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上将,您有了 > 第 27 章节

第 27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往星际政府所在的脊星。一星时前脱离大部队。而我们现在已经将要接近塔里斯的LV82号资源星。”

    “兰月下的命令?”

    “是的上将,您晕倒之后兰月上将有联系您,因此知道了您的事情,所以得到元帅同意的兰月上将,暂时代理这次任务的最高指挥权。”

    “还有谁知道我晕倒的事情?”

    “现在在主控室的成员、刺鹰、莫瑞斯的少数人以及兰月上将。”

    维想了想,拍拍雷蒙的肩膀,很是语重心长的说道:“雷蒙,我不想我晕倒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还有你联系兰月,传我一句话就行。”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联系兰月,指不定要被那家伙笑成什么样子,自己变异成为雌男就没少被那家伙拿着开玩笑。这回再知道自己在战场上晕倒,那以后还得了……

    “什么话?”雷蒙问道。

    “谁敢多嘴,我就揍谁!”

    “……是!上将!”

    主控室的屏幕上,一行三艘航母跟一艘皇家飞船组成的返航队伍,可称庞大。

    维从主控室走出来,他抬手抹掉额头渗出来的虚汗。感觉自己呼吸都是热的,不过这感觉很快被他忽略掉了,朝着航母的休息区走了去。

    到了房间舱门口,看着紧闭的舱门,维皱了皱眉头,最后他抬手礼貌的按了通讯器。很快,里面传来一个很是轻柔的声音:“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来看看你们的情况,顺便问下,烈在吗?”在自己的航母上,别人问自己什么事,这感觉怎么就这么怪。

    而里面,正在交谈的三人忽然停了下来。烈跟威廉对视一眼,紧接着,烈用眼神示意了莫瑟。

    莫瑟点点头:“您是谁?烈是谁?”

    “……”外面一阵沉默。

    烈回头看了一眼床,接着跳了上去,指了指舱门。

    “大哥,你怎么这么慌张,撞鬼似的。”

    “瞎说,我估计他见到我就会扑过来一顿揍,我得找个好点的位置。”

    莫瑟眉头一抬,对舱门的通讯器说道:“抱歉,因为之前遇到的事情让我们产生了心里阴影,很抱歉,我现在就为您开门。”

    莫瑟道:“维上将!”

    “……你们在这里还习惯吧?”维看向莫瑟跟走过来的威廉王子,接着锐利的视线朝着房间里面扫了一圈之后,定格在床上:“请……问,烈在这里吧?”

    不太会说请字的维顿了片刻。

    “烈?”

    “威尔王子,也就是二殿下你的哥哥。”维耐着心情解释道,接下来他脑海里面开始想象如果这两人不打算让他进去,他要不要直接冲进去。

    威廉跟莫瑟彼此默契的站到了舱门的两边,一同伸手指向床上,威廉说道:“大哥他之前受了重伤,过来看我们的时候直接晕过去了,然后现在躺在床上!”

    “晕过去了?”

    “是的,他……他晕过去了。”

    “那你们怎么不带他去医疗室?”维看向床上的人,那家伙呼吸平缓,身体跟头都是侧向另外一边的。还是第一次看见晕过去的人被‘别人’放到床上之后,还特意的给他侧着身体。

    维锐利的视线让威廉有些慌张了起来,回头看来一眼杯子,好像知道了维所想的是什么,忙说道:“他刚晕过去,我们正准备去找医疗队过来。而且我听说人朝着右方侧着身体睡对身体比较好。”

    这个王子不太会撒谎,维想到,只是说了这么两句话,这个年纪不大的王子已经红了一张脸,倒是有几分可爱的模样,事实上也不过才二十,成年礼都没到举行的时候。

    莫瑟拉了一下威廉的衣摆,对维说道:“维上将,我跟威廉去找医疗队过来,能请你帮忙照顾一下大哥吗?”

    “当然可以。”

    等到两人出去,维才关上门。他等着床上的目光带着火烫,就像恨不得要把自己身体里面现在那种异常的高热从自己视线中散发出去一样,这还不叫散发,这叫集中一点射出去,恨不能把床上那家伙给烧出几个洞来。

    一步步的走近床,寂静的房间让两人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起来。”

    听到这简单的两个字,烈还是转过了身来。他坐了起来,看着站定在床边的维,拍拍旁边:“来,坐下,你又在冒虚汗了。”

    “坐下还是虚汗,等会儿再说,我说过要收拾你的。”话音刚落,维已经跳了上去,将烈压倒在床上,接着就是一顿海扁。

    隔着被子落下的拳头没有用太多的力气,也许是因为身体现在还处于一种疲累的状态,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烈老老实实的躺着,接受着这些拳头,脸上还挂着点笑容,看得维更加的来气。

    骑在烈身上的维捏住烈的腮帮子:“全部恢复了是吧?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被捏着腮帮子的烈话音模模糊糊:“恢复记忆,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它#……%”

    听不清,维把手放松了一些:“说。”

    感觉维的放松,烈才抬手抓住维的双手,然后稍微的坐了起来,这样两人的距离立刻就拉近了太多,烈把额头抵在维额头上,那温柔的眼神看得维险些抖出一身的鸡皮疙瘩来,立刻准备转开头,烈抬手扣住维后脑勺:“我就试试你温度,嗯……还有点低烧,起码36.8度。”

    “……这么一试就知道了?”

    “这是我爸教我的方法,威廉经常感冒,所以我会拿他做实验,很准的。”

    “我不信!”感冒是第一次,所以这种光是用额头碰触就能知道温度的情况的确让维觉得神奇,不过怎么都感觉烈只是随便说了一个度数而已,看着烈扬起的嘴角,维一头撞了上去:“找死了是吧,转移话题?”

    “没,我就想看看你身体情况而已,不过这样看来只是一点低烧……”捂着被撞疼的额头,烈呲牙咧嘴的说道:“好痛。”

    “说!”维打算给烈解释的时间,等解释完了在酌情考虑,要怎么收拾烈。

    “我说,去赛尔星狩猎那次,看着你受伤那会儿,脑海里面就窜出来很多画面,平时那些画面都是散乱的,但难得的是那一次有着一瞬间的连贯性。”烈观察着维的脸色,手放到维的手臂上,准备边说边检查维手臂的伤:“我适应能力是很强的,那时候没多想,不过那天晚上我一晚上没睡,所以梳理了一些记忆出来,后来慢慢的……”

    “……从那时候开始跟我装傻!”

    “没啊,没梳理完全,所以我是真傻,绝对是真傻。”

    “起来。”

    “去哪儿?”

    “刑室。”

    “为什么?”

    维没说话,烈吸了下鼻子。好吧,刑室,刑室就刑室吧,反正维也不会真弄死自己,顺着他就对了……

    chapter○4⒈

    维的这艘飞船是军用航母,所以这大的程度可想而知。从二王子威廉和未婚妻莫瑟暂住的房间出来,烈就亦步亦趋的跟在维的身后。

    刑室在航母的底层,挨着刑室的是临时的牢室,只不过现在牢室很安静也很干净。两人的脚步声在金属的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声音。才刚步进最下层,一阵冷风就吹了过来。

    烈浑身从上到下打了一个寒颤,这里的温度肯定是故意调低的,绝对只有极度。忽然明白为什么维在路过自己房间之前,还特意的披上了大衣。

    他的大衣外面是烈的那件外套,前几天跟维一起去买的。

    “这里真够冷的。”烈说。

    维抬眉:“是啊,真是够冷的。”

    一听这语气,烈决定不能说话了。又走了几分钟,维终于停了下来,站在舱门面前。烈在心中‘哇’了小小的一声,这舱门光是看样子就比别的地方上档次,舱门旁边的微型光脑控制器还在时不时的发出一点蓝光。维把手掌贴上去,接着扫描器提取掌纹之后又扫描了一遍维的身体,接着将烈也给扫了一遍,那扫描的光线从身上经过,暖暖的。

    “再来一次!”烈对维说道。

    “做什么?”

    “在让他扫一次,这感觉真暖和。”

    维抬了下眉,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做这种发言都不觉得丢脸的吗。

    ‘喀’的一声,舱门没开。

    两人都愣了一下,烈干脆走到维的身边,跟维并排站在一起,这里温度真的相当的低,虽然还不至于到冻人的地步。跟维站在一起感觉好了很多。

    维再次让控制系统扫描了一遍,又是‘喀’的一声,舱门还是没开,而控制器也没有更多的反应。

    维怒了,抬起手接通联络器,很快投射而来的屏幕上显示着主控室的场景,不等雷蒙说话,维吼道:“谁修改了主刑室的程序密码?”

    “……”雷蒙示意年轻的中尉查看一下,很快得出了结果:“并没有谁修改过程序,上将,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确定?舱门无法打开。”

    “我这里看了一下,主刑室舱门开启程序不曾被修改过。只是这个程序设置的时候加入了一些别的程序,这个程序是古轩设定的,所针对的不能进入的群体是小孩和……怀孕了的雌男。如果有这两者被混入需要行刑的犯人中,舱门系统会扫描而拒绝打开主刑室舱门。这种设计得到了很多帝国的同意,是为了防止有人故意虐待关押小孩和孕夫。”

    先不说自己绝对不会让孕夫跟小孩到刑室来。就说这要关押孕夫跟小孩,有的是方法,行刑这种事情又不是光在刑室才能做的。

    发现自己脑海中的想象越来越血腥,而且针对的对象还是较弱的群体,维立刻甩开这些想法。

    这个鸡肋的程序模式,古轩那家伙没事都在搞什么鬼。原本就一腔怒气的维干脆抬起了手,准备一拳揍坏这系统。

    手腕忽然被抓住,烈忙说:“你这手上不是还有伤的?我来!”

    把维半拖着退后了一些,烈赶忙举起拳头朝着那控制系统砸了上去。巨响之后,控制系统表面的特殊透明材质被打烂了,控制器却半点没受到伤害,破碎的材质刮破烈的手,几条痕迹立刻渗出了血来,伤口绝对不浅。

    准备再一拳下去的烈被维推开:“一边去。”

    控制器里传来雷蒙的声音:“上将,您不揍舱门,我正在为您关掉系统。”

    维转头看向烈,烈看着自己的手……

    血流很快停止了下来,维注意到,烈手上的痕迹正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愈合,那速度并不是很快,但足以让维惊讶。舱门已经打开,但维整个心思都放到了那伤口上。

    “怎么回事?”维指着烈的手。

    烈现在的表情非常的老实,他乖乖的摇了摇头,说:“如果我知道这个是什么原因,我一定会告诉你。不过,通常我叫他自愈能力,当时海沙把刀从这里插了进去。”烈指了一下自己胸口:“他以为我死了,把我跟战舰一起放到宇宙中,结果我的战舰落到了你们所说的K星上。”

    “这么说,你的确已经完全恢复了。”维说道。

    烈给了维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这家伙有果然跟古轩说的一样,恢复能力极其的好,这已经不是极其了,这简直就是神速。这样的话就算用鞭子抽他,伤口也不会有用的。

    舱门从两边打开,烈瞄了一圈刑室里面。接着他打了一个‘嗝’!

    “进去。”

    “这果真是刑室!”

    “难道还有果假?”

    说着维抬脚将人踹进去,指着中央区域的金属十字架:“上去站着。”

    吸了吸鼻子,烈无辜的看向维。维表示自己得完全无视这家伙的表情,以前就算了,自己不知道他恢复了,现在自己都知道了,这家伙还能跟自己装……

    当自己是笨蛋不成!

    没有得到赦免,烈朝着那架子走了过去,刚站稳,架子上几乎是立刻伸出了几只金属的夹子,三下五除二将烈身上的衣服给刮了个干干净净,连内裤都没剩。紧接着,四肢被捆绑在架子上,双脚还被分开了一个角度。还没等烈说话,两只金属手拿着眼罩将烈的眼睛给遮了起来。

    “呀!维,我也是有羞耻心的。”这简直太羞耻了,全身都凉飕飕的。

    “你身体恢复能力太惊人,但是被伤的时候会不会疼?”

    “说实话吗?”

    “你是要我给你注射点东西才准备说实话?”

    “我的意思是你让我说实话我就说实话,你让我说假话我就说假话,就算你给我注射了东西,只要你说我不能说真话,我就绝对只说假话。”

    “说实话!”

    “超级疼。”

    维将刑室的温度调高了一些,从墙壁上取下一根皮鞭。看了看带着倒刺的皮鞭,想了下,还是把那东西给放了回去。烈的身体恢复神速,这鞭子打上去估计很快伤口也就愈合了,从心脏插进去的刀都弄不死他,皮鞭算什么……而且,这东西打上去挺疼。

    放回去之前,维还是抽了一下鞭子‘啪’的一声响在刑室久久回荡。

    走到烈面前,维说:“我说过要收拾你的。”

    “之前那一顿不算?”

    “不算。”

    “那行,怎么收拾你说了算。”

    “……”

    终于在一堆刑具中找到了一个相当柔软的刷子,维跳上台子,先在烈的胸口上轻轻的划过。

    “噗,哈哈哈,维,你在做什么?”

    “现在开始回答我的问题,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就扒了你的皮。”说着又是一次很好的控制了力道的轻滑。

    “好好,你问。”

    “记忆是不是全部恢复了?”

    “是!”

    “从什么时候开始装没有恢复来欺骗我的。”

    “赛尔星那时候恢复的,之前我说过了。”

    “之前不算。为什么要装?”

    “这……嗷!”腹部被挨了不重的一拳,烈嗷了一声,立刻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因为我坑过你的事情特别的记恨我,捡到我之后不是拳打就是脚踢,我还是挺担心我说恢复了之后你直接把我给办了。”

    “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因为我已经得到了结果,维也喜欢我。”

    “谁他大爷的喜欢你?”

    “哈哈哈,别挠那儿,太痒,要‘站’起来了。真的,一直觉得你只是要把我当个宠物玩而已。还想着就算是当宠物也让你慢慢喜欢我,而且怎么说你现在肚子里说不定还有了呢。不过因为未婚妻的事情……”烈顿了片刻,低了下头,他眼睛上遮着眼罩,就算低头也没法看见自己那儿,又说:“嗯……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