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上将,您有了 > 第 38 章节

第 38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向站在高台上的维:“既然都怀了宝宝,又何必参与这样的事呢?”

    “没想到你一只眼睛也可以看得这么清楚。果然还是我的肚子太明显了吧。”维说着,余光看向躺在地上深呼吸的烈。烈捂着伤口站了起来。

    而此刻,听了维的话吗,男人自嘲的摇头笑了笑,接着看向维:“我现在很想剖开你的肚子,看看里面的小东西,是不是跟你和你的老爸一样可爱。”

    “维!”烈双手反撑着战舰,将身体抽了出来。来不及弯腰看自己腹部那一个不小的伤口,朝着维的方向冲了出去。

    那一瞬间,维的脑海中已经闪过无数的念头,也许最多的,就是真的不该参与这次的事情,而让烈被伤成现在这个样子。在面对烈的时候,他总是会忍不住的揍人,但这么一段时间下来,这种揍人的力道已经控制得很好了,甚至心中会在揍烈的时候有着一点的舍不得来。而现在自己的丈夫因为自己跑到前线来,此刻,被伤成了这样。

    被扑倒的维的摔在烈的身上,在那瞬间,烈将两人做了一个快速的翻转,硬是成了维的肉垫。身后的男人缓步行走了过来,对于冲过来的烈,他表现出了相当明显却满是不屑的惊讶:“前段时间看到星际新文说塔里斯的维上将结婚了,该是这个人吧,莫瑞斯的威尔王子……

    行动速度都很快呢,战力也很强,可惜实战经验不够。该说是你太高估自己了呢,还是该生气你低估了我?”

    烈并没有把男人的自语放在心上,他翻身坐起,将维护在身前,紧张的问道:“维,没事吧?”

    维没有反应,视线停留在烈腹部的伤上。

    烈把手放到为腰侧,那儿的血已经快要停止了,只是透过被刺破的衣服,里面的血肉模糊的样子非常下人。

    不会是吓傻了吧,不过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把维吓傻才对。

    男人已经走到了烈的身后,持着的匕首反射出寒光,接着,军用匕首朝着烈的头顶刺下。加注了太多力道第一击被一个力道阻止,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男人愣了一下,顺着手臂看去,维还是低着头。

    看见维有终于有了反应的烈松了一口气,紧随着这稍微的放松而来的,是全身的剧痛和虚弱。血液的流失和疼痛让烈浑身不仅是血湿了,也是汗湿了。蹲着的他踉跄了一下,靠在了维的身上。维伸手绕到烈的背后,手在烈的背上用了一点力,烈便整个人靠了过来,接着维空着的手在烈后脑敲了一下,让本已经无法支持的烈晕了过去。

    男人试着动了动手,却惊讶的发现无法挣脱维单手的钳制,他皱着眉头,将手中的匕首一个巧妙的翻转,匕首划过维的手腕,也同时让维稍微的放开了手。

    维缓慢的站了起来,抬起被划破的手腕放到眼前,然后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手腕上的血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裂嘴笑了。血红的眼眸尽是杀意。

    里奥跟向容赶到的时候,维的双手正抓在男人的双肩,而他自己的肩头,正插着那柄军用匕首,男人的力道并不小,匕首完全刺进维的肩膀。

    里奥拉住准备跑过去帮忙的向容,接着抬手捂住自家夫人的眼睛,低声说道:“那家伙暴走了。”

    向容伸手拉下里奥的手,看见的,却是被丢在地上的尸体,被硬生生扯成了两半的尸体……

    “他……”

    “嘘!”里奥说着,示意身后的人赶紧去将烈抬回去,烈的伤势不容乐观。

    而这边,感觉到什么的维转身看了过来,他的视线停留在几人身上,最后死死的盯着靠近了烈的几人。血红的双眼所透露的,完全是警告。一时间让人不敢再动上分毫。

    “烈要死了……”里奥大声的吼道。

    维眼睛眨了眨,血流过多的他,终于晕了过去。

    ——

    莫瑞斯的飞船上。烈一边拆着身上的绷带,一边问古轩:“他真没问题?”

    两人正往医务室走,不过看古轩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他干咳了两声说道:“相信我,殿下,上将真的没有问题,您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这短短的从休息室出来的路程中。比起他来说,您伤的比较重。”

    “我没事。”

    “您现在是没事了,谁让你拥有这样的dnd呢。”古轩说道:“宝宝也没事,不过不能让上将再次暴走,本来没事的,他这么一暴走险些没让宝宝直接给死掉。”

    “你确定现在两人都没事?”

    “绝对没事,好的很,超级好。”

    “那怎么还不醒。”

    “我让上将进入了休眠,他现在跟孩子都很好,我想您也不希望这回去莫瑞斯的路上再发生个什么事情吧,回到莫瑞斯在让上将醒来好了,这一路先保持这样的状态吧,对他对孩子都很好,不会有伤害的。”

    “你是怕他清醒的时候整治你吧。”

    “怎么可能……”古轩顿了许久,才笑了笑:“当然也算是怕吧,但我更怕再发生这种事情,眼看着下周就能到莫瑞斯,别又被上将弄出个幺蛾子来,别的时候还好,现在他可不是一个人了……”

    chapter○53

    跟着古轩走进医疗室,烈有了一种闪瞎眼的感觉,这绝对不是因为医疗室的亮光太刺眼,而是这一排排大型试管中培养着的东西。

    烈也第一次到这个医疗室来,当初参观这艘飞船的时候,这里有的只是设备而已。维平时检查的地方都是休息室那一层的医疗室……

    这已经不算是医疗室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医学实验室,而且还很大型的。

    古轩打开舱门之后就紧紧的跟在了烈的身后,时不时的伸手为烈之处正处的方向,他很担心烈会碰到这些东西。烈也相当小心的避开那些试管:“这些都是什么?”

    “殿下你记得我们把你救回来时候的那颗星球吗?”

    烈点了点头。他当时战舰被击中落到了k星,k星大气系统很糟糕,导致他受了很重的伤,严重到记忆混乱。

    “当时我们去救你的时候上将为了我的研究特别的猎杀了一些那星球上的动物,我采取了血液和细胞样本,这些是就是那些东西。”古轩指着旁边的培养皿,里面正沉睡着一只虚弱的动物,看起来就像是刚出生没有多久:“星际文明录中有记载这种动物,它被称为剑齿虎。它现在已经到了离开培养皿的时候,但是它却很虚弱,因为我们这个星系的大气、环境都是它无法适应的,很可惜它已经快死了,而我正准备想别的方法,不然这些培养皿中的小东西都会……”

    “希望你能成功。”烈挑了一下眉毛,笑道。

    烈再次看了一眼这些东西,接着往里面走。虽然说在k星的时候这些东西还是陪了自己不少时间,可这明显不是跟这些小家伙叙旧的时候,去看自家老婆比较重要。

    坐在白色沙发上的雷蒙看见烈进来,立刻便站了起来。虽然因为‘偷渡’的关系,雷蒙在塔里斯的军职已经被革除了,可长久的军人习惯还是朝着烈做了一个标准又漂亮的军礼:“殿下。”

    烈走上前拍拍雷蒙的肩膀:“以后这种场合就不用行李了,再说我又不是军部的长官。”

    雷蒙点了下头,看向古轩,在后者露出笑容之前,雷蒙转开了视线。

    维此刻正睡着透明的营养箱之中。被色的床看起来就特别的柔软,他的睡姿一直很标准,似乎也只有睡觉的时候,才比较的安分。他的额头、脖颈以及胸上,甚至腹部都贴着营养输送的仪器。上身**着,很稳的营养箱中倒也不用担心他会着凉。床的周围是是五个屏幕,上面正记录着最及时的数据情况,和维腹中那小东西的状况。

    这已经是从维京一号离开后的第三天了,不用去看屏幕,光是看他的腹部,也能知道他腹中那小家伙又长大了不少。

    烈伸手把屏幕拉到眼前,凑过去认真的看着画面上的情况,嘴角是难以掩饰的笑容。看了片刻,他想伸手去碰维,但透明的箱子阻挡了他的动作,这让他有点失落。

    “有些雌男因为身体的原因,会影响宝宝在腹中的生长情况而延迟出生时间,所以很多雌男怀上宝宝到生下宝宝的时间就会很长,最长的记录是15个月。”古轩说着,把手放在箱子上,来回的敲了起来:“上将的宝宝很正常而且非常的健康,生长也很快,这样的话,宝宝会在第四个月就能在腹中成长到一个足以脱离孕体的程度,接近第五个月的时候,孩子就能畜生。”

    烈的手指在箱子上摩擦了起来,发出细细的声响:“我倒是希望孩子早点出来,我这脆弱的小心脏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好在这次没事。”

    觉得无法插嘴的雷蒙干脆离开了房间,准备去找点事情来做。

    古轩回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之后才转头看向维,说道:“他一直很好战,而且很多时候是无法自控的,有时候某种想法会让他失去思考的能力。而且他是那种见到血很兴奋的人,尤其是自己的血。其实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腹中的小东西并没有多么深刻的认识,毕竟以前是个雄男,而生物这科根本就是零分,零分就算了,雌男基本的常识他知道的也不多。”

    烈点点头:“我知道,而且他这样的人又不服输,腹中的孩子还没有长到会让他去在意的程度,他认为孩子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本来他对自己的身体就没有过太多的保护意识。其实孩子的确是他身体一部分没错……我得想办法让他知道孩子虽然是长在他身体中,可那是另外一个重要的生命体才行。”

    沉默了片刻之后,烈发现暂时性的找不出比较好的方法来,而现在的维还在沉睡之中,也不可能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产生什么反应。烈的视线停留在不断更新的数据中:“他以前有出现那种状态吗,暴走……”

    烈回想着之前在记录中看见的那个场面,被监控器记录的画面很清晰,维血红的双眼和直接将那人撕开的场景,光是看光屏上的记录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恐怖的气氛和强烈的压迫感。他的眼睛血红,身上沾满的都是血液,浴血的修罗一般。

    古轩想了一会,说:“有过两次。这一次其实还算好,看样子也是因为你受了重伤、对手又太强而让他不得不采取这种暴走的方式来干掉敌人。”

    “……”

    “他第一次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并不了解,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军医,而他已经是少校了,听说当时在x星和一个星际雇佣兵团战斗,他为了救人被俘,对方为了获取据点和战斗资料对他进行了逼供……”古轩说着比出了一个注射的姿势,而这个手势直接比在了脑袋上:“他们往上将的这里注射了特殊的药物,剂量很大。具体的情形没法说,也没有资料可以看。只是听人描述的,他就是在那个时候暴走的,一个人干掉了半个雇佣兵团。”

    “第二次呢?”

    “第二次也是在战场之中,前几年,那时候我已经跟在他身边了,不过那会儿这家伙很讨厌我,因为我嘴挺毒。”

    “不是毒,是贱。”烈纠正到。

    “好吧!那次战斗中我们被逼到绝境,他身上受了很重的伤,根本已经是失去了战斗能力。他打算给自己用战斗药剂,五支。”古轩比出手掌。

    “为了激发身体潜能的药剂?这是违规的东西。”

    “当然,那东西对身体没有半点好处,星际政府明令禁止的药物,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好在当时他失去战斗能力,双手都在颤抖,在他将针管插到自己身体之前,我用手挡住了。那时候也是脑子出问题了,其实要阻止他注射方法很多……药物被注射到我的身体中,五支药剂,直接让我全身开始突起皮肤膨胀炸裂,到现在我连我是怎么恢复成这样的都不清楚。在我失去意识之后,他暴走了……”

    烈沉默了一会儿,便认真的对古轩说了一句谢谢,古轩却是摆摆手,这种忽然的严肃气氛让古轩反而觉得有些不自然了,事实上自己也没有做些什么,他清楚那五支药剂不管是谁注射下去即使不死那所遭受的罪行也是很难想象的。不曾后悔过救维,唯一后悔的是当初脑子太顿了点,居然直接用手臂去挡住针头……

    “维他见到血会兴奋,也是在第一次暴走之后才这样的吧?”

    “是的,那之后就出现了对自己的血会兴奋到病态的状况,当然兴奋程度要看环境,平时不会,打斗之中就会。他自己也有意识到这个事情,所以好几次战争和战斗中处于劣势而当他觉得危险又极大的情况下,会用自己的血刺激自己。比如战斗的时候,对方如果太强,他会选着挨打到一定的程度,越痛越血腥就越激发他的暴虐因子。我这几年一直在研究他的身体,但很遗憾的是,我找不到让他恢复的方法。”

    ——

    从维京一号告别了里奥夫夫之后,一行四艘飞船已经航行了十天,在穿过了公共星域之后终于抵达了代表着莫瑞斯星域的第一个太空站。

    烈并没有打算在太空站暂停的想法,船队直接往莫瑞斯的帝都星前进。

    既然已经到了自己的领域,他也总算是放了心来。让古轩撤掉了维的休眠系统,烈趴在床边等着维醒过来。

    在维京一号的那天他骂了维,无论如何得道歉才行。烈把手放到维的腹部,轻轻的,像是在感受里面那小东西。几天而已,这小家伙好像又长大了不少,之前那样如果说是小肚腩的话,现在的隆起就很相当的明显。

    手掌下的身体动了动,烈忙抬头看向维。从睡梦中醒来的维眨了眨眼睛,好像正在适应环境,片刻之后他才抬手揉了揉脑袋然后坐了起来。烈赶紧起身,扶着他坐了起来。因为宝宝的成长而隆起的肚子对这个坐起的动作造成了一点影响。

    维抬眼看了一下身边的烈,‘啪’的一声,他抬手拍掉了烈的手。这似乎有点像是本能反应了,见到是烈之后直接拍了上去,听到那一声清脆的‘啪’之后才感觉到了心疼。他连忙转身,扯开烈身上的衣服。

    “嗨,亲爱的,别刚睡醒就这么激情,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让烈转了一圈,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