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7章 萌芽

第17章 萌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看怎么样?”

    一个声音打断了陈远鸣的思绪,他抬起头,露出了个礼节性的微笑。“王哥选的店面,当然不会有问题。”

    面前的男人好脾气的笑了笑,似乎没有在意他早就走了神。两人又绕着崭新的店铺转了一圈,出门直奔街对面的老字号。

    虽然已经11月底,但是这两天天气晴朗,武汉的大中午仍旧有17、8度,穿秋衫正是当季。这时恰巧赶上中午下班时间,自行车车流几乎塞满了马路,短短几步路愣是走了十来分钟。王海涛歉意的低下头冲身边的少年笑了笑,“这地方就是人有点多,其他什么都好。”

    你要的就是人多吧?陈远鸣倒是没辜负对方的炫耀之情,“人多才好,市中心人气旺,是个好地方。”

    几步走到了饭店门口,只见苏晓快步迎了出来,上来就挽住了陈远鸣的手臂,“阿鸣啊,看到你王哥选的地方了吧?铺子多好,一年租金才5千块,加上装修都没花到1万,多值啊!”

    一股呛人的香水味从对方身上传了过来,陈远鸣不着痕迹的跟她拉开了点距离,笑呵呵的应了声是。三人一起走进饭店,直接上了二楼包间。酒店档次不低,能叫包间的非富即贵,装饰在陈远鸣这种活过两辈子的人眼里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已经相当的精美奢华了。满满一桌菜摆上,三人围桌落座,但是谁也没有先动筷子。

    “阿鸣啊,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苏晓先端起茶壶给陈远鸣到了一杯茶水,和颜悦色的问道,“现在好歹也是十来万的身家,出来自己干吧,咱们合伙买个车,随时随地都能跑,不比你苦哈哈跟着表哥干要强?”

    陈远鸣微微一笑,端起了茶杯,没有接话。

    苏晓和黄海涛交换个眼色,男人轻轻摇了摇头,苏晓不由皱起了柳眉,不甘心的又补了句,“不是我说的,你那个表哥看起来真不像什么好人,上个月不是还跑去打架,这是伤刚好吧?害得你上个月都没跑货,多耽误事啊!一来回几万块的买卖呢……”

    “晓晓。”王海涛喊住了妻子,笑着冲陈远鸣摇了摇头,“你姐都是关心咱们的生意,没恶意,远鸣你别往心里去。哥知道你是个有大主意的人,也看不上咱们这点毛利,你还年轻嘛,何必被店面拴住,多出去闯闯才是正经。”

    话说的很好听,也情真意切,但是内容跟老板娘几乎背道而驰。陈远鸣早就看明白了,这两人中惦记着他这个门路的,其实只有苏晓,而王海涛估计早就想甩开他单干了,不过是雇车跑个长途,进货提货这点小事,谁不能干?何必让个外姓人来分润?

    情理之中的事情,太容易猜到。陈远鸣放下了茶杯,也略略敛起了笑容。“王哥说得对,跑车不是个常事,我也打算明年出门干点别的呢,这边生意估计就没法兼顾了。”

    王海涛没有任何惊讶,反而露出了然的神情。半年过去,他的身形越发臃肿,跟真正的弥勒佛相差无几,脸上的笑容也从人人都好变成了和气生财,有了点老板气象。只是改不掉官场里混出的油子味儿,难免有点别扭,连带着把妻子也往高尚人士方向打扮,已经看不太出几个月前的淳朴模样了。

    不过陈远鸣很能理解,一夜暴富嘛。

    从第一单奢饰品开始,他们之间的交易很快就几何倍数递增,从几千块的小打小闹到上万块的高档货贸易,不过只花了两个月时间。这时的奢侈品可是真正暴利的行业,80%的利润只是底限,翻倍甚至两倍才是正经路数。再加上名表的订金经常是从客户那里直接收取,连本金都不用耗费,纯赚的买卖。

    从一个小小的旅行包,到两边座椅下都塞满货物,再到驾驶室里有点腾不开手脚,疤子嘲笑过陈远鸣好几次,却从没有干涉。一来二去,生意也就变得炙手可热,半年光他自己就赚了小30万。但是上个月因为疤子受伤,运货就停了一个月,这月再来时,王海涛看起来依旧热情,心态却明显已经疏离,不再是往日光景。

    有钱了,心自然会野。陈远鸣自嘲的笑了笑,他又何尝不是?只是王海涛和他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分量更不一样。

    “好志气!”这边王海涛已经开始吹捧,咕咚咚到了一大杯白酒,塞给了陈远鸣。“这几个月哥哥家里的钱都花在那铺面上了,实在也没什么余钱,可能下个月就不再进货了。你也要出门闯荡,不知什么时候会离开珠海,所以这次一定要跟老弟你碰一杯,多亏了你老哥才知道这世界有多精彩啊。”

    倒的是五粮液,成酒的却是高脚杯,混搭的天衣无缝。陈远鸣端起了酒杯,虚虚敬了一下,“这话说的,要是没有王哥,怎么有我的今天,自然要先干为敬。”

    说完话,他端起杯子一倒,就把满杯酒饮了下去,38度的五粮液,绵软怡人,倒是十分顺口。

    苏晓这时终于也露出了点笑容,端起酒壶,“看不出阿鸣你这么会喝酒,原来都不敢安排酒水,早知也该多跟你喝两把。”

    “哪里的话。”陈远鸣虚挡住了酒杯,“我这不是还要开车嘛,苏姐你也别灌我了,万一今天走不了怎么办?”

    “走不了在住下啊!都是咱家的店,还怕姐姐收你钱吗?”苏晓顿时嗔怪起来,虽然她两个月前就把旅馆转到了表弟名下,自己跟丈夫早早就进城住大宅子去了。

    “别,真是喝酒误事……”笑着推让,但是却不坚决,陈远鸣在上辈子也算是“酒精历练”,特别是自己开公司拉业务时,差点没把胃喝穿了孔,酒场上的礼仪和规矩自然是轻车熟路,这是真正的“散伙饭”,太死板闹僵了没意思。

    一来二去,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也看不出任何谈崩的征召。带着点微醺的酒意,陈远鸣坐车回了旅馆,打开房间门,却见疤子正一脸调侃的坐在床上,似乎在等他回来。

    “哟!大老板回来啦。”疤子咧嘴一笑,门牙上漏风的窟窿就更加明显,一只手还打着石膏,狼狈的吊在肩上,唯一像点样子的就是脸上的瘀青褪的差不多了,但是脸上的疤痕显得更加狰狞了几分。

    “强哥,别笑话我……”陈远鸣有点蹒跚的挪进屋,跌坐在床上。“我就喝了点……等等马上就能……”

    “这都几点了,反正是回程,不急着上路。”疤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你喝酒啊,谈的不错?”

    自己走私货品这种事,谁都能瞒,却瞒不过通车的搭档,陈远鸣早就跟疤子说过了,但是对方一直没什么特殊反应,只是笑呵呵的看他自己打探路子。如今王海涛开新店的事情估计他也心知肚明,这是在等他的答话吗?

    陈远鸣微微眯起了眼,嘴里却依旧含混,“散伙了。对方心太野,不是长久合作的对象……”

    “二老板也没兴趣做?”疤子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好奇,追问了一句。

    “才那几个钱,不值……”陈远鸣动作不耐的扯过了身边的被子,胡乱扒下外衣,一副酒醉乏力的模样躺倒在了床上,偶尔对于疤子的提问回上两句。

    只是十来分钟,闲聊的音量逐渐低落,最后变成了轻微的呼吸声。疤子看了眼已经睡过去的少年,露出了一丝略带探究的神情。开始堂哥让他盯这个少年时,他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是几乎一眨眼,这毛孩子就从一文不名的穷打工仔,变成了别人眼里有足够身家,值得拉拢的合作伙伴。疤子也算是闯荡过不少地方的人物,可是哪见过这样的崛起速度和手法,更别说他的年龄……

    如今他明显是放弃了刚刚铺好的高利润线路,却仍没有选择离开自家车队。当司机一个月能赚多少?就算跑上三趟车,也不过是一千多块的入账,跟他目前的收益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难道真像是大哥说的,这小子是在向他们展现才能,是想打入他们的集团内部,分一勺羹?

    舌尖不自觉的舔着带豁的齿列,疤子觉得有些吃不准。如果说他对自家的走私买卖有兴趣,为什么又丝毫不打听,不参与,甚至连上个月他们跟其他帮派火拼时也没冒出头来搭把手。还是觉得自己太聪明,太够格,想直接捞个军师地位干干?

    费劲想了大半天,疤子最后呲了下牙花子,决定不折腾自己了。回家先把情况跟大哥汇报一下,该怎么做大哥自然心里有数,不是这个材料就不花这个心思了。

    想明白后,疤子也悠哉的躺回了床上,旁边的少年已经打起轻微的鼾声,显然已经陷入了沉眠,疤子好心情的思索着,如果真拉这小子入伙,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

    真是个有趣的娃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