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4章 探路

第4章 探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正准备收拾东西的刘芸明显一愣,续而露出了一丝苦笑,“卖毛衣啊?人家百货楼是有店面的,还要好多钱雇人、买毛线,做的都是大买卖,咱怎么能学人家……”

    “不,阿姨,你误会了。”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毛衣那种大件,比如围巾啊、手套啊之类的小件呢?这种东西织的很快,也不费事,如果能拿出去卖……”

    “嗨~~”刘芸笑了出来,“豆豆你是真掉钱眼里啦!这年头哪有人会去买手套,自己随便一钩不就出来了,不会织毛衣还不会钩手套吗?啊……”她看了看陈远鸣长着冻疮的手,犹疑了一下,笑着改口,“你妈那是太忙了,回头等阿姨闲了就给你钩双……”

    陈远鸣这次却没有答应,而是更坚定的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那种寻常的毛线手套,那种连指手套虽然外面能带,但是在家里、教室里照样得脱掉。像我们班,一屋子5、60号人,只有教室后面有个煤炉,冬天根本就暖和的,拿笔写字手都会冻僵,如果能打出一种毛线手套,分出五个手指,半截指尖留空,能够穿着手套提笔写字呢?这玩意没人做过,让平常人也不一定能织出来,肯定还是有销量的!”

    这次刘芸停下了动作,细长的眉毛微微颦在一起,像是在思考这事的可能性,过了半天,她终于迟疑的问了句,“那线呢?我这里都是织春衫的,而且这颜色……”

    “毛线不成问题。”陈远鸣斩钉截铁的说道,“钩个手套也花不了多少线,我看家里剩的那些颜色比较鲜亮的短线正好可以拿来配色,再添个主色就好,而且手套也不用太厚,灵活便利不扎手才是关键,毕竟大家都是写字时御寒的,阿姨你接的毛衣说不定还能剩下点线,直接用上就行。”

    织毛衣的帮工确实默认有些损耗的,刘芸往年都是用这些线来给家人添点小件或者混线的大件,如果把这些线都省下来……就算不省这些,再买点性价比高的线球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投资,如果赔了呢?

    “能……能卖出去吗?”最终,她还是咬牙问出了一句,这年头人都穷,刚刚把从土里刨食的习惯改成从工厂里刨,只敢对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使劲。也正是因为这种怯懦,才让8、90年代那些脑子活,敢闯敢拼的下海者成了先富的一代。

    “能!”太明白对方的顾虑所在,陈远鸣扯出一个十分璀璨的笑容,“阿姨你手艺这么好,做的活大商场里都能卖出去,只是一个小手套,完全是小试牛刀嘛!现在才1月底,离冬天过去还早呢,今年过年是2月15日,如果赶赶在春节前后做出来,到时扯个摊子在百货大楼或者市政府家属院门前卖,弄点颜色鲜亮的摆出来,不怕那些爱美的小姑娘不心动!今年还没下雪呢,干冷干冷,绝对有商机!”

    被陈远鸣这么一鼓动,刘芸是彻底心动了。她本来就是个心思活泛的,否则也不会去接私活,如今有个更简单,关键是真的很可行的点子……长长吸了口气,她点点头,“那……那我,就先试试?这玩意没人做过,还真不知能不能做出来,如果能行我就先给你哥俩一人织一双……”

    “那感情好。”陈远鸣笑着回道,“只不过阿姨你做出来可先别外漏啊,万一被人学去……”

    “唉!唉~~这我懂!”刘芸也笑了出来,毛衣样子也是,拿本时尚杂志一琢磨,里面好多样子都能仿着织出来,自家只有自己和女儿俩人会针织,万一点子被人偷去,可就怎么也赶不上别人了。

    两人笑得其乐融融,一旁的孙朗张着嘴傻乎乎的问了句,“你们在说啥呢?先说毛线手套我可不要!带着麻烦死了……”

    “哎呀你这傻小子!”刘芸一巴掌呼了过去,啪的一声拍在儿子脑壳上,“看看人家豆豆这么聪明能干,你那点学都学狗肚子里了!”

    “嘿!妈!”孙朗觉得自己冤死了,他招谁惹谁了!“我也是二中重点班的啊,这次绝对能考进前50……”

    “50个屁!二中又不是重点初中!快去洗碗!!”

    “什么?!”孙朗蹭的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这么冷天,让我洗?!”

    “你这个死孩子,饭我都做了让你洗个碗怎么了?!”

    看着杠上的母子俩,陈远鸣笑着站了起来,“阿姨,让我来吧,我在家也常洗……”

    “哎呀那怎么行,而且你手还冻着呢,别老碰冷水……二毛!”柳眉倒竖,刘芸怒视着自己儿子,小名都招呼上了。

    孙朗看了眼陈远鸣黑黑红红的干瘦小爪,最终败下阵来。“好嘛……我来就我来,不就是洗个碗嘛~~~豆豆你坐着,等会儿哥洗完了给你看新买的画片!”

    说着嘟嘟囔囔抱起三个碗,向水池走去。

    “这孩子!”刘芸尴尬的笑了一下,看了看一边沉稳的不像个小孩的陈远鸣,突然又觉得有些心疼,这么聪明乖巧的孩子,怎么不是她家崽儿呢,可惜老陈家最近过的太寒碜了,平白委屈了孩子……

    边想着刘芸边把陈远鸣按回了座位,“豆豆你坐着,阿姨给你泡杯红枣茶,前几天你叔才发的红枣,可甜了。”

    被用力的按坐了回去,陈远鸣坐在饭桌前看着忙碌的一家人,心底有着一股暖流涌过。他其实是羡慕的,越是接受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就越是羡慕这样的温情,可是自己那个家,还有可能吗?他眼中的火花慢慢黯淡了下来,有些事他可能无法改变,但是另一些,他必须试试看……

    那天在孙朗家呆了快一下午,参观过这家伙收藏的全套三国武将画片和自制竹节赵子龙小人后,陈远鸣谢绝对方的单车护送,慢吞吞的走回了家。

    大冬天,5点多天就擦黑了,走进家门时,锅里的热水正好开始沸腾,他的母亲正拿着一小碗面糊糊站在煤火前,准备做面疙瘩汤,看到儿子回来,手上的动作马上加快了几分,笑着问了句,“今天去哪儿玩了?”

    “出去转了转,正好碰上孙朗,就跑他家玩了会儿。”

    “孙朗?”王娟愣了下,随即笑了出来,“毛毛是吧?见着你刘阿姨了吗?他家搬到怡景小区后就没怎么见了。”

    “嗯,刘阿姨也在家,我中午在他们家吃的饭,手擀面。”

    “哎呦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讲究……”王娟皱了皱眉,“算了,下次见着时也给人家带点……”说了一半她突然说不下去了,牙关微微咬着,下颌都有点抽搐,“行了,先回家吧,饭马上就好。”

    陈远鸣当然知道被老妈咽下去的是什么,外人还好,像这种知根知底的熟人,她真不好意思在人家面前露怯,可是家里实在没条件摆排场了,这两年人情交际都少了很多,虽然这年头大家都是苦哈哈过日子,真没啥人直白的嫌贫爱富,但是穷困仍是让她抬不起头来,自尊也就变得更加敏感。

    没说什么,陈远鸣走进了家门。只见父亲坐在撑开的小桌前,微微佝偻着身子,浑身上下散发着疲惫气息。快到年关了,厂里赶任务,各个分厂都开始安排加班,为了那么点加班费,他父亲陈建华已经整整一个月没休息了,就连周日单休日也没歇过,就为了在过年前多赚俩钱,好渡过年关……

    陈远鸣的脚步一顿,对面的男人已经醒过神来,看到儿子第一反应就是皱眉,然后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又他妈出去疯!!你都初三了,除了打架、跑去疯玩还会干什么?!你就不会乖乖在家写点作业,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寒假还没布置作业呢……”陈远鸣低低应了声,眼底有些酸涩。在那个前世,他跟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糟,除了学业就是工作,他从没在父亲那里听到过一句赞扬,全部都是呵斥和责骂,是恨铁不成钢的激愤。为了辞职北上的事,他几乎被家里断绝了关系,一直到开始赚钱才略有好转,当他的理财公司成立后,一度缓和的矛盾又转到了结婚成家上,而这一点,他永远也没法满足二老的愿望……

    不知在自己死去的那个世界,他的父母会作何反应,公司垮了,但是账务基本清明,也留下了足够的遗产,他们……陈远鸣干咽了一口唾液,觉得心里烧得慌,话就脱口而出,“我……我这次考的很好,我会好好学的……”

    让你们摆脱这样的生活……

    被这突如其来的话一噎,陈建华顿时也说不出话了,吭吭哧哧了几句,终于一挥手,又埋下了头。王娟飞快端上了烧好的汤,不像别人家的甜面汤,他家的面汤永远都是咸的,里面扔着两片白菜叶子,还有一点点盐,就比水煮略好一点,但是可以正大光明代替炒菜,就馒头吃正好。

    “快趁热吃啊!”像是缓和父子俩的关系一样,王娟咋咋呼呼的盛好了饭,也在饭桌前坐下,“你也别成天说豆豆了,只要能考上大学,咱也能跟总厂那些高材生一样拿120块的岗位工资,是吧豆豆!”

    房间内的15瓦灯泡闪着暗黄色的光芒,在这光影中,陈远鸣点了点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