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6章 第一桶金

第16章 第一桶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月的华南沿海,有的是暴雨和台风。才驶过韶关,大雨就倾盆而下,省道可不像高速公路笔直通畅,被雨幕一打,连前路都看不清楚。因为担心车上的货物,疤子也没强迫陈远鸣继续上路,而是找了个地方避雨。当然,他也就没注意到对方苍白的脸色。

    一路上走走停停,本来三、四天就能到的路,他们一口气走了六天,直到五月中旬才重新来到了武汉郊外的小旅馆里,疤子安顿下来就心急火燎的赶着去接货了,又剩下陈远鸣一个人在旅馆留守。

    这时距上次来这个小旅馆已经足有半个多月,因此当再次看到陈远鸣时,老板娘脸上的惊喜毫无掩饰,当天下午,饭桌在客厅里撑起,但是这次没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而是一堆包着防水膜的崭新电子表,整齐的码在桌上。

    “这可……挺不错啊……”

    苏晓看着满桌子的表,声音都有些结巴,这次陈远鸣拿回来的电子表品相十分出众,比她丈夫弄那些看着还要精细几分,特别是那些卡通造型的,颜色鲜亮,外形流畅,极其招人喜欢。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上次丈夫说过的话,脸色又有点发白,这年轻人的眼光很不错,但是他会按照什么价码出货呢?真的只给5元利润?

    王海涛倒是不动声色,一只一只拿起来仔细的检查,调整时间,查看表带和环扣的接缝,看显示屏是否平整,整整花了半个小时才把桌面上的东西看了个遍。放下手里最后一块手表,他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看向面前的少年。

    “远鸣很会挑东西啊,手表都不错,价钱怎么算呢?”

    陈远鸣笑了笑,看起来有点精神萎靡,但是表情却很放松,“根据王哥你说的价格,珠海那边的表还挺便宜,所以你看这样行不行,没有装饰的普通电子表10元一只,卡通的17元,防水表太贵没敢多进,一只30块给你吧。”

    苏晓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马上扭头看向丈夫,被对方一个眼风扫了回来。王海涛轻轻拍了两下桌板,露出一个实在的笑容,“行啊,那这批我就全部吃下了。看来这行利润还是有的……”

    陈远鸣同样笑了笑,“这不是刚开始,王哥你先卖着,等下次有钱了我再多进点货。”

    对于这个回答,夫妻俩没有任何异议,一起笑了起来。拿出一沓钞票,又收好了桌上的电子表,苏晓硬拉着陈远鸣在家里吃了个便饭,饭后看他精神是真不好,才无奈放人离开。这次陈远鸣哪里都没去,直接上楼把自己锁进了客房里。窗外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他**的躺在床上,内心一片无奈。

    第一笔启动金有了,这次生意净赚了980元,几乎达到了100%的利润。加上本金,他可以继续扩大进货量,为再进一步的发展铺平道路。然而那段记忆在给了他机会和可能性外,却也永无宁日的折磨着他。

    身下的床板依旧那么硬,陈远鸣闭上了眼睛,聆听着窗外沙沙的雨声。

    隔日中午,天晴了。陈远鸣正无聊的等着疤子回来,房门又被敲开,来的还是老板娘。

    只见苏晓歉意的冲他笑了笑,“阿鸣啊,我跟你王哥商量了下,要不下次进货就不要那种普通腕表了吧,街上太多了,实在不太好卖。还是卡通表比较新潮,防水表最好也多进点,你王哥认识的都是厂里的大领导,这种上档次的表更好卖,赚的钱也多不是……”

    絮絮叨叨一大串,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陈远鸣又有哪里不明白。据他观察,武汉市的电子表价格还是比较透明的,王海涛上次报的售价没有大的错漏。但是他的销售渠道是国企内部的关系户,肯定要比商场里卖的便宜一些。最普通的腕表利润空间太低,一只能赚1、2块就不错了,卡通表至少能拿到4-5元利润,防水表因为品相不错,利润空间更大。

    同时他的销售不存在本金的掣肘,甚至可能事先跟关系户们打过招呼了,电子表转一下手钱就到账,怎么会在乎上家的利润额度,说不好他还巴望着自己被高利润冲昏头脑,只进对他最有利的防水表呢。

    不过这些思绪都没表现在脸上,陈远鸣露出了认同的笑容,“是啊,我也正想有钱了多进点好表呢。”

    微笑着送走了越发热情的老板娘,陈远鸣轻轻嗤笑一声,现在主动权还不在他手里,不过马上会回来的……

    雨季过后,5月底时陈远鸣第三次来到了武汉郊外。这次2千块的本金带来了更多的手表,王海涛夫妻俩没有选择继续在家招待他,而是请他去市里吃了一遍武汉老字号。

    老城通的三鲜豆皮,谈炎记的水饺,福庆和的牛肉米粉……这可是九十年代初,老字号还没因市场经济挤压变质,配料是真正的货真价实,豆皮劲道,馅料鲜美,汤汁都是滚了不知几天的正经老汤,美味的能让人吞掉自己的舌头。在拥挤的店面里痛痛快快挤了一场,饭菜的味道比记忆中的还美妙十分,三人吃吃喝喝一直到天黑才回到旅馆。

    泡上一壶消食茶,王海涛脸上的笑容一直就没有消褪。陈远鸣摸了摸自己有点发胀的肚皮,冲他露齿一笑。

    “王哥,有啥想说的直接跟我说就好,咱们之间不用来这些虚的。”

    王海涛轻轻笑了下,“看你说的,来武汉怎么能不尝尝老字号?我们只是进一下地主之谊嘛。至于将来的买卖……”

    沉吟了片刻,他还是决定直说,“老弟啊,实不相瞒,咱们这电子表的生意是做不长久的。现在早过了流行电子表的时节,就那么丁点利润,还要两家均分,我这边客源再广也有饱和的一天不是?所以我想做点真正赚钱的买卖,在商场里我打听过了,最近开始流行的是石英表,高端大气,看起来又气派,不像电子表那种小孩玩意。我认识的好几位的领导都开始考虑消费石英表了,像双狮啊,西铁城啊……”

    “哦,日本表吗?”陈远鸣随意一笑,“想要什么型号呢?这两个款型号可不少,还有卡西欧、天梭、浪琴……世界名表多着呢。”

    被这话一噎,王海涛也难免尴尬的停了下,他有点料错对方了。本来想牵着他转到另一个更有利的方向,谁知对方比他还有精通,甚至可能已经打探过了石英表的路数,如果他不说,这少年也会找机会拖他下水吧?

    不过只是瞬间王海涛的表情就恢复了正常,重新挂上了那种标准指导员的笑容。“看你说的,咱们也不是什么有钱人,日本表就够了,太贵的也消费不起。我这里记了两款型号,一个表盘上有日期,一个没日期,同款的女士表商场已经断货了,实在不知他们说的是什么型号。你看……”

    面对突然客气了几分的男人,陈远鸣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弹了弹那张单子,“王哥,你也知道现在石英表的行情吧,双狮的普通款至少就要1500元,西铁城更贵,2千都是经常。而且这些表可不能要仿品,想要高利润就必须从香港拿走私货,风险大,本金也高,你看我这小身板……”

    听懂了对方的潜台词,王海涛爽朗一笑,“真要做这个生意,哥哥怎么也不会让你背风险嘛,我想走私货肯定要比市面卖的便宜,要不这样,我先垫付原价一半的定金,等货到了,缺多少我给你补齐,你看能行吗?”

    “这个嘛……”陈远鸣想了想,“投入还是挺大的,但是试试未尝不可,只是我这边主业还是跑长途,还要看表哥的时间安排,而且这次的走私货都要现跟老板沟通,不一定马上就能拿到货,这么大一笔定金,王哥你就不怕我跑了吗?”

    “哈哈,这个我还真不怕。”大笑了两声,王海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定金不过是些小钱,怎么能比得过铺开路后的利润,老弟你这么聪明,就别寒碜哥哥了。”

    陈远鸣也笑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因为是初次尝试,第二天王海涛只给了陈远鸣4千多元定金,按每只700元算,一共6只。4只男士表,2只女士表。拿着鼓了一倍的提包,陈远鸣舒坦的靠在了驾驶座上。

    他怎么可能没准备。早在第二次进货前,他就跟表店老板打听过了,如今一只走私表的售价在650-730之间,有了这些定金,他甚至不需要什么本金,一块表就净赚2、300块。更重要的是,高档手表只会是一个起始。

    这可是九十年代初,是中国刚刚打开国门,重新面对世界的关口。贫富差距开始拉大,虚荣和炫耀欲急需金钱来肯定,也许很多人还买不起汽车,买不起价值十数万的奢侈品,但是几千块的手表、照相机却不成问题,他们怎么会放过这种代表身份的象征?再加上这种小件物品从来都是行贿受贿的好道具,在某些阶层更是供不应求。

    而这种进货渠道,就不是一个内地城市能够轻易触摸到得了。它不仅意味着身份,也慢慢会变成关系网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对于王海涛这样的人,估计是求之不得吧。现在有了定金,有了强大的需求,剩下的就是撑开钱袋,等着拿钱吧。

    “哟,阿鸣,看起来心情不错嘛!”一旁的疤子看到陈远鸣难得的笑容,不由打趣道,“碰上漂亮妞了?湖北妹子辣的狠,你可小心着点~”

    “强哥你说哪儿去了,姑娘再美也不如天晴啊,一路都这么晴朗就好了。”陈远鸣一打方向盘,笑着答道。

    “那是,天晴最好!”

    几天后,一张邮政汇款单离开了珠海邮局,向内地飘去。

    这时,距离陈远鸣离开家乡才过去一个半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