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8章 一面

第188章 一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要说陈家的客厅,还真是经过设计师精心布置的,不论是沙发间距还是摆放位置都相当讲究,因而看到陈远鸣刻意绕过了主座,在他对面坐下,肖君毅眼中的笑意就浓了几分。这个位置,可不正适合躲过上座之人眉目传情吗。

    对于两人之间的暗潮,王娟是真的毫无所知。在她眼里肖君毅就是自家儿子第一个上门拜访的朋友,不是那种上赶着巴结送礼的败类,而是真正年龄相仿、志趣相投的好友,就连开车的张师傅都认识他,可见他跟儿子有多熟悉。

    难得这么个聪明有礼貌的年轻人,还意外的能逗人开心,跟他聊了快2个钟头,硬是没感到半点不耐烦,反而打听到了不少关于儿子的事情,这让很少听到一手资料的王娟开心极了。比起儿子那种有一说一的闷葫芦性格,还是这样的孩子更讨人喜欢嘛!

    心底有了偏爱,态度自然就越发热情,王娟笑着冲陈远鸣说道,“可不是嘛,小肖过来都有快2个钟头了,一直等不到你。刚才还说要走,我估摸着你马上就要回家了,才让他多坐会儿,这不就碰上了。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一趟,等吃了晚饭再走也不迟嘛。”

    面对王娟的盛情挽留,肖君毅摆出一副惋惜笑容,“实在是班机不在市里,去机场还要两个多小时呢,等会儿还是要早点上路才是。”

    “这样啊……”听肖君毅说得肯定,王娟难免有些失落,但是她好歹也是坐过飞机的人,知道这机票贵着呢,实在不好强留。

    肖君毅反倒温言安慰,“以后有的是机会嘛,等到闲了一定再次登门拜访。远鸣跟我……和我们家关系很是‘亲密’,也经常走动。让我说阿姨和叔叔有空也可以去北京玩玩嘛,届时鄙人一定当个称职的地陪。”

    王娟顿时笑了出来,“哪有让你们这些大忙人陪着瞎转的,不过远鸣前些日子也说要在北京买房,回头我跟他爸一起上京转转,咱还没亲眼见过***城楼呢!”

    “***还是其次……”肖君毅笑着摇了摇头,“在北京居住才最好不过,回头您跟叔叔换个北京户口,将来孩子长大也可以在那边上学。不说其他,教育质量就高出一大截,考清华北大也更简单不是。”

    这话可搔到了王娟心头痒处,眼神不由就看向坐在一旁的儿子,陈远鸣笑着冲她点了点头,“房产过在您二老名下,办个北京户口很简单,将来弟弟在那边上学确实更好。”

    王娟这时到有些不好意思,嗫嚅道,“我这都一把年纪了,还是不折腾了……”

    “哪里的话,阿姨您还年轻。”肖君毅笑得甭提多甜了,“我妈生我时也是高龄,现在我都2o大几了,她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着呢,每年都要跑出去旅游,过的比我都滋润。阿姨只要好好注意养生,看着小儿子娶媳妇儿生娃都不是大问题。”

    这话没人不爱听,王娟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单手捂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已经满脑子畅想。肖君毅见势冲陈远鸣飞了一个眼神,对方心领神会的站起身。

    “妈,那我跟君毅上去说会儿话……”

    “去吧去吧。”王娟开心的冲二人挥了挥手,“等会我让小汪给你们送点心上去。”

    优雅的冲王娟一点头,肖君毅跟在户主身后往二楼走去。

    毕竟是独栋建筑,没那么复杂的机构,两人几步就来到了书房,门扉刚刚合拢,一个吻就飞快落下。这次倒是没有交缠,肖君毅浅尝即止的舔了舔对方的嘴唇,露齿一笑。

    “吃惊吗?”

    “魂儿都吓掉了一半。”陈远鸣毫不客气的拉住对方的领子,略带泄愤的吻了回去。<嘴唇再次分开时,两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肖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也不怕被家人抓到?”放开对方的衣领,又伸手把揉皱的衬衣领口抚平,陈远鸣眉峰一挑。

    肖君毅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笑容更得意了些,“情人节嘛,当然有理由让情人惊喜一下。放心,今早1o点的飞机,晚上11点就到家了,看不出端倪的。”<^

    “顺这一千多里的路……”陈远鸣顿觉哭笑不得,“就为了让我惊喜一下?万一我下午没能按时到家呢。”

    “那好歹也能见见你家人,还有那个让你魂牵梦绕的弟弟。”肖君毅的声音不高,但是眼中流露的是略显执着的笑意,“那天接到你的电话,我就够魂不守舍了,左思右想,还是来见见你才行。”<“……”

    面对哑口无言的恋人,肖君毅微微一笑,伸手把他抱在怀中。

    “你太在乎这孩子了,在乎的让我嫉妒。”用面颊蹭了蹭对方的颈窝,肖君毅在他耳畔低语,“不过你想把他当儿子养,我愿意陪你。一起把他教育成你希望看到的孩子……”

    “他……只是我弟弟……”环在腰侧的手太过用力,像是扼住了自己的呼吸,陈远鸣花了好大力气才说出口。

    “但你是真心想他好,我能看出……作为一个老来子,我太明白长兄如父是怎么回事。对我尚且如此,何况是对你。放心,我们可以一起好好养他,学习如何为人父母,等到将来……”

    话没有说尽,陈远鸣却突然忆起了那晚电话里所说的东西。他是失态了,酒醉让他完全丧失了自控能力。这个孩子对他的意义,太过重要。

    这条崭新的生命,是他改变这个世界最直接的证据,也是他最为期待和渴望的事物——掌握自己的命运,让它朝更好的方向驶去。更重要的是,如果自己不幸再次死于32岁,至少父母还会留下一个孩子,一个可以依靠和慰藉的骨肉,这对于前世横死的他,是何其可贵的恩赐。

    因此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复杂激烈的情绪,而这点情绪的碎屑,肖君毅感受到了,甚至重视到不惜花费十几个小时,只为见自己一面,说出这番话语。这是种只属于年轻人的狂热,直白的让人心醉,又认真的惹人动容。

    轻轻呼出了口气,陈远鸣收紧了手臂,让他们的拥抱更为亲密无间。在那一刻,他突然觉得有一个孩子也不错。不是自己的——横隔在生命中的死亡阴影,让他无法造出一个孩子,不论是用什么样的方法——但可以是肖君毅的,他也会像爱自己的弟弟一样,爱那个孩子……

    只是这样的话,如今依旧无法宣诸于口。有些东西,他不能解释。倾诉的冲动如此猛烈,理智却守住了底线,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正因为无从吐露的煎熬。

    像是在这个怀抱中感受到了些许异样,肖君毅轻笑了一声,没有说完刚才的话题,而是意有所指的揉了揉陈远鸣的腰窝,“可惜没能及时联系上你,否则就能多些时间相聚了。”

    今天大半时间都花在路上,在手机网尚未普及的时代,联络始终是件让人苦恼的事情。陈远鸣慢慢收敛心情,挑起唇角,“你那个航班不是骗人的?”

    “还真不是。”肖君毅叹了口气,同时在恋人颈间偷了个轻吻,“运气不好,市里只有白天那趟航班,晚上必须绕道回去了。”

    “真不知该说你谨慎还是冒失……不过你小子倒是挺会讨我妈欢心。”

    闻言肖君毅一挑眉,“对付长辈,哥哥我最拿手了。只是没见到老丈人……”

    今天陈建华在厂里参加放假前的联谊会,没在家,让肖君毅大为惋惜。

    “你倒是一点也不犯怵。”笑着揉乱了对方的黑发,陈远鸣从那个怀抱里抽出身来,“可惜家里没有台球,不然也能还你一局了。”

    “哟,你还怪记仇的,这是过甜蜜情人节的态度吗?”肖君毅嘿嘿一笑,把人压在了墙上,打闹似得亲吻起来。

    在不间断的接吻中,陈远鸣的手指摸索到了门边,反手扣上了门锁。

    ……

    虽然偷来了大半个小时,但是相聚终归无法长久,飞机可是不等人的。最终肖君毅也没能在家里留饭,而是被王娟塞了一大堆食物,让他在路上慢慢吃。送人的司机则是张刚,在跟肖君毅确立关系后,陈远鸣就不太敢让小宋碰到他们俩在一起的场面了,现在这小子居然大大咧咧登堂入室,说不得将来家里也要换几个司机。

    微笑着跟王娟,以及刚到家的陈建华到了个别,肖君毅像哥们一样搂着陈远鸣的肩膀,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回头我们再电话联系。”

    “少不了的。”陈远鸣回了他一个细小的笑容,一切尽在不言中。

    送走了意外之喜,生活照常继续。由于已经到了年关,陈远鸣接下来几天倒是不忙,零星见了几位下属,又分批宴请了一遍跟自家关系密切的市领导,转眼就到了年假开始的日子。

    除夕夜,再怎么忙碌也该放下手里的一切,好好跟家人团聚。这是陈远鸣衣锦还乡后,第一次在家里度过的新春,硕大的独栋被收拾的锃光瓦亮,年货早就一一备妥,两位保姆还都给了三天假,把外人全都打发出去,只剩下一家人关起门来庆祝。

    这次除夕宴可不是只有陈家三口了。在宽敞的大厅里,十二人的大圆桌摆了整整两桌,满屋子人头分男女就坐。三千响的鞭炮已经放完,央视春晚的背景音无缝响起。陈建华在儿子的鼓励下站起身,高高举起手中的酒杯。多少年了,他们这个大家族也终于有了齐聚一堂的机会。嘴唇哆嗦了半天,他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今天大家吃好喝好,新年快乐!”

    下面顿时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不知是谁应了一声,在一片新年祝福声中,酒杯碰在一处。环视着在场所有人无忧无虑的笑脸,陈远鸣也微笑了起来。站直了身体,跟父亲半满的酒杯碰了一下,他笑着饮尽了杯中的醇酒。

    “新年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