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10章 生变

第210章 生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君腾大厦离安信总部距离并不算远,只花了半个多小时,肖君毅就赶到了肖云面前。这时别说肖云,就连肖君毅都绷着跟弦呢,听到张秘书慌张的通知,他自然不敢怠慢。

    快步走进董事长办公室,肖君毅开口问道,“小叔,这是怎么了,突然叫小张联系我,公司……”

    “君毅,你先坐下。”一反常态的,肖云并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指了指面前的沙发,冲自家侄子下令道。

    肖君毅一双剑眉马上蹙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自家小叔除非发火,否则从不会直呼自己的名字。看这一脸阴云密布,不像是针对公司,倒像是要针对他了。然而再怎么疑惑,他也不会在这时犯傻。只是顿了下足,肖君毅就坦然在肖云面前落座。

    看着自家宝贝侄子气定神闲的表情,肖云心情别提多复杂了,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这小子都是肖家最出类拔萃的人才之一,谁能想到他居然会走上这条歪路,还是朝那人下手呢?

    压下心底的叹息,肖云板着脸走到了肖君毅面前,把一张照片递了过去。“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肖君毅伸手接过了照片,当视线落在上面那一瞬间,他的瞳孔猛然一缩,僵在了当场。此情此景,他当然记得,甚至连阳光的温度、鲜花的香味,以及身后传来的喇叭声都深深印刻在脑海中。那是他跟陈远鸣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亲密,换来的不是排斥和喝骂,而是口哨和掌声。那种沐浴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快乐,让人无可抑制的眷恋。

    他会用一辈子牢牢记住那一刻,可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把这瞬间留在了相片里。身体一震,从记忆中缓过神来,肖君毅猛然抬起头,无比严肃的反问道,“这张照片是哪来的?”

    “你还好意思问?”肖云都不知自己嘴中到底是个什么语气了。

    肖君毅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小叔,这个照片来的时间不对,有人针对……”

    “给我住口吧!”再也忍耐不住,肖云骂了出来,“上次在西山你是怎么跟我说的?别家纨绔怎么玩我不关心,但是咱们肖家的种不能做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那可是陈远鸣!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16岁!你也能下得去手!”

    肖君毅绷紧了嘴角,这不是他所想象的方式,更不是他要选择的时间。跟家人坦白是一件事,被别人拿着照片威胁上门就是另一件了。就算是他,现在也被怒火席卷,硬邦邦的话冲口而出。

    “当年他经手上亿股票时不年幼,到我这里就成诱骗小孩了?不,我们两个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事!只是碰到了合适的人,走在了一起。”

    “哈。”肖云简直要被气乐了,“当年三少爷你在学校里泡姑娘时怎么没想到‘合适’,遇到远鸣就变得理直气壮了哈?他可是个男人,是个带把的汉子!你不知道同性恋是他妈精神疾病吗?还有种把人往歪道上拐……”

    “病?”肖君毅唇边露出了抹冷笑,“别说小叔你不知道四九城里得这‘病’的有多少,别说小叔你没看过史书,不了解往事。不说那些春秋战国的古史,就前清民国,男风到底有多盛?当年还是贵人们津津乐道的雅事,现在就成病了?”

    “别他妈跟我瞎胡扯!”再怎么文质彬彬,肖云也是真正的将门子,根本耐不住性子听这些狡辩,啪的一下拍在书桌上,他冲肖君毅吼道,“这话你好意思跟别人讲吗?好意思站在你父母面前说吗?”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丝毫没被这声怒吼镇住,肖君毅绷紧了嘴角,“我们本来就计划好了跟父母说的,只是不是现在。”

    “你还知道现在是你老子的关键时候啊?”

    肖云的牙齿咬的格格作响,他根本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如此硬气。如果肖君毅肯认个错,肯态度良好的反省,说什么他也要在大哥面前回护他一把,可是现在呢?就连他这个做叔叔的,都恨不得拿鞭子狠抽这个执迷不悟的家伙一顿了!

    “所以这照片不是关键,关键是谁送来的这张照片,他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如果你不干出这种荒唐事,会让别人算计上吗!就这照片上,不是在国内吧。你去美国就干了些这个?在你奶奶生病入院的时候,干这个?”

    刷的一下,肖君毅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净,嘴唇紧紧的抿在了一起。肖云这时也反应过来,他说的有些过了。没能赶上老太太的最后一面,这个小家伙是什么态度,他这个亲叔叔当然最了解不过。这样想来,他怕也是愧疚的,只是这份愧疚,仍没让他松开陈远鸣的手。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烦躁的扒了扒头发,肖云颓然的叹了口气,“你行啊,现在翅膀硬了,我是管不你了对吧?咱们也不说废话了,走,现在跟我回家,跟你亲妈说是这事。”

    肖君毅的喉结颤动了一下,咬紧了牙关。跟小叔犯倔,和跟自己母亲对峙绝不是一个概念。他曾想过很多办法让母亲接受这个事情,而不是这样孤身一人,被小叔押送到家人面前。

    肖云也不管侄子的犹豫,踏前一步,想把肖君毅手里的照片拿回来。可是对方的手指捏的那么紧,让他根本无法抽出。一股无名火又冒了上来,肖云喝道,“松手,这玩意你还想收藏留念吗?”

    手指一颤,照片从指尖滑了出去。肖君毅那只手在空中僵直了半天,终于慢慢垂下,捏紧了拳头。

    “操。”比起刚才那股子倔劲儿,现在这种被人踢了一脚的狗崽子样更让人窝憋。肖云暗骂一声,“别愣着,跟我来。”

    没有给肖君毅拒绝的机会,肖云一把攥住他的手,大步向外走去。

    ——————————

    会议进行的很不顺利。对于股票发行的估价,对于真正的上市发行量,经销商方面一直讳莫如深。点金石可是两家公司最大的股东,分别占据了28%和30%的股份,就算公司选择回购股票,也要根据上市价格再谈回购协议,可是现在的情况呢?别说是下面的合伙人,就连陈远鸣自己,也开始有点火大了。

    早就没了当初前来申请风投时的恭顺忐忑,天府情的梁总笑着对陈远鸣说道,“上市实在是件麻烦事,都这点了还没什么进展,怕还有的要谈。要不今天中午大家一起在酒楼里吃个便饭?也算是新店开张,帮在下暖一暖场。”

    像没事人一样,旁边几位经理纷纷叫好,下面的合伙人朝陈远鸣投来了探寻的目光。只是犹豫了一下,陈远鸣就点了点头。

    看来有些事情,他们是不想在办公室里谈了。也是,腰杆现在硬了,自然会听上面马首是瞻,跟这些官商们谈交易,怕是要比跟自己谈生意来的要赚。但是毕竟是点金石的第一例上市,不论是好是坏,他都不可能轻易放手。那就奉陪到底吧。

    梁总的新酒楼的确气派,走得是最新潮的宫廷宴席式,就算放在京城里,也算数一数二的奢华了。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留下服务生招待,而是让几个秘书帮忙送菜添酒,看起来一副要谈机密的样子。

    按道理来说,这种做法也不算失当,毕竟是谈自家的生意,不宜让下面人知道内情。但是当酒童站在身后时,陈远鸣就感到了强烈的违和,为他斟酒的不是别人,正是沈建坤。

    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沈建坤抬起了手中的酒壶,为面前的男人满上酒盏。如今近距离接触,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加深了一层。这位陈董的的确确是在无视自己,有些过于用力的无视,甚至到了刻意的地步。但是他们不过只是一面之缘,又何必如此呢?

    对心头的计划又燃起了一丝信心,沈建坤倒完酒,作态般的想要后退,旁边的蒋经理就笑着阻止道,“小沈你怎么能光倒酒不劝酒呢?看陈董到现在还没喝完一杯,这也太失礼了。”

    作为经销商方面的负责人,蒋经理自然是沈建坤名义上的上级,面上露出了一点尴尬神色,沈建坤赶紧拿起酒杯,向陈远鸣敬道,“陈董,您看,今天是我们照顾不周,这点水酒总是要润润唇的……”

    陈远鸣并没有回话,只是直直的看了过来,黑亮的眸子中像是有某种怪异的东西,危险又意味深长,沈建坤心头微微一动,不由抿了抿嘴唇。

    陈远鸣的眼神彻底暗了下来。他就是个瞎子,也能看出沈建坤这种故作姿态的意味,更别说前世跟他朝夕相处了五年。就算今生的经历完全不同,人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他在巴结、讨好,用尽全部心力逢迎自己。

    就像对那位财政局的孙局长。

    然而陈远鸣没有拒绝这杯酒,他只是默默拿过了酒杯,抿了一口。这辈子,他跟沈建坤并没有半丝交集,他想知道,这个为什么这个前世情人突然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如此刻意的卖乖示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沈建坤的交际手腕有多出色,又多不耐烦无事献殷勤。

    这轻轻的一抿,换来了满堂喝彩。沈建坤的双眼更加闪亮,桃花眼几乎都能溢出水来。

    “谢谢陈董抬爱。”

    就算作为酒童,这距离也太近了点。陈远鸣不动声色的用指尖敲了敲桌子,“我似乎在上海见到过你。”

    有些意外陈远鸣居然跟他搭腔,沈建坤绽开了一个含蓄的笑容,“陈董好记性。您还说我像一位故人呢?”

    ‘故人’两字被他说得百转千回。陈远鸣只觉得心中生出一丝烦闷,微微敛起唇角,他倚在了座椅里,“那为什么又跑北京来了?”

    “工作调动,也算是高升了吧。”沈建坤答得不卑不亢,“可能也是托陈董的福气吧。”

    “我可没那么大的福气。”

    “那就是我的福气喽。”沈建坤笑着想贴近了再斟满酒杯,“其实我也觉得陈董很眼熟呢……”

    指尖像是不经意擦到了陈远鸣的手背。一阵强烈的厌恶感从胸头涌起,陈远鸣手一颤,把酒打翻在了席间。

    “啊。”

    这声小小的惊呼引来了众人的目光,陈远鸣却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长身站起。

    “抱歉,我今天还有些事,就先告辞了。各位请便。”

    他的声音平稳凝重,像是自己才是此间主人,一时间满席鸦雀无声。过了几秒,梁总才尴尬的站起身,“陈董您忙,不用在意我们。今天这事……”

    “明天继续吧,我也希望你们能拿出更多的诚意。”

    不咸不淡的撂下句话,陈远鸣向外走去。随着他的步伐,几位点金石合伙人也站起身,陆续向主家告辞。一时间席间陷入了一片尴尬,两位公司负责人都向蒋经理投来了探寻的目光,虽然打定心思跟中京开干了,但是这么得罪点金石的大老板,还是让他们有些惴惴不安。

    蒋经理和煦的冲两人点了点头,“放心,一切都在我们的控制之内。你说对吧,小沈?”

    沈建坤露出了个笑脸,“蒋经理说得对。”

    在身后,他的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像是在回味那个不易察觉的颤抖。陈远鸣对他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而这点,正是他依仗的最后希望。郭阳让他做戏,他为何不能把假戏真做?就算将来陈远鸣被肖家少爷厌弃,这人也有足够的身家,哪怕逃到美国都够他一生吃喝了。既然人人都指望他傍上这位才俊,那就下真功夫去凑一下吧,他总还是有希望的。

    隐晦的笑容淹没在微垂的嘴角中。

    陈远鸣迈的步子很大,边走边拿出了手机,播那个熟悉无比的号码。但是电话里传来了“对方已关机”的答案。手机不行,就换小灵通,但是依旧是停机二字。陈远鸣停下了脚步,这是在开会?……那就晚上再联系吧。

    已经走到了楼梯口,陈远鸣顺着身旁的窗户望了出去,外面是一片车水马龙的闹事景象,身后还跟着一帮同僚下属,但是这一刻,他想见的,想听的,只有一人。

    这是怎么了?压下心头那丝不适,陈远鸣自嘲的笑了笑,收起手机,向楼下走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