒了吧。喝了不少?”

    “不太多。老爸太高兴了……”

    都到了开始逞强的份上,还叫不多?但是肖君毅没戳破这点,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他能听出陈远鸣心情不错,虽然复杂,却也透着股古怪的开心。想了想,他突然也觉得开心起来。陈家可是独子,如果多一个儿子,那家伙是不是就能放开一点,活得更自我坦白呢?

    想到这里,他笑着调侃了一句,“以后别人就要叫你陈大少了,你家二少才是真正的好福气。”

    “嗯。爸、妈、还有我,能给他最好的……”

    “嗳,你这可不是养孩子的正经路数。”肖君毅利落的打断,“像我家都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学习交际都不能落下,板子挨得多着呢。要不是老爷子时时提点着,还不知要教出什么样的纨绔。教养教养,教还是要放在前面才行。”

    电话里又是一阵停顿,过了好长时间,才传来声嘟囔,“……我不会养孩子。”

    这抱怨简直跟撒娇无异了。难得碰上这小子喝醉了犯傻,肖君毅心头顿时又麻又痒,只想把人抱到怀里亲亲。奈何千里之遥,只能靠着电话聊以慰藉。

    无奈的咂了咂嘴,肖君毅笑道,“没事,这不还有我呢。实在不行等回头接到北京读书,让太后帮忙盯着点,我这种老来子都没被教坏了,绝对有她一份功劳。”

    对面传来一声轻唔,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声音突然提高了些,“不能弄成家族企业!回头还要挑些CEO,好好看着公司,再给他办个基金,不能像王安电脑……”

    “喂,陈大少你想的也太远了吧。”截住话头,肖君毅啧了一声,“你俩差着20岁呢,将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培养调教。再说,万一这胎是个姑娘呢?”

    这次的静默里简直都能听到内心的挣扎了,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对面才咬牙切齿的给出了答复,“女婿要好好挑,一个一个挑!”

    “哈哈哈。”再也憋不住了,肖君毅大笑出声,“不知道还以为是你生的呢。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孩子……”

    “……我也不知道。我……我从没想过……”

    电话里的声音没什么笑意,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惆怅,肖君毅只觉得心脏微微抽了一下,调侃的心思一下就消了。那人是真正在困惑,在苦恼,在欢喜和忧愁,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复杂。

    心底像是哪处塌了一块,肖君毅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嘴,“那将来就生一个吧。”

    “跟谁生……怎么生……还有时间。时间万一不够呢……”

    “哪有不够的道理。”肖君毅干脆答道,“现在科学那么发达,想生总是能生的。”

    又是一段长长的停顿,最终从对面传来一声叹息,轻的几乎捕捉不到。

    “不,我该知足了……”

    音量逐渐变低,化作悠长的呼吸,似乎对面那人已经沉沉睡去。静静听了半天,肖君毅挂上了电话,把手机扔在一旁的沙发上,用力搓了把脸。很难说清这情绪是嫉妒还是心酸,或者是难以遮掩的怜惜。定了定神,他站起身走到了书桌前,开始处理起属于自己的公务。

    现在怕还不是时候,但是将来,总会有机会的……

    ——————

    这晚陈远鸣确实没喝多少,但是醉的不轻。半夜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书桌上,电话掉在一旁,听筒里传来嘟嘟忙音。放好电话,他挣扎着又回到床上补了一觉,直到天明醒来时才记起自己给肖君毅打过电话。

    这也算是身体的自我反应了吧?苦笑着摇了摇头,陈远鸣也未多想,下楼陪母亲吃了个早饭,又聊了会儿天,才动身前往远扬大楼。

    如今以他的身份,处理的自然不会是普通工作,更多就是参加内部会议,了解公司上下的发展,为决策提供方向和参考,以及接洽沟通那些同级别,甚至更高一层的人际脉络。回到市里,这样的工作方向也不会发生太大改变。

    跟远扬集团几位高管开了一上午会后,陈远鸣又驱车赶往市委大楼。按理说他已经成为极少数不用预约就能拜访一把手的存在,但是礼节性的东西却不可轻废,前天刚上火车时就已经安排好了行程,今天真正登门拜访,自然受到了热切欢迎。<“小陈,这几个月想找你可不容易啊。”杨书记上来就是一句笑谈。

    陈远鸣也笑了,“年末年初,忙得都不着家了,这不刚回来就来杨书记这里报道了。”

    “哈哈。”杨书记笑得极是开心,“光这个小小地级市想拴住你可不容易啊,只是家里还要多留点心才是,点金石创业园的事情,也要你从中周旋。”

    “哪里的话。”陈远鸣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唇齿留香,这招待用茶品级可是越来越高了。放下茶杯,他正色道,“说到底商人都是趋利的,想要留住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出更优越的条件。就像合肥……”

    他意有所指的停了停,唇边露出点笑容,“3年时间,为什么摊子能越铺越大?怕不只是一家企业的功劳,更是省、市两级政府的全力配合。投资条件优越了,自然会吸引更多商家,谁不想多拿些实惠呢。因而创业园是可以有倾向,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市里的政策力度啊。”

    杨书记倒是没怎么犹豫,双手交叉,微笑颔首,“小陈说得在理,这次市里也是花了大力气的,毕竟今年是‘九五’第一年,这个跨世纪五年计划的成败,可不就放在起始上嘛。咱们市里虽然最近几年步伐有些慢了,但是改革的决心未必会输给别家。最近第一稿草案已经出来了,正等着提交省政府,回头让小万也给你打一份,看看有什么缺漏,尽可以跟我们提……”

    “我会仔细参详的。”陈远鸣也没有推诿,直接应了下来。

    这种作态倒是让杨书记有几分感触,跟这位小陈老板打交道,最好的一点恐怕就是他没有普通商人那种两面三刀脾性,说话办事都很利索,颇有点敢说敢干的味道。如果换个其他人,怕要担上年轻气盛、行事莽撞的考评,但是放在陈远鸣身上,却奇异的成为一种美式做派,让人不太习惯,却又十分轻松。尤其是成为他的盟友时。

    默默点了点头,杨书记话锋一转,又提到了另一件事,“那么棉纺厂的并购,远扬是真的没兴趣参与了吗?”

    胶鞋厂他们是做了一笔好买卖,但是这种便宜买卖却不是每次都能做成的。

    “最近远扬还是要把精力放在化工厂上。”陈远鸣摇了摇头,“本来想给纺织厂找个下家,但是市里的条件并不太理想,没能谈成,怕是要另行打算了。”

    其实杨书记自己心里也清楚,人家肯帮忙过问就不容易了,总不能把所有破产企业都往远扬集团身上推吧。只是他吞并黎明化工的想法还真够坚定,那可也是一块硬骨头。

    “化工厂不是市里直属的,这上面我们怕是帮不了什么忙。”最终杨书记还是叹了口气。这话并未作假,国企总是直属上级部委的,所辖省、市无法直接干涉人事任命和企业的发展方向,想要走通这种路子,怕也只有投资集团那种国营身份才好做周旋。

    “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太大,只是到时还需要市里的配合……”对于这件事,陈远鸣心底还是有些自信的,只要在期铜大战里做好他的马前卒烟雾弹,能拿到的补偿自然不会太少,更别提帮忙解决困难的好事,难度不会像想象的那么大。

    “呵呵,市里当然永远都站在远扬这边嘛。”虽然不知陈远鸣的实际路数,但是杨书记还是欣然应下,锦上添花这种事情,自然多多益善。

    随后话题又转到了下岗再就业培训和国企职工转型上,去年远扬集团旗下的两家新公司可都交上了出色答卷,省里对这事极为重视,不论是手段方法还是所处时间都称得上恰到好处,不会运用就不配当个政府官僚了。也由于这件事,让杨书记对于陈远鸣的观感更为优秀,不争功还给创作机会的朋友多吗?用凤毛麟角都不为过。陈远鸣这人太低调了,又从不吝于给盟友们提供各种好处,自然就让双赢成为现实,也让彼此的合作关系更为稳固。

    有了这种默契,谈起事情当然舒心。在定下了大致章 程后,杨书记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笑着对陈远鸣说道,“小陈,你对股票和期货市场应该相当了解吧?我这个门外汉就是咨询一下行家,你看咱们市里现在建立证券公司和交易中心,发展前景怎么样呢?”

    愣了一下,陈远鸣笑道,“期货什么就先别想了,市场太混乱,这时抢着做反而容易造成恶劣影响。股票嘛……”

    沉吟了片刻,他终于说到,“股票这玩意可没有永远的牛市,只是最近行情应该会从熊转牛,来一些这方面的建设倒是个好机会。”

    对于两种市场截然不同的评价,杨书记微微皱了下眉,有点出于意料。不过陈远鸣是从上海股市起家的,高层们多少都有些了解,有着这样的传奇经历,他的话当然也有足够的参考价值。

    微微颔首,杨书记也摆出了笑脸,“股神的意见还是要听的啊,容我们再考虑一下吧。”

    “杨书记说笑了。”

    又笑谈了两句,陈远鸣就起身告辞,对于杨书记这样玩笑式的咨询他当然没放在心上。只是很快,类似的问题再次摆在了面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