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09章 危局

第209章 危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把照片捅出去?你懂个屁!”

    晚宴刚散,沈建坤就忍不住跑到了郭主任身边问东问西,被灌得半醉的郭阳哪还有耐心安抚他,直接就骂了出来。

    “肖将军是个什么身份,就算不进军委也是四大军区里数一数二的大佬,更别说他家老爷子还在。这种身家,就算儿子搞死几个人也能松松压下,搞男人这种花边新闻算什么事啊……还捅出去,这种照片捅出去,你看有报社敢登吗?!”

    沈建坤脸色煞白,“那咱们还针对肖家设局,不是说要趁开大会……”

    “小沈,你平时看起来聪明,怎么这时候就犯浑呢。”郭阳嘴里喷出一股酒气,随意挥了挥手,“咱们针对的从来就不是肖家,而是陈远鸣那只狐假虎威的小狐狸。搞清楚主次,才不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脸上露出了点险恶的笑容,郭阳把手放在沈建坤肩膀上,把他拉到了一旁。

    “现在大会就在眼前,上面明争暗斗是很厉害,但是肖家当家的这次进军委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时候就算有人想要拆他的台,也不是咱们这种级别能碰的。神仙打架,你这个毛虾凑上去,还不是给人家送菜,被人当枪使可不是聪明人会干的事。”

    “反之……”郭阳脸上的笑容更胜,被昏黄的灯光一映,简直可怖到了极处。“这时候如果家犬闹心惹事,会有怎样的待遇呢?我们根本不需要把这事弄得人尽皆知,只要肖家有人知道了这个小秘密,第一个倒霉的自然就是陈远鸣本人。媚上媚到床上,任谁都不能容忍。”

    “有了肖家的针对,陈远鸣再怎么能耐,怕也要折腾一段时间,这时候咱们就可以趁虚而入,吃一吃他手头的肥肉了。至于你……”

    意味深长的拿手掐了掐沈建坤的肩膀,郭阳喷出了一口浊气,“小沈啊,这次你的任务才是咱们计划里最关键的一环。只要你能把那个姓陈的勾到手,再拍点照片留念,到时候就算肖家小少爷有心维护,看到小情儿跑去跟人勾勾搭搭,怕也要气的肝痛。这么一折腾,说不好情人就成敌人了。这世道找个床伴还不简单,谁又有耐心为枕边人赴汤蹈火,担这些干系呢?有了一环一环的布置,就算那个姓陈的有铜头铁臂,咱们也能硬生生咬下条腿来。”

    看着沈建坤僵硬的表情,郭阳也不恼火,只是暧昧的笑了笑,“不是我说,小沈你这口,咱们平时可从没说过什么吧?不论是旱道水道,只要玩得开心,又有什么关系。老哥也算待你不薄了,如果不是有心提携,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关键时刻,把你推荐给姜司长呢……”

    沈建坤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像得了疟疾一样微微打着摆子,郭阳说的话他已经完全听明白了,但是有一点,郭阳从未提过。

    别说勾引太子爷的床上人是个什么下场,就算陈远鸣发起怒来,也不是他能承受的事情。自己的身份跟那两人太过悬殊,参进这档子事里,怕只有被人一脚踩扁的份儿。

    可是事到如今,他能退吗?照片可是他一手递上来的,**怕也被郭阳他们摸了个通透,站在了这条贼船上,哪里还容的他往后退一步。平生第一次,沈建坤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露出了太多把柄,把底牌输了个干净。但是更多的,则是不甘和怨愤,他恨这群把他拖上绝路的人。他本该有个更辉煌,更鲜亮的人生才对……

    郭阳却好似没看到他脸上精彩纷呈的颜色,反而无比和蔼的劝道,“怕什么,上床就能捞到好处的事,这世上也不多了。好好干,事成之后有的是飞黄腾达的机会,你就把它当做……为工作‘捐躯’吧。”

    带着酒臭味儿的吐息喷在耳边,沈建坤打了个寒颤,默默垂下了眼帘。

    ——————

    肖云这几个月确实忙得厉害。作为肖家企业的掌舵人,如今他在家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已经快要不逊于几位兄长了,随之而来的,也是利益层面更加凶险的交锋。通讯不但是国之重器,同样也是一条让人眼热的金光大道,垂涎这个产业的,又何止万千。

    想要跟这些身家、地位都不逊于肖家的人竞争,就需要更精密的操作,更谨慎的对抗。这个权利巅峰圈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每天都不知要发生多少血腥搏杀和不见光的明争暗斗。只有选对了盟友,站对了方向,才可能在这通天大道上一步一步稳稳向前。

    肖家这一辈称得上出色了。老爷子管教有方,他们兄弟几个都成了独当一面的干才。加之大嫂尽心竭力的扶持,为家里和他铺平了道路,赶上了最好的时机,才能成就这份让人羡艳的基业。

    十月的中央大会在即,肖家就要迈出最关键的一步。他必须镇守京城,牢牢看住整个安信集团,让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无从下手,为大哥守好最后一关。

    有了这样的责任,肩上的担子自然变得沉重。这几个月母亲去世、父亲重病,加之下面的鬼蜮魍魉横行,很是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好在被他们一一解决,涤荡了这一池污水。时至今日,大哥的位次已经没有悬念,但是他还不肯放松,这种胜利近在咫尺却被翻盘的案例,历史上要多少有多少,他绝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有了这份觉悟,这两天肖云更是憋足了股劲儿,时时警惕,就差夜不成寐了。比前几天还早一些,他不到8点就来到安信总部,准备开始处理今天的公务。

    “董事长,这是待处理的文件,还有今天的早报。”

    刚刚坐定,秘书已经尽职的送来了资料。肖云冲他点了点头,从桌上拿起笔开始逐一批阅。

    看完了最紧要的那批公文,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从书桌前站起身,肖云活动了一下颈项肩背,给自己倒了杯茶,朝旁边的沙发走去。十点还有个小会,总该歇一歇眼睛,蓄足精力再投入战斗。

    吃早饭时已经看过了人民日报,这时正好看看其他几分报纸。肖云随手拿起一份,轻轻抖开,谁知一个轻飘飘的东西掉了出来。

    还有信?看着掉在地上的信封,肖云一皱眉。这年头用信件跟他联系的人可不多了,有事打电话恐怕更直接。而且这封信也没有经过审阅,也不知是什么人发来的,是不是要事。眉峰微微一挑,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封信。

    防水牛皮纸信封,封皮上的字不是手写的,而是规规矩矩的机打楷体字,还没有落款人的单位和姓名。只是来回翻了两下,他觉出了一丝古怪,这里面放的似乎不是信纸啊……

    直接撕开胶水黏住的封口,拿出了里面的内容物,只是一眼,肖云就僵在了沙发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照片……这怎么可能!

    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身,肖云朝门外大喊,“小张,你给我进来!”

    张秘书快步从外面的隔间走了进来,“董事长……”

    “今早的报纸是谁送来的?!”

    “还……还是邮递员啊……”

    “没别人碰过这些报纸?你没看到里面的信封吗?!”

    张秘书心里咯噔一下,也留意到了肖云手上的棕色信封,难道是他漏了信,有什么不好的内容送到了老板手里?

    看到面前青年一脸的惶恐,肖云咬了咬牙,冲他一挥手,“去查查,看今天上午有谁碰过送来的信件,尽快给我结果。还有……”

    声音一顿,像是花了很大力气,他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去把肖君毅给我找来。尽快!我要问他些事情。”

    张秘书哪还敢犹豫,飞快的跑出了办公室。站在宽敞的房间里,肖云焦躁的抓了下头发。他真没看出问题啊,怎么突然就搞成这样了?还被人用这种方式捅到了面前。现在是个什么时候,这不是添堵添乱吗?!别他妈让他查到是谁干的!

    只不过这照片……像是花了很大的勇气,肖云再次把目光落在了照片上,上面两人显得如此甜蜜亲昵、无忧无虑,却刺目的让人无法直视。

    操,这档子事儿让他怎么跟大哥大嫂交代啊……

    ——————

    走进会议室,陈远鸣脚下突然一顿,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房间角落处。今天是他跟两家公司协商股份回购的日子,作为承销商的中经开也派来了代表列席,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看到那人的身影。

    只见沈建坤端正的坐在几位老板背后,身边放着一堆资料和文件,看起来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随从秘书。可是几个月前,他不还在上海商品交易所干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北京,还混入了中经开体系。官场可不像商场,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跳槽重来的。

    然而目光只是一滞,就对上沈建坤迎上来的笑脸。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陈远鸣收回了目光,大步向主座走去。

    “今天就来谈一谈点金石持有股份的回购问题吧。”

    会议室里响起了陈远鸣清亮的声音,沈建坤并没有打开手头的笔记本,而是让视线穿过挡在身前的人墙,直直看向主位上那个年轻人。刚才那个瞬间,他捕捉到了。这位陈董居然还记得自己?唇边露出了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沈建坤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垂下了头颅。

    被逼上绝路了,总得让他有拼死一搏的机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