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26章 番外6

第226章 番外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远鸣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心跳过速、呼吸困难。他躺在床上稍稍喘了口气,让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眼睛开始适应房间里的光线,那片浓郁的黑暗显露出了层次,化成自己熟悉的卧室景象。

    听觉也在逐渐复苏,轻微的秒表滴答声,换气扇沙沙轻响的白噪音,还有那抹熟悉的呼吸。一条手臂紧紧勒在他胸前,如同小琛琛对自家宝贝泰迪熊的痴迷一般,紧抓不放,用力的让人窒息。

    唇边划过抹浅笑,陈远鸣轻轻推开了引起噩梦的元凶,从床上坐起身,准备喝点水润润唇。然而还没等他打开杯盖,一个带着睡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远鸣?」

    手臂在床上滑动了一下,带出床单轻微的摩擦声,没捞到人,对方的鼻息突然变得急促,像是要从睡梦中惊醒。

    陈远鸣回身按住了那只手,「口渴了,起来喝点水。」

    回答他的是一声悠长的鼻息,那只手反握了回来,握住陈远鸣的指尖。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

    「几点了?」

    看了眼床头柜上的夜光时钟,陈远鸣答道,「2点10分,还早,继续睡吧。」

    那只手并没有放开的意思,又紧紧握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重复了一遍。

    「还早……」

    喝水的**顿时消失了,陈远鸣重新躺回床上,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抱爱人抱在了怀中。

    「嗯,我们睡吧。」

    他闭上了眼睛,但是耳边的鼻息依旧紊乱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平静,重新坠入梦乡。

    再次醒来时,时钟已经指向了9点,让常年7点起床的陈远鸣很是惊讶。搓了把脸,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枕边人显然早就起床了,那半边床单都冰凉凉的,带着股晚春的寒意。

    然而跟卧室内的宁静不同,穿过门扉和走廊,隐约的欢笑声从外间飘来,响亮点的声音稚嫩、带着满满童趣,低沉点的男声则不紧不慢,就像在逗弄什么有趣的小动物。

    陈远鸣不由挑起了唇角,向门外走去。

    自从父母搬到了北京长住后,陈远鸣就搬出了西山别墅,在附近买了栋小洋房作为自己和肖君毅的新家。建筑面积没有西山那边宽敞,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下层居家上层办公,还有专门的儿童房,足够他们一家四口居住了。

    只不过这个小别墅他们回来的机会不太多。经常出差,孩子们又多在爷爷奶奶那边住,这里就成了他们小聚的爱巢,像这样热闹的早晨,可算屈指可数。笑着拐过了长廊,他站在了厨房门口,只见宽敞的开放式餐厅中,两小一大正忙做一团。

    两只小家伙拿着零碎的碗筷食材跑来跑去,名为帮忙实为添乱,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大的那个则一边慢条斯理的逗着两只小家伙,一边悠闲的挥着锅铲,准备着早饭。香气已经开始四溢,有甜丝丝的奶香、煎蛋和培根的脂肪焦香、还有烧麦包子这些面点的麦香……肚子发出了咕噜一声,还未开饭,他就已经食指大动。

    这时努力伸手把几只塑料小碗摆在桌上的小男孩突然发现了陈远鸣的身影,大叫一声直接扑了上来。

    「爸爸,爸爸你终于醒了!快看我跟妹妹做的早饭!」

    小姑娘也跟着后面跑过来,直接伸开手做出了个「要抱抱」的动作。陈远鸣哈哈一笑,伸手抱起了女儿,用力拿脸蹭了蹭女儿娇嫩的脸蛋。小姑娘咯咯笑了起来,边笑边躲,「爸爸脸上扎扎的!不要碰人家~」

    伸手牵过儿子,他朝餐桌走去,「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啊?」

    小男孩兴奋的跳了起来,指着比自己还高点的餐桌说道,「我们拿了麦片、牛奶!还有甜橙和好大一盘樱桃肉!爹地负责热饭!」

    「真能干!」把两个小家伙一边一个放在了儿童座椅上,陈远鸣摸了摸两人发顶,「剩下打杂的事情就交给爸爸吧!」

    肖君毅这时已经把几样热菜装盘,就像饭店招待那样一手两只盘子,稳稳的向他们走来。

    「你这个帮厨手艺还挺不错嘛。」伸手接过盘子,陈远鸣把适合孩子吃的菜摆在了他们面前,顺便在爱人耳侧偷了个吻。

    肖君毅剑眉一挑,露出了点自得的笑意,「不看看主厨是谁家孩子。」

    很快一桌菜就摆满了宽大的饭桌,陈远鸣和肖君毅坐在两边,边吃放边照顾孩子。由于从小跟着刘兰馨长大,这两个小家伙的餐桌礼仪已经相当不错了,吃饭很是专心,看女儿拿着小勺子努力跟蛋杯里的溏心白煮蛋奋斗,陈远鸣不由笑了出来,伸手拿过手绢,擦了擦她唇角沾上的浅黄色蛋液。

    小霄吃饭则快一些,不一会就解决了自己的定量,眨巴了一下圆溜溜的大眼睛,他看了看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两个大人,忍不住说道,「今天我们去游乐园好吗?我好想去游乐园玩!」

    小琛还没吃完饭,不由着急的抬起头,「动物园!去动物园看企鹅……」

    「宝贝,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咱们先吃饭。」陈远鸣止住了女儿的抗议。

    肖君毅则补充道,「上午去动物园,下午去游乐园,反正咱们可以玩整整一天!」

    小霄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可以吗?!」

    「当然可以,今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肖君毅笑着说道,目光却落在了对面的陈远鸣身上,那视线中包含的东西,让陈远鸣的心脏微微一抽,他不由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笑容。

    「今天……还有明天,一直到五一放假,我们都会留在家里。」说着,陈远鸣低头抚摸女儿柔软的发丝,「所以琛琛可以慢点吃,咱们不着急。」

    他们……还有时间。

    吃完了早饭,又给两个小家伙换上外出的服装,两人一手牵一个向门外走去。座驾选的是加长版SUV,正适合带孩子们出游。出生在富贵家庭,两个小家伙倒是早就习惯了「司机叔叔」的保卫和护送,旁若无事的跟家长们叽叽喳喳,倾诉着自己的欢乐心情。

    今天天气很晴朗,4月底已经开始转暖,明媚的阳光带上了温度,透过车窗挥洒进来,陈远鸣看着面前三人,心底有着股让人安心的暖意。

    北京动物园的企鹅馆2004年才建成,两个小家伙都是头一次看到真实的企鹅,小琛琛简直都挪不开视线,连一直不太高兴逛动物园的小霄都看的目不转睛,然后是隔壁的海獭馆,大熊猫、金丝猴、长颈鹿……动物园对于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而言,简直就如同仙境一样奇妙。

    毕竟还不到6岁,不一会两只小家伙就走累了,陈远鸣和肖君毅一人抱一个,尽职尽责的当起了代步车,肖君毅还把男孩儿架在肩头,像骑大马一样跑来跑去,都得小霄尖叫大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虽然保养的相当不错,这人今年也快40岁了,如果不是常年坚持锻炼,估计这一通下来就要扑地了吧。

    陈远鸣微笑着抱着自家小公主,缓缓走过一个又一个动物馆。由于结合了同样母系血缘,两个孩子的长相其实有点相似,但是眉眼之间却带上了彼此父亲的特征。小琛琛那双眼同样细细长长,有几分桃花样儿,平时总是娇憨的眯着,带着甜美的弧度,看起来就是最天真无害。但是这小姑娘的性格却有些奇异的像他,行事极为沉稳,做事之前都要细细过一遍脑子,又聪慧又乖巧,简直让两家都没几个姑娘的奶奶们宠到了骨头里。

    看着在前面疯跑的爹地和哥哥,小琛扭过了头,突然抱住了陈远鸣的脖子。

    「爸爸最近总是在家……」

    小姑娘细细小小的声音从耳畔传来,陈远鸣不由笑了出来,「最近工作不是那么忙了,当然要回家陪陪我们的小公主~」

    「嗯……」小姑娘手环的更紧了一些,「可是为什么爹地总是那么担心呢?爸爸你要出远门了吗?会走很久吗?」

    陈远鸣的手紧了一下,又慢慢放松了下来,轻柔的拍着女儿的背部,「爸爸当然不会出远门,琛琛最近长的这么快,万一不小心长大了,爸爸不就错过好多抱琛琛的机会了吗?」

    小姑娘抬起了头,细细的眼睛里含着一点点水汽,「真的?不骗琛琛?」

    心底有根弦微微的扯痛了一下,陈远鸣故意伸出了小手指,「不骗琛琛,要不咱们来拉个钩?」

    琛琛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该再信拉钩这种游戏,但是她还是咬了咬柔嫩的下唇,毅然伸出了手指,搭在陈远鸣的小指上,「拉钩上吊一百年,骗人是小狗!」

    「嗯,是小狗!汪!」陈远鸣笑着亲了女儿一口,换来对方银铃似的笑声,和一个甜甜的亲吻。

    打消了心头疑虑的小姑娘又兴奋了起来,非要去看「泰迪熊」,在强调了好几遍棕熊和泰迪熊真的不一样后,陈远鸣还是抱着她去参观了熊熊们。肖君毅这时也累出了一脑门汗,乖乖抱着儿子走了回来。

    看着对方开心的笑容,陈远鸣伸出了手,拉住了他空出的左手,一家四口就这么站在熊山前驻足观看。肖君毅的左手经过十几年的复健,如今已经基本康复,只是握力还有些差距,但是今天他握的是那么紧,像是要把陈远鸣融进自己血骨之中。

    那握力几乎让人生痛,但却真实而执着,陈远鸣没有躲开,只是以同样的力度握了回去。

    今天这个日子,对他们而言太过特别了。

    2008年4月23日,17年前的那个雨夜,陈远鸣死于一场车祸。而今天,离那一天的夜晚,只剩下了几个小时而已。

    惊惶吗?恐惧吗?不舍吗?其实有了这十几年的经历,陈远鸣已经没那么在乎了,他度过了一个很好的人生,没有失望、没有愧疚、也没有遗憾,他善待了这次生命,也收获了最为丰厚的补偿。死亡的阴影早就从他的脑海中抹去。

    但是肖君毅不同,比起以往任何时候,他都贴的更紧,近到随身保卫的地步。掩盖在笑容下的,是急迫和忧虑,是对于未来的恐惧。而这份恐惧,甚至感染到了他们敏感的小女儿,让她都为之惧怕。

    可是陈远鸣又能做出什么呢?命运也许能掌握在他手中,但是生死,并不是由他来决定的。

    轻轻牵起了肖君毅的手,他在上面落下了一吻,「走吧,咱们再去别处逛逛。」

    那天上午,他们在动物园里疯玩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又跑去游乐园玩了小半天,结果还没到四点钟,两个小家伙都一副困得睁不开眼的窘态,两人只得草草收兵,带着孩子们回家睡觉。

    给两个孩子盖上了薄被,陈远鸣刚刚转身,就被拥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亲吻来的如此热切,似乎要把人生吞活剥。陈远鸣回馈了这个吻,慢慢调整节奏,安抚着怀中的男人。

    长久的一吻结束后,陈远鸣笑着说道,「肖董最近饥渴的够呛啊,我该……」

    「远鸣!」肖君毅打断了他的话语,更紧的抱住了他,头颅搭在他的肩窝,低沉的重复着他的名字,「远鸣……」

    「我在。我还在。」陈远鸣环住了他的腰,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脊背,「这里不是成渝公路,我们也好多年没碰过奥迪了。君毅,我还在你身边……」

    那点微微的颤抖平息了下来,肖君毅深深吸了口气,拉着他向二楼的书房走去。在书房的阳台上,有两把并排摆放的躺椅,他把陈远鸣推到了一张躺椅上,自己则坐在他身边,用手紧紧扣着对方的手掌。

    陈远鸣知道他的意思,他也没有抗拒。两人就这么坐在露天的躺椅上,看着落日的晚霞一点点被夜幕吞没。2008年的北京,夜空再也看不到星辰,模糊的月亮慢慢爬上了天空,一步又一步向天际正中滑去。

    两人的手指握的太紧,也太久,到了最后,他们似乎能从指尖感受到对方心脏的跃动,就像一支完美的协奏曲一般。不知什么时候,一阵悦耳的闹铃声突然传入两人耳畔,肖君毅扭过了头,眼中带着无法错辨的喜悦。

    「时间过去了。」

    他的死亡时刻,也许会再次夺走他性命的时刻。

    陈远鸣报以了同样的笑容,「我还在你身边,在我们的家里。只是从今以后,可能就没那么厉害,能够预知未来了……」

    「预知?我们不需要了,不再需要了……」

    一个亲吻落在了他的唇上,带着点咸涩,又带着点甜蜜。陈远鸣把手插入了对方的黑发中,加深了这个吻,让它变得更加具有热情,就像他们之间焕然一新的新生。

    那个吻结束后,陈远鸣轻轻拉开了一点距离,「挺想现在就把你推倒在床上,不过孩子怕是该醒了,只能往后拖几个小时。」

    肖君毅慢慢直起了身,「没关系,反正你还有的是时间。」

    两人的笑容如此相似,如此默契。陈远鸣在对方红润的唇角上摸了摸,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今天的晚饭就交给我好了,看我怎么喂饱你和你那对宝贝儿。」

    笑着转身,他正想往屋里走去,一只手却从背后拉住了他,执拗的把他转了回来。陈远鸣笑着转过身,却愣在了当场,哑然看着面前的景象。只见他的爱人,他孩子的父亲,他长久以来的伴侣正单膝跪在阳台的空地上,用单手高高举起一只锦盒。

    那个锦盒是敞开的,正中躺着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铂金打造,没有任何花纹和饰物,洁白无瑕的素戒。月光散发着朦胧而皎洁的光辉,似乎给两枚戒指都蒙上了一层辉光。

    「陈远鸣,你愿意把今后的每一天都交给我吗?在一无所知的未来,每一个日日夜夜与我相伴。」

    月光洒在那张不再年轻,却依旧英俊的脸上,庄重威仪,带着如同神前起誓般的严肃。陈远鸣的喉头哽咽了一下,慢慢走回了两步,用和对方相同的膝盖,单膝跪下,额头紧贴贴在了对方额际。

    「我愿意。」

    他拿出了盒中的两枚戒指,用指腹轻轻摩挲,毫不意外的发现内圈刻着米粒大小的字迹,是「远鸣」和「君毅」。他把刻着君毅的那只交给了对方,冰凉的金属带上了人体的温度,他们小心翼翼的捏着戒指,一前一后戴在了爱人离心脏距离最近的手指上。

    戒指的大小完美无缺,就像直接生长在手上似得。两人手掌紧紧相扣,五指交错,银色的光辉辉映在一处。

    「在不可知的未来里,在我生命结束前的每天,我都属于你,而你,也永远属于我一人。」

    他们的公司早就交融了彼此的股份,他们的血脉早就交融在儿女的血脉之中,戒指对他们而言曾经不再重要,却被赋予了崭新的含义。

    随着誓言,一个吻落下,深沉而甜蜜,如同盖在婚书上的印记。

    楼下,传来了一声呼喊声,小霄已经起床了,正在寻找自己的两位父亲。微小的笑容在唇边交错,他们站起了身,迈开脚步,并肩朝楼下走去。

    有那么一瞬间,月光似乎被擦亮了一般,映出两人亲密依偎的背影。

    THE END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