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11章 两隔

第211章 两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宽敞的客厅中,听不到任何声音,连呼吸声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去。肖君毅站在客厅中间,就像任何一个肖家子一样,肩背挺的笔直,动也不动矗立在那里,然而他脸上已经找不出面对自家小叔时的倔强,而带上了一副面具,再也看不出半点情绪。

    与之相反,坐在主位的刘兰馨流露出了一丝疲态。就算保养得当,她也已经年过六旬,早就没有年轻人的精气神了。这几个月来家里又兵荒马乱的,全靠她一人主持大局,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到了强弩之末。如今这个消息,不过是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过了很久很久,她放下了手里的照片,看向自己最宠爱的小儿子。她没有问照片里的事情是不是事实,也没有问肖君毅是个什么想法,只是疲惫的张开了口。

    “有多久了?”

    肖君毅喉头一颤,旋即答道,“一年多,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哦。”刘兰馨轻轻哦了一声,“你们瞒的到严实。”

    这一年多,陈远鸣上门做客的时候可不少,有大半还都是她邀请的,现在看来不啻于最大的讽刺。

    肖君毅绷紧了面部神经,“我们本打算开完会后就跟您说的……”

    “征求我们的意见?”刘兰馨一笑,“我不同意。”

    像是被迎面打了一拳,肖君毅半天没能说出话来。刘兰馨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肖云说道,“四弟,这次劳烦你了,先把君君送到西山,陪他爷爷待段日子吧。”

    “妈!”听着母亲毫不犹豫的安排,肖君毅顿时也急了,“我们真的不是随便玩玩的!远鸣甚至给了我远扬和点金石10%的股份,我们……”

    “你们很认真,我能看的出来。”刘兰馨打断了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要让你好好冷静一下,清醒清醒头脑。谈情说爱也许很简单,但是放在你,陈远鸣这样的身份地位,不是这么儿戏就能决定的。认真……也得有认真的资格才行。”

    说完她也不再理睬儿子,径自唤来警卫员,“小李,派个人跟着君君,没收他身上的通讯器材,让他乖乖待在西山,大会结束前半步都不能离开。还有陈远鸣……不管什么时候打来电话,一律说君君不在,也拒绝他任何理由的拜访。”

    听到这里,肖君毅脑中一阵发蒙,这话里的意思可不像是善意,“您不能这样,远鸣他对咱们家也很重要,您……”

    “对,陈远鸣一直是肖家的盟友,以后依旧会是。”刘兰馨干脆答道,“因而我才更应该让你们保持距离。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会有人发来这样的照片?难道这照片害得只是你吗?君君,别忘了你就要晋升的父亲,别忘了你刚刚病愈的祖父,你是一个肖家的子孙,就该想想自己肩上的责任。”

    说道这里,刘兰馨突然露出了些许笑容,“而且,谁能保证陈远鸣就不会知难而退呢?他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孩子,甚至比你更明理、更通透,你觉得他会跟你一样,到我们面前恳求吗?”

    肖君毅猛地咬紧了牙关,他想起了当初陈远鸣的那些拒绝,想起他对待自家小叔和母亲的态度,否定冲口而出,“他不会的!他把自己的公司都给了我……”

    “合计20%的股份让渡?”刘兰馨唇边露出的是真正的嘲讽,“这些钱就算对肖家而言,也是笔巨款的,但是对陈远鸣自己呢?不过是20%。他手下还有飞燕集团,还有两座矿山,哪怕什么都没有,花个几年时间赚回这些钱,对他而言很难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多会赚钱。君君,爱情这种东西不像你想的那么坚固,它经不起考验。”

    脑中一片嗡嗡作响,这次肖君毅罕见的没有反驳,只是如同泥塑木雕般僵立在大厅中央。刘兰馨并没有半点犹疑,直接叫过警卫员,把人压了出去。看着跟丢了魂似得侄子,肖云犹豫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

    “大嫂,你这药下得也真够猛……”

    “不然呢?我这个当妈的还能怎么办?”儿子不在跟前了,刘兰馨像是被抽取了某种支撑,缓缓跌坐在沙发中。

    撂在她面前的,是那张引起风波的照片。刘兰馨是个女人,虽然年华老去、虽然青春不在,但是她依旧记得爱情的甜蜜,以及为之疯狂的勇气和热情。仅仅是这张照片,仅仅是那价值亿万的20%,就足够让世间大多数恋情黯然失色。如果这不是肖君毅,她说不好也会心软支持,然而……那是自己最心爱的幺子啊。

    “那对陈远鸣呢?”肖云有些忐忑的问道,“咱们家跟他的生意……”

    “不牵连那个。”刘兰馨轻轻一叹,“陈远鸣这孩子也算是我看了几年的人,他是个真正的好孩子,不该被这种事情耽搁。而且这照片……”

    咬了咬牙,刘兰馨从鼻腔中挤出了一声低促的冷哼,“想让我们自毁城墙,这样的本钱怕还不够。老四,你要好好查查,究竟是谁送来这份‘大礼’的!”

    看到自家大嫂没有气昏头,肖云也不由松了口气,要是被这点情情爱爱闹到不可开交,他那肖家算是彻底成了个笑话。先不管这事将来要怎么发展,等过了大会的难关再说吧。

    想到这里,肖云也站了起来,冲大嫂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去送远鸣了,顺便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

    “嗯,这次也辛苦你了。”刘兰馨勉强扯出了点笑容,脸上的疲态再也掩盖不住。

    “大嫂你也别想太多,也许过两天这俩小家伙自己就消停了呢……”

    “也许吧。”

    看着心不在焉的大嫂,肖云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退了出去。房间里再也没有别人,刘兰馨犹豫了一下,重新拿起了那张照片。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张好照片,可惜这两个人真的是同性……

    只是一瞬的犹豫,刘兰馨就反手把照片扣在了茶几上。现在最紧要的,还是找出那个寄来照片的人才是。

    ——————

    陈远鸣放下了手机。已经过了午夜,整整一天,他都没能打通肖君毅的电话。家里的、公司的,全都无人接听。心中的不安又加剧了几分,他有些焦躁的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紧闭的落地窗。

    一股狂风从外面卷来。十月初虽然还没开始降温,但是夜里的空气已经有了几分寒意,被冷风一吹,陈远鸣轻轻抖了抖身体。

    这并不符合常理。

    且不说大会在即,就算不开这个会,肖君毅也是正儿八经的公司老总,多少事等着他处理,怎么可能不打招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按照君腾那边的说法,他应该是在上午就离开公司的,到哪儿却没交代,这么大半天渺无音讯,肖家难道就没半点怀疑?还是说……

    心里咯噔了一下,陈远鸣转身就回到了屋里,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明天一早,送我到安信总部去。”

    隔天一早,陈远鸣就来到肖云的董事长办公室前。这时肖云还没到公司,只有张秘书一人在收拾房间。

    看到了陈远鸣的身影,张秘书马上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笑着迎了上去,“陈董,这么早来见董事长?”

    作为肖云的特别助理,这位张秘书自然也清楚陈远鸣跟安信的关系,半点不敢怠慢。

    “嗯,有些事要谈。”陈远鸣笑了笑,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了句,“对了,君毅今天要过来吗?”

    “没听说这事。”张秘书答道,“不过昨天肖总倒是来公司转了一圈。”

    果真!心脏一跳,陈远鸣暗自握了握拳。让肖君毅消失的这么无影无踪,怕也只有肖家能够做到了。只是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现在肖家局势这么紧张,还要派他出去干活吗?

    一边在心底揣测,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张秘书聊了几句,肖云就出现在了楼梯口。

    看到陈远鸣的身影时,肖云不由自主顿了下足。好嘛,这才一天,就找上门来了?心中别提有多别扭,肖云板着脸大步走了过来。

    “肖大哥。”看到肖云的身影,陈远鸣笑着唤了声,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从他身边走过时,肖云只是淡淡吩咐道,“到屋里说话。小张,别让任何人来打搅我们。”

    肖云的语气可谈不上友善,陈远鸣微微皱了下眉,跟在他身后走进了房间。

    亲自带上门,肖云也不废话,单刀直入问道,“今天来有什么事?”

    “最近小灵通第二部动画已经拍摄完毕,我准备……”

    “行了。”肖云打住了这种不痛不痒的汇报,叹了口气,“远鸣,你不用再说了。最近肖君毅是被他亲妈关了禁闭,不是这种小事能叫出来的。”

    “禁闭?被刘伯母?”就算是陈远鸣,这时脸上也变了颜色,过了好大一阵,才张开口。“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肖云反问道,丝毫没有留下退路。

    陈远鸣一时间陷入了沉默,此时此刻,他心底的无数猜测、无数忐忑都化为了险峻的现实,摆在自己面前。会让肖家这么大动干戈,又跟自己密不可分的事情,还能是什么?

    看着陈远鸣这份神情,肖云轻轻摇了摇头,“远鸣,就当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劝一句,别管君毅那小子是怎么说的,你们不合适,也不可能。放手吧,这不是条正道。”

    陈远鸣的身形没有移动半分,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开了口,“肖叔叔,这是我唯一愿走的路了。”

    不再是“肖大哥”,而成了“肖叔叔”。肖云脸上腾地一下就变了颜色。这两个小兔崽子是被灌了什么迷药,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

    没有被肖云的脸色吓退,陈远鸣继续沉声说道,“我考虑过这事情对我们两人的影响,对肖家和陈家的影响,极其认真的考虑过。因此,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个玩笑。也许它很难让人理解,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疯,也不会作奸犯科,只是两个相爱的人找到了彼此。”

    ‘相爱’二字被说的如此坦然,肖云却觉得刺耳极了,怒火已经漫过顶峰,变成了啼笑皆非的荒谬感,他不由反讽到,“你们才多大?加起来还不够半百,你们又有什么阅历来说认真?不过是被冲昏了头脑……远鸣,你还是家里的独子,你怎么能这么执迷……”

    “不,我父母又生了一个儿子,就在上个月。”陈远鸣打断了肖云的呵斥,“而且如果君毅愿意的话,我也希望他拥有自己的孩子,借腹生子、试管婴儿都无所谓。子嗣从来不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同样,事业、金钱也不是。只要肖君毅不放手的话,我就会紧紧握住他的手。”

    陈远鸣顿了顿,突然轻轻翘起了嘴角,“不过……假如几年后、几十年后,他厌倦了,选择离我而去,我也不会阻挠。爱情这种东西,怕是很难天长地久,没有人敢于作出保票。然而我知道,如果现在选择离开,只会让我懊悔终身。”

    这段话语调不高,说得也并不急促,但是陈远鸣的认真却尽显无遗。如果说肖君毅那种针锋相对的言辞让人火大,那么现在陈远鸣这种坚定隐忍的态度则让人头疼。肖云盯着眼前的青年看了半天,最终颓然坐在了座椅上。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事情很容易就会变成丑闻……就像这次,难道是我们发现的吗?你们藏得倒好,家里人都被瞒了个遍,却被别人捅到了跟前。这还是他们不清楚你跟肖家的真正关系,如果他们换一个方式呢?你就不怕自己辛苦建立的基业毁于一旦?”

    “不过就是喜欢个男人,不论是硅谷还是华尔街,都不至于。”

    “你……这里是中国!”

    “嗯,所以我和君毅才会更努力的经营自己的事业,到别人无法问责的高度。”

    肖云彻底哑口无言了,没人比他更了解陈远鸣的产业规模,现在别说是其他人,就算肖家想动陈远鸣,怕也要掂量一下得失。这孩子的执着,还真大大超乎了他们这群大人的想象。如果肖君毅那小子是个女娃,跟陈远鸣联姻绝对有益无害,但是他可是个男孩!

    然而把话说到了这份上,陈远鸣却没有继续步步紧逼,只是冲肖云鞠了个躬,“也许现在您,刘伯母,还有肖伯伯还没法信任我,但是我会努力试着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就像这次的。也请您给君毅带个话,别太早放手……”

    我操!你以为这种话我会跟那混小子说吗?肖云险些就吼了出来,陈远鸣没有给他机会,只是毕恭毕敬的行完了那个礼,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差点没被自己那口气憋死,肖云烦躁的扒拉了一下头发,这都是发了疯吗!

    没有乘坐电梯,陈远鸣一阶一阶的走下了楼梯,坐上自家那辆越野。前面司机看了看他老板的脸色,有些犹豫的问道,“陈董……”

    “回点金石。”

    嘴角挑起一点冷峻的笑容,陈远鸣靠在椅背上,紧闭双目。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打算,这下总该有人跳出来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