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04章 重锤

第204章 重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了两天时间,陈远鸣跟宋毅彻底沟通了矿厂存在的问题,但是并没有马上展开行动。就像他说过的,这里面牵扯的范围太广,不是简单肃清内部就能彻底解决的事情。因而,在理清了手头资料后,他带着一叠文件来到了市委大院。

    自从陈远鸣回乡之后,只是礼节性的到政府大楼走了个过场,摆出的完全是一副度假派头,没怎么牵扯正事。对于陈远鸣这个态度,杨书记也颇有几分理解,毕竟刚刚处理完一单复杂的协议,家里也在紧张的迎接新生命降临,是有必要好好休整一下。

    有了这样的认知,在自家客厅看到陈远鸣时,就连杨书记都吃了一惊。

    “小陈?”把手里的提包递给妻子,杨书记快步走到了房间内,“我看楼下停了辆军车,还以为……这是出了什么事?”

    略带歉意的对杨书记笑了笑,陈远鸣解释道,“找朋友借了辆车,实在是有些要事想跟您面议一下。”

    连自己的车都不用,又是亲自到家中拜访,里面的含义自然不言而明。杨书记马上心领神会,冲面前的青年点了点头。“咱们到书房谈。”

    市委一把手住的都是统一标配的小二楼,西侧,也没有安排人招待,杨书记关上了房门,亲自沏了壶茶,在陈远鸣面前坐下。

    “行了,现在没有外人,有话就直说吧。”给双方的杯子满上,开门见山的,杨书记直接开口问道。

    陈远鸣也没有绕圈子,从手里的提包中取出了一沓文件,摆在他面前。

    “这是?”眉头微微皱起,杨书记翻开了文件,仔细看起来。开始还相当认真,越看翻页的速度越快,到最后是动了些真怒。

    只花了十几分钟,资料就翻了个遍,杨书记抬起头,看向面前端坐的青年。“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证据确凿,还有不少可以查到隐藏的银行记录。”

    “这……可是个大案啊……”

    的确,按照陈远鸣呈上来的资料看,这个案子实在是不小。从去年年末开始,市里矿产、金融、外贸几部门就产生了异动,围绕豫西矿业做了一系列手脚。要知道如今钼矿的国际价格居高不下,很多人都在垂涎豫西这块肥肉,但是陈远鸣的经营思路明显跟他们的预期不符,简直是坐拥金山却毫无作为,让一些人很是恼怒。

    然而有市里一把手主持大局,坚定的站在陈远鸣身侧,很多事情就不能在明面上动手。面对这种情况,就有人动了歪心思,利用市政府在豫西矿业安插的主管人员进行一系列私下操作。其中包括低价倒卖成品钼、暗自鼓励黑矿坑挖掘、联合内部人士制作假账、伪造出货量等,仅仅短短半年,就在豫西矿业身上攫取了几百万元的巨利。

    当然,这其中有不少缘自非法开矿的所得,在账面上很难直接查出。同时由于涉及的范围甚广,官官相护,也就成了一张让人无法轻易窥探的大网,如今这张网被直接捅到了杨书记本人面前,怎能不让他肝火大动。

    只是这份怒火,并未表露在外,甚至杨书记的神情更为内敛了几分。他是个真正的高级官僚,对于官场上的情弊远比身为商人的陈远鸣要清楚,这是个大案不假,但是正因为案子牵扯太大,反而无法轻易下手。

    沉吟片刻后,杨书记抬起了头,用指关节梆梆的在文件上敲了两下,“那小陈,你的意思是……”

    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把问题抛回了陈远鸣手中,如今杨书记是自己的盟友不错,但是这份“友谊”看起来还不够坚固。

    陈远鸣轻轻挑起了嘴角,“尽快整合豫西矿业内部,减少市政府的委派干部,并且惩处一批涉及此案的官员。”

    这个诉求对于一位被害者而言,的确不算过分,但是对于市里无异是一场风波。自己上任才一年就碰上如此大案,最少也是个失察的罪责,对于他的仕途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阵长久的沉默后,杨书记轻轻叹了口气,“小陈,这个案子牵连有些大,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决的。”

    说着,他往后一倚,靠在了椅背上。神态不再保持着那种不怒自威的一把手派头,而是露出了一丝老者的疲态,“所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一些下级机构在市里盘根错节,本就有些背景,想要彻查并不容易。更重要的是,这次豫西压货的事情,还是让一些人很有意见。”

    这个,恐怕才是事情的关键。对于现今大部分政府官僚而言,地方企业都该是听话的母鸡,乖乖给他们下金蛋送红利,是灰色收入的一大来源。但是陈远鸣不一样,他不是只母鸡,而是只凤凰,姿态太高、根底太硬,行事大开大合,又走得是光明正道,让那些污吏们根本无从下手。

    这也就罢了,就连本该归市政府的那部分税收红利,都被陈远鸣的经营策略卡的死紧,控制出货量提高售价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没有足够的出货量,没有出口带来的高额利润,难免让一些人坐卧不宁。为官一任可不就是为了敛财一方?任期不过几年时间,谁甘心放在眼前的利益被别人死死压制?这可是真金白银的买卖,敢于铤而走险的自然数不胜数。

    这些私下里的议论,杨书记不能说毫无了解,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人在跟他抱怨的同时,就已经开始下手捞钱。其实改革开放后,国家对于贪腐的查处也在日益严峻,每年都会有大量官员下马,作为一个是有政治抱负的省部级干部,他自然不会只把目光放在眼前这些利益上,也很清楚陈远鸣制定的路线能够带来多么丰厚的长远效益。但是并非每个官僚都能如此远视。

    这就造成了一个死局。就算冒极大的风险惩处了这批人,陈远鸣怕也不会轻易松口,对当前市里的局势妥协。但是如果不改变经营模式,还会有更多人想要掠食分润,想要火中取栗。一味蛮干只会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面对杨书记这种态度,陈远鸣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淡淡一笑,“正是因为明白杨书记的难处,我才没有直接到市委大楼。”

    这是信任,也是某种程度的让步。对于这点,两人心底都跟明镜似得。

    杨书记了然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些人……”他点了点文件,“也跟我说过很多次,如果豫西能够进入交易所,能够在二级市场占领一席之地,怕会轻松很多。这年头商品只有买卖才能获得利润,上海那边的诚意也是显而易见的,如今还跟宝钢确立了协议,不如试试看这步?”

    这已经是最好的建议了,把豫西矿业纳入国内最大的交易所,增加买卖量,在金融交易中确立二次盈利的可能,也让某些人闭上嘴、缩回手,配合行事。只要远扬能让出这一步。

    陈远鸣却摇了摇头,“对矿山而言,搭上别家战车并不是好主意。”

    杨书记皱紧了眉头,“小陈,事情总要有个变通。你的想法很好,却不符合当前局势,这也是老哥一句真心话,退一步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这样的话已经算是推心置腹了。陈远鸣轻轻叹了口气,却依旧坚定的摇了摇头。

    “杨书记,我明白市里对于金融这块领域的期待,也清楚期货交易是大势所趋,但是如今钼业还远远未到可以挂牌上市的时候,豫西矿厂的其他有色金属的产量也是个相对渺小的数字,对于国内过于复杂的期货市场,我的态度依旧是敬而远之,至少3、5年内不做考虑。”

    看着杨书记不赞同的神情,陈远鸣停了几秒,语调微微一转,“但是对于如今我们面对的困局,却不一定非要依靠他人之手。”

    嗯?毕竟跟陈远鸣打过很多交道了,杨书记第一时间听出了话里的玄机,不依靠他人之手,难道要自己在市里开辟一个期货交易所吗?可是之前,他不还极力反对市里涉入期货交易吗?

    “如果只是交易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采用现货市场的模式。”没有再卖关子,陈远鸣直接抛出了答案。

    “如今省会已经有了全国三大期货市场之一,虽然不涉及金属买卖,但是我们这样抛下省会,直接投入上海或者深圳的怀抱,总归不妥。更重要的是,钼矿在国内、乃至世界领域根本未曾挂牌上市,不在期货买卖之列,就算现在大腿抱的再紧,也不过是为他人作嫁,于情于礼都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但是现货市场就不同了。作为钼矿原产地,我们完全有能力建立这样的现货交易场所,从某种程度掌握商品价格,产生指导效应,如果将来有一天,钼矿能够真正挂牌,我们的市场也已经建立,为今后步入期货领域打下良好的基础。”

    一直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书桌的手指停了下来,杨书记坐直了身体,这可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但是从可行性而言,却并非不能实现。

    “我省虽然不是几大工业金属产地,但是稀有金属、稀土资源相当丰富,如今眼看国家就要加强对于稀土资源的监控,不妨先在市里搭起架子,让我们的产品流通起来。您也知道我们刚刚并购了市里的黎明化工厂,又跟宝钢签订了长期协议,今后我们的钼产品只会往高端领域迈进,不只是精矿石、氧化物这些大众产品,而是更稀缺、更高端的深加工产品。在技术优势的碾压下,我们将只会成为一个十足的卖方市场,掌握主动权才是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而这个崭新的市场,应该也会解决目前市里面对的难题。”

    这个“解决”办法,杨书记自然心知肚明。任何时候,搭建一个系统都是需要人力物力的,尤其是这种野心很大、油水很足的现货交易。而且抛开其中的灰色层面不提,从实质意义上看,它更是一个值得夸耀的政绩,如果能把市场做出了局面,把经济盘活,扩大市里对于整个豫中地区矿产资源的控制,那么对于今后的升迁、提干也有很大裨益。这样一个眼皮子底下的现货交易市场,不比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深圳来的诱人吗?

    只是沉吟了片刻,杨书记缓缓说道,“成立这样的市场,还需要省里、以及上面部委的批准……”

    “如果市里需要的话,不论是豫西矿业,还是我的远扬,都将全力配合。”陈远鸣答的斩钉截铁,“其他不好说,但是远扬在矿产、冶金两部多少还是能说上点话的。”

    这就是态度所在了。再怎么沉稳拿得住架子,如今杨书记也不由怦然心动。与公与私,这都是个极好的办法,他需要付出的,不过是帮陈远鸣清扫那些会干扰豫西矿业发展的蛀虫,那些证据确凿、又并非嫡系的贪官污吏。而他所获得的,将是远扬集团的全力支持,以及一大片可以安置自家人马,并且影响深远的平台。

    “哈哈,就怕那些狗东西们身后的背景太硬啊。”杨书记无比感慨的摇了摇头,看似为任务的艰巨发愁。

    陈远鸣微微一笑,拿起茶壶,添满了两人面前的茶杯,“梅香自从苦寒来,打好了根基,以后自然就事半功倍。”

    “好一个事半功倍。”杨书记哂然一笑,“小陈啊小陈,每次你都要给我个惊吓,再来个惊喜,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模式,可让人心脏负担沉重啊。”

    “所谓兵无常势,总不能老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陈远鸣端起面前的茶水,轻抿了一口,“其实我所求的也不过是几年安稳的发展,奈何世道艰辛啊。”

    对于陈远鸣这声感叹,杨书记还是心有触动的。这年轻人并不愿意把自家的资产拿出来喂那些恶狼,却给了他们另一块可以争夺的肥肉。现货市场的确是件好事,但是谁也不能保证,这个市场就不会腐化变质,就不会背离他们预设的目标。

    在这个复杂又艰辛的世道里,唯有驱虎吞狼才是唯一的道路。商场如斯,官场又何尝不是。

    心中五味杂陈,杨书记也抿了口有些发冷的茶水。但是不论怎么说,这个年轻人对自己都是无可指摘的,绝对称得上一员福将。一般企业家,无非就是送些钱财、分点股份红利,但是陈远鸣从来都玩这手,他送出的无一不是能够帮助自己晋升的真正踏脚石,是实打实的政绩。仅凭这一点,他就应该伸出手,一帮到底。

    最终,放下了茶盏,杨书记冲陈远鸣点了点头,“过两天咱们一起去省里一趟吧,你这个休假怕是又要泡汤了啊。”

    陈远鸣这次并没有耍什么嘴皮子,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都听您的安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