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98章 危机四伏

第198章 危机四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追悼会定在了两天后,为了避免大办,没有到八宝山设灵堂,而是摆在了家中,通知的也是关系极近的亲友和同事,陈远鸣亦在其列。只是这次他并非独身前往,而是带上了远扬和点金石的在京高管,以公司名义前来拜祭。

    将军楼外已经被花圈包裹,大厅收拾的比前日更加肃穆,触目所及皆是黑白两色。老爷子没有现身,主持仪式的是肖家的长子长媳。这还是陈远鸣第一次见到肖君毅的父亲,和电视里的形象不太相同,肖将军看起来没有那种过于威严的高官气质,反而因为疲惫和悲伤显出老态,花白的双鬓没有刻意打点,眉峰处还有一条浅淡的伤疤,但是并未破坏面向,反而平添些许锐意。

    在他身后站着三子一女,老大、老二都更像父亲,长女则肖似母亲,只是三人都已经年过三旬,跟肖君毅站在一起,看起来都不太像兄妹,反而更像长辈。在老迈的双亲、沉稳的兄姐衬托下,肖君毅看起来就愈发年轻脆弱,那双略略浮肿的桃花眼简直让人心疼。

    陈远鸣的目光只在恋人脸上一扫而过,就走到灵柩前鞠躬行礼,老太太的仪容应该是经过修饰的,看起来安逸和蔼、犹如生前,这样的音容笑貌很容易勾起往昔的回忆,如今瘦小的身躯躺在了娇艳的鲜花中,让人不忍目视。

    喉头颤动了一下,陈远鸣直起身向家属区走去。虽然没有大办,但是肖家这种三代军政家庭的葬礼,还是要来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会场气氛也透着一份严肃庄重。在这种场合,他这个晚辈自然没资格说些什么,只能按照程序鞠躬握手,表示哀悼。

    会场的气氛如此凝重,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从始至终肖君毅都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如同泥塑木偶一般。这个意外对于他,对于陈远鸣都是一次过于严重的打击,从让人迷醉的天堂跌入现世,苦涩就越发让人难以忍受。

    由于前来吊唁的亲友实在太多,最终陈远鸣也未能在肖府久留。只是出了大院,他也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等到了日近黄昏。几辆军车、轿车从大院里鱼贯而出,向八宝山方向驶去。那是肖家直系亲属的车队,护送老太太的遗体前往八宝山火化安葬。看着几辆汽车远去的背影,陈远鸣握了握拳,黯然离去。

    只是一家的不幸,对于其他人而言意义却未必是件坏事。

    “听说了吗?肖家老爷子也住院了。”茶室中,一个男人笑着对同伴说道。

    “死了老伴儿,老头估计也撑不了几年啦,只可惜死得不够早……有消息说肖家老大快要进军委了,等到在军委站稳脚步,老头在不在也就没什么干系了。”

    “啧,谁能料到这人居然另辟蹊径从通讯入局呢,邮电部那边闹腾的如此厉害,也没把他家拖下水,肖家老四经商还真有一手……”

    “这一手是不是肖家老四的手笔还是两说呢。”那人磕了磕茶杯盖,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哈,你也听说了?这年头想找个靠谱的军师太他妈难了,也不知肖老四从哪儿挖来的干才。现在可好,正经生意居然比捞黑钱还快,政绩军绩一起算,还有大把的钞票开道,能不发达嘛。”

    “谁说不是呢。”说到这儿,男人语气里突然多出了股幸灾乐祸,“偏有人不信邪,觉得自己是个腕儿,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哈哈哈~~听说部里姜司长那档子事了吗?”

    “期铜赔钱那个?”谈起这种**八卦,有得是听众,对面人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到底赔了有多少?最近部里动静似乎也不小啊……”

    “少说也上亿了吧。”男人露出抹冷笑,“我也是听老李说的,国兴撤出走后有人就动了心思,想跟着局面捞一把,结果别说捞钱,之前炒铜赚来的都快赔干净了,最近长虹案动静也不小,够汪系焦头烂额了……”

    “怎么着,局势要变了?”话到这份上,就涉及站队问题了,攸关切身利益自然由不掉以轻心。

    “汪系的根子还在,中经开毕竟是部里的钱袋子,只要能一改颓势,我看想扳他怕还是个难事……”

    “啧,白高兴一场。”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那人前倾的身子又坐回了板凳上。“不过咱们这种虾兵蟹将,跟上面的大员又扯不上关系……哈哈哈,喝茶喝茶。”

    这种聊作谈资的小道消息,京城里不知还有凡几,然而放在当事人身上,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国兴这次真赚了?”

    坐在真皮沙发里,姜司长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去年国兴基金离开了京城后,他就一心想补上这个位置,也跟下面的智囊团商量了许久,这才创立了新基金。伦敦大盘不知研究了多少遍,也挖到了些内部消息,跟风做起空来,谁知却被住友集团迎头一个回马枪,铜价跟疯了似得上扬,还越走越稳。咬牙熬了3个多月,赔进去不知多少美金,最终没能赚到一分钱,害怕跟上面没法交代,他只好入了批现货。

    结果这边刚刚买了现货,那边铜价刷的一声就开始狂跌,等到他反应过来时,窟窿大到补都没法补了。这么大的篓子,自然是要有人担责任的,他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保住自己,下面损兵折将不知赔了多少人进去。现在可好,刚刚把事推干净,就传来了国兴大赚的消息,把他衬得无能到了极处,还不知要花费多大力气,才能补回原来的地位。

    面前汇报那人自然能看出老板的怒意,不由也暗骂消息来的不是时候,早知道今天就请个假,让其他人来堵抢眼多好!但是事到跟前,躲是躲不过。他轻轻吸了口气,试着换个话题。

    “不过这次期铜让上面很是意动,对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投入更大了,好像还准备搞稀有金属这块,老板你看……”

    “国兴呢?他们准备跟着深圳走了?!”姜司长声音一沉,厉声问道。

    “国兴现在都跑到香港去了,我看十之**是要投身深圳那边了。还有小道消息说矿产、冶金部最近跟国兴走得很近,怕是要有动作了。”

    “操!”姜司长眉峰一紧,直接骂出声来。

    要知道他们汪系主力是在上海,如今沪深两市的战斗已经趋于白热化,如果国家选择深市发展金属期货,对于他们沪党自然不是个好消息。这次期铜对上面震动太大了,任谁都能看出有人是想搞大动作,自己刚在这个坑里栽了个跟头,又要在抢夺金融贸易中心城市上失足,简直要把人往死里逼啊!

    看到老板动了真火,那人眼珠子转了一转,赶紧把想说的话扔了出来,“不过我最近想出了个点子,也许能解咱们的燃眉之急。”

    说话的时机恰到好处,姜司长马上被吸引了注意力,“你说。”

    那人在心底吸了口气,抖擞精神说了起来,“其实国兴跟两部委也不是铁板一片,它毕竟是从咱们财政部分出来的,现在娘老子都不要了,根基可想有多弱。这次能起来,归根结底还要凭借期货上得表现出众。但是国际期货这玩意谁玩过谁知道,根本就是个火坑!他们哪来的实力把老外都耍的团团转?所以说国兴其实不足为虑,还是要直接找到给他们操盘的那个人。”

    “给国兴操盘……”姜司长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你是说,姓陈那小子?”

    在上层圈子里,这事确实不是秘密,甚至可以说姜司长自己就跟陈远鸣有过一些过节。当年中经开摩拳擦掌备战315国债,本来应该是稳扎稳打的买卖,谁知最终落得鸡飞蛋打,没有赚到钱还是其次,更要命的是连累了下面一些操盘手,让中经开元气大伤。

    仔细想想,国兴还是通过这件事才出的头,然而无风不起浪,最初点燃风波的,怕也有某人的身影。如此算来,自己跟陈远鸣都称得上新仇加旧恨了,不想办法找人做了他都是好的,还让他投靠自家?

    压下心中怒火,姜司长张口骂道,“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就算国兴是从部里出去的,也不是咱家人马,姓陈那小子好不容易搭上了国兴的路子,会半路跟咱们干?!而且你他妈不知道他是肖家的人吗!”

    “老板,别生气,你听我解释……”就算胸有腹稿,面对上司的怒火也够喝一壶的,男人抹了抹额头,赶紧解释道,“想用陈远鸣怕是挺难,但是对付他却不一定很麻烦。说到底这小子也就是个商人,靠着肖家的路子才爬起来的,现在肖家正赶上更新换代的节骨眼,老太太病逝,老爷子入院,肖家老大又要等10月的六中全会才能入军委,这时候怕是没人有精力管这只家犬。”

    偷眼看了看老板的神情,男人知道这次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了,这一年来他家上司就没走运过,火气大的没处撒,现在有机会整一整这半个敌人,当然会生出兴趣。

    清了清嗓子,他继续说道,“就算一个人才干再高,根子不稳都是大问题,现在想看肖家乐子的人也不算少,咱们从他家军师入手,给肖家添些乱,怕是很多人也喜闻乐见着呢。再说陈远鸣现在手里还握着一个钼矿产业,如果能想办法往里面掺点水,将来争夺那什么稀有金属定价权,不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上海那边就缺这样的实力派矿山呢……”

    姜司长唔了一声,指尖轻轻弹着沙发扶手,“但是咱们跟那小子的产业没什么联系啊……他现在连股市都不碰,从何处下手为好呢?”

    如果陈远鸣麾下有在国内上市的公司,或者跟人行、财政部有些交际,想要卡他都不算难,但是偏偏他是冲国际市场去的,期货、上市都走的国际路线,想要套人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就算自己站的再正,身边人也未必都靠得住不是?”男人嘿嘿一笑,“想查总是能查出漏子的,之前咱们也跟豫西那边建立起了沟通,人穷自然就志短了嘛。到时候碰上严打,又能怪的了谁呢……”

    对一个成立不足一年,还是国有合资的企业使手腕,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姜司长露出了点笑容,“是个办法。”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要弄尽快弄,等到10月大会尘埃落定,肖家腾出手来,再想下手就难了。回头也要找人跟姓陈的接触一下,表面拉拉关系,让他放松警惕。咱们要做好两手准备,就算不能彻底扳倒这人,也要让他狠狠栽个跟头,最好跟国兴起点矛盾。看没了智囊,那群人还想怎么蹦跶……”

    姜司长的声音里透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冷气息,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却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好嘞,老板您放心,我这就让人着手去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