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5章 打服了再说

第5章 打服了再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天后,成绩出来了。陈远鸣拿到班级第七,年级十五的好成绩。发卷后照例按分数排座位,以前拿二、三十名时能被各种理由挤到后排,如今嘛……陈远鸣拎起书包在第三排中间坐定时,韩老师脸上的表情简直千金难换。然而对于这样的“成就”,他却很难说心中是快意还是怅然。

    两辈子加起来,他早就过了会为这种反击得意洋洋的岁数,前世记忆恢复的越多,这段校园矛盾就越不值一提。那些曾经让他痛苦煎熬、辗转反侧的东西,说穿了只是现实社会的拙劣倒影。比起天真可笑的校园生活,世界上还有太多无法用一己之力动摇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当被堵在僻静的小路上时,陈远鸣还是露出了丝冷笑。今天说好去孙朗家看手套款式,他走的根本就不是回家那条道,没想到还会被人缀上。只见前面不远处,一个脸型圆胖,膀大腰粗的小子堵在路中间,脚下蹬的是当时最时髦的变速山地自行车,梳着典型汉奸中分头,镜片后的小眼得意的弯成了两道细缝,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小弟”,看起来跟普通校霸相差无几。

    发现“猎物”看到了自己,那家伙翻身下了自行车,带着小弟们趾高气扬往前走了两步,眼神挑衅的扫过陈远鸣头上包着的纱布,“开瓢后变聪明了嘛,都知道考试抄袭了?”

    陈远鸣嘴角一抽,默不作声从肩上摘下书包,肩带左右绕了两圈,沉甸甸的坠在手上。站在对面的少年名叫马志强,父亲是厂里的分厂厂长,母亲在粮食局上班,因此就算成绩根本摸不到三中录取线,也堂皇的进了重点班,还因“眼睛近视”捞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这样的优待生本来跟陈远鸣毫无瓜葛,谁知自从初二上学期开始,两人就莫名产生了对立,用马志强的话就是“看这小子不顺眼”。重点班那个环境,原本的陈远鸣没有阶级意识,但是拥有这种意识的同学却着实不少,有人在中间挑拨煽动,影响不言而喻。在被孤立、歧视了一年多后,他终于忍不住跟马志强干了一架,结果是自己被打破了头,被学校警告,班主任批评,家长责骂,对方却因为脸上那堆淤青,落了个“被害者”身份。

    在原本那段记忆里,自己初中最后半年又跟他打过几架,最后差点被学校开除。如今虽然不打算在这种事情上纠缠,但是人家送上门来,不笑纳也说不过去。

    “怎么不说话,舌头断……啊~~”

    嘲笑瞬间变成了惊呼,几步距离,只是一个助跑手中的书包就抡了出去,正好砸在对方下巴上,死胖子上下牙猛力一磕,迸出血来。陈远鸣转身一脚,踹在那个瘦弱跟班的腰眼上,踢得他哎呦一声就蹲在了地上,另一个跟班已经挥着拳头冲上来,陈远鸣闪开了第一拳,用左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臂,膝盖猛力向上一顶,正中胃部,冬天虽然穿得厚,娇弱的小身板也受不了这样的猛击,那家伙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酸水。

    抛下俩跟班,陈远鸣伸手抓住了见势不妙想要逃走的马志强,扳住手肘一扭,再往膝窝里一踹,他整个人就扑倒在地,腾起一大片灰尘。

    90年代初,其实没真正意义上的坏学生,“严打”过去还没几年,吓破胆的家长们根本见不得半点流氓脾性,再顽劣的孩子都被看得死紧,生怕他们犯事被送上法场,再加上能来三中上学的不是职工子弟就是有头有脸的跨区生,更是淳朴到不行,以多欺少还行,单对单都是笑话。

    而陈远鸣上辈子刚走上北漂路时,干的可是正经体力活,几年钳工经历让他很有把力气,那时建筑工地是市面上最混乱的地界之一,又赶上“古惑仔”风靡大江南北,一群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没少群殴闹事。有着这样的经历,对付几个初中生还不手到擒来。

    马志强慌乱的在地上爬了两步,正想起身,头发就被揪住,狠狠往地上一贯,鼻子立马飙出两管血来,紧接着脖子上一紧,一道粗糙的绳子就套住了咽喉,顺势往后一拽,他嗬嗬发出两声怪叫,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陈远鸣……你!你放手!我告诉我爸……”

    “告诉他什么?”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轻,但是阴气逼人。“你天天来我这找操吗?”

    被这种意料外的粗话一刺激,马志强剧烈的咳嗽起来,指甲用力的抠着脖子上的书包带,连腿都扑腾起来。

    陈远鸣却不为所动,用膝盖狠狠抵在对方背心处,“收起你那点龌龊心思,**。就你这猪头模样,排挤我有用吗?”

    “你……你……”马志强浑身都抖了起来,“你说什……”

    “装不懂?老子没兴趣跟你们玩了,下次再在我面前转悠,打断你的狗腿。”

    “豆豆!”从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陈远鸣抬起头,只见不远处孙朗蹬着他的大二八狂奔而来,自行车都快被蹬散架了,发出叮呤咣啷的怪响。他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解开手里的书包带,拎起书包往后退了两步。

    摆脱了跟神经病一样的可怕敌人,对面还来了个帮凶,马志强三人根本就不敢逗留,小胖子推上自行车就跑,另俩个则像没头苍蝇一样往旁边的岔道里钻去。

    咣当一声巨响,孙朗已经撂下车子,朝三人追去。“我操你们这些垃圾!三打一哈?有种别跑!!”

    陈远鸣赶紧一把拉住了快要暴走的孙朗,“二哥,别追了……”

    “别追?!矮油我的弟弟啊,你这脑袋是他们打的吧?你咋这么好说话!!”孙朗差点抓住他一通猛摇,“你们三中不是管得严吗?你打不过他们不会告老师啊?!你跟你爸说过这事吗?”

    “我也打回去了,学校给了个处分……”

    听到这回答,孙朗瞪圆了眼睛,“不是吧?!他仨打你一个,你还吃处分?我操三中这么变态?!”

    “他爸是一分厂厂长……”

    孙朗顿时卡壳了,他爸孙军大小也算个官,从小还是接受过一些这方面的教育,愣了会儿,他一咬牙,“厂长怎么了?厂长的儿子就能随便打人了?别怕,以后哥多去你们学校转转,有谁来找你麻烦哥帮你打回去!哼~~你们三中还能管得着二中的人吗?!”

    看着气鼓鼓的少年,陈远鸣露出了个大大的微笑,走过去把摔在地上的自行车扶了起来,“阿姨让你来接我的?”

    “是啊,家里饭都做好了,我妈说让我来看看你走哪儿了……”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孙朗从他手里夺过车把,“赶紧跟我回家!今天烧排骨呢,我妈烧的排骨可好吃了!”

    “那是,阿姨的手艺可棒了。”扶着对方的腰,陈远鸣跳上了自行车,把脏兮兮的书包挂在背后,“快走!饿死我了!”

    大方的驱使又换来孙朗一阵嘟囔,少年奋力蹬起了自行车。陈远鸣慢慢敛住笑容,向背后看去。刚才打架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连个血滴印子都找不到,干净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是有些东西却被放置在了白炽灯下。那些诡异的针对性真是只因身份或性格吗?多了一辈子阅历,稍微试探就抓到了埋在深处的玩意。初中时他虽然有些黑瘦,个子也不算高,但是长相并不寒碜,眉眼也算得上清俊,三中为了杜绝上课讲悄悄话,又施行的是男女同桌制……在这个性启蒙的年纪上,太多无知少年会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来对付假想中的情敌,哪怕他压根对这口毫无兴趣。

    不过那又如何,当年自己没有察觉半分,如今他也没兴趣为这个发现做些什么。如果必须有人为之买单的话,绝不该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自己。收回视线,陈远鸣吸了下被冻出来的鼻水,抓紧了身前男孩的棉袄。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严打,1983年开始的治理社会治安行动,目前国内进行过四次,83年开始那次以量刑过重着称,判了不少死刑,对当时社会产生了莫大影响。具体可以查百度百科。

    古惑仔,着名黑帮电影系列,1996年上映,对内地青少年产生过莫大影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