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0章 不破不立

第10章 不破不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起床时,陈远鸣出奇的安静,不言不语,表情一片空白,就连一直粗枝大叶的陈建华都发现有些不对。

    “豆豆,生病了吗?”王娟把手放在儿子额头,“是不是最近学习太忙了,回头妈给你弄点鸡蛋补补……”

    就跟昨晚那些为钱忧虑的话压根不存在一样,她的笑容依旧那么和煦,双眼中净是对自己的呵护和期盼。陈远鸣默默摇了摇头,垂下了眼帘。

    他想起来了。舅舅家的小女儿王慧,小名圆圆。一个阴沉寡言的小姑娘,脚有些跛。在前世他对这个表妹印象并不深刻,只是过节拜访时见过几面,依稀记得她是小时候出事故伤了腿。但是他从没想到过,如果当时有钱,这条跛足还有可能治愈……

    记忆这种东西,就像一只干瘪的水囊,不用力翻转扭紧,根本无法挤出需要的东西。但是真把那些东西找回来,却又往往可悲酸涩。

    在其后的日子里,父母为何关系日益冷漠,姑姑们为何再也不上门拜访,小舅为何总对自家冷眼相待……一沓子烂帐,弄得家里分崩离析。他曾以为是因为家里没钱、目光短浅,才不想让他上高中、考大学,一心只想让他进工厂混个铁饭碗。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的父母曾那么热切的期盼他学业有成,出人头地。

    而这辈子,他确实能做到了。上市里最棒的高中,考全国一流的大学。他不是天才型人物,但是只要肯用功苦读,这些并不困难。可是他的家庭呢……就算自己能赚来钱,几千、几万甚至十万百万,那也将是2、3年后,是他踏出这个闭塞城市后的事情。

    远水解不了近渴。

    教室中,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听讲,为了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最后冲刺,这是他们今生改变命运的第一次机会。陈远鸣却直愣愣的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那个写满了字的草稿本,那个被一遍又一遍描摹的日期。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捷径该怎么走,他有经验,有能力,也有最关键的先知先觉。但是潜意识中,这个方案却一直没有落在纸上。只因为他的渴求,因为他满心的期冀。重新活一次,他凭什么不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生?一段不那么忧虑,被父母重视,充满骄傲的童年,一段不那么窘迫,堂堂正正走在最高学府的校园生活……

    可惜,他得不到了。

    “陈远鸣!”

    一个尖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陈远鸣抬起了头,只见讲台上,韩老师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愤怒。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陈远鸣没有动作,直直的看了回去。

    “成绩上去了就开始故态复萌?”看着对方毫无悔意的表情,韩老师的声音都尖利了几分,“你给我站起来!上我的课也敢走神?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交上来!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听课了?可以为所欲为了?这才几天,尾巴都翘天上了!你也配!”

    陈远鸣默默站了起来,用目光环视一周,只见教室里大一半都是幸灾乐祸的眼神,还有几个不屑的皱起了眉。他垂下头,再次摸了摸那个日期,合上了本子。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书包,把桌上的课本全部扫进去,陈远鸣干脆的挎起书包,向教室外走去。

    被这个动作惊到,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韩老师硬是愣了半晌才回过神,在少年跨出教室时高声怒喝。“陈远鸣!!你想被开除吗?这里可是学校,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陈远鸣扭过了头,深深的看了眼这间窗明几净的教室,那些神态各异的青葱少年少女们,那位愤怒到失态的中年女性……那么熟悉,那么陌生。他已经回不去了。

    一个略带自嘲的笑容浮上了唇角。

    “不用开除,我退学了。”

    在一片哗然声中,陈远鸣踏出了教室,脚步轻快。在心里突然蒸腾起一股诡异的畅快感,如今他可是全校前三,韩倩会不会因为他的退学负上点责任呢?不过这已经不再重要了,他再也不用伪装自己,别扭的呆在这群孩子中间。如今对于他而言,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

    “陈远鸣!”

    随着一声暴喝,大门被猛力踹开。陈远鸣收起手边的信封,抬起了头。只见他爸满面怒容的冲了进来,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领,把人从床边拖了起来。

    “你他妈给我说清楚!今天在学校是怎么回事!”

    “就跟你听到的一样,爸。”

    “你他妈还有脸给我犟嘴!”蒲扇大的巴掌啪的一下扇了下来,打的陈远鸣一个踉跄。“给我去老师那里道歉!”

    “豆豆!”王娟也冲进了门,“你在想什么啊?这都快毕业考试了,你怎么能跟老师顶嘴!你!快去认错,我跟你一起……”

    看来电话是直接打到厂里了,嘴角一片火辣辣的抽痛,面对惊怒的父母,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我真不想上了,别……”

    “你这个王八犊子!!”

    陈建华一脚就踹了过来,哗啦一声,身边的桌椅被碰翻在地,陈远鸣被踢的失去了平衡,倒退几步跪在地上,单手扶住了地面。

    “不上学?!不上学你能干什么?!”颤抖的双手飞快的解开了皮带,牛皮腰带被紧紧攥在手心,“你以为自己几岁?你以为自己在干啥?!你他妈给我说清楚!”

    “不上学了,我想出去赚钱……”

    嗖的一声,皮带挥下,一道血痕出现在面颊上,陈远鸣疼的一抽,但是没有躲开。

    “赚钱?!赚个屁!你一个15岁的小屁孩去哪儿赚钱,你能赚什么钱?!”随着怒吼声,皮带劈头盖脸砸下,每一道都带出一片的血痕。

    “这是发什么疯……”王娟失神的跌坐在了身边的床榻上,声音里满是哭腔,“你这是发什么疯?!啊……是不是刘芸那个贱人!一定是她!!”

    “不……”一鞭子抽在颈窝,陈远鸣猛一咬牙,用力摇了摇头,“她那点小钱,我看不上!”

    陈建华气笑了,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看不上?!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觉得自己能了!赚钱?赚钱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吗?!我都30了每月还只有80块的工资,你凭什么能赚到钱?凭你初中都没上完吗?!”

    血丝顺着陈远鸣的面颊滑下,他笑了下,眼角的微微抽痛,“凭我帮刘阿姨出了个点子,她一个月就赚了1千多块。”

    这话就如同惊天巨雷,让两人一同僵在了原地。陈远鸣没有任何停顿,“计划我已经有了,也买了火车票。明天7点发车,我要去南方打工。”

    “火车……”王娟的嘴唇哆嗦了起来,她这辈子还没坐过火车,甚至连火车站周围都没去过,“你才几岁,你知不知道……邻居们会怎么说你……你知不知道,不上学你将来……算妈求你了,别发这个疯好吗?咱去跟老师道个歉,你能上个一高的啊豆豆,你能考上的……”

    泪水顺着王娟的面颊滑落了下来,陈远鸣只觉得喉腔里噎的难受,他想告诉母亲,在上辈子他们也能没有攒够钱还给小舅,让一个本来天真活泼的小姑娘落下了终身残疾。他想告诉母亲,累年加班加点摧垮了她的精神,三年后她值夜班时会沉沉睡去,让一帮小贼偷了厂里的重要物资,弄丢工作,在人们嘲笑的目光中度过半生。他想告诉母亲,因为常年加班,最终父亲得了劳损病,每逢变天就要背酸痛,困苦不堪……

    那么多话在心中激荡,最后从齿缝中挤出的却是,“我想赚钱,很多很多钱。哪怕你们打断我的腿,我也要出门闯闯看。”

    看着儿子跪得笔直的背板,和眼神中散发的东西,陈建华手一抖,皮带从指间滑落。他的背佝偻了下来,似乎瞬间老了十来岁。看了看泣不成声的妻子,还有脸面血痕的儿子,他晃了晃,向门外走去。

    “建华!建华!”哭号了两嗓子,也没有唤回丈夫的背影,王娟扑在了儿子身上,“你咋就想不开呢?你让我跟你爸怎么在别人面前抬起头啊……都是妈不好,都是妈不好……咱家凭什么就不能过好日子,你凭什么就不能上学啊!豆豆,你咋就这么想不开呢……”

    一些热乎乎的东西顺着脖颈滑了下来,滴落在皮开肉绽的伤口上,一片火辣辣的痛。陈远鸣忍了半天,最终还是伸手环住了母亲,“我会赚大钱的,妈……别担心,我能的……”

    有什么东西在眼底翻滚,烫的他内心生痛。但是比起之前的纠结,他心底一片笃定的平静。他不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有着远超年龄的记忆和阅历,他该背负这个家庭,而非让父母再次陷入贫穷和绝望的困境。

    重活了一世,他能做到的。

    第二天一大早,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卷,陈远鸣随身带着两百多块和一张身份证走进了绿皮车厢,踏上了南下的旅途。

    在他背后,没有任何送行的亲友,只有一个封信静悄悄的躺在邮筒里。米黄的信封上写着几个公正的钢笔字:L市轴承厂第二中学初三2班孙朗(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