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4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

第24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肖云十指交叉,往椅背上一靠,“哦,说来听听。”语气里不乏玩味,似乎对这个计划压根没啥兴趣。

    但是陈远鸣却不这么认为,至少从那男人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不是。

    “我们的先决条件是一致的,赶在消息出来之前掘金。”陈远鸣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消息何时会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明天就是摇号日,不论成败,这期新股认购已经是消息放出前最后一次入市机会了,下次摇号会在6月5日,早就过了第一波涨势,就算你收购了再多的白板,第二次摇号能赚的再多,第一次,也可能是今年最大一波涨势依旧会被错过。”

    肖云笑了笑,“好自信啊。我到觉得未必……你这样上赶着卖中签号,估计不外乎一个原因,你的资金已经断链了吧?1张认购证能够购入100份新股,就算按面额10元来算也是个不小的数字,更别说按溢值算,想把手头的认购证都换成股票,至少需要百来万资金。就是家里再有钱,拿出个2、30万给孩子玩玩就够了,手握认购证,却没法缴纳本金,买不到新股,很憋屈吧?”

    陈远鸣当然不会被这种话激到,只是挑起了唇角,“如果是中签号,卖给你是买,给别人就不是吗?现在的聪明人不止一个,总能出货的。”

    “那为什么要向我建议呢?因为我看起来好说话?”肖云慢慢坐直了身体,身上那股迫人的大院味道更浓了,一瞬不瞬的盯着陈远鸣的双眼。

    少年那双黑亮有神的眼睛里,是一片坦荡。

    “因为跟聪明人说话更简单,而你是第一个找上我的。”手指轻轻弹了一下面前的玻璃杯,发出了一声嗡嗡的轻响,陈远鸣有些孩子气的抹掉了杯壁上滴落的水雾,划出一道浅浅的水痕。

    “能够不计较我的年龄,没用什么威胁,也不屑于欺诈蒙骗,这次来掘金的人成分太复杂,我倒是宁愿选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话很爽利,也有点立竿见影的意思,肖云眨了眨眼,这小鬼,刚才还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现在又来打友情牌?“合作伙伴啊……那你准备放出多少中签号呢?”

    “一半吧。”陈远鸣顿了顿,加重了点语气,“我预测这期至少能中签10%,只要这个数字不错,我就能给你足足600张,每张价格2000元。”

    “嘶~~”饶是肖云生意做过不少,这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10%?你知道今年能有四次摇号吗?这次10%,下面那几次呢?难不成还给你摇出个总数50%来?”

    “既然你在银行系统有熟人,就该知道他们原先的计划发行量是多少。”陈远鸣却不动声色,慢慢加码,“这次的实际销售量太低了,势必会增加中签率,否则市面上谁会把价格炒得那么高,别人都是傻子吗?还有今年的股票,到底是发行10来支,还是更多呢?肖大哥您真的不知道吗?”

    他确实知道。肖云心里打起鼓来,要命了,他还真就是提前知道了股票发行会增容,才迫不及待赶到上海的,既然消息对等——不,也许这孩子知道的还比自己还多些——货又在对方手里,他还真没什么优势可言。

    “明天就是摇号日,这个时间点,不会再有人出货了。而当摇号结束后,任何有脑子的人都不会低卖了中签号,那些不中签的白板价格也会同步攀升,提到更高的价码,您带了多少流动资金,还够收多少中签号,又收多少白板呢?还是说,您真的已经放弃了第一次中签机会?”

    这一刀又一刀,简直刀刀往软肋上戳啊,肖云苦笑了出来,这孩子,还真是半点不放过别人的痛处。这次收购白板他已经花去了20万,才拿到不足2000张,大部分还不连号,就算运气好中10%,也不过是200张中签。之后如果他拿钱去买中签号,一张炒到4、5000估计不成问题,而第一次中签后,也会是一波销售白板的大行情,他手头可只有两百多万,又怎么可能支撑两头的花销,这次他可把家里的老底都搬过来了!

    条条框框限制着,就要求他必须在第一次摇号拿到尽可能多,而且便宜的中签号,还得保证留出足够的资金来购置新股。剩下的分则继续收购白板,以期在二轮、三轮中获利……这哪是掘金,简直就是刀山火海嘛。

    都怪知道的太晚了……长长叹了口气,肖云笑了,挥去所有懊恼,又变得洒脱起来。

    “如果真能中10%,这个买卖还是做得来的。”

    何止是做得来,陈远鸣露出了一点微笑,就算这家伙资金链不够,从那600张中签号里拿出点倒卖还能赚上一笔呢,他是确实想找稳妥的交易对象,如果不是这种大院出身,他还真就不打算这么出呢。既然运气碰上了,还是笑纳为好。

    “那就看明天的摇号了。”陈远鸣笑着举起了酒杯,“但愿我猜的不错。”

    “但愿。”

    两支玻璃杯叮的一声碰在一起,荡出一阵悠扬的波纹。

    第二天,也就是1992年3月2日,上海股票认购证首次摇号仪式在上海联谊大厦举行,共有七支认购的新股上市,中签率为10.3%。

    当晚,电话就直接打到客房来了,肖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已经完全按耐不住兴奋。可不是嘛,这次他手头中签的号不足120张,如果没有陈远鸣的承诺,对于这第一波行情真是只能干瞪眼了。

    隔天上午,在国际饭店的客房里,陈远鸣清点出了600张中签号,交在肖云手里,换来的则是一只手提箱和整整120万人民币。以及一张和陈远鸣有三分相似的上海居民身份证,绝对的真实证件,看来肖云花了不小的心思,虽然并非是陈远鸣本人的身份证,但是在那个审查不够严苛的年代,办个股票账户还是足够了。

    再过了两天,带着这张身份证,陈远鸣正式办理了股票账户,把手头的120万全部投入了沪市账户。认购时间为两周,就在认购结束前,黄埔万国店还因为不能更换认购证姓名被砸了门,差点引起暴动。但是对于两个大局已定的人而言,这种小打小闹已经不会看在眼里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月底,新股上市。但是这个月沪市基本没有涨幅,主要是盘面太小,还限制涨跌,致使沪市连续两周因无人抛售,股价不动。这波行情又影响了大批手持认购证的散户,白板开始陆续走上市面,甚至比摇号之前还要低上几分,肖云毫不客气张开了口袋,把兜里的所有现钞都花在了白板购买上,一直到4月初花光了本金才罢休。

    这时陈远鸣已经搬出了国际饭店,换了一家离大户室更近的旅馆住下。那时由于证券公司场地不够,真正的百万大户享受的都是证券公司附近租赁的酒店会议室,和那些几十万的中小户挤在一间体育馆内不可同日而语。3月最后这几天,每天就是坐在沙发上,观看那屈指可数的股票涨跌或者纹丝不动,喝喝茶,看看报,聊聊天……

    虽然日子过得貌似悠闲,但是同一间屋里的不少人都已经坐不住了,百万资金掉进水里还能听个响呢,哪像股市这么平淡。在这一片焦灼中,陈远鸣这个小孩子的淡定就越发惹眼,偶尔看到肖云来了,还会好心的塞给他一张《文汇报》,两人共赏。

    直到这一天,《文汇报》的头条换上了一句话——东方风来满眼春。

    弹了弹报纸,陈远鸣笑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上海的梨花开没开他是不知道,但是股市的花,就要结出果实了。

    4月开始,那位老人的讲话陆续出现在了报纸上,股市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开始步步猛窜,利好消息比比皆是,上市的股票也从当初的10来支确定为全年50多支,认购证二道市场再一次火爆起来。但是没人比陈远鸣更清楚,这只是真正大动作之前的前哨战。

    在各种利好消息的影响下,作为炒股初哥的肖云忍不住激动起来,这时部分新股已经涨了100%有余,他甚至都想出手一部分股票,回拢资金再次进入认购证市场,但是陈远鸣的淡定影响了他,最终这些股票一手都没有卖出,大户室里的22寸彩电里天天都是翻红的数字,似乎要映红人眼,一直到了5月20日……

    陈远鸣轻轻呼出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坐的有些僵硬的手指,终于要到来了,这中国历史上第一大牛市的金尾巴……

    这时,陈远鸣股票账户里的资本已经翻了将近一倍半,而他手头,还有1万张空白认购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