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14章 战云

第214章 战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如肖云所说,在陈远鸣离京后不久,肖君毅的禁闭总算挨到了头。刘兰馨派人把他从疗养院里接了出来,没有问话、没有谈心,只是安排了个警卫员贴身“保护”,又给了不得离京的命令。

    对于母亲明确的冷处理态度,肖君毅这次并没有反抗,甚至都没有想方设法找机会给陈远鸣去个电话,只是每天规规矩矩的上班、规规矩矩的回家,像是忘记了之前自己的那份狂热和执迷。对于这番作态,刘兰馨和肖云也不是没有想法,然而有些事宜缓不宜急,还是等稍微降温了再处理较为妥当。

    在这样彼此心照不宣的情况下,肖君毅等到了一个人。

    君腾大厦的停车场,一辆熟悉无比的蓝鸟车大咧咧摆在路边,车旁站着一个人,正百无聊赖的抽着烟,看到肖君毅的身影,他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怎么,牢狱过完了?要不要哥哥给你接风洗个尘啊。”梁峰掐灭了香烟,笑着走上前来。

    “梁子。”肖君毅也露出了抹笑容,真心实意的。“前两天谢谢你了。”

    “哟,看出来了?”梁峰一挑眉,伸手掐起了肖君毅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番,“还好,没有为的伊人独憔悴,也不枉哥哥我当了红娘又当鹊桥。”

    肖君毅笑着拍开了对方的手,一把揽住对方的肩膀朝楼上走去。对于梁峰的拜访,肖君毅没有感到半丝意外,前几天墓园那场惊喜必然是事出有因的。作为国家公墓,不论是扫墓还是祭拜都有明确规定,最简单的一条就是必须直系亲属或者通过批准才能有资格入内。陈远鸣自然是没有资格的,而他认识的人里,又资格又肯帮忙的,数来数去也只有一个。

    “我这次算是服了你们了。”在沙发上坐定,梁峰又给自己续上了一根烟,“玩情圣都玩到国家公墓去了,用这种手段追人怕是谁也跑不掉,你栽的也算不亏。怎么样,感动到了吗?”

    “不只是我,连老爷子都感动到了。”

    “什么?”嘴上一滑,烟差点掉在地上,梁峰瞪大了双眼,“那天你不是自个儿去的?”

    “不是,正好陪老爷子一起去扫墓。”肖君毅在好友对面坐下,也拿了根烟点上。

    “我草。”梁峰额头上立刻见了汗,“我还专门等你家人都去了个遍才进场的,谁能想到你居然会带老爷子一起。真没出事?”

    在父辈那边还能闹得不开交呢,更别提祖辈。梁峰背上的寒毛都快炸起来了,这一个不好,自己身上的板子怕都是跑不掉的。

    肖君毅摇了摇头,“老爷子是个豁达人,没说什么坏话。”

    看着梁峰错愕的表情,肖君毅不由想到了当日。那天他的情绪是真正失控了,直接在老爷子面前倾诉了所有,然而等自己说完一切后,老人并没露出太过惊讶的表情,只是缓缓走到了墓碑前,说了一句:是个好孩子。

    打小跟在二老身边长大,肖君毅跟他们的感情自然非常亲厚,只是他没料到老爷子的反应会如此平淡。也许半个多世纪里,他已经见过了太多纷杂的世事,又也许丧妻的经历让他看到了一些比“传统”更为重要的东西。不管怎么说,这对于肖君毅而言都是个值得庆幸的结果。

    梁峰啧了下舌,又把烟塞回了嘴里。这次他肯帮手,也未尝不是被两人的执拗打动。京城圈子里多得是政治联姻,是私生活复杂和各玩各的,这种真挚无暇的情感,难免让人动容。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俩人好歹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从嘴里吐出个烟圈,梁峰露出了略带调侃的笑容,“那下来准备怎么办?从老爷子那边突破?”

    肖君毅摇了摇头,把手里的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先把这次捣乱的人揪出来吧,远鸣没跟你交代什么吗?”

    梁峰看了他半天,叹了口气,“你们还真够心有灵犀的……那小子跟我说,要先把那些荆棘辗平,才有上门提亲的底气。”

    肖君毅笑了。摆脱了困扰自己良久的焦虑后,他自然也发现了关键所在。比起嘴上的花花,实际行动永远更具有说服力。如果他们有能力对抗那些想用这段恋情使坏的小人,那么摆在面前的阻力自然会减少很多。作为突破口,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啧,看你笑的这德性。”梁峰牙酸的一咧嘴,从兜里掏出了张纸,“这次你被关的时候,有人已经上门敲过点金石一笔了,陈远鸣说回头会连骨带髓一起榨出来的。”

    看到纸上写在首位的名字,肖君毅双眼一眯,一股怒气就凭空腾出。居然是经开发。去年那档子事他还没忘光呢,这群野狗就又围上来了?难怪他家一直没查出来人的底细,看来这次他们想对付的根本不是肖家,而是陈远鸣本人。

    “怎么样,要帮手吗?”

    梁峰也掐灭了烟蒂,正色问道。作为京城子弟,他当然清楚经开发的来历,那可是财政部的后花园,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动弹的。

    “经济方面就不用了。”肖君毅叠起了那张纸片,“我信陈远鸣能够处理,咱们还是从他不擅长的地方入手吧……”

    想动一个肖家子,总得付出些代价才是。

    ——————

    拿到了点金石手上的股份,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两家餐饮公司就同时挂牌上市。作为这次的“交涉”负责方,经开发也拿到了超过15%的股份红利,加之上市后的操作,完全控股两家公司都未尝不可。

    对于经开发的好胃口,两家公司倒是没什么异议。谁持有股票不是持有?花大价钱回购,或者让点金石控股,都不如送给官面上的人物做一个顺水人情。这世界上总是不缺聪明人,是钱重要还是关系重要,自然也各有评断。

    如今正是股市大热的关键时刻,10月3日上交所才刚刚下调了股票、基金交易佣金和经手费用,更是弄出一套交易方式大调整,旨在做热市场,争夺金融中心的霸主地位。在这种局面下上市,利好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两家公司还是小有名气的餐饮业骨干,更是轻易成为了热点。

    然而只上市了不到一周,上面就传来动静。对于沪深两市的无序竞争,北京方面坐不住了,直接采用双管齐下的方法,在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上同时警告方方面面不要从事融资交易,严禁操控市场。

    这个消息一出,盘面应声出现波动,刚刚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两位老总哪里还坐得住,巴巴找上了蒋经理。

    “怕什么。”面对两人的焦虑,蒋经理显得格外气定神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光是个评论员文章 就能套住牛市的笼头吗?就算有些人想,也是不敢真正发力,你们等着看吧!”

    对于经年在官场打交道的经开发而言,这个结论算是正中靶心。虽然两篇报道的威慑力不小,但影响力却不大。股市在短暂下调后继续一路上行,手里把持着这么两家“子公司”,经开发自然不遗余力的投入本钱,给干柴上添满了热油。

    有了飞涨,两位老总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但是对于蒋经理而言,还有一桩事儿饶的人烦心。自行签订了股票回购协议后,陈远鸣就离开北京飞往了香港。作为财政部的下线,蒋经理自然知道国兴基金搬到了香港,难道这小子跑去找另一个主人撑腰去了?

    不过就算是找上国兴,如今也有些鞭长莫及了,更别提都是部里出来的人马,怕也不会为了个外人同室操戈。但是蒋经理还是相当谨慎的派人去盯住了点金石的资金流动,虽然陈远鸣已经很久未曾涉足中国股市,但是蒋经理并没有忘记,那小子是个颇为传奇式的股市天才,万一让他抽出了资金跑到股市折腾,还不知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方方面面都要盯全了才好,只可惜姓沈的小子太废物,如果那天能拿到哪怕一点录像视频,他都不至于会被动成这样。哼,郭阳这次的鸿运怕是也要被自家得力助手拖累了,这就叫个人有个人的缘法。

    管他呢,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把两家公司抄热,他的地位也就能天翻地覆了……

    ————————

    “嗳!让哥哥看看,这块表怎么这么眼熟啊?”刚走进办公室,马强就凑到了陈远鸣身边,挤眉弄眼说道。

    陈远鸣微微一笑,“回头带了人来,请你们喝谢媒酒。”

    “你小子行啊,这怕是套牢了吧?”马强用他蒲扇大的巴掌用力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我就说只有肖总那种人物,才能配上老弟你的身份嘛。只是谢媒酒就算了,咳~~看你们站一起,我心里总觉得毛毛的……”

    “强子!”眼看表弟嘴上就要挂不住,马磊赶紧把人轰到了一边,笑着对陈远鸣问道,“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突然想到来香港了?最近房市回暖的情况不错,我们已经考虑卖房套现了。”

    一年多的时间,足够一家有所准备的公司崛起。威远公司在香港的发展十分顺利,加上陈远鸣带来的政治影响,以及和国兴之间的沟通,马氏兄弟已经在港岛站住了脚步。

    这还是可以放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白道生意,东南亚红红火火的盗版VCD业才是真正来钱的买卖。只花了一年时间,索尼的VCD部门被逼彻底关停,台湾直接上马DVD产品,跨过了整个VCD世代,香港也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倾向于跟飞燕合作,而非继续停留在2区怀抱中。

    有了黑市赚来的真金白银,再经过威远房地产和影视业的漂白,这个集团迸发出的力量让人瞠目。威宁的电器连锁也顺利迈过了南北分界的武汉一线,堂堂正正向北方市场进发。两家公司的流动资金少说也有20亿港元,当年贩私烟恐怕都未必有这么惊人的进账。

    对于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陈远鸣,马磊自然心悦诚服,如果必要的话,也绝对肯为他两肋插刀。这次陈远鸣来得突然,恐怕不光是来看楼市涨跌的吧。

    “嗯,是有点事情。”陈远鸣笑了笑,“这次来就是想跟马哥借几亿花花,顺便弄点人手。”

    马磊眉头顿时一簇,这事可就有点怪了。就算陈远鸣资金链紧张,手里会连几千万美元都拿不出?更别提飞燕那种级别公司的产出。选择找上他,怕借钱还是其次,钱的来路才是关键吧?

    “有些人摆不平了?”虽然已经走上了半漂白的路子,但是马磊手下的力量依旧鱼龙混杂,如今面容一肃,看起来居然带出几分杀意。

    “不到那种程度。”陈远鸣摇了摇头,“经济上的问题,还是放到经济层面解决才好,顺便也给马哥赚些利润。”

    马强闻言顿时大笑,“借钱还有高利贷?这买卖要得!”

    马磊也笑了出来,“想要什么尽管说吧,几个亿咱们还是出得起的。”

    “谢谢马哥。”陈远鸣微微一笑,“钱最后别从账面上走,再等半个月吧,等我手下的人马彻底汇齐后,就可以开始了。”

    既然有人想要在股市陪他玩一把,那就真刀真枪的玩一局吧。如今搞垮经开发对他而言早已不成问题,搞垮对方却又让人查不出踪迹才是关键。马磊这步棋,也该好好利用一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