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6章 赢家?

第26章 赢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疯了吗?”稳稳赚到了27倍利润,躲过了可怕的大跌,肖云刚刚松了一口气,谁知陈远鸣居然这时候又往股市里冲,他只觉得自己太阳穴都突突直跳,只想替对方长辈管教一顿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

    陈远鸣却不置可否,只是专心盯着盘面上的某支股票,在一片大跌中,只有它保持着稳健的盘旋姿态,每天都有几千的成交量,看起来性感无比。这个时代可能有很多人都不清楚缘由,只会觉得这只股票十分可靠,可能会是个好的投资对象,但是陈远鸣知道,这是有人在坐庄,在这个近乎蛮荒的股票黄金时代,用金钱来操作股价涨跌。

    在上辈子,他进入股市时正巧碰上了庄家时代的覆灭,没有真正见识过那些覆手翻云的家伙操控大盘,但是经典操作案例却听说过不少,眼前这支股票恰恰就是其中一例。这两天股市大跌,证券公司门口多得是痛哭流涕的市民,他们不少都花费了毕生积蓄来搏一个出路,最后折戟沉沙,被大熊套牢数年,或者干脆割肉出局。这其中是有冒进、有贪婪、有大势所趋,但是也不乏有人恶意操作。

    看多了痛苦流涕的面孔,突然之间,他就产生了一点点冲动,如果针对这个庄家反向操作一下,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他也许救不了市,救不了万民,影响不了这滔天的大局,但是那些因为庄家恶意操作,最后接盘的散户呢,他能改变什么吗?

    几乎是带着冲动,他就这样冲回了股市。

    “没事。”刚刚下过一单,陈远鸣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隔间里转悠了几圈,“就是突然产生了点冲动,玩一把就走,不会影响新股认购的。”

    肖云看着眼前的少年,有些吃不准对方的心思。他确实看出来了,陈远鸣这次似乎并不是想谋求利益,相反他的操作看起来要命的古怪,高价收购,再以略低的价格卖出,拉着股价一步步往上攀升。大量散户的股票从他手里流淌而过,股价也从250多元,一口气升到了300出头。

    “到底在想什么呢……”看着盘面,肖云在心里嘀咕,这事怪就怪在他这么抽风,居然还有人陪他跟进,每一笔卖出都有人接单,似乎有人专门盯着这支股票买入……

    啊,是啦!有人正针对这支股票进行操作,就像陈远鸣正在做的一样。突然灵光一闪,肖云也反应了过来。“这是有人在操作这支股票?”

    “看出来了?”陈远鸣笑了笑,“是啊,可能是几个人在联合操作,这支股的流通盘太小了,市盈率又高,很适合操作。目前而言对方可能有7、800万的资金吧。只不过等到新股认证后,这个数字就不好说了……”

    “他们操作这个是想干什么?或者说,你又想干什么?”

    肖云也慢慢转过劲了,如果想操作一支股票,当然最好是低价位买进,高价位卖出,对方的心思不算太难猜,可能就是现在低价把散户手里的股票吃进,回头自己互相炒作一把,把股价抬的虚高,等不明所以的散户们进入后,再高价抛售。

    这样的行为,他确实能够理解,但是陈远鸣干得就是另一回事了。似乎他的所有行为针对的不是大盘也不是散户,而是……庄家?

    “打个时间差而已。”陈远鸣笑了笑,“就是赌一把他们实力和野心。新股缴款截止期还有两周,这时不会有太多散户跟进市场,有钱的都在努力寻找认购证呢。但是那些庄家们可放不下这支股,他们必须在散户们调整投资方向前拿到足够的股本,然后才能引诱那些没有取得认购资格的散户进入市场,来接他们的盘子。”

    “所以他们的目标是在认购结束前稳定股价,多吸纳一些股票,而你则是捣蛋的那个?”肖云搔了搔下巴,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形容,“在倔驴脑袋前栓胡萝卜?”

    “哈!好比喻。”陈远鸣笑了出来,又摇了摇头,“只是未必能够成功,相信他们目前也看出了有人在角力,正想着从我这边抢走主动权,或者把我纳入这个大圈内呢。”

    “你不去吗?”肖云反问道,照那些庄家的做法,是能赚钱,但是照陈远鸣的,不赔就万幸了。

    “我说过了,就是玩一把。”陈远鸣淡淡答道,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很难形容,庄家又怎么样,操作又怎么样?在中国的股市上,这样使用大笔资金来坐庄坑钱的人还少吗?他凭什么要出头,要做个劫富济贫,甚至连贫都济不到的蠢货……难道是钱来的太容易,产生了逆反心理?

    话说到这份上,肖云也不好再过问了,只要这小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这个外行还是不要多嘴为好。于是在大盘上,就出现了新一轮角力。

    6月5日,新股摇号认证,这次是让万人疯狂的50%中签率,所有尾号双数都被圈入了中签范围,大批资金再一次流出市场,等待着新股上市。而陈远鸣却专注于那支股票的操作。

    6月8日,那支股票的股价直冲到上400大关。11日在450盘旋,其后连着三个交易日成交量稀缺,16日对方开始操作,股价继续攀升,而趁这个机会,陈远鸣高位派发了。

    由于是边走边抛,陈远鸣手里剩下的股票已经不多,只是一天的时间就差不多出清。而再过两天就是新股认购的底限,大笔钱被压在了那支股票上,但是散户还在冲最后的机会,没有时间贸然进入市场,更不会这时候接盘,一来一回,压力终于突破了警戒线,庄家爆仓了。

    由于坐庄的可能并非是一支人马,股票呈现出了相当诡异的表现,一边是抛售,另一边则是竭力托盘,但是随着抛售力度越来越大,终于托盘的也无力支撑,那支股票开始了一路狂跌,这半个月的动荡,再蠢的人也该察觉不对,个股的价格瞬间击破了散户的心理预期,让这只股跌回了本来应该有的价格区间。

    随后几天,成交量可能有所增长,但是更多只是庄家们套现的迫切表现,这支股已经赚不了多少钱了,他们至少要保证新股购买不会再出问题。

    而这一来一回,由于操作太过频繁,价位也十分不合理,陈远鸣只能说是没赔,有个几十万进账而已,对于之前任何一笔生意的暴利,这明显都得不偿失。

    瞥了眼神情悠哉的少年,肖云突然觉得有些牙痛了。这孩子该说他什么好呢?原来他除了擅长双赢,还擅长双输啊……

    “怎么样,爽了?”

    陈远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是啊,原来那个记忆里,股价高达550元,成交量超过3万的一笔大买卖就这样被他搅黄了,又有多少散户逃过了一劫呢?

    “呵呵,爽极了。”

    当天下午,用于做盘的那部分钱也汇拢在了新股认购上,由于手头的认购证数量充足,陈远鸣并没有吝啬于本金,实打实的三千万就这么撒了出去。相比陈远鸣的豪气,肖云在认购证数量上就明显落后了,无奈补仓了一些低价老八股,等待进一步价位调整,就算不能大赚,多多少少也是个添头。

    然而在城市的另一边,另一家证券公司的大户室里,却有人掀了桌子。

    “去你妈的高材生!去你妈的大笔利润!!”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男人一脚踹在了身边的沙发上,皮面顿时裂出个豁口,沙发木质底座发出叽咛一声,和地板摩擦出渗人声响。

    房间里的几个人噤若寒蝉,明显不敢触老板的霉头,但是盛怒的男人又怎么会放过这群废物点心,只见他阴森森的目光一扫,就锁在了站在最边上的那个青年身上,只是两步,他就走到了那青年身边,居高临下问道,“小沈啊,你不是说这笔能赚千万以上的吗?那千万现在在哪里呢?我自己的5百万呢?”

    青年额上已经见汗,黑框眼镜上净是蒸腾起的水雾,他紧张的推了推镜架,“胡老板,这次真的是有人捣乱,所以才会……”

    “捣你妈乱!”

    一脚飞上,青年闷哼一声,蹬蹬倒退两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张称得上英俊的脸上已经变了颜色,一副失魂落魄的鬼样子。

    “谁他妈是傻逼吗?!有钱不赚,跟我这儿捣乱?财大高材生哈,你他妈书都读狗肚子里了,我是让你帮我炒股,不是他妈上场给人撒钱的,你行啊,一口气就给我豁出去5百万!”

    眼看对方还要再打,青年双手护住了头,惊恐的蹲下身,“胡老板,求你了,我真能帮你赚回来的,真的!马上就是新股上市,只要能买到新股就……”

    “就你妈逼!!”一说到这里,胡永财就是一肚子火烧火燎,他要是能弄来认购证,用得着设套坐庄吗?!现在可好,新股没戏,连他妈手头赚来的都赔进去了大半,原先跟自己合伙的那几个货色也统统翻脸,据说还想找他晦气……

    都他妈是这个瘟星的错……男人的眼神狠戾了起来,手上关节捏的咯咯作响,甚至连身边几个伙计都有点围上来的意思,那青年牙关开始打颤,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胡老板,我真的能赚回来的,马上就是新股上市,会有人抛,有人做盘,真的能……”

    他是真的怕了,只是两周时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出来是干什么的,不过就是为了赚一笔外快,为了过上点有吃有喝的好日子,不是想把身家绑在这种垃圾身上的啊,但是现在除了投诚,他还能怎么做?!

    咬牙切齿的看了已经怕到落泪的毛头小子半天,胡永财深深吸了口气,行啊,能赚回来就让他赚吧,反正他已经没什么底牌了,至少这狗头军师前期还让他小赚了一笔嘛。

    呵呵冷笑一声,胡永财慢慢悠悠晃到了旁边还完好无损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将功赎罪啊……那感情好。”翘起了二郎腿,他细小的眼睛眯了起来,“不过你最好能赚回来,否则……哼哼~”

    青年擦了一把冷汗,从地上爬了起来,“能!我这次肯定能的!”像是不放心,他又梗着脖子加了句,“还有老板,这次是真有人针对您的盘面,否则事情不会变成这样的,还是要小心为上……”

    “呵呵……”胡永财却不置可否,盘有点古怪他也能看出来,但是针对?6家一起操作,还能冒出什么人一打六?“干好你自己的就行了,别他妈给我添乱。”

    被这话一憋,青年顿时哑嗓了,吞了口唾沫,乖乖站在了一边。然而心底的火焰却无法扑灭,他的计划全完了,外快、军师、不涉入险境……一条条被砸了个粉碎。他今年才大二,还有大把美好的未来,就为了这个失误全盘皆输!他能甘心吗?!

    一旁的彩电上,红色和绿色还在交替轮转,但是青年却已经看不到这些了,他的双眼似乎直直穿透了屏幕,紧盯在那只在搅乱盘面的大手上,那个害他落入这种境地的敌人。

    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沈建坤必然十倍报之!

    牙齿还在咯咯作响,青年摘掉了眼镜,用力擦了一把满脸的汗水和泪痕,在心底默默发下了誓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