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上将,您有了 > 第 22 章节

第 22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哪里。他有着一头跟维一样的金色卷发,只是头发比维长了很多,在发尾的地方绑上了一个发带,头发都搭在了肩上,面相也跟维有着七八分的相似,然而看起来却也比维柔和了个七八分。

    皇帝陛下伸手在那人手背上轻轻敲了一记,提醒道:“嘿,希文,这棋子在不落下去时间到了你也是输。贝尔来了,让他帮你下?”

    希文拿着棋子摆摆手:“你在搞笑还是在鄙视我的棋艺,他棋艺比我还差。从小除了能打之外没什么厉害的,撇开打仗打架之外,他就是个脑部九级伤残人士。”

    “哈哈,好了,我提醒你,走这里。好歹也是你怀了几个月生下来养了这么大的儿子,被你说得这么差,这孩子就是不爱在打仗之外的事情上动脑经而已。”皇帝陛下指了一个空格,示意他把棋子放下去。

    希文啧了一声,不太乐意的把棋子往那格子上放了过去。然而棋子在落到棋盘的瞬间转变了方向,带着强劲的力道,朝着维的方向飞了过去。

    维立刻作出反应,侧身轻易的闪过了棋子,正准备让自家老爸停手,那个穿着华丽礼服的身影立刻扑了过来。维双眉一抬,哪里还敢半点怠慢,立刻躲闪了起来。

    皇帝陛下手中拿着棋子,笑看一场父子间的打斗。不到三分钟,没法跟自己老爸真动手维被希文压在地上,双手被反剪到背上,脖子也被扣着。

    “老爸,快放手,要死了。”

    “就你这样子还去抓獠兽,没被獠兽弄死你真是奇迹了。”希文放开自己的孩子,站起来在维屁股上踩了两脚:“你这小子,过一阵子不教育你就开始发疯了是吧,抓獠兽什么的就算了,你把别人莫瑞斯的王子都搞来了。”

    维身体一僵,接着说道:“瞎说,什么叫搞来,是我救回来的。”

    “说我瞎说,翅膀硬了是吧,当上上将就威风了是吧?你救别人回来就算了,可我怎么听奈说,你把那家伙当野兽驯养来了?啊?好战也得有个度,好战不是坏事,但故意挑起战争这是个什么事你知道吗?你现在就是在挑起战争。”希文说着,皱起眉头看向高位上笑看一切的皇帝陛下,骂道:“还有你,你一早就知道莫瑞斯王子这事的是吧,还装着?宠孩子不是你这么宠法的,你这陛下怎么当的?”

    “我的错我的错,我有权衡过这件事情,综合分析来看不存在很大的问题,所以才没有跟孩子谈及这个事情,你不要激动。”

    “莫瑞斯已经派人过来了,下周就该到了吧!”希文看着自己的孩子准备爬起来,他走上去,又一脚踩到了维的屁股上。

    维忽然想起前阵子跟烈洗澡的时候这么踩烈的情况,还好自己不是光溜溜的。维想伸手摸摸自己的屁股,可又不敢,只好这么忍着,那地方很疼,火辣辣的,被烈做了那种事情,这会儿还没好呢,又被自家老爸这么踩了……

    一种担忧从维的心理面升腾了起来。希文深吸了一口气,挪开脚,走过去坐了下来。没有得到起来允许的维只好盘腿坐了起来。好在这里是皇宫的休息室,守卫门都在门外,也不会注意到这里的事情,不然脸就丢大了,虽然在面对家人的时候,早就没有什么脸不脸面的事情了。

    皇帝陛下保持着温柔的笑容,手里拿着棋子,表示自己不会参与这一场家暴,他正在尽全力的把自己撇到事情之外。虽然身为陛下,但作为另外一个身份来说,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维。

    “如果莫瑞斯的人知道你把他们的王子殿下当成野兽驯养,这事怎么说?”

    维说:“这没什么好说的,我一开始又不知道他是威尔王子,他们不来告诉我我也不知道。”

    “你这是咬定不知道啊,给你说,莫瑞斯已经明说了那就是他们的王子殿下,希望我们暂时代为照顾好,他们的飞船已经在途中了。到了之后发现他们的王子过得不好,或者王子给他们说你将他当野兽驯养,还没事就虐待他……”

    “烈不会说的……”维觉得这样坐着屁股也还是特别的疼,他干脆站了起来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其实都疼,但这样好多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对自家老爸说道:“我过两天就带他去买几套新衣服。”

    “……放马后炮啊?虐待够了驯养够了,知道别人的人要来了,才准备对人家以礼相待还是怎么样?”

    “也不是,我就是忽然想到,他不能老穿我的衣服。”

    “……”

    两父子吵也吵了架也打了,最后的话题还是被皇帝陛下从‘莫瑞斯王子’身上转移了开去。

    在皇宫用了餐之后,维才提前离开了皇宫。刚走出那休息室,维立刻接通了古轩的通讯器。那在之前升腾而起的担忧到现在还在,他得立刻询问一下才行。

    通讯器刚接通,古轩就笑嘻嘻的说道:“上将,我检查了烈,他没事,还有雷蒙正前往皇宫的途中,我刚才正准备联络您。”

    “我问你!”维看周围没人之后,说道:“我那儿还疼,会不会……”

    “会不会?”

    “会不会得痔疮?”

    古轩沉默了,他的嘴角开始了一阵抽搐,然后这样的抽搐直接抽到了心里,他感觉自己一颗心都跟着抽搐了起来。接着这种抽搐由内心开始向整个身体散发……

    忍着痉挛抽搐了几下,古轩抿着唇说:“不会……只要您回去用我给你的那个药,很快就会好,绝对不会有痔……噗、咳咳疮……”

    chapter○3⒋

    维跟平时一样,每天早上固定的时间醒来,很快他就完全的清醒了,先是扭了扭屁股,很惊奇的发现昨天走路还会有一点小小的痛楚,现在已经没了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是很新奇的,估摸着还是因为日子过得太无聊了一点,本来还觉得很疼的屁股,过了两三天之后忽然睁开眼睛发现……不疼了……

    回来已经过了三四天了,每天过着的日子跟变异之后没什么两样,悠闲无比……身边多了很多不大不小的事情的同时,也多了很多欢乐,只是却又少了什么。少的东西是什么维也清楚,作为一个几天不动动手就浑身不舒服的人来说,这样悠闲的生活反而更无聊。虽然每天烈那家伙都能惹到自己忍不住动手……

    死活要睡在自己身边的烈现在还没有醒过来。那家伙怀里面抱着一个等身枕头,枕头被他用双腿夹在中间,英俊帅气的脸在枕头上蹭了蹭,脸上还带着点笑容。维弯下身子,凑过去……

    这种睡姿,哪里是个王子?说出去还不丢死人,这家伙的礼仪是怎么学的。维啧了一声,又想到,这家伙记忆混乱,把自己当野兽,没有礼仪也正常,而且学礼仪也不代表睡姿会有多好。

    可看他颤动的睫毛,怎么都感觉这家伙好像是在装睡……

    维摸了摸下巴,开启了除了在打仗时平时基本不会开启的思考模式。这家伙在赛尔星的时候说话忽然流畅了起来,而且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眼神也有些变化,但又说不上是什么变化,那完全就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反正维是找不出形容词来说明,烈的眼神从什么样变成了什么样的……

    烈的眼皮还在动,轻薄的眼皮下面眼珠肯定在转。维伸出手,想用手指戳一戳烈的眼皮,可又担心自己手脚过重,把这家伙眼睛戳爆了可就麻烦了,眼看着莫瑞斯的人就快到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真就挑起战争了,拳脚什么的那是打在身上的,莫瑞斯的人不见得会脱了烈的衣服检查,可眼睛戳爆……

    他伸出的手指屈起。食指加上了大指头,很是小心的把烈的睫毛放到两个手指之间,然后调整了一下角度,接着扯下了一根睫毛。

    要从睡着的人眼皮子底下扯下一根睫毛而不打扰到睡觉的人,这是一个技术活。看着手指中那一根细长的睫毛,维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成就感,就像在紧张万分的情况下拆掉一颗快要爆炸的炸弹……

    坐直身体,维抬手从自己的眼皮上扯下了一根睫毛,接着,将两根睫毛放在了一起,食指上的两根睫毛,粗略的看去长度一样。这完全不符合维的想法。

    “是不是扯到了最长的。”他很小声的自语了一句,接着再次趴了上去,继续用小声的声音说道:“比对长度这种事情,得抽取平均的,刚才看来是扯到了最长的一根。”

    说着他的手再次伸向了烈的眼睛。好似在睡梦中的烈忽然翻了个身,随后将脸埋进了枕头里面。

    “……”

    维勾起嘴角。

    让你小子装睡……

    维跨过烈的身体,趴到另外一边,伸手小心的扒开挡着烈脸的抱枕,继续扯。对比了好几次之后,维得到了一个自己以前不曾得到的,不曾肯定的事实,人的睫毛长度不会绝对一样。

    正准备继续拔睫毛的维视线被那等身的枕头上的画吸引了去。特殊材质的抱枕上有有流动的花纹,有着特殊记忆功能的柔软抱枕画面上的不是定格的图画,而是不断放映的片段……

    皱了皱眉头,维试着伸手把抱枕给抽出来,只是烈抱得死紧。好不容易扯出一小截,这下不用全部看了,局部都能知道是什么了……

    他大爷的……

    止不住的怒火又升起来了,用力的把整个抱枕抽出来的同时,一脚踹到了烈的肚子上,把人给踹到了窗下。烈哎哟一声,脸上带着茫然从地上趴到了床边,他一只手放在床上,一只手放在自己肚子上,仰头看着维,掩藏在手臂下的脸上嘴都笑裂了似的……

    这一脚重点不是踹人而是踢人下床,所以踹的不重,烈捂着肚子,笑的比被踹的还疼,可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维看着抱枕足足三分钟才把那段画面给看完。从他把烈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到最后扶着烈那根东西放进自己神圣得谁都不敢,连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去,到最后累得睡着。整个过程经过了巧妙的剪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特别的做了一些点缀,这就算了,还在画面上加上了台词……

    嗯嗯……啊啊……

    好爽……

    他大爷的,这简直是难以直视啊,让人血液沸腾的东西如果不是主角是自己,维肯定能起反应……

    烈觉得现在也许有必要去洗漱一下,维转头看过来的那个表情就不说了,光是那周身都散发着‘凶’气都能让烈打寒颤,维正在酝酿接下来的出拳的力道。

    “维,很好看,所以做这个,每天都要抱着!”烈很无辜,表示自己不明白维为什么浑身散发着‘杀气’。

    维双手放在抱枕上,准备用将抱枕扯坏,可惜就算是他力气再大,特殊材质制作而成的抱枕不但抱着舒服,冷能发热夏能驱署,不是人手能够毁坏的。维从床上跳起来,把那东西用力的往烈脸上砸了过去:“谁给你做的?”

    这东西绝对是昨天做的,昨天自己没在家去了军部,回来烈就抱了这个东西。那时候好像没有这个画面啊。

    “古轩送给我的。”

    “又是古轩!”维从床上跳下来,豪气的脱掉身上的睡衣,开始穿衣服,边说道:“那死家伙是不是你们莫瑞斯安排到我身边来的间谍啊?别挡着老子……”

    不然怎么莫瑞斯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带在身边的‘野兽’是他们的威尔王子,这就算了,古轩那家伙处处帮着烈。从各个方面来讲,那家伙真是太有嫌疑了。不过没有证据,维也不能妄下判定,此刻更让他在意的是要怎么弄坏那抱枕,那种东西要是流传出去,还不丢死人……

    看着维在房间里面转了好几圈,像是在找东西,烈问:“维,你找什么?”

    “想知道啊?”

    “啊!对。”

    “走开,我要开门。”维说的门是床边的一扇小门,门里是一个小房间,房间里面不是别的,正是从当兵到现在所保存的用过的、收集而来的枪支。那枕头普通的撕没法破坏,得用些别的方法。

    烈挪了挪,没有完全的站起来,他把手伸到抱枕旁边,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等身抱枕上的画面忽然就消失了,只留下流动的花纹,衬托得天蓝色的抱枕很是好看。

    “哎哟,维,坏了!”

    “……”维拿起抱枕,还算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研究了片刻,才丢掉了枕头。看来刚才自己那一番撕扯虽然没把抱枕给弄坏可画面坏了,效果还不错。既然坏了那就算了,今天一定要去找古轩,那那份东西给彻底毁了才行。

    “赔我的枕头!”

    “你说什么?重复一遍!”维挑高尾音:“骨头紧了是吧?”

    “……”烈捂着肚子,有种腹内抽痛的感觉。

    “滚去洗漱。”

    “好的,贝尔上将大人。”烈站起身,行了个还算标准的军礼,被维一脚踹到屁股上。

    作为一个军人,任何事情都要做得有条有理,要有计划。洗漱过后的维跟烈开始有计划的吃早餐,吃早餐之后计划是上街买衣服。

    莫瑞斯来迎接威尔王子的飞船已经到半路了,再过两天就要进入塔里斯的航道,这两天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计划上的变动。烈这家伙穿着自己的衣服一直是那么滑稽的样子,到时候真给别人说什么维上将穷得只能给莫瑞斯的威尔王子,穿曾经穿过的衣服……

    会丢人的……

    “杭叔,你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做獠兽肉。”维手中的叉子插进獠兽的肉里,又抽出来,一边说着,一边又插进去再抽出来。

    杭管家看了看吃得正欢乐的烈:“烈很喜欢这肉。”

    “那也不用每天每一顿都有啊,你也不看看这家伙都肥了一圈了。”

    “没啊,烈虽然吃的肉多,但这些肉都转化成力量了并没有囤积成为肥肉,烈有每天都锻炼。”

    “锻炼?”

    “是的,烈每天都有锻炼,你没有发现吗?”

    “我只发现他每天都在惹我,不被我打趴在地上他不开心。”

    杭管家笑了笑:“烈好像一直很喜欢惹你,这因该是一种想要吸引你注意的方法,他其实并不讨厌你,你看这才跟你去赛尔星回来几天,我都能看出这家伙恨不得时时刻刻贴着你了。昨天你去军部,他那时候在游泳池,之后非要吵着找你。”

    “想去基地,行啊,我等会就带他去,整不死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