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20章 抉择-尾声

第220章 抉择-尾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肖君毅原本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想让陈远鸣宽心,他甚至都没怎么认真,只是把它当做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闲谈。然而当陈远鸣的那个“梦”出口后,肖君毅慢慢坐直了身体,这跟他想象的,并不一样。

    他没料到陈远鸣会说出这些,毕竟就算放在故事里,这也算是最离奇的一类,只堪作为笑谈。但是肖君毅却笑不出来,越是倾听,他越发现这个故事解释了很多事情,一些他从来都无法理解,也惊为天人的事情。

    由于高烧带来的咽喉肿痛,陈远鸣讲述的并不快,带着一种疲惫的沙哑,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此的清晰,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反刍。然而即便这样,这个故事依旧不长,不一会儿,房间里重新归于宁静,只有消毒水浓烈的气味,昭示着他们所处的现实。

    太安静了……陈远鸣慢慢垂下了眼帘,似乎耗尽了所有气力,指尖一滑,松开了握着的手。但是这个动作惊醒了肖君毅,他反手一抓,又牢牢攥住了陈远鸣。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梦’?”看着对方被高热和疲惫消磨的容颜,肖君毅锁紧眉峰,“说你梦到了未来。或者说,已经活过一次,只是带着那份记忆重生。”

    这种事情,可能吗?

    “是的,千真万确……”陈远鸣笑了笑,笑容并未进入眼底。“我从不像你想的那么优秀,我只是……事先知道了结果。”

    一场算不上公平的游戏。

    肖君毅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那么我呢?我在你的梦中出现过吗?”

    “从来没有。”

    “没有肖家?没有安信?没有肖君毅这个人?”

    沉默替代了回答。

    看着病榻上的恋人,肖君毅一时也失去了语言。这就像个最经典的悖论,如果没有陈远鸣,没有他的这个“梦”,也许他、他的家族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也许他几年前就死在自己钟爱的飙车里,也许后世那场波及北京的疫病会夺去他的生命,也许他就那么默默无闻的渡过了自己的一生,成为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纨绔。他不清楚自己在那个世界会是何等面貌,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今生,他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

    笑容浮上了唇角,肖君毅伸出了手,轻轻放在陈远鸣额间。在那里,冷汗再次凝结,密密麻麻,就像一个等待着最终宣判的罪人。他一点点,用手指擦去了那些汗水。

    “这该是你紧守一生的秘密。”

    不论如何亲密,不论如何信任,都不会付诸的秘密。

    “你把它告诉了我,你想把选择的权利也交给我吗?”

    那抹笑容益发明亮起来。

    “其实你早就做出了选择,只是你从未察觉而已。”

    陈远鸣抬起了头,怔忪的望向面前那张笑脸。

    “如果没有你,飞燕不会存在。”

    “不,它只是会……夭折。”

    肖君毅没有理会陈远鸣的解释,继续说道,“反盗基金呢?点金石呢?国兴呢?豫西矿业呢?甚至包括你的联重技校、鹰巢中国……他们也许依旧会存在,但是不会像现在这样,不会走的如此顺当。如果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你并未荒废这个天赐,你把所有的一切,用在了最正确的地方。”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但是怎么使用这种恩赐,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这里面有太多的诱惑,太多的歧路,你本可以过一个谨小慎微,又富足安逸的人生。用你的所知获取让人羡慕的财富,轻轻松松度过这辈子。但是你没有。”

    肖君毅低下了头,用额头贴近了对方的额头,一者冰凉、一者火热。他曾以为面前这个人会是他永远也读不懂的书籍,好奇才是引诱他沉沦的关键所在。然而现在,书本在他面前摊开了,他却发现自己早就被它吸引,不是因为那些秘密,而是因为隐藏在秘密后的真实。

    “正是你的选择虏获了我,从那个‘锦囊妙计’,从那期《焦点访谈》……陈远鸣,爱上你我从不后悔,不是因为那些天赋和才能,而是因为你本身。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一个可以与你匹配的男人。而这,也是我的选择。”

    他们贴的太近了,呼吸几乎交融到一处。有什么东西,从陈远鸣的眼角滑落,啪嗒一下滴在枕边。

    “我只是,畏惧它们会消失,就像来时那样……”

    “像一个梦,一条抓不住的幽魂?所以你才拼尽了气力,甚至不惜到累垮自己的地步?”肖君毅抱住了怀里的人,“那么现在,你可以试着放下这些,把我作为你的锚点吧,用我来证明你的世界并非虚幻,来确认你的付出皆有所得。我会牢牢抓住你的手,让你不再陷入这种噩梦,不再迷失方向。”

    说着,肖君毅突然笑了出来,低声耳语道,“陈远鸣,你愿意跟我试一试吗?”

    如同他第一次认真求爱时的话语,但是时光荏苒,这句话的意义,跟当日不再相同。

    在这个温暖而紧密的怀抱中,恐惧和阴影在慢慢消退,陈远鸣伸出了手,高烧带来的疼痛并未散去,但是他是如此的用力,牢牢的抱紧了自己的恋人。

    “肖君毅,我爱你。”

    “这可不是标准答案……”

    轻笑代替了呢喃,又被亲吻声淹没。在这张不算宽敞的病床上,两人如同交颈的天鹅甜蜜依偎,不再分离。

    ——————

    半年后

    香港迎来了盛夏第一波热浪,举世瞩目的中英交接仪式刚刚结束,这个阔别祖国一个半世纪的自由港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飞扬在港岛上空的不再是黯淡的米字旗,而成了紫荆花和鲜红交织的海洋。

    回归仪式举办的轰轰烈烈,就像是最为盛大的庆典。这不仅仅关于香港的统治权,也代表着一条巨龙开始了真正的复苏和腾飞。有太多人,有太多理由值得为此而骄傲。

    但是此时此刻,萦绕在东南亚的却是一片愁云。从今年3月初开始,已量子基金为首的对冲基金开始了对泰铢的狙击。泰国是决意拼死一搏的,但是长达3个月的鏖战过去后,他们并没有抗住这群巨鳄的撕咬,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消耗殆尽。7月初泰国央行被迫宣布实行浮动汇率制,放弃长达13年之久的泰铢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7月底,泰铢正式失守。

    就如同“群羊效应”,泰铢的失守带来了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动荡,经济结构脆弱的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首当其冲,下来则是有“四小龙”之称的新加坡、韩国、台湾和香港,如同推到了多米诺骨牌,整个东南亚变成了一片乱局,所有人都在寻求解决的方案,都在警惕国际货币投资商们的幕后黑手。哪怕刚刚回归的香港,也不例外。

    在香港最著名的浅水湾豪宅区,一栋被森林掩映的别墅里,有一条身影正在碧波间游荡,如同最为轻快的活鱼。那是个非常健康的年轻人,肩背如同绷紧的弓箭,窄腰收紧,腹部肌肉微微显露,一条短小贴身的泳裤勾勒出了让人垂涎的身形,两条长腿击打着水花,把自己往前推去。虽然泳镜和水花遮挡了他的面孔,但是光凭这身材,就足够让大多数女人爱慕,更多的男人嫉妒了。

    那男人只游了几个来回,伸手抓住了泳池旁边的楼梯,把自己拖出水面。捡起放在躺椅上的毛巾,他边擦拭着湿发,边朝房间内走去,在客厅的餐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摆好,勾得人食指大动。

    随手抄起一杯鲜橙汁,他并没有在桌前停留,而是径直向房间内走去,更里面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大量书籍和资料堆满了整个房间,迎向门口的老板桌旁,一个男人正在低头奋笔疾书。

    随手把浴巾扔在了地上,他笑吟吟的走了过去。

    “游完泳了?”并没有抬头,伏案疾书的男人笑着问道。

    “2000米,足够复健了。”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水汽,他探头凑了过去。“还是老虎基金那档子事?”

    “嗯,围魏救赵嘛,总是会有些作用的。”终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男人笑着合上了笔记本,抬头给了恋人一个轻吻。

    他慷慨的回馈了这个吻,还用舌尖挑逗似得在口腔内打了个转。一吻结束,那双桃花眼满足的眯了起来,像是吃到了甜头的大猫。

    “不如一起先吃个饭,反正股市又不会跑。还以为你找我来是度假呢……”

    “这叫随军家属。”笑着抬手揉了揉对方湿润的黑发,男人站起了身。

    “哦?那什么时候找套军装穿穿看?”唇边露出一抹邪笑,他伸手揽住了恋人的腰,把人往客厅引去……

    夏日明媚的日光从落地窗内挥洒而入,扫过桌上堆满的资料,嗡嗡作响的电脑,以及更深处摆满了书籍的书柜。在书柜最醒目的位置,一个镜框反射出了微弱的光芒,照片里的、照片外的,两道相同的光晕把那帧静格衬托的如此动人。

    不远处,调小了音量的电视屏幕里,红绿色块开始跳动,金钱暗涌如同流水般哗哗作响,又被客厅传来的笑声弹回,乖乖蛰伏回自己的领域。

    新的一天,开始了。

    —全文完—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