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章 第一笔红利

第7章 第一笔红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夕夜,L市终于下了今冬第一场雪。足有一尺深的大雪掩盖了整个城市,让孩子们过了个充满狂喜的新年,然而几天后开始雪化时,喜悦就成了折磨。这年头水泥路面覆盖率太低,下水设施也不够完善,积雪变成了流淌的小溪,大街小巷简直像一片泥泽,让穿着新衣走亲访友的人们苦不堪言。

    随着雪化,市内的气温也降了好几度,街边几个卖年货的摊贩都冻得抖抖索索,初五后串亲戚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如今他们的生意也开始下滑,只能摆在百货商场门前挤点人气,这天还没怎么开张,就看见两个少年搬着一张小桌走到了马路边,支起摊儿来。

    干净的红布铺满桌面,大大的招贴钉在树干上,五颜六色的纺织品堆在一起。几个识字的摊贩满心好奇绕到了小摊前,仔细端详着招贴纸上的毛笔字,只见上面写着“纯羊毛保暖学习手套”几个大字。

    “手套还有学习不学习之分?”一人疑惑的嘟囔了句,看向桌上的手套。只见不大的一块桌面上,摆着7、8双毛线手套,不像平常带的连指厚手套,而是分出五指,指尖留空,断在第一个指关节处,跟半成品似得。颜色花样倒是很可爱,软软柔柔摆在一起,很是招人。

    “那当然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回道,只见摊前个头稍矮的那个少年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学习就得写字做作业,大冬天手都冻僵了怎么写?这些都是从上海那边进来的高档学习手套呢,戴上后写字可方便了。”

    说着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只咖啡色的手套正带着手上,灵巧的指尖转着一根长长的圆珠笔,耍了几圈后他捏紧笔刷刷写下一行字,字迹匀称清俊,相当的好看,一点也不像带着毛线手套能写出的。

    “嘿。”一个男人笑了,“别说嗳,写字还真挺方便,上海人点子奏是多。怎么卖呢?”

    “带图案的8块,花纹的5块。”

    围观群众顿时一片哗然,“多钱?一双手套都要8块?!你是想钱想疯了吧?”

    被一群人围着起哄,少年却丝毫没有慌乱,笑眯眯的捡起了一双,“叔叔,买东西也要看质量嘛。精纺澳洲细羊毛,不扎手不脱色,你看看这标签……”他把手套翻了过来,露出一节小小的商标,上面绣着一片彩霞和一串英文,“Dawn牌,晨曦知道吗?人家走的都是外贸出口线,看看这图案,Hello Kitty、Snoopy、Winnie the Pooh,哪个不是有口皆碑,又可爱又时髦!这次进货都是靠关系走的厂单,咱市只此一批,绝无分号啊!”

    噼里啪啦一番话说得人一愣一愣,时不时还蹦出几个英文单词,虽然少年的表情一直保持着自然亲切,却不知不觉把人绕了进去,让他的话有了几分说服力。这时一边的一个小姑娘突然扯了扯妈妈的一角。

    “妈妈,我想要猫咪!粉色的猫咪!!”

    这一嗓子换来了母亲的怒瞪,可是少年却没放过机会,张嘴就好,“小妹妹也喜欢喵喵啊,配你的红色棉袄可好看了!大姐你看要不要来一双呢,冬天这么冷,孩子写作业多难熬啊,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么时髦的手套又不会过时,想带几年都行,这样算下来根本就不值几个钱吗,大过年的,给孩子买一双呗~”

    这年月会来逛商城的真不会是穷人,而且市面上哪见过这种叫卖式的推销方式,在女儿和少年的夹击下,那女人最后一咬牙,“15块两双,卖不卖?!”

    “哎呀大姐你真是……”少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老板不让砍价的,这玩意进价太高了,根本就不赚钱,你看我们一共就这么几双,根本都不够卖呢……”

    然而这大姐明显也是厉害角色,两人一来二去搞了半天价,最终少年一拍大腿,“大过年的,第一单,就给您吧!二哥来包下这位大姐的手套!”

    用一个精巧的彩色小袋子把两双手套装了起来,少年认真递给了那满脸开心笑容的小姑娘,顺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妹妹拿好,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

    有了第一单,围观的群众也开始意动起来,购买欲这种东西是最容易被群体煽动的,人群越围越多,最后差点成了抢购,搞价的都不见踪影,更多是害怕买不到心仪图案的少年少女们。两人忙的满头大汗,笑容都快僵在脸上,不到一个小时,100多双手套就卖了个一干二净。

    有几个来晚的顾客不开心的嚷嚷道,“怎么就卖完了呢?还有吗?就匀一双!”

    少年打了个哈哈,“今天真没啦!不好意思啊,这货真是太抢手了我们都进的不多,等回头再到货了我还来这里摆摊!一定一定!”

    人群渐渐散去,陈远鸣长长呼出口气,蹲在了地上。喉咙因为长时间叫卖已经沙哑,嘴角也笑的肌肉都抽搐了,他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搞沿街推销,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这手。刘芸母女俩还在家里加班加点织手套,能跑来出货的也就他跟孙朗俩人了。不过现在的生意是真好做,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很多。

    一旁的少年猛力推了他一把,差点把他推坐在地上。

    “豆豆!”孙朗压低了声音,双眼闪闪发亮,“都卖完了!100多双呢!”

    陈远鸣板着脸瞪了对方一眼,在孙朗嗫嚅着想要收回嘴边的话时,露出了一个硕大的微笑,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嘿嘿,那是,不看是谁织的,谁卖的!”

    两个少年相视片刻,一同哈哈大笑起来。一个月的辛苦,值了!

    又过了一周后,在寒假结束前的两天,他们又跑去市政府家属院门口摆了一回地摊。两次共计售出80双带图案的手套,146双纯花纹的手套,总收入1362元。

    当最后一张一块钱拢入钱堆时,刘芸抬起了头,因为长时间织毛线,她黑白分明的美丽眼眸中现在净是血丝,眼袋肿的吓人,指尖上全部都缠上了绷带,还有些黑红染在纱布上,但是她的笑容甜蜜而幸福,整个人都显得熠熠生辉。

    1千多块啊!去掉不到150块的成本,这一个月净利润就有1千多块!等于她一年的工资。她曾想过做些副业补贴家用,但是从未想过做生意能有这么赚!只是个手套的小生意……

    眼睛都有些发热,刘芸深深吸了一口气,从钱摞子里抽出了一叠,认真的递在陈远鸣面前。“豆豆,这次阿姨真的多亏你了!这些钱你拿去吧,是你应得的!”

    陈远鸣微微笑了下,接过了钱。那叠大概有400块,一元、两元、五元、最大面额也不过是大团结,连一张工农知都没有,沉甸甸的一打。他只是轻轻晃了下,就抽出了一半,放了回去。

    “豆豆你!”刘芸急了,抓起钱就想往陈远鸣怀里塞。

    陈远鸣却直接退了一步。“这些就够了,真的。”

    他看着对方血丝遍布的双眼,心里有些酸涩,这一个月,真正拼了命的绝不是自己。但是即便这样,她也肯把1/3的利润拿出来,分给自己……前辈子他哪碰到过这么淳朴的合作伙伴。

    “这次能织出这么多,全是您和姐姐的功劳,我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而已,能拿这么多已经不少了。”

    “可是要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

    “别!阿姨,真的别!”陈远鸣再次让开了,“赚钱的机会还有,您才是需要本钱的那个,如果下次有机会,我再跟您一起蹭点红利就好了。”

    本钱这个词让刘芸的手僵在原地,犹豫了起来。这次的利润之丰厚,确实让她对经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么小打小闹的百来双手套就能有千把块入账,如果真的进货销售呢?只是对陈远鸣……她想了半天,终于咬了咬牙,“那行!等今年阿姨多进点毛线,早点开始做,到冬天一定能赚的更多……”

    “不。”陈远鸣却摇了摇头,“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利润了。”

    “什么?怎么会!我觉得这手套两三年也不会过时啊……”

    “就是因为不会过时,又非常简单,所以不出所料的话,一个月内就会出现仿品,到秋天满大街都会是卖这种手套的,到时2、3块一双都有可能。”

    这句话硬是砸得刘芸一阵眩晕,原来这只是一锤子买卖?那她应该再熬夜,哪怕多赶出几双……

    “不过……”陈远鸣却话锋一转,露出了一丝笑意,“想赚钱也不是不可能,不外乎扩大规模和产品升级,都是露指手套,如果再织出一个半圆的帽檐,不写字时能把整只手都裹进去呢?或者毛线的蓬松围巾,能盖住耳朵的耳套……做生意不能只因循旧历,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有所进益,大家都不傻,走一步看一步的,终究会被人赶上。”

    这番话听起来寻常无比,也简单直白,但是如同冬日的惊雷,轰隆隆炸在了刘芸的心间,她只觉得好像有一扇大门向她敞开,见到了一片崭新天地。嘴唇哆嗦了半天,刘芸笑了。

    “豆豆,你真是个经商的料子,你真……”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过了半天,她用手拢了拢自己额间的秀发,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我有些懂了,等我再好好想想看。豆豆,别嫌阿姨笨,只是,只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些,还需要点时间……”

    不,她真的不笨。陈远鸣在心底露出了一丝苦笑,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根底。如今他能依仗的不过是上辈子的那些超前商业理念,是无数在商海里摸爬滚打的前辈们积累的经验。而面前这个压根连一笔小生意都没做过的小镇女性,能够这么快明白他所说的含义,天赋上已经相当惊人了。

    有了这个引子,陈远鸣又跟刘芸聊了好大一会,直到天色渐晚才收住话头。谢绝了对方的晚饭邀请,也没让累成狗的孙朗护送,他沿着小路向家的方向走去。傍晚的风很冷,又缺少路灯,陈远鸣走的不快,但是步伐却沉稳坚定。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不止做成了第一笔生意,拿到了第一份红利,更重要的是,在孙朗家看到的报纸上,他找到了自己更加熟悉的东西。

    海湾战争,上海视察,鼓励浦东开发……一些让他印象无比深刻的东西正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前进,现在只是1991年,等到明年那位伟人的南巡讲话结束后,这个时代又会以怎样的步伐迈向前方呢?

    心底如同沸腾的火山,陈远鸣咬紧了牙关,在寒风中加快了步伐。胸前揣着的百来块就像一块火炭一样,灼烧着他的心扉,让他的血液沸腾,心跳激荡。他能抓住什么的,只需要找到一个完美无缺的方法……

    作者有话要说: 注:大团结,第三版人民币10元面额,黑色的人民代表步出大会堂,1966年发行。

    工农知,第四版人民币50元面额。黑茶色的工、农、知识分子头像,1987年发行。

    海湾战争,1991年1月17日~2月28日,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对伊拉克军队发动的军事行动。

    上海视察,1991年1月28日—2月18日,总设计师在上海视察时指出,抓紧浦东开发,不要动摇。希望上海人民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