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章 猴群中的公鸡

第2章 猴群中的公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豆豆!快起床!”

    被一把粗暴的推搡惊醒,陈远鸣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有人叫了自己的小名,寒风顺着敞开的大门涌入,他打了个寒颤,从床上爬了起来。

    飞快穿上还有些潮气的内衣,再套上厚实的毛衣外套,转身看向身旁,小圆桌已经在房间正中支开,上面摆着几个碗,米汤稀的可以照见人影,咸菜只有3、4块,是自家腌的萝卜条,一个男人正窝在桌前稀里呼噜喝着粥,大口嚼着馒头。发觉了陈远鸣的目光,他把眼一瞪,大声骂道,“发什么呆!赶紧洗脸吃饭!”

    “快去吧。”身边的女人也推了他一把,顺手把一个煮鸡蛋搁在桌上,“等会鸡蛋就凉了。”

    陈远鸣一声不吭拿起毛巾,向门外走去。出了门右拐走廊尽头就是公用厕所和水池,这时已经过了早上抢厕所的高峰期,没花多大功夫,他就解决完个人卫生,扭开锈迹斑斑的水龙头,把一捧水泼在脸上。

    冬天的水冷的要命,黢黑的水管上还有灼烧的痕迹,显然是夜里又冻上了,不知被哪个邻居折腾开的。洗脸只是短短几秒,手就被冻的通红,小指和手背上的冻疮开始抽痛发痒。在身旁长而狭窄的走廊上,一股由柴火烟味和饭菜香味混合的气息扑面袭来,楼道里的每户都一片吵杂,这里是本市最大国有企业L市轴承厂的职工宿舍。一层八户,一共三层的宿舍楼,每天早上都是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整整21年,熟悉这里的一切。

    然而现在……狠狠拧了一把毛巾,他活动了下已经冻木的双手,抬起了头。然而现在,他只有15岁。

    “洗个脸都这么磨蹭,又想迟到吗?”

    走进屋时,呵斥声劈头盖脸砸来。陈远鸣默默放下毛巾,在桌前坐下。一个馒头塞进手里。

    “快点吃,都6点半了!”两只手利落的剥掉鸡蛋皮,把白嫩嫩的水煮蛋扔进了米汤里,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别成天没精打采的,该期末考了吧?”

    “还有一周。”啃了口馒头,呛人的碱面味刺激着味蕾,自家蒸的,永远都是这个味道。用筷子拨拉了下碗里的鸡蛋,陈远鸣突然觉得眼中冲上股涩然。“妈,别煮鸡蛋了,我都好了……”

    “瞎说什么呢。”女人利落的把几个空碗收到锅里泡着,“咱家不差这俩钱。”

    这次男人没说什么话,只是发出了一声冷哼,大步走出门去,关门时发出哐当一声巨响。陈远鸣的筷子微微顿了一下,加起块萝卜条,就着米粥吃了起来。

    看着还在冷战的父子俩,王娟忍不住叹了口气,穿起外套挎上提兜,冲儿子打了声招呼,“我去上班了,你也赶紧吃完去上学,走时记得锁好门。”

    大力咀嚼着嘴里的东西,陈远鸣点了点头。门被关上了,却阻不断门外的嘈杂声。6点45学生到校,7点整工厂开工,这两个时间点就注定了早晨的慌乱繁忙。自行车叮叮当当的按铃声、孩子们大呼小叫的吵闹声、还有一些家长扯着嗓子的怒骂在狭窄的走廊里回荡,年年如此,日日如此。

    在这声响的伴奏中,陈远鸣吃完了早饭,把碗搁在锅里,提起书包走出门去。1月夜长,门外还是黑漆漆一片,冷风像刀一样飕飕刮在脸上,呢面的外套也挡不住刺骨寒意,他吸溜了一下鼻子,把双手插进兜里,快步向学校走去。

    渡过几天的茫然期,如今记忆如同被擦去尘埃的镜子,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从家到学校是一条慢下坡的土路,坑洼不平,一到下雨就泥泞的拔不出鞋子。整段路上连盏路灯都没有,早几年路边还种着一些玉米和蔬菜,后来被私自扩建的民宅挤了个一干二净,有些不讲究的还直接把垃圾扔到路边,让这条小路常年散发着腐臭味。

    就是这条路况复杂的土路,陈远鸣却走的毫无磕绊。无他,太熟了。从小学走到初中,每天两点一线,15分钟步行,就沿着斜坡往下走去。坡下拐角处毗邻着厂里的第五小学和第三中学,在这两所学校里,他渡过了自己的整个少年时光。

    作为早年的大型国企,L市轴承厂的在职职工和职工家属人口足有超过十万,拥有十几个职工宿舍区,学校、医院、俱乐部、澡堂等等附属设施齐备,他所就读的轴三中更是远近闻名的重点中学,自从施行9年义务教育和分区就近择校制后,掏高额择校费挤进来的跨区生就成了三中的一大景色。

    只是这个景,却成了陈远鸣最初的童年阴影。

    踏进校门时,第一遍上课铃已经敲响,陈远鸣并没有加快脚步,只是扫了眼二楼的教师办公室,就转身上了楼。初3一班在新教学楼的三层最西头,紧挨着走廊,当推开教室门时,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他射来。

    好奇、鄙夷、惊讶、木然……少年少女们远未到会掩饰内心的年龄,这种天然的态度就显得愈发刺目。陈远鸣脸上一片空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直直的走到第七排的空位处坐了下来。同桌的女孩微微咧开身子,似乎想跟他拉开点距离。

    把书包塞进抽屉,掏出课本纸笔,陈远鸣扫了一眼身边表情不屑的马尾辫小姑娘,她叫什么来着,王茜?王婷?记不清了。别说现在他脑袋怪的厉害,就是原来没发疯时,他也跟这些同学没什么交集。

    刚刚坐定,清脆的高跟鞋声就在走廊上响起,一个中年女人走进了教室。高跟皮鞋,黑色的齐踝羊毛裙,鲜红的短款羽绒服,在90年代初称得上时尚的打扮,然而她的面部表情却破坏了一切,长发高高盘在脑后,银边镜框下一是双锐利细长的三角眼,若有若无的冷笑挂在嘴角,跟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傲慢气息相映成彰。

    坐在第二排的班长刷的站起身来。“起立!”

    桌椅挪动的声音顿时响成一片,全班人都站了起来。

    “老师好!”

    声音整齐响亮,标准的课前仪式。站在讲台上的女人矜持的点了下头,“同学们好。”

    又是一片稀里哗啦的桌椅响动,但是这次安静的飞快,一班的班主任韩倩是全校闻名的纳粹式控制狂,在教师决定一切的年代,根本没人胆敢挑衅她的权威。

    当教室里再次安静下来后,看着台下乖的跟鹌鹑一样的学生们,韩老师用眯起的眼睛扫过后排,毫不客气的开口,“马上就要期末考了,该怎么做我就不废话了,只是有些人不要总想着当锅里的老鼠屎,不想学就赶紧滚蛋。混日子,迟到早退、打架闹事,把班里搞的乌烟瘴气。你不想上高中没关系,不是那个材料没人逼你,别耽搁其他人!”

    几道目光偷偷扫过来,陈远鸣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翻开了面前的英语课本。

    韩老师发出了一声冷哼,把手里的教案往课桌上一扔,“现在抽查作业,背诵上节课的课文,陈远鸣!”

    被喊到名字,陈远鸣站了起来。这间教室并不算大,每排九个座位,一共七排半,像种土豆一样塞进足足65人。因为这两年家里条件不好,陈远鸣的身高离班级平均水准还差一线,有些偏科,成绩到也拿得出手,但是现在他站在教室的最后方,和那些混日子的吊车尾们比邻相伴……

    握紧了双拳,陈远鸣面无表情的看向讲台上的老师。

    “怎么,背不下来吗?力气都花在打架睡……”韩老师张口就想训斥,却被一句英文突兀打断。少年开始了背诵,发音不算特别标准,背的也不快,但是内容没有任何错漏,一字一句,清晰洪亮,像是在嘲讽她无端的责骂。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韩老师的脸色变得铁青,怒视着站在教室最后的男孩,一篇课文只有几百个单词,很快就到了尾声。在背完后,陈远鸣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撇了眼前排的某人。

    “我背完了,其他打架的要不要一视同仁呢?韩老师。”

    窝在前排的几人顿时把头埋在了课本里,噤若寒蝉。韩老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大声喝道,“坐下!开始上课!”

    一阵悉悉索索的翻书声响起,陈远鸣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坐了回去。头上的伤口还在一跳一跳的胀痛,他用手抚平了卷边的书角。这两天脑袋上是缝了针,也过得混沌不堪,但是多出来的东西却改变了他,如今初中课本对他而言简单到可笑,任何科目,包括自己最偏科的英语。同时,改变还不止这些,曾经让他百思不解、痛苦煎熬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陈远鸣抬起头,向教室前方看去。前三排,左右两边全部都是厂长的女儿、市领导的儿子,和那些科科满分的尖子生们瓜分了优等席。中间几排则是规规矩矩的教师子弟和普通高价生们,有着不上不下的成绩,坐着不上不下的位置。后两排变成了顽劣到实在不可救药的插班生们,花着钞票,用着关系,学业和性格却一塌糊涂,统统被塞进角落,任其自生自灭。

    在这个特殊的小社会里,只有四类人:有钱的、有权的、有关系的,还有真正学习出类拔萃的尖子生。而他,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类。他不过是一只误闯入猴群的公鸡。

    多简单的答案,可是在原先那段被搅乱的记忆里,幼年的自己从来没有懂过。他的家庭,他自小接受的教育不足以让他发现这个人尽皆知的秘密,他的父母把老师的话当做金科律例,只会打骂训斥,为他的“顽劣”失望透顶……

    耳边传来了整齐的诵读声,陈远鸣低下头,看着放在课桌上那双长满冻疮了的手。突然间,几天来让他混乱的恐惧感消失了,变成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东西。他开始接受脑海中那个更加年长、干练,却已经死去的自己。如果这是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为什么不试试呢?

    陈远鸣无声的笑了起来,捏紧了双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