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23章 番外3 陈家兴

第223章 番外3 陈家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开门的声音刚刚响起,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就冲了进来,后面还伴随着保姆焦虑的叫喊声,“慢点跑,兴兴……”

    王娟脸上绽开了笑容,不用问就知道,这是小儿子放学了。果真没过几秒,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飞也似的冲了进来,一口气都不带喘的,直接跑到了婴儿床旁边。

    “小声点,宝宝们刚睡下呢。”看着儿子好奇的表情,王娟忍不住笑着走过去,摸了摸他有些冒汗的脑门。“进门也不先换衣服和鞋子,天气这么冷,别感冒了。”

    “他们怎么总是在睡觉……”

    小男孩沮丧的嘟起了嘴巴,这两只白白软软的小东西每次都是趁自己上学的时候偷偷起床!不甘心的踮起了脚尖,他把胖乎乎的小手伸进了小床里,轻轻戳了戳躺在外面的宝宝,换来对方一阵无意识的蠕动,顿时吓得他又把手缩了回来。上次他就不小心把宝宝吵醒过,结果一个宝宝哭起来,另一个也马上嚎啕,差点没把他也弄哭了。打那以后,对这两只小家伙他就只敢眼巴巴的观望了。

    “他们还小嘛~~你当年也是这么贪睡呢!乖,先跟妈妈去洗个手手,咱们做小叔叔的,可要给他们树立个好榜样。”

    这话简直是万用灵药,对付6岁大的小男孩已经绰绰有余了。有点依依不舍的牵着妈妈的手,陈家兴一步一回头的跟着母亲一起走到了洗漱间。看着儿子这副上心的表情,王娟不由笑出了声。不过也不奇怪,长到5、6岁了突然变成人家的长辈,对于小家兴而言也是个十足新奇的体验吧。

    哄着儿子吃了下午的水果,又补充了一大杯牛奶,王娟才牵着他回到了育婴房。在上个月他们家刚刚达成了协议,陪两个小宝宝不成问题,但是必须安静,还要多读点书,好准备给宝宝们讲故事。

    这个协议对于耐不住性子的小男孩而言简直称得上霸王条款了,但是为了多看看两个小家伙,他还是忍痛应了下来,并且积极筹备了一肚子好玩的故事,就等着宝宝们睡醒了给他们讲。结果到现在,宝宝们还是天天睡呀睡的,能轮到他讲故事的时间简直屈指可数。

    看儿子开始读自己的学前读物了,王娟笑了笑,也坐在一旁打起了毛衣。其实她的技术真的相当一般,但是当年生家兴的时候练过好一段,去年跟刘芸重逢时,又跟她请教了一些针法,现在织起来也相当有模有样了。眼看就要过冬,总要亲手给宝宝们织点小件衣物她才放心。

    勾着手里的袜子,她时不时瞥两眼坐在小桌椅前的儿子。这小子每过段时间就要凑到婴儿床边看看两个小婴儿,最后实在按捺不住,把书本抱到了一旁的小床上,摆出了一副坚守的架势。唇边不由溢出了笑容,王娟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有些出神的看着面前这副景象。

    她并没有预料到两个孩子的诞生。去年6月时,当儿子突然跟自己说起他们找了个代孕母亲时,简直把王娟吓坏了。这可是一对没有“母亲”的孩子。双胞胎使用的卵子来自基因库,根本无从得知血缘上母亲的来历,孕育他们的则是美国代孕中心找到的代孕妈妈,签订了重重协议,跟孩子的血脉没有任何关系。

    在王娟眼里,这种违背了常识的事情简直无法想象。但是那毕竟是个孩子,身上流淌着儿子的血脉,也是儿子对他们最大的让步了。最终王娟还是咬了咬牙,平生第一次踏上了出国的航班,探望这对未曾出生的宝贝。

    这趟出国旅行对于王娟而言,是一场毕生难忘的经历。她来到了世界另一端的美利坚合众国,看到了一个跟中国完全不同的新世界。摩天大楼多得简直让人喘不上气来,各种肤色的人群就那么自自然然的汇聚成一体,马路宽敞、车流如潮,还有那些穿着暴露的姑娘小伙们。刚到美国的几天里,她的脑袋全部都是嗡嗡作响,简直一刻不得安宁。

    然而,在宽敞明亮的代孕中心里,她见到了怀着自己孙子的代孕母亲。那是一位非常年轻的中国姑娘,看起来聪慧健康,有着干净明亮的笑容。在自己满心愧疚的探问里,那姑娘只是笑了笑,说这是一份工作。她也乐意帮助这些相爱却无法生育的人带来孩子,就像一只带来婴儿的白鹤。

    王娟没听说过白鹤的故事,她甚至有些羞于说出自己儿子“不能生育”的原因。但是那姑娘却知道的清清楚楚,没有半丝羞愧,反而向她普及了很多同性恋权益运动,比如纽约的石墙运动、比如同性恋骄傲日。

    这是王娟以往最厌恶听到的东西,但是在这个姑娘的陪伴下,她居然听进去了,甚至找来了儿子,让他陪着自己到纽约城逛逛。这也是陈远鸣出柜后第一次长久的陪伴母亲,和肖君毅一起。

    他们参观了这个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去了曼哈頓的格林威治村,看了自由女神像,还亲眼目睹了世贸大厦的遗址。王娟是知道9.11的,在电视里看过新闻。但是近距离观看这片残骸,带来的心理恐慌如此的惊人。她想到了儿子经常往返的飞机,想到了他在纽约的产业……有多大的几率,他会登上那架飞机,然后消失在这片废墟里,一去不回。

    茫然的扭过脸,她看到儿子和那个名叫肖君毅的男人并肩站在一起,在两人正中,同样宽大结实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像是支撑着彼此。王娟失声哭了出来,泪流满面。她说不清自己那一刻到底想到了什么,但是对于这段关系,她终于放下了心结。

    然后就是漫长的孕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两个年轻人的事业有多忙碌,但是他们依旧经常到医院看他们的孩子,哪怕只是抽出一点时间说几句话,听一听心音。双胞胎的生产历来是艰难的,为了候产,两人抛下了一切工作,整整半个月没有离开纽约。孩子诞生的那个晚上,他们两人就那么焦急无措的站在病房外,整整几个小时没有挪动半步。

    王娟那时终于懂得了,对于这对双胞胎,他们可能比自家这个长辈还要期待,还要珍重。“爱情”对她而言还是个陌生的东西,但是她明白,这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双胞胎是一男一女,出生后就做了dna鉴定,男孩是陈远鸣的,女孩则是肖君毅的。有那么一瞬,王娟甚至有些害怕,怕这个“孙女”不讨肖君毅的欢心,但是那个年轻人笑的就像任何一个傻爸爸一样,充满了自豪和炫耀,还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他们给两个孩子起了名字,男孩叫陈子霄,女孩则叫肖子琛。就连她这种文化程度的人,也不难听出这两个名字的含义。在几个月的兵荒马乱后,一家人返回了北京城,在这里举办了百日宴席。然后……

    王娟回过了神,突然发现小儿子不断制造出的悉悉索索声消失了,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小子居然又趴在床上打起了呼。摇头笑了笑,她起身拉过了一旁的薄被,盖在了他身上,忙了那么长时间,也该补点觉了。

    几十分钟后,肖君毅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岳母正坐在床边织着毛衣,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儿歌,三个孩子则像是被这支简单的催眠曲哄睡了,正酣然打着小呼。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他轻轻走了进去。

    “啊,你回来了。”王娟看到了肖君毅的身影,站起身来。

    “今天不怎么忙,就给自己放了个假。”肖君毅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耀眼,但是风度和魅力不减反增。

    王娟心中不由升起一点古怪的自豪感,不得不说,她儿子的眼光还是没话说的。

    “这时间,宝贝们该醒了吧?”虽然只做了几个月的父亲,但是肖君毅显然是把每个细节都放在心上的人,自然也清楚孩子们的睡眠时间。

    王娟也瞟了眼时钟,“哎呀,是该醒了,我去拿两瓶奶过来。”

    这一去才几分钟的时间,再次回屋时,房间里已经乱作了一团,两个孩子都准时醒了过来,同时放水,又同时开始哇哇大哭,肖君毅一人都有点照顾不过来了。被婴儿的哭声惊醒,陈家兴也醒了过来,有些发怔的看着面前的情形。

    哑然失笑,王娟快步走了过去,抱起了孙子,给对方塞上奶嘴。肖君毅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手脚麻利的给女儿换上干净尿布,才轻轻抱起她,给自家小公主喂食。

    陈家兴再也按耐不住了,轻手轻脚凑了过去。看了看这边,又看了看那边,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这两个小家伙对他而言很好辨认,男孩眼睛又大又圆,乌溜溜的从来都不怕人,女孩则有一双细细长长的眼睛,总是羞答答的眯着,看起来多出几分憨态。只是几眼,陈家兴就选定了目标,扒在了肖君毅身边。

    看着这个小家伙,肖君毅也忍不住逗他,“家兴,你是喜欢霄霄,还是喜欢琛琛呢?”

    “琛琛!”陈家兴答的干脆,“琛琛好可爱!”

    当爹的马上翘起了尾巴,“那是,我家琛琛最可爱啦!”

    “你这孩子。”王娟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又怎么能听不出这点文字游戏。“对了,远鸣今天还不回来吗?”

    “可能还要几天。”肖君毅笑得有些歉意,“最近国际原材料市场有些变动,他还要忙上一阵子。”

    不只是钼矿的价格,2002年是世界经济开始复苏的一年,石油、铁矿石、黄金的价格都在飙升,陈远鸣如今已经开始涉足原油期货,麾下的矿业更是一个大幅前进期。还有最近国家开始加大的整治力度,逐步整合混乱的稀土市场,使其规范化、规模化,今年稀土价格开始猛降,正是入局的时机。

    由于几摊产业都不在北京,就算陈远鸣再怎么归家心切,也不可能天天回家。因此顾家的就变成了相对轻松的肖君毅。今年君腾开始加大力度发展房地产业了,去年从美国骗回来的那些人才需要更多的资金喂养,而随着商品房改革,房地产业也越来越有升温的趋势,虽然志不在此,但是来几笔快钱显然也不是不行。

    看着面前带着一点倦容的男人,王娟突然觉得有点羞愧。自家儿子怕是跟“贤内助”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肖君毅就这么陪他走了过来,几年时间也没有改变分毫,还有他为救儿子负的伤……

    清了清嗓子,王娟小声说道,“君毅,你要是太忙也可以歇一歇,我还年轻着呢,照顾两个孩子绝对没问题的。还有我家远鸣……我也会让他多回家……”

    惊讶的挑了下眉,肖君毅露出了笑容,“妈,您放心,我们能顾过来的。回头总有换班的时候,等孩子皮了再让远鸣折腾去吧。”

    那笑容里带着微小的自豪和调侃之意。王娟也不由笑了出来,“你这孩子……”

    守在一边的陈家兴当然没兴趣听大人闲聊,他轻轻伸出手指,戳了戳侄女软软的手掌,小子琛一边喝着奶一边好奇的看了过来,细细长长的眼睛眨了眨,唇边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窝。

    陈家兴开心的裂开了嘴,小小声的对她说道,“等会别又睡了哦!我又新学了好多故事呢!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国家,里面有个漂漂亮亮的小公主……”

    童稚的声音软软糯糯,溢满了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9.11,这事情真的是没法阻止,也不能阻止,牵扯太大了,所以故事里它还是照常发生了。世界虽然如此残酷,但是死亡之后总有新生。

    “石墙事件”(英语:stonewallriots)在同性恋维权的历史上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引发了美国同性恋群体维权的行动,并扩展到世界范围内。一个强大的同性恋维权组织“同性恋解放阵线”成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