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00章 隔世

第200章 隔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站在郭主任身后的,是个面带微笑的年轻人,年纪看起来像是刚走出校门,身上的书卷气却不浓,反而带着点伶俐的社会人味道,大概也是习惯了这种“商务”酒宴的招待工作,此时正毕恭毕敬的捧着酒瓶,准备给各位领导倒酒。

    任谁都能看出他就是个标准的跟班,不论是穿着打扮,还是长相容貌,都不是这间房间中最吸引人的存在,但是陈远鸣却无法挪开视线,他没想到,在今生还能跟此人重逢。

    沈建坤。

    上辈子跟他相恋5载,传教授业、携手并肩,也一力把他推向地狱的男人。

    脑中那些快要被淡忘的记忆猛然涌上心头,陈远鸣无法自控的盯着那道身影,然而此时的沈建坤,却完全不是当初记忆中的模样。太年轻、太浅薄,缺乏圆滑的风度,也谈不上品位和魅力,只是带着点谄媚的笑容,蜷缩在郭主任的背影中。

    他不记得上辈子沈建坤在交易所干过,也无从猜测是什么改变了这人的人生轨迹。宽敞的圆桌隔在两人之间,像是一道再分明不过的楚河汉界。所有的曾经,如今都变另一番模样。

    “陈总?”

    在场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就没有反应迟钝的,郭阳马上就发现了上座这位主宾的神态有异,只是眼神一扫,就发现是自家带来的跟班吸引了对方的目光。怎么回事?他可没听小沈提起过这事儿啊……

    陈远鸣收回了视线,轻轻笑了笑。“让郭主任见笑了,就是您家这位沈秘书有点像我的一位朋友。”

    “那可是巧了!小沈,你可要多给陈总敬两个啊……”

    郭阳闻言哈哈一笑,打了个圆场。沈建坤也是个有眼色的,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殷切,快步走上去就要给上座这位年轻人斟酒。陈远鸣没有阻拦,就这么任他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注满。

    那双小心持着茅台酒瓶的手纤长骨感,每一个指甲都修整的干净整齐,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手指都有些颤抖。低垂的桃花眼中泛出一点水意,眼尾弯弯,笑意盎然。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的熟悉,可是对于这个人,陈远鸣再也燃不起哪怕一丝情绪。

    简单的冲沈建坤点了点头,陈远鸣举起酒杯,笑着向郭阳致意。有了主宾的作态,酒宴立刻又回到了初时的热闹,只是现今,有了澳洲矿山作为依托,就算是宝钢一把手来了,也要给陈远鸣几分面子,更别提一个小小的交易所主任。郭阳那种无往不利的交际手段好似也碰了壁,硬是在房间里耽搁了十几分钟,也没套出自己想要的话,最终只能笑呵呵的拱手道别。

    陈远鸣的视线在那两人的背影上停了一瞬,就有移开了目光,继续跟李厂长谈起生意。

    轻轻关上了贵宾厅的雕花大门,沈建坤快步走上前去,跟上了郭阳的脚步。虽然知道老板现在心情不太妙,他还是低声问了句,“郭主任,这就是咱们最近要争取的人?”

    “啧,这种难搞的事情就都推到我头上。”郭阳恨恨答道,“可不是嘛,之前所里跑的豫西矿业也是他的产业,上面不知花了多大力气,就想在蛋壳上凿出个缝儿。结果呢?我看也别费那个劲了,合资不也有一半属于国有嘛,还是专心撬政府墙角吧……”

    郭阳说的这个事情,沈建坤也是知道的,如今上海和深圳之间的金融贸易中心之战已经势同水火,几大证券公司都挽起袖子亲身上阵,上海方面正在筹备把金属期货单独分出去,跟深圳金属交易所掰一掰手腕。听说国家对冶金方面的事宜也在加大关注,小道消息更是明确在了几种有色金属上。那个豫西矿业虽然是根子落在钼矿上,但是铝矿和其他有色矿种也不是少数,能够拉到上海的战车上,自然是件好事。

    为了这个目标,交易所已经派出不少人下去运作了,只是效果一直并不理想。因而听到陈总来上海的消息,他家老板才会巴巴的凑上前去。谁知他居然傲到连交易所的面子也不给,听郭主任的意思,这家伙的来头恐怕不止是个矿主那么简单吧?

    沈建坤微微挑起唇角,心中的好奇愈发浓郁。其实刚刚在房间里时被调侃似的掂了句,转头又视若无睹,着实让他有点尴尬。但是走进了细看后,沈建坤还真就觉得这个姓陈的有些面善了。在房间内的十几分钟,他一直在偷眼观察这个年轻到让人意外的老总,越看越觉得不对,这人身上“同类”的气息太过浓郁,刚才看自己那眼又说不出的古怪,难道是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炮友?

    想到这里,他难免也有些心痒。这么个大老板,年轻英俊,财大气粗,如果能挂上栓牢,岂不少奋斗几十年?就算拴不住人,有个把柄也够他花销一段时日了吧……

    心头五彩纷呈,沈建坤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貌似公事公办的向老板建议道,“要不哪天设个局,跟他套套‘私交’?”

    “私交?”郭阳极为不屑的嗤笑一声,“咱们能提供的人家怕都玩烂了,对付下面那些人还好说,对付那姓陈的小子,我看难。听说那小子跟肖家沾亲带故呢,天天跟太子爷们混在一起的人物,还缺什么‘招待’……”

    肖家?一瞬间,沈建坤睁大了双眼,压住心底的震惊,他强作镇定的问道,“哪个肖家,难道是跟上海刘联姻的那位……”

    “在上海,还能是哪个肖家?”郭阳答得异常干脆。

    这回答却真把沈建坤吓住了。直到这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位陈总。那还是自己第一次在沪市操盘的事情了,被一个暗桩折腾的差点掉了小命,为了报复坐庄的对手,他通过关系网联系探明了那人的身份,又悄悄把消息散布出去,酿成了一起震惊上海的大案。

    当年那人,正是眼前这个陈远鸣。只是几年过去,那小鬼就摇身变做一个成熟男人,身份、气质甚至连性命都换了个变,才让他没能第一时间联想到这上面。

    那个肖家!沈建坤可不是当年那个心高气傲、眼比天高的愣头青了。在当年大案后不久,他就听说了血案的内幕。原来挨砍的可不止是一个人,还有位肖家的嫡孙。为了这事,申银可谓是大清洗了一遍,全城不知出动了多少警察抓捕在逃案犯和涉案嫌疑人,就连他曾经买通的红马甲也进了局子,只是当时安全漏洞太多,他又没有嫌疑,才侥幸逃过一劫。

    但是这件事给他的惊吓依旧不小。在大户室待得时间长了,他也越来越明白身份地位的重要意义。在这个世界上,有钱不是万能的,只有手握权利才能成为真正的人上人。也因此,最终他选择进入证券系统,成为一个可以踏上天梯的圈内人。

    这样的身份得来何其不易。如今他也算扒上了郭阳的大腿,这可是汪系的嫡系部队,算是京城和上海联系的重要渠道,也多亏他在金融方面的天赋,才让这个新老板刮目相看。然而事业刚刚有了起色,就突然碰上了这么个“故人”,怎能不让人脊背发凉。

    难道自己做过的事情被人察觉了?一想到这种可能,沈建坤冷汗都下来了。那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压下心头的慌乱,他清了清嗓子,向顶头上司进言道,“主任,要不我去查查这人的履历?人无完人,总归要有弱点吧,如果能找出个切入的门路,咱们不也方便行事……”

    瞥了眼主动请缨的部下,郭阳冷哼了一声,“人家现在有钱有势,就算有纰漏也不是咱们这种级别能抓的。还是先盯着豫西那边的国有资产部分吧,我听说上面可是有打算了……”

    虽然郭阳这话说得语焉不详,沈建坤却是心中大定,交易所恐怕不是真心要跟姓陈的结盟,而是要对付他了吧?这社会,只有狼吃羊,又哪有羊在狼面前耀武扬威的,怕得还不是那只老虎……

    脸上堆满了笑容,沈建坤点头称是。只要不是一条船上的就好,这次他可要牢牢的把自己藏严实了,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

    “今天怎么突然打来电话?生意谈成了?”

    “有些眉目了……”

    “哟,这听起来可不像报喜啊。”

    “当然不是。我只是……”陈远鸣顿了顿,露出了一抹笑容,“有些想你了。”

    在上次约定之后,两人的关系再次发生了改变,像是渡过了情浓又忐忑的热恋期,步入更为深邃的层次。迫不及待的情话也少了大半,更多则是老夫老妻似得默契。因而今天这个突兀的电话,让肖君毅有些意外,也有点惊喜。

    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人目不暇接,他们也确实很久没有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起了。如今眼看自己的生日就要到来,接到这样的电话,自然让人生出分期待。

    “这几天我会到杭州转一圈,要不要一起泛舟西湖?”

    “只要你有时间。”陈远鸣笑道,“正好也要送你生日礼物。”

    “你没忘?”肖君毅的声音里带出丝喜意。

    “以后都不可能忘了。”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直白又深情,肖君毅那双桃花眼一弯,“怎么办,感觉惊喜被剥夺了。”

    “你还来劲了?”陈远鸣轻笑出声,心中却一片安逸。

    他在今世获得的,早已盖过前世痛失的所有。有了珠玉在前,又怎么可能对着鱼目惋惜。那些火焰、那些愤怒、那些憎恨都已经远去,不痛不痒,恍如梦境。与其为了这些斤斤计较,不如珍重当下,牢牢抓住属于自己的珍宝。

    他不介意做个守财奴,只要是值得毕生守护的东西。

    握紧听筒,陈远鸣轻轻转动了一下姿势,舒展身体靠在了沙发上。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依旧轻松,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唇边溢满了笑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