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15章 雷霆

第215章 雷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10月那几份文件开始,上面吹向股市的冷风就没有停过,2个办法、8个通知,还有一大堆整顿工作,即便这样也未挡住股市的大热,在10月中下旬稍作调整后,沪深两市同时起跳,开始冲上另一轮新高。

    两家餐饮公司的上市时机可谓恰到好处,短暂的盘面震荡让经开发张开了口袋,逢低建仓,当盘面稳定下来后,炒作随之开始。只是短短两个月时间,两支股票同时从开盘的3元左右,一路飙升至8元。要知道此时沪深两市的领头羊股价也不过20元,作为开盘还没半年的新股,这样的成绩已经算是绝佳了。

    作为这两匹黑马的幕后操纵者,蒋经理自然也下足了功夫。由于两支股票的盘面都不大,正适合他们这种级别的经销商炒作,眼看股价一天好过一天,突破10元大关恐怕也指日可待,蒋经理心头那点疑虑也终于散去。

    这两个月时间,陈远鸣并没有冒出头蹦跶,点金石似乎进入了一个休眠期,投资额度和数量都有所减缓。国兴那边更是毫无动静,别说为姓陈的张目了,连个招呼都没打来。似乎被主人们的态度打击到了,陈远鸣从香港回来后就一直窝在家乡,就像一只夹起了尾巴的丧家之犬。

    一边是自家的飞黄腾达,一边是对方的消沉落寞,这种对比才更让人心情愉悦。如今姜司长麾下已经拥有超过6家股票,光他就操控着2支,等到这两家翻个几倍后就准备出手。到时候拿到了资金,是不是还可以再从点金石身上挖些肉下来呢?有了金融上的战绩,他们汪系自然也会在部里站稳脚步。如今不论是财政部还是经开发都不是铁板一块,想要出人头地,有钱有人才是关键。

    贪婪的目光在这片跳跃着红绿数字的世界打转,然而一帆风顺的局势到了12月初,突然发生了变化。那两家餐饮公司的股份就跟跳水了一样开始往下滑,在一片长红的盘面上走出了下降曲线。

    “操。”看着这几天的K线图,蒋经理不由骂出了声来。没理由啊,他已经拿到了超过50%的股票,就算这时候散户想撤退,也不该走的这么坚决,并且产生如此大的波动。难不成是……有人在炒低做空?

    一想到这种可能,蒋经理头上就冒出层冷汗,不由想起了那个还身在千里之外的年轻人。但是旋即,他又镇定了下来,且不说陈远鸣那小子还跟肖家处于冷战中,就算他想有什么动作,自己还能对付不了吗?再怎么牛,姓陈的都只是个私企老板,不可能拆借出太多资金,他身后跟着的可是财政部,想要透支资金投入股市还不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蒋经理也不犹豫,干脆利落的朝下面吩咐道,“有人抛咱们就收。哼!还想跟咱们对着干,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随着一声令下,更多的资金涌入盘面,只花了不到十天时间就稳住了股价,两支股票再次开始飙高。抛售股票的势头完全被控制住了,看着重新转红的盘面,蒋经理冷笑一声。就凭你这两下子,还想跟我斗?

    然而在千里之遥,蒋经理臆想中的绝望场面并未出现,陈远鸣正端着一杯酒,笑容满面的站在大厅中。今天是陈家二子的百岁宴席,并不像满月时过得那么局促,陈家专门摆宴广邀亲朋,还请了一些和家里关系密切生意伙伴前来做客,就连市里的杨书记都亲自到场,让陈建华和黄娟面上大增光彩。

    按道理说,陈远鸣在这种场合是不必亲自待客的,但是由于心情不坏,今天他相当放得开,基本到了酒到杯干的地步,不一会就碰遍了全场。王娟见状赶紧让弟妹把人拉了回来,笑着嗔怪道,“你这孩子,喝那么多干吗?等下小宋他们不是还要来找你吗?”

    “妈,别担心。该吩咐的我都吩咐过了,这两天看热闹就行。”陈远鸣放下了酒杯,双颊已经被酒精染红,甚至多出了一丝难得的孩子气,“来~弟弟让我抱抱……”

    看着儿子殷切的神情,王娟简直哭笑不得,这小子对这个胞弟的上心劲儿估计连他老子都自愧不如,在家这两个月别提黏的有多紧了,连家兴身上整套的长命锁、金手镯都是他一手包办的。不过兄弟俩关系好,作为父母自然也更开心,王娟无奈的笑了笑,把怀里的襁褓递给了陈远鸣。

    经过几个月的突击训练,陈远鸣现在抱孩子的手法已经相当老道,稳稳就接过被裹成球状的幼弟。可能是今天睡足了觉,又被大厅里的热闹气氛吸引,陈家兴这会儿正瞪大了乌溜溜的圆眼睛,兴冲冲地看着身边的情形,嘴里还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咿咿呀呀声。

    接过了孩子,陈远鸣用臂弯托起了襁褓,空出一只手碰碰弟弟的脸蛋,又挠了挠他的小巴,把这个小小的“无齿之徒”逗的呵呵大笑。陈远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在孩子层层叠叠的衣物中,有一抹金黄在灯光下微微闪烁。那是一枚长命锁,雕工超远市面上的普通货色,每一个细节都精致细腻、饱含寓意,能看出买这把锁的人,对于孩子的珍视和祝福。

    指尖划过那点温润的金属,陈远鸣回想起了两个月前收到这份礼物时的喜悦。已经有整整两个月了,他一步也未曾踏入过京城,一次也没拨打过那个电话,然而就像这支长命锁一样,思念和关爱让他们从未远离。

    低头亲了亲弟弟饱满的额头,陈远鸣轻笑了出声,“宝贝儿,看哥哥打大狼,接你肖哥哥回家成亲。”

    耳语的声音很低,又带着暖暖笑意,陈家兴眨巴了一下眼睛,捧场的笑了起来。这无忧无虑的笑容也逗乐了陈远鸣,调整了一下姿势,他把怀中的孩子抱得更紧。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是时候收网了。

    1996年12月16日,被后世称为中国股市“十二道金牌”的事件,终于掀开了最后的大幕。

    在历经两个月调控无效后,中央使出了狠招,在16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特邀评论员文章 ,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针对股市行情发表的“准社论”。文章 再次强调股市暴涨已经超出了正常范畴,多方一味的鼓噪误导了股民,股市依旧缺乏有效监管,必须遏制国有企业、证券公司,以及银行等部门过度拆借透支等恶性行为,进一步整顿市场、维护社会秩序。同时经中国证监会同意,上交所和深交所决定从既日起,对在该两所上市的股票、基金类证券的交易实行价格涨跌幅10%限制并实行公开信息制度。

    此消息一出,举世皆惊。从1996年4月开始,疯涨了800点的股市遭到迎头痛击。当天沪深两市610支股票和基金全面跌停,第二天继续,第三天亦然。直到第四天托市的资金陆续进入了市场,才稳住了盘面。但是其后大盘仍在不断震荡,直到12月底,沪市已经跌去了31%,深市跌去了38%,1200亿的纸上财富灰飞烟灭。

    ——————

    枯坐在办公室中,蒋经理的眼神都已经全然发木。短短半个月时间,他手上的两支股票就跌出了发行价,如果事先早作打算,或者在高位时出手一部分套利,他如何也不会落到现在的田地。但是12月初那股波动让他投入了大笔资金,把股价稳定在了高位,也牢牢把自己扔进套中。

    现在股价跌到了这种程度,就算割肉卖血也补不回现有的损失。他面前只剩下了一条选择,就是继续往股市里扔钱,直到自己把盘面托起来,挽回这笔巨大的损失。可是,哪还有钱呢?

    牙关格格作响,花了足有几分钟,蒋经理才艰难的扭过头,对下属吩咐道,“去让人把手头的期货出清,拿钱投入股市,只要熬过这一个月,盘面会继续好转的。不用担心,上面已经开始怕了,你看托市的钱都进来了,我们会涨的,会继续投钱……”

    对面属下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可是老板,这几天咱们手头的期货就跟中了邪一样,一小半都爆仓了,只剩下几支在硬抗。这期货上的钱,不是从银行借来的啊!”

    那是真真正正的私产,是他们通过政策和关系,用小金库获取暴利的最后黑箱。期货不比股票,是真正的零和,爆仓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如今他们还能拿出什么像样的资本呢?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像发了疯一样,蒋经理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是谁干得?究竟是谁?他们不知道经开发的后台吗!!这可是几亿的国有资产啊!谁敢这样搞我们!!给我接姜司长,给我电话!!!”

    嚎叫戛然而止,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声响,以及另一些人的惊呼。

    “这就是你两个月来做的,去查汪系的黑幕?”轻轻把那叠资料扔在了面前的方桌上,刘兰馨锁紧了眉峰。

    “照片是从姜司长那边透出来的,他们还威胁了远鸣,迫使他签署了股份让渡协议。”

    站在母亲面前,肖君毅答得不卑不亢。这两个月来,他确实花了很多心思,用关系网、刑侦手段弄出了不少信息。这些东西对于封疆大吏可能还无足重轻,但是对几个地厅级干部,足够置人于死地了。

    只是一句话,刘兰馨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她的声音不由绷紧,“经开发那档子事,是远鸣干的?据说期货、股票全线爆仓,损失已经超过3亿了,他怎么可能……”

    “他当然能,而且能做得完全查不到踪迹。”唇边露出了骄傲的微笑,肖君毅站直了身体,“但是斩草不除根,终究是要留下后患的,我只是给他补上最后一点遗漏而已。”

    “用肖家的力量?”

    “他们也针对了我,自然要面对肖家的怒火。”

    “你……”

    刘兰馨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这两个小子简直疯到了让她哑然的地步。面对敌人的攻击,用几亿的资产颠覆对方的公司,用政治力量扫平他们的根底,这该是最老辣的商人,最心黑的政客才能使出的手法,而非两个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

    但是这种做法,合适吗?对于陈远鸣,对于肖家嫡孙的肖君毅,它们是合适的,不论是身份还是手法,甚至都没超出法律的界限。就那么轻轻松松,不到两个月时间完成了一切。甚至都没有通过一次电话,交流过一次信息。

    在这样的果决和手腕下,自己的看护好像成了一个笑话。这两个年轻人绝不是需要鸡妈妈照看的雏鸟,而是已经长出了爪牙,能够独自捕猎的猛虎苍鹰。他们这些长辈的忧虑还有必要吗?阻碍还有效果吗?

    而这场战斗中,他们这些做长辈的,真真切切输了一局。

    看着儿子昂扬的神情,刘兰馨心中无比复杂。作为一个大家长的妻子,她有必要维护家族的兴盛;作为一个深爱儿子的母亲,她也有理由给儿子选择一条更为轻松的道路。但是现在,她已经不能确定这一切了……

    “妈,我能动手吗?”

    这其实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陈远鸣终究是肖家的盟友,肖君毅终究是肖家的孩子。于情于理,他们都该讨要回一个公道。只是,终究意难平啊……

    疲惫的倚在了沙发上,刘兰馨深深地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十月怀胎、精心哺育,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她更爱这个孩子。而如今,他就要展开翅膀,飞出自己的怀抱……视线游移,刘兰馨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儿子的左腕上。在那里,有一块腕表,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劳力士,但是里面闪烁的那颗蓝宝石,却昭示着它的不同。

    在那张照片里,她看到过很多次,如同最最甜蜜的情侣印记。

    “你去吧……”

    最终,那句话飘出了口,刘兰馨合上了眼睛。

    “别忘了,你是个肖家的子孙。”

    儿子回答了什么,刘兰馨并没有听清,再次睁开眼时,她的视线里只剩下了那条越行越远的身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