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1章 选择

第21章 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料到陈远鸣会这么回答,马磊微微一怔,旋即挑起了嘴角,这是要上感情牌,还是想诉苦求饶?在耍了自己这么久后,这小子也知道怕了,说到底还是个乳臭味干的毛孩子……带着一丝戏谑,他打量了少年紧张的面孔半晌,才搂着身边美人的腰肢靠在了沙发上。

    虽然没说任何话,但是对方的肢体语言已经给了陈远鸣足够的暗示,他只是略略思索了一下,就从头开始。

    “几个月前,我还在家乡时曾经跟一个长辈合伙做了个小买卖,卖的是针织品,一种冬天可以带着写字的手套。”陈远鸣在手上比划了一下,“从这里往上是露出手指的,刚好能拿笔,就叫它半指手套好了。”

    坐在一旁的疤子明显一愣,刚想说什么,看了眼对面的大哥,又把话咽了下去。似乎没注意到听众的表情变化,陈远鸣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着。

    “这种手套很新奇,还没人做过,所以那次我们一共做了200多双,全部卖光了,一双的利润能有几十倍,成本不过百来块,净赚了一千多块……当然这个里面没算工本费。”

    这话说出口,马磊的眉毛也微微抽两下,表情有了点变化。

    “很棒的买卖不是吗?”陈远鸣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有趣的还在后面。等开学以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我的同班同学,我们学校的校友,甚至其他认识不认识的人,似乎一夜间全都懂了怎么织这种手套,至少有一半人手上都有一双。我们只卖出了200双,但是我所在的学校就至少有1000个同学。”

    疤子再也忍不住了,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废话,破手套谁不会织,你能抢多大利润出来!”

    陈远鸣摇了摇头,“不,如果继续的话,不过是扩大生产,雇佣织工,改进手套款式,也许没有几十倍的利润,但是几倍不成问题。那可是几倍啊……”

    疤子顿时哑火了,就算他头脑不算聪明,这点账也是能算过来的。他们做个彩电生意能有多少利润?30%?香烟呢?50%……他也许没听过百分之百的利润就能让人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这种话,但是他们确实正在为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铤而走险。

    这笔账,只要做过生意的,都能算出。

    陈远鸣没有停顿,“又或者到明年会出现竞争者,会出现更薄利的卖家,但是这生意会过时吗?我觉得不会……”他微微一笑,“因为人还是在的,那个城市有多少人口,它周边的城市呢,更远的外省呢,整个中国呢?这生意不可能被一家一户包圆,这样算一算,继续做这个又能赚上多少利润呢。”

    房间里一片寂静,就连那几个陪酒的妹子都有点诧异的抬起了头,看向坐在沙发中的少年。过了好一会,马磊才慢慢张口。

    “是个好买卖,但是对于你而言是痴心妄想,就凭那1千块本金,做不起来。”

    “没错,我也发现了。在那个基础下,我抢不过任何人,没人是真正的傻子。”陈远鸣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因为握方向盘,掌心已经磨出了一次厚厚的茧子,血管也开始微凸,再也不像个孩子的手。“所以我才想南下,才想到珠海,才想用更简单的方法赚这个本金。”

    马磊顿时一哂,“哦,所以你跑车都是为了这个?那去上海炒股呢?30万还不够你捞够本金?”

    “不太够,我想要的更多。”

    “心够野啊……”疤子小声嘟囔了一句,却没人理会他。

    确实,这心也太野了。这时连马磊都有了点踯躅,他曾经按自己的设想揣测过这个少年,也曾经高看他不止一分,但是如今看来,他看的还不够高。仔细琢磨了一下话里的意思,马磊自嘲的一笑。

    “所以,你从来就没有把我们这些买卖放在心上?哪怕这买卖能让你一夜暴富,能让那些官老爷们俯首,能让你有百万、千万身家?”

    陈远鸣笑了笑,“千万?马哥您太自谦了,如今您走的已经是上亿的路子了……但是,没错,它不是我想要的。我真正想走的还是那种有着高额或者不那么高额的利润,却能走在阳光下,能正大光明赚千万人的钱,从不怕夜半敲门的路子。”

    这句话说得疤子脸上面色一变,差点就要站起身来。

    “疤子!”马磊一声喝骂,把对方压了回去。这时他脸上的表情是真的变了,再也没有了猫捉老鼠似的恐吓和戏耍,而是像对着一个真正平等、值得重视的对手,他其实还在起步阶段,就连这栋小楼建成都还不到4个月,他太需要一个足够聪明能干的副手,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找上陈远鸣,主动跟他摊牌。但是现在呢?

    “千万人的买卖……”喃喃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马磊指尖无意识的敲打着旁边的沙发坐垫,从这句话里,他似乎产生了什么触动,但是被扼在喉咙里,差一层窗户纸才能捅破。

    看了看脸憋得通红,一脸怒容的疤子,又看了看沉吟不已的马磊,陈远鸣轻轻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的第一步已经走出了,下面就是赌一把,看对方是会像碾死臭虫一样碾死他这个小人物,还是会被这番夸夸其谈打动,留下一个潜在的,很可能极有前途的朋友。

    这次他没等太久。

    “难怪连倩倩都没法打动你。”马磊笑了笑,脸色慢慢恢复如常。

    陈远鸣瞥了眼身边配合做出娇嗔表情的美女,也笑了笑,“倒不是倩倩姐不够美,只是我喜欢的不是女人。”

    “什……”一下子没调整过来,疤子狠狠被口水呛了下,猛咳了几声。

    这话可真够一语双关,马磊只是愣了下,马上发现对方的表情不似作伪。这小子!“哈哈,好个不是一路人。”

    抬了抬手,身边掩嘴偷笑的美人马上会意,斟上满满三杯酒。马磊洒脱的举起了手边的那杯,“既然老弟打算北上,就当哥哥先给你送个别吧。”

    “哥……”疤子刚刚咳完,不敢置信的看了眼自家大哥,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谢谢马哥。”陈远鸣倒是没错过表态机会,也干脆的举起了杯子,“如果不是您让我载了私货,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马磊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金鳞绝非池中物,不是在我这里,也会是在别处。只是将来发达了,别忘了哥哥这个人就好。”

    矜持的笑了一下,陈远鸣倒是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举起了酒杯一口喝干。这杯酒下肚,气氛马上就不一样了,疤子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看自家大哥,磨了磨牙,靠回沙发上。这小子再怎么装乖,也没法抵消他被狠狠耍了一把的事实,只是可惜大哥发话了,已成定局。

    “难怪陈少爷看不上咱们的买卖,原来是有大心思呢。”疤子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尖酸味简直能飘上天,“以后万一玩股票赔掉了裤子,想重新赚本金,别忘了回来找哥哥。司机这玩意总是多多益善嘛。”

    听到这话,马磊突然一怔,发现自己似乎漏了点什么东西。是啊,如果只是因为本金,那早一步晚一步去上海又有什么关系?他难道不该先抓住武汉那边的生意,或者先跟自己混些日子,赚够了再北上吗?结果武汉那边小打小闹还好,一说开店玩大的,他抽身就走。给自己运彩电也行,但是说到香烟买卖,他立刻就想划清界限,这已经不是不同路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这是底线问题。他根本就不想深入任何走私买卖。

    胆小?开玩笑不是,哪家胆小的孩子会十几岁就出来打工,还是干这种买卖!

    没眼光?一个手套、一个走私表,精准快捷,利润丰厚,连后续都能考虑清楚,这是个没眼光的材料?

    如果两者都不是,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根本就看不上走私买卖,宁愿选条更艰难的道路,也不想陷入这种生意里,多一分都不行。

    只是略一思索,马磊就皱起了眉,这可是个完全不同的答案。一个完全天才式的投资者,极度不看好自己手头的生意,就算只是个孩子,也不由让他有些嘀咕。这条路难道真的错了?摩挲着手边的真皮沙发,他只想了片刻,突然打断了疤子的嘲讽。

    “不过小陈啊,其他都不说,咱们搭伙也这么长时间了,哥哥这摊生意,你觉得怎么样呢?”

    陈远鸣楞了一下,疤子的冷嘲热讽不算什么,如同对方真能沉住气,他反而才该担心呢。但是马磊这句,含义就深了,他要怎么回答?

    微微抬起了头,他的眼睛汇上了沙发对面的那双,那双极其精明,又透着股健旺生机的黑色双眸。这双眼睛里有着这个时代所有野心家共通的骚动和渴求,有着想奋力一搏,力争人上的冲劲和无畏。比起自己近乎作弊的能力,对方才是这个时代里真正的弄潮儿,这样一个有胆有谋的人物,又切切实实的帮了自己一把,他该怎么做……

    陈远鸣笑了,轻轻放下手中的酒杯,又恢复了开始那种端正的坐姿。“其实我一直很好奇,马哥你为什么会选择卖电视,这年头就连我卖电子表都比这个赚,更别说其他东西。”

    马磊挑了挑眉,果真提都没提香烟,他自嘲的一笑,“还不是小时候家里穷,电视这东西多稀罕啊,做梦都想要一台……再加上前两年国产电视开始收特殊税,就趁这机会倒腾点货。”

    “想要……是啊,这年头,谁家不想买台电视呢。”陈远鸣笑着接上了话茬,“只是牌子这种东西太有地域性,长虹在四川、康佳在广东,还有熊猫、珊瑚等等,再加上日本货,韩国货,多少牌子等着卖,如果能挑挑拣拣,一定会选花眼。”

    “还选花眼呢……”疤子不屑的嗤了一声,“有钱能买就不错了。”

    陈远鸣却摇了摇头,“70年代的三大件是什么,80年代的又是什么?当年的自行车、缝纫机,现在还不是人人家里都有,这种东西,不愁卖的。”

    马磊身体不由自主一颤,坐直了身体。他刚才听到了什么?是啊,这两年走私电视生意越来越难办,是因为什么?不就是销售价格下降,产品种类太多,让他先知先觉想要抛开这个低利润的玩意,赚一些真正的大钱。但是这些趋势不正代表着电视开始要走进千家万户,开始成为不再稀罕的日用品了?

    商店里酱油醋有多少个品牌,酱厂醋厂就会因为牌子多不做自己的生意了?恰恰相反,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控制生产成本,降价或者提高质量,来扩大自己的市场占有率,这可是千万家的买卖啊,就算一件只赚一分钱,他们也有了千万。

    而自己呢?生产电视他是做不了,但是销售……呵~他可是个搞走私出身的,还有人比他更懂买家的心理吗?生产出来的东西终究还是要卖掉的,这些厂家可不能面面俱到,只有商店能,如果他成了中间那个必不可少的“商店”,有了足够的势力和地位,是不是也会有厂家巴不得给他供货,托他销售呢?这千万家的买卖,他又能从中分润多少呢?

    思绪如飞,马磊只觉得心脏砰砰的跳了起来,那层窗户纸被轻松的捅破了,他原来也可以选择另一条路,可以正大光明的做这个千万人的买卖。都是好人家出来的,如果不是必须,谁宁愿背着莫大的危险,去搞这些随时会送命进牢子的违法勾当呢。

    一个再也不用怕夜半敲门的正路。

    马磊笑了,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何德何能,居然能碰上这么个福星。但是这时候他还能再邀对方吗?答案显然是不能,就像他说的,这非池中物的玩意,就不会窝在浅池里扑腾……

    长长叹了口气,马磊感慨的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可惜老弟你要北上了啊……”

    他听懂了。陈远鸣也笑了,“中国也就这么大,早晚还会碰上的。”

    是啊,只要有机会成为人上人,还怕相逢不相识?马磊扭过头,冲疤子吼了声,“还愣着干什么!不去送送客!”

    疤子嘴一咧,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刚才那没头没脑的几句话,大哥怎么就跟吃枪药一样胳膊肘往外拐了?这小子下**药了?!

    陈远鸣却站起了身,微笑着摇了摇头,“马哥,真不用麻烦了,我坐不惯小车,自己走回去就行了。”

    面对这样干脆的拒绝,马磊也没法厚着脸皮让兄弟去送人,二话不说,自己站起来亲自把少年送到了门口。这动作让屋里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可是真正的大老板啊,送这么个毛孩子?

    马磊自己倒是满不在乎,送走了人,还在门口愣了半天,都生出点依依惜别的意思了。疤子只觉得牙有点酸,这都他妈抽什么风啊,大哥不是中邪看上这小兔子了吧?

    “疤子,回头小陈走时,包个10万的红包给他吧,就说是年底分红,半年来也辛苦他了。”

    “啊?”疤子张大了嘴,红包他们是有,但是最多人也不过5千块,10万是个什么概念?他们贿赂海关那群野狗花过10万的包吗?这毛孩子刚刚不还把他们的生意贬的一无是处,还大模大样的拒绝了邀请,半点面子都不给,这……

    “哥……”疤子忍不住吭哧了一句,“你……你不是给气糊涂了吧?”

    马磊一巴掌扇到堂弟脑壳上,“你这个猪脑子!要是你有他一半……十分之一聪明,老子还愁什么!”

    “等等……哥……别打!别打!”

    12月的冷风刮过珠海市的大街,1991年就要结束,新的一年马上要到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结婚三大件,70年代是手表、自行车、缝纫机,80年代是冰箱、彩电、洗衣机,90年代是空调、电脑、录像机。

    这个副本基本算是结束了,下章又要开始换地图,一起期待吧XD还有,看粗这章隐藏的另一个范本是谁了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