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章 在路上

第13章 在路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90年代初的中国大地上,高速公路还属于梦想中的玩意儿。除了沈大高速那可怜巴巴300来公里的全国唯一外,大部分司机根本就没有“双向四车道”的概念。路况复杂,路面失修,省道和国道之间衔接不畅才是长途运输面临的真正现状。因此这个年代但凡有点条件的人,出远门都宁愿乘坐火车,而非在水泥、沥青路面上颠破屁股。

    刚刚走过一段省道,疤子长长舒了口气,就算规避了大部分没有铺路的乡间小道,这段车程也谈不上愉快。每次经过坑凹或者路桥时,他都忍不住扭头看向背后,指望着捆货的绳索能够更结实一点,能把那些金贵电器栓的更牢。这还是晴天,万一不幸碰上个雨季,雨棚和防水布就成了更大的考验,不是一般的提心吊胆。

    不过好在,这次的司机着实不错。瞟了眼身边的少年,疤子终于也有点服气了。从凌晨出发,一路开了近十个小时的汽车,除了中间吃过一次饭,加了一回油外,根本就没有休息几分钟。如此高强度的驾驶,这孩子硬是没有叫过半句苦累,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改变多少。不知该说他实在,还是庆幸他还没被社会大染缸弄得圆滑世故。要知道这年头司机也是个吃香的铁饭碗,宠着供着还来不及,根本就没人敢给驾驶着几万块昂贵汽车的师傅们找不痛快。

    看了看路边戳着的路标,已经快到郴州地界,也该是他们的第一个交货点了。

    “小陈,下个路口向右拐,该到了。”

    并没有说要到哪里,陈远鸣也不在意,跟随对方的指示开进了一条相对平坦的土路,大概20分钟后,一个小型村镇出现在面前。

    “村口西面第3家,停在门外。”

    一路上的嬉闹神情也慢慢收敛了起来,疤子坐直了身体,留意着周遭的情况。由于干得是走私贸易,货品交接方面就要加几分小心,这里可不是走私天堂珠海,越往内地走,打击倒买倒卖的力度就越大,交货双方都要避开人烟稠密的大中城市,还要确保收货地点不那么冷僻,两边都有可信的人手在,防着某些人吃相太差一口吞。在他们的小网络里,郴州就是开胃的前菜了。

    几分钟后,卡车停在了一个小院外,疤子跳下车,用相当有节奏的拍子敲打了几下门板。吱咛一声,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一颗脑袋,是个圆头圆脑的毛孩子,估计还不到12岁,左右扫了一眼才拉开大门,疤子朝陈远鸣招了个手,大卡车就徐徐开进了院内。

    这个小院比他们装货的院落还要小上一点,院边只搭了个简易车棚,连仓库都没有。停稳货车后,疤子并没有招呼陈远鸣卸货,而是把他从车上叫了下来,抱着肩膀一路拖到了院北的侧屋里。

    这是一间临时砖房,只有十平方大小。房间里的摆设相当简单,一个小圆桌,一张木板床,还有几件洗漱用具。这时饭桌上摆着一碗满腾腾的大米饭,还有两个热菜,一荤一素,估计是一直搁在锅里温着的,还冒着水蒸气。疤子把陈远鸣按在了板凳上,笑着指了指桌边的保温壶,“先吃饭!今天可只有白水,明天还要继续开车呢,就先不来酒了。”

    “我不喝酒。”看了看桌上唯一那双碗筷,陈远鸣只淡淡回了一句,就坐下来干脆开吃。十来个小时的连续驾驶,精神本来就极度紧张,再加上中午那顿狗都嫌寒碜的冷饭,他现在真是疲惫不堪,有口热饭再好不过了。

    看着陈远鸣坦然的态度,疤子露齿一笑,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不好奇,不多嘴,不管闲事,没有比这更省心的伙计了。

    “我先去外面办点事,等会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疤子又指了指一边的简陋床板,“今晚我就不回来了,明早上7点上路。”

    陈远鸣满嘴塞得都是食物,看起来饥不择食,只是抽空点了点头,表示听到。疤子微微一笑,又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身走出门去。

    当疤子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时,陈远鸣放缓了咀嚼的速度,微微眯起双眼扫向整个房间。这时天色还早,估计只有5、6点的样子,但是这间屋子相当的昏暗,唯一一扇窗户开在房梁下面,只有尺来宽,根本就透不出多少光。门则对着院墙,无法窥探院内任何东西。在这一路上,陈远鸣也断断续续跟疤子聊了些天,这人虽然看起来嘴碎又喜欢吹牛,真正关紧的却绝不乱说,他小心试探了几次也没找出什么头绪。

    不过这两天的观察下来,如今这个走私团伙可跟自己前世从福建佬那里听来的不太一样。在他的模糊印象里,现在并不是走私电视的黄金时段,八十年代末电视机销售的消费税改革,以及九十年代初即将到来的取消价格双轨制,放开市场经济。让曾经的电视倒卖业陷入了低谷,他记得在前世看的哪本书里还有相关介绍,说某个知名企业家当初想靠倒卖电视发家,结果赔掉裤子的故事。想来就是这两年,电视的相关产业就会发生重大变革。

    而这时的马磊兄弟俩,总共也只有三辆卡车。像他们这趟车,满车一共只装了2、300台彩电,几十套音响,清一色都是日产货,每台往高里算也就是几百块利润,一车货顺利销出去,顶破天不过10来万收益。回程听说也是走彩电生意,不过是某知名国产品牌,靠双轨制捞差价,再逃个电视税什么,这样来回往返一趟,就是2、30万的利润。

    然而走私和倒卖都是需要成本的。上下打点,搭线铺路,大量的金钱会投入在维持人际关系上,长年累月做下去,一年赚四、五百万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个赚钱能赚到疯,东南沿海满地大款暴发户的地界,他们离“算是号人物”可差的老远。过两年电视业江河日下,想发达就更难了。这可不像北边走对俄贸易那批有权有势的家伙,能长久吃这碗饭,南方竞争压力如此大,出头不易。

    但是在那个福建工头嘴里,这两人可是相当了得,直到1996年入狱时生意已经扩展到了南京,因为摊子铺的太大,他那种小虾米才有机会漏网,没被牵扯进案子里。

    今天跟着疤子一路走下来,陈远鸣却发现他们的生意还远远没这种规模。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他们刚刚起步,还没摸到真正赚钱的法门,二则是真正经营的生意并没有露在表面,那个福建佬不过是外围小虾米,只能看到皮毛。就陈远鸣想来,这两者可能兼而有之吧。

    不过……咽下了嘴里的东西,他收回了视线,自嘲的笑了下。管他们到底是做什么买卖的,不接触,不深入对他而言才是最佳选择。如今这个珠海市不过是他起步的一个踏脚板,用力太猛跌下水可就得不偿失了。还是专心放在自己的计划上为好。

    想通了这节,陈远鸣也不耽搁,扒拉完晚饭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这次睡意来的倒是飞快,可能白天开车开到麻木了,连噩梦都没来找他,顺顺当当一觉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一大早,他从床上爬起来时,外面已经飘来了饭香。信步走出屋门,只见院里撑起了一个小桌,疤子正一脸痛苦的扶着额头,跟身边的毛孩子斗嘴。看到陈远鸣出来,他哀嚎了一声。

    “赶紧吃饭!昨天被灌的吐了两回,你看这倒霉孩子还添乱……”他赶苍蝇般的朝那个小孩挥了挥手手,“赶紧滚蛋!不然叫你爸打你!”

    虽然一副宿醉的苦相,但是这男人神态自若,好像昨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远处的卡车上明显能看出少了一截货物,估计是夜里直接就运走了。陈远鸣扫了眼就收回了目光,点点头,坐下开始吃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蓝色的新解放驶出了这个小院,向下一个地点开去。

    一路上又停了两次,一次还是这样的小村,另一次则干脆在车上睡了一晚,折腾到第三天,他们才开到了这次的终点站,武汉市。这时车上的货已经见底儿了,他们没有照例停在偏远的小村子里,而是选择了武汉市郊外的一个旅馆住下。

    “阿鸣,你就先在这边呆两天,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市里办点货,等到货齐了我们再上路。”几天朝夕相处,疤子早就把称呼换了,这时极其妥帖的打了个招呼,“想玩也可以出门玩,这里是你跑车的加班费,先拿去耍吧,年轻轻的,别老闷在屋里。”

    两百块被塞进了衣兜里,疤子冲陈远鸣眨了眨眼,晃着车钥匙大摇大摆走出了旅店。没人随身陪伴,也没了多余任务,陈远鸣呼了口气,是该到上街逛逛的时候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