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28章 一见

第28章 一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坐在沙发上,陈远鸣照常翻看着新鲜出炉的报纸,这几天关于深圳8.10事件可谓余波阵阵,电视、广播、报刊长篇累牍,来来回回都是“股市有风险”或者巨额利润导致贪腐的社会话题,就连一直热火朝天的沪市都被影响,从11日开始盘面持续猛跌,3天内上证硬是从900多点落到了700多点,跌幅高达20%,连认购证第四次摇号都无法阻止下降趋势……

    阖上手中的报纸,陈远鸣深深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了。股票狂涨是一种积蓄已久的宣泄,这狂跌又何尝不是理性回归后的惧怕和恐慌呢。中国股市的第一个熊市,也是让后世许多人谈股色变的大熊,终于要来临了。

    这时大户室也陆续走进了几人,这几天盘面波动太大,一部分大户几乎天天蹲守在交易所,准备根据行情尽快买入或者卖出。被大盘的波动吓到,想尽快解套变现的有,然而更多则是想趁下跌做点行情。能够进百万大户室,不是天生的生意人就是前期炒股的受益者,胆大心细脑子活的不在少数,又怎么会怕了这起伏不定的盘面。

    这几天陈远鸣在这间大户室里也开始有了点名气,什么都不说,两次清仓清的恰到好处,手手都能卖到高点,这是个什么水准?这时大户室里可没什么**,谁出谁入,一看红马甲的动作就能明白,私下打听陈远鸣身份的可有不少,前来套近乎的更多,很多人都想从这个小高手嘴里套出点行情门路。

    对于这些“室友”,陈远鸣也没有一概拒之门外,该点的点,该敲的敲,每天开盘闭盘前都少不了一通交际,多多少少也混出了个脸熟。只是生意人嘛,该有的素质还是有的,不会那么上赶着巴结,因此对于这些人,也就始终停留在了点头交的情分上。

    好容易应付完今天的差事,刚想喝杯茶喘口气,一个声音就在身边响起。

    “接待任务搞完了?”

    听到熟稔的调侃,陈远鸣微笑着抬起头,正想回话,视线突然被肖云身边的年轻人吸引了过去。

    那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干净合眼缘的帅气。

    其实重回这个时代,除了久违的熟悉感外,带给陈远鸣的还有一丝难以预料的陌生,那就是对于现今流行风尚的强烈违和。上辈子他这个十年混的都是厂矿、工地,接触的都是那些跟时髦距离最遥远的人群,所以满眼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作服、白衬衣,最多在面料或女人裙子的长短上有点花样。而这辈子,他身处的却是大上海,这个几乎就是中国流行文化先驱站的都市。

    于是,让人瞎眼的东西就来了。这时可还没有时尚杂志,没有五花八门的渠道接收信息,最多的只有改革开放后粗糙的西方崇拜和模仿。男人的西装永远都不合身,没肩没腰像麻袋一样松垮,女人的面妆永远厚可涂墙,除了猩红就是惨白。再加上最近流行的是那种花里胡哨的夏威夷衬衫,就看一个个大老板外套麻袋西装,内衬五彩圆领衬衫,一脸油光满面,汉奸头滑的都站住不苍蝇……除了肖云这种身家良好的大院子弟,在这个圈子里他几乎就没见到能看的穿衣搭配。直到今天。

    清爽的T恤牛仔裤,静心打理过的发型,浑身洋溢着属于这个时代的青春气息,嘴角和眼角似乎都蕴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看起来略显轻佻,但是并不放纵,是个相当惹眼的家伙。

    然而陈远鸣的目光只是一扫就又收了回来。无他,那双桃花眼太刺目了。

    另一边,肖君毅却皱了皱眉,这就是小叔天天挂在嘴上的神童?这也太年轻了吧,成年了吗?跟自己想象中的机敏精明完全是两码事,更看不出什么气质身家,就是个平常少年罢了。而且刚才那眼风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第一眼就被人嫌弃了呢……

    没注意到两个年轻人只见的电光火石,肖云笑着指了指自家侄子,“我大哥家的小儿子,今年暑假来他外婆家玩,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他带来见见世面。君毅啊,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陈老弟,股市奇才,陈远鸣。”

    肖君毅挑了挑眉,“小叔,我可真是来实习的,不是来玩。而且这辈分怎么听起来有点乱……”说着他扯出了一个淡而有礼的微笑,冲陈远鸣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肖君毅,该怎么称呼你呢。”

    陈远鸣轻轻回握了下,“辈分还是各论各的吧,叫我远鸣就好。”

    介绍太正式,难免就有些冷场,肖云剑眉轻轻一抽,笑着坐在了陈远鸣身边,“怎么样,这两天认识的人不少吧?昨天老李还在问我,什么时候叫你去吃个便饭,这两天新股马上就要开始认购了,人心惶惶啊。”

    老李?难不成是南京军区那位……肖君毅的嘴角微微抽了下,这排场可不小啊。谁知陈远鸣只是摇了摇头,“该说的那天电话里都说过了,这次新股问题不大,过一手走人都不会有事。只是肖大哥您那位战友呢,现在还好吗?”

    “他啊,不用操心,就是点轻伤,还在深圳医院住着呢,过几天就会北上了吧。”肖云叹了口气,“不过幸好没损失什么钱,当天看情况不对他就退出了,入手的认购证不多,这次估计赚不了也赔不多吧……”

    “深市嘛,想持有可以再拿段时间,不会跌太久了。”

    这话一出,肖云眼睛一亮,“怎么,看情况不会一直跌下去?”

    “嗯,大势所趋,不会让人等太久的。11月就该回暖了吧。”陈远鸣也没隐瞒,最近一段时间除了经手一下新股,入市价值不大,但是如果有货还没清仓,倒是可以等低位时补仓,下次牛市应该就在11月中旬,有老人家的南巡讲话在,有巨利的诱惑,方方面面都不会放任股市一直跌到底的。

    这话明显让肖云舒了口气,他身边可有不少朋友是1000点后入市的,现在大笔资金套牢,有些人已经按耐不住了,天天电话求援,能有这么一支强心针放下去,到也是件好事。说着说着,股市开盘了,两人目前都是空仓状态,只是针对盘面和部分个股研究了一阵,两人都没有动作的打算。

    坐在一边,肖君毅只觉得无聊透顶。这俩人说的大半都是行话,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明白,还热衷弄些雨里雾里的调调,倒胃口极了。再看大屏幕,来来去去都是数字,还一片惨绿,一屋子人就盯着不到30支股票看的起劲,眼珠子都要陷进去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平时都怎么过日子的,就着股票大盘下饭吗?

    小叔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的存在,那个小家伙倒是没忘,但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个性还沉闷的可以,这种话题都能聊个把小时,可见他的人生有多么乏味。这见鬼的大户室跟听说的完全不一样嘛,什么惊险刺激,什么高端洋气,跟政府办公室差不多,只不过人家是盯着报纸看,这边则是盯着电视屏幕罢了。

    不耐的在沙发上换了两个姿势,肖君毅无聊的把玩起手里的茶杯,心思已经跑到了十万八千里外,琢磨着今晚要跟朋友们去哪里玩。就娱乐场所而言,上海还是要比北京强上太多啊。

    “小毅!”聊了半天股市情形,肖云才想起自家这个侄子,扭头一看,发现这人已经魂游天外了,不由又是一阵火大。

    “嗳,小叔,完了吗?”这次肖君毅倒是反应的很快,马上摆出了一张好看的笑脸,“我看马上就要中午了,正想着要不先去吃个饭?”

    马上个屁,现在还不到十一点呢!自小在眼皮子地下长大的,肖云还有哪里不懂,这小子肯定又是没耐性了,想溜号呢。不过看了眼身边一脸淡然的陈远鸣,肖云呲牙一笑。

    “是啊,远鸣你来上海也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好好逛过吧?看我光顾着跟你聊这些正事,孩子们的玩意也闹不明白,要不今天下午你就跟小毅一起出门转转?他也算半个地主,你们年轻人在也能玩得开心点。反正这两天股市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了,不如出门放松一下心情……”

    肖君毅的桃花眼都瞪圆了,等等,怎么突然要把这小子塞给自己?然而打眼一看对方,却发现那小子眉毛都皱起来了,哎呦,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先不乐意起来了?顿时被气乐了,肖君毅脸上的表情马上换了个一干二净,笑眯眯的弯起了眼睛,“行啊,上海这边我熟,下午约几个朋友跟远鸣一起玩玩也不错嘛。”

    肖云乐呵呵的应了声,他当然能看出陈远鸣不大乐意,但是这孩子天天闷大户室也不是个办法,出门跟年轻人玩玩总是好的,万一能熏陶一下他家那不成器的侄子,不是更赚了吗?

    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也不合适了,陈远鸣又瞥了眼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最终点了点头。

    他回到这个世界也够久了,总是绷着那根弦也没什么意思,玩玩就玩玩吧。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上午收市后,两人相携走出了证券公司大门。肖君毅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先去吃个饭?我和朋友们定了个地方。”

    陈远鸣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不坐小车。”

    肖君毅剑芒一挑,“咱这虽然不是大奔,也是今年才出的蓝鸟3S了,这还坐不惯?”

    “所有轿车都不坐。”

    卧槽这简直是油盐不进啊!!在心底,肖君毅差点嚎了起来,嘴上却还挂着得体的笑容,“那怎么走?腿儿着去,饭店可在外滩那边呢。”

    陈远鸣抬手指向前方,“那边刚好有一路能到。”

    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辆公交车刚刚大摇大摆的驶离车站,肖君毅只觉得牙都酸透了,这还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那里是神童,分明是个怪胎嘛!小叔他怎么这么会跟自己找麻烦!

    指明了方向,陈远鸣迈步向前走去,在背后磨了一阵牙,肖君毅还是跟了上去。不就是个小屁孩嘛,他今天还真就奉陪到底了,看看这小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