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8章 梦魇

第18章 梦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由于年龄和那段奇妙的前世记忆,陈远鸣很注意远离酒精,以便随时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天下午他喝得其实并不多,装睡更多是为了暂时避开疤子的探寻,等待头脑更清醒时应对,但是酒精的力量毕竟还是存在的,他没有醉,只是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微醺状态。

    四肢变得柔软放松,似乎被一种温暖的液体彻底包裹,脑中是飘然的畅快,有什么羽毛般轻柔的东西触碰着他的面颊,如同最为亲昵的抚慰。慢慢的,那个触感鲜明了起来,亲吻着他的眼睑、唇角、咽喉,一路向下滑去。

    陈远鸣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喘息,一声悦耳的轻笑回应了他。

    “远鸣……”

    被**涤荡的声音在耳边呢喃,带出深沉爱意,修长的手指划过腹肌,玩弄着那里微卷的毛发,以及开始勃发的东西。

    眼帘很沉,似乎总也无法抬起,他想伸出了手臂,用力拥紧怀里的男人,用手揉掐对方的腰臀,可是力量被什么遏制住了,他深深地陷在了柔软的床垫里,连一根指尖都无法挪动……

    这又有什么关系?陈远鸣笑了,即便不睁眼,不碰触,他也熟悉对方的每一寸肌肤。细长微翘的桃花眼总被黑框眼镜遮挡,鼻梁上有镜架压出的浅浅印记,嘴唇薄而淡,皮肤带着一种常年不见日光的白皙,只有早晨睡醒时才能看到一些毛茸茸的胡茬。

    但是现在他一定已经摘了眼镜,斯文冷静的双眼被一层水雾浸染,微微眯起。他总笑他摘了眼镜后会发骚,但是对方始终坚持那是视力模糊产生的生理性泪水。管它是什么,他会狠狠把他压在床垫里,用力的揉掐他丰润的双臀,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或者把主动权双手让出,让对方用催情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语,缓慢但是深入骨髓的把他吞噬殆尽……

    这次你会选择哪种呢?陈远鸣低低的笑了出来,然后笑声被高涨的**扼住。一丛柔软的发丝贴上了他的下腹,湿润的口腔包裹住他涨到生痛的勃发。陈远鸣深深吸了口气,控制不住想要伸手按住那颗狡猾的头颅,把他狠狠压下,在那**的地方进出。但是他的手臂无法抬起,只能焦灼的听任那人“慢慢来”,用甜蜜和痛苦交替折磨他的身体。

    热量越聚越多,可是吞吐的力量却仍旧不紧不慢,陈远鸣再也无法忍耐,从喉腔里溢出一声呻吟。

    “……阿坤。”

    声音似乎让那人停了片刻,湿热温暖的唇滑开了,他悉悉索索爬到了自己枕边,柔软的发丝抵着颈窝,嘴唇亲昵的贴在耳畔,甜蜜细语。

    “你爱我吗?”

    “当然。”

    “是吗……”耳畔的暖意突然消失了,呼在耳垂的潮湿吐息变成了一块冰凉坚硬的东西,那温热的声音突然微微变了调,被痛苦淹没,带着忧伤的歉意,“……抱歉……远鸣,我要结婚了,是宋局的女儿。”

    /抱歉,我并不那么爱你。/

    “哈!”

    浑身猛的一颤,陈远鸣睁开了眼睛。双眼目视的是一条白色床单,上面有些无法洗净的污痕,狭窄的屋子,单调的摆设,两张单人床……

    一个带着外地口音的轻佻声音从身旁传来,“阿鸣你睡醒了?赶紧起床,我们该上路了……”

    这是哪儿?他在哪里?心脏砰砰巨响,浑身被冷汗浸湿,陈远鸣艰难的翻过身体,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的脸挪了出来。意识在逐渐回流,心脏落到了本该在的位置,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现在是1991年,还没有公司,没有宋局,也没那个“爱不爱”的恋人,他今年只有15岁,他正在赚改变人生的第一桶金……

    “哎呦~~”调侃的声音在他床边响起,“我说你小子刚才在那里发什么浪,原来是画地图了啊,哈哈哈哈~~不错,长大了!”

    陈远鸣愣了片刻,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胯下一片粘腻,身前的被子掀开了大半,现在床单上的印记估计相当明显。这具身体还太年轻,之前很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和半年的过度劳累,让他的生理系统没有跟上成长的节奏,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梦遗,却是因为那个人!

    烦躁和恶心瞬间涌上,紧接着是一阵类似幻痛的强烈痛苦,他怎么可能忘记那句话紧挨的是什么?是他骨肉横飞的瞬间!

    蹭的从床上坐起,陈远鸣胡乱套上衣服就往外冲去,水房在楼梯拐角处,他现在需要的是一把刺骨的冷水!

    背后那个声音还在高声嬉笑着,“嗳!别害羞啊!回头让哥哥教教你……”

    一蓬冷水泼在脸上。双手成拳,紧紧抵在水池边。陈远鸣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满脑子都是嗡嗡作响。

    去你妈的!赶紧给我滚!

    可是那个声音却在他耳边不住回荡,他说“抱歉”,他说“我很抱歉”!!

    一拳狠狠砸在墙壁上,真实的疼痛终于赶走了臆想中的混乱。陈远鸣深深吸了口气,去你妈的!这是我的人生!新的人生!我会改变那一切的,都给我滚蛋!

    抬起头,在水池上的镜子里,陈远鸣看到了一张脸,年轻,清秀,充满了愤怒,还以一丝难以言说的伤痛。他盯着那脏兮兮的镜子看了很久很久,直到那张脸上露出了一丝冷峻的笑意。没错,他会改变的……

    重新开车上路时,疤子嘴角还噙着一丝调侃的笑意。

    “没想到你小子也会有害羞逃跑的一天……哎呦,对了,我想起来!”他哈哈一笑弯腰从座位下翻出了自己那台收音机,又费力的用单手刨了半天。终于刨出一盘磁带。快进、后退、再快进,按下了播放键。

    一个曼妙甜腻的女声从小破收音机中飘出,像对着恋人般轻唱低喃,歌声婉转犹如莺啼。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跟着收音机,疤子也用自己那五音不全的破锣嗓子跟着乱吼,“啊~~在梦里……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陈远鸣的下巴绷得死紧,直直的看向马路前方,似乎完全没有被抽风的搭档影响,双手握紧了方向盘。

    &&&&

    “嗯……”马磊坐在沙发椅里,无意识的用指尖敲打着扶手,“这么说他不跟武汉佬干了?”

    “看起来是真散伙了,那小子当天都喝迷糊了,不会说假。”

    “怎么搞得?”男人把头靠在了沙发背上,眯起了细长的眼睛,“我记得这两个月他很是赚了一笔,这么轻易就放手了?”

    “是啊,就是这点最让人想不通,看他又不像全无有计划的样子。每个月给家里寄得钱也不多,真正大头都攒了起来,我就不信他心里没谱!”

    “难道他想投资更大的买卖?”

    这句话一出口,疤子眼睛一亮,“大哥你是说……”

    “这两个月咱们生意的变化你有没有外传?”

    “当然没有!”疤子马上拍胸脯保证道,“除了咱那几个弟兄,底下跑车装货的一个都不知道。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运货和销货根本就是两拨人马,见都见不到,怎么可能漏消息出去!”

    “那就是……那小子自己猜到了什么?”马磊又沉吟了起来,过了良久,终于一拍沙发扶手,“瞎琢磨有屁用!约出来直接谈谈吧,他如果真有心,加他一个也不是不行,心再野我也压得住!”

    听到自家大哥这么霸气外露的一句,疤子顿时笑了出来,就是!弯弯绕绕多没意思,直来直去才是他的风格!想到这里,他突然咧嘴一笑,“对了大哥,要是约他的话,不如到‘那里’?”

    马磊一皱眉,“屁话!他才多大,别话没谈成先把人吓跑了!”

    “嗨~~大哥你别说,那小子恐怕已经经历过阵仗了呢。在武汉那回他可是醉醺醺浑身香水味回的屋,半夜还哎呦呦的做春梦了……哈哈哈哈~~这种小年轻,嘴上说不要,心里都骚着呢!”

    疤子说的眉飞色舞,马磊嘴角抽了抽,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他家兄弟人品是没啥问题,就是这碎嘴是哪儿学的!不过话其实也没大错,如果真的要谈,有些事确实需要在他面前摆摆了,只是不知那小子是不是这块料……

    想了半天,他终于拍板,“就‘那里’吧,反正快过年了,招待也多,趁没人时摆一回也行。”

    “好嘞!”疤子抱着自己的石膏手挥了两下,“就看我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注:歌词来自邓丽君的《甜蜜蜜》,1979年发行。

    某主要男配第二次出镜……甜头吃滴爽咩?嗯,快把狂摇的尾巴收起来,这是个炮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