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上将,您有了 > 第 47 章节

第 47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起!”

    身后的烈将他抱紧,在耳边认真的说了三个字出来。

    “……”维愣了片刻,视线从光屏上移开,转头看向烈。身边这家伙认真而温柔的样子让他不得不跟着认真起来,准备再次将人丢出去的动作也放了下来:“说什么?”

    “为我这两天的事情道歉,我不该瞒着你调查这些事情,也应该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还有我的朋友,交际圈这些,一开始就该跟你说。那样你也就不用去海德街了,要不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能在几天之内搞定这个事情,昨天就不会发生那件事,害你暴走,让你又受伤我很抱歉。”烈说:“我明明知道你是不安分的人,也知道你很在意刺杀你的背后主使,但我想着不让你去参与这件事情,因为你的身体还不行……只不过我高估了自己。”

    “……”这家伙认真认错的样子让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眨了眨眼睛,移开视线,不去看烈那有点自责又悲伤的眼神,许久之后,才说道:“你最近太忙,没有时间给我解释白奥和调查的事情也很正常,何况你那些政治上的东西我也不想去管,暂时也不想去了解。而我本身的确安分不起来。不用在意,就算你提前将那些事情告诉我,我还是会去海德街的,那地方的确让我很好奇。”

    “害你暴走了,对不起。”

    “跟你没关系。”

    “跟我没关系吗?”烈的眼神越发的悲伤了起来。

    维眉头皱了皱说:“一开始我是处于半暴走状态,用血刺激自己,我的伤口是我自己撕开的。”

    “……”

    “那些机器人还没法伤到我,那种状态我是有意识的,只是后来到了地下室,看见那家伙在光溜溜的你身上之后,我好像就没意识了。”

    “是以为我被揍了?”

    维摇摇头,那会儿他是确定了烈没有生命危险的,只是当时白奥的动作怎么看怎么的让他厌烦无比。

    烈嘴角勾起了笑容,这个角度,维没法看见。圈着维腹部的手又紧了紧:“是生气?吃醋吗?”

    “吃醋?”

    “对,看见一个陌生人在自己丈夫身上乱按,自己的丈夫还不动由着对方胡来,那时候是不是恨不得把那人给拆成两半,压成饼干?”烈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自己的老婆是个很直的人,不会扭捏也很少会害羞,是就是不是便不是,维曾经说过喜欢自己,也说过想跟自己结婚,从结婚了到现在,维似乎都没有说过爱这个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字,正因为了解着维,所以想要听到这个字的想法也是很强烈的。

    “有那种感觉,恨不得先拆了他,再把你撕了吃了。”维看着光屏说道。

    “……这么爱我?”

    “是啊,爱你爱的恨不得把你撕了吃了。”维说:“没想到你会输给白奥那家伙,有够丢人的,找个时间开始我要对你进行训练。”

    “来吃我吧,亲爱的。”忽略掉后面那句话,烈说着往身后倒了下去,满腹期待的表情看着维,身体扭啊扭的同时自己把上衣给脱了,眼看着准备脱自己的睡裤了。维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这种爱占了多少的分量,但维自己也知道,到现在这辈子看来,能让自己这么容易就进入暴走状态的,也只有烈了。

    “老婆,我脱光了。”

    “脱光了就去洗澡。”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去洗澡啊?”

    “那你想做什么?”

    “你给我撸一发呗,你伤没好我又不能把你按倒啪啪啪,自己动手感觉又太次。”

    “你究竟是哪里学来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词。”

    “这不怪我。”烈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双手扶着自己那东西,眼巴巴的看着维:“老婆,我再说一个事情,您不要生气。”

    “什么?”

    “你的蛋其实就是个营养箱。”烈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扶着自己那有了反应的地方,看着自家老婆那俊美的脸,等待着自家老婆脸上表情的同时也不忘将自己的身体往床另外一边挪了过去。

    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个反应完全出乎了烈的意料。维并不是傻子,事实上就是缺乏一些常识而已,原本这句话说出来之后维有可能的反应就是愣上个几秒钟,然后……动手……

    顺带骂上一句‘你他大爷的欺骗老子,还害我丢脸’。

    可维只是抱着蛋,点点头:“对,这就是一个‘营养箱’,古轩给我说过,蛋壳就相当于一个最完美的营养箱,将我儿子安全的保护在里面,还提供营养。我记得你也说过,这蛋壳就是个‘营养箱’。”

    那虽然不是太明显但一眼就能看出来颇有些自豪的表情上,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这样的品种能够生出一个这样的蛋来,真是太伟大了……

    烈嘴角抽搐的同时身下那地方也总算释放了出来。不得不佩服文字的能力。也不得不佩服世界上居然有‘蛋’这种神奇的东西。原本营养箱也是根据蛋来制作的,只不过古轩做得更好,不但神似还形似……

    现在看来,如果不给维做个详细的从头到尾的解释,维可能没法理解自己的蛋蛋壳本身只是营养箱,而不是自己的蛋就像是个营养箱。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就是烈都快混乱了,更别说维……

    烈让清理机器人拿来纸巾,做了简单的处理掉之后,穿上裤子,他伸手拍拍机器人的圆脑袋说道:“把你刚才记录的我自撸的画面删掉。”

    “可我认为殿下会想要记录刚才的情事,殿下您给我设定的程序中……”

    “看来程序还是有点漏洞,我需要你记录的是两人那样的事情,单方面的自撸没有必要。”烈打断第一代清扫机器人那毫无感情的金属声音回答。自己撸的样子有什么好记录的,至少要记录的也得是自家老婆自撸才比较有意思。

    正给机器人交代着事情的烈屁股上挨了一脚,回头看向维,维瞪了他一眼:“撸好了赶紧穿上裤子,塔里斯的联络号。”维说着瞥了一眼烈的裤裆。

    毕竟是王子,这样的状态见人怎么可以,烈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三下五除二抓伤自己的家居衣物冲进了浴室。

    看着烈在半开着的浴室门中朝着自己比了一个手势,维这才按下了联络键。立刻,希文的便出现在了光屏上,那边是全景投映,似乎也是在卧室。看见自家老爸不太好的脸色,维深刻的意识到了最近都没有联络自家老爸的这一重大的错误……

    所以在希文发火之前,维率先说道:“老爸,给你看我的蛋。”

    这种时候,只有孩子才能吸引掉一些‘火力’,自家老爸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相隔两地,看着自家老爸的脸,维都觉得这人会忽然转变成全息影像图来揍自己两下。

    听到蛋的时候希文的确愣了一下,不过他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变好,大声道:“我看你的‘蛋’干什么,你从小到大我看的还少了,看你的‘蛋’的次数比看你父皇‘蛋’的次数还多,别忘了你小时候谁天天给你洗澡的,还看‘蛋’,搓都给你搓过,你那‘蛋’长什么样子还用的着看。”

    一听自家老爸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维一张脸居然刷的一下就红了,自己好歹都二十九的人了,打仗的时候和在烈面前时可以不要脸一点,但羞耻心是有的……

    “我说的是我生的蛋。”说着的维已经掀开了被子,把蛋抱了上来,他在蛋上亲了一口,对希文说:“我生的蛋,不是我身上的那两个蛋,我肚子里面出来的。”

    “……”

    希文呆住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塔里斯皇帝陛下环住自己他身体,伸手在希文面前晃了晃,估摸着自己的伴侣还需要一点消化的时间。他便对维说道:“孩子什么时候生下来的。”

    维想都没想说道:“就刚才,正准备联系您跟老爸,没想到您们先联系了我。”

    皇帝陛下笑了笑,却没多说什么,在这样的时候面对着自己这个孩子,却是感觉再多的话,也低不上那一个浅浅的幸福微笑。看着维带着笑容的脸,比起知道维生下了孩子更让他来得开心。

    只是不得不说,那蛋相当的吸引人的眼球。

    忽然陷入深度思维状态中的希文皇后终于有了反应,他指着维怀里的蛋:“你生的?”

    “对,一个蛋,蛋里面是我的儿子,现在没有特殊的光,没办法看清楚。”

    “神啊……”希文惊叹了一声,转头捧着塔里斯皇帝陛下的脸,急忙的说道:“你得帮我查查我的身世,我觉得我的身世背后还有很大的隐情。要不然我怎么会生下维这样的基因突变的品种来,居然生了一个蛋。隔代基因遗传之类的很有可能,我不是没有爸爸吗,你得帮我查查。”

    “……”皇帝陛下无奈的压低声音说道:“好好好,我帮你查。”

    这边一家三口正围绕着蛋而展开了对遗传学的‘研究’,那边浴室中烈已经洗完了澡正在穿衣服。浴室中的联络器忽然发出了提示,烈穿上衣服,把精壮的上身掩藏在了衣衫之下。屏幕上,管家莱德皱着眉头:“殿下,海德街的白奥先生浑身裹满了绷带坐着代步机到家里来了,他说是维殿下将他打成这样的,要找维殿下讨个说法。因为他是您的朋友,又有着特许,所以家中的守卫没有拦下他,他现在正在客厅。”

    chapter○63

    维已经关掉了联络器,一家三口在遗传学上的研究以维想要睡觉而结束。关掉联络器之后,维把蛋放回自己的怀里,才发现,原本自己打算让老爸一起感受一下自己有了孩子的高兴心情,结果却围绕着遗传学说开了来。

    这个蛋……

    自己的儿子……

    太没有存在感了。

    “嘿,亲爱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客厅见客人?”

    本来只打算穿家居服的烈,不得不让管家给自己找了一套正式服。脑海中还在思考着,白奥那家伙来做什么,这种时候本该在医院好好修养才对,当时的伤可不轻,内脏都被维给扯了出来,那腹部简直就是被掏了一个窟窿,好在当时维只是穿破了白奥的肚子,现在的医疗技术这样的伤虽然严重,但只要有钱,还是能够做到再生的,白奥不缺钱……

    就算是穿破胸腔捏碎了心脏,照样可以弄上一个机械的心脏替代原本心脏的功能,当然,前提是要有钱,要有很多很多的钱……

    维的伤还没有好,烈特意的拿了代步机,让维坐上去。看见代步机的维有片刻的皱眉,这东西自己用过不少时间,现在看着它就是打从心底升起一股厌烦感来。不过想了想怀里的蛋,维还是乖乖的坐了上去。出去见客人,当然要带着自己的儿子。

    刚到客厅,两人就看到沙发上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对视一眼,烈便走了上去,维从代步机上下来,也走到了沙发前。

    浑身缠满了绷带的白奥僵硬的抬头看向走过来的烈,他哼哼的似乎笑了两声,那声音从绷带下面发出来,听起来闷闷的,还带着一点邪意。

    维的眼力一向很好,抱着蛋的他看着这团白色的东西吃了一惊之后立刻便将白奥给认了出来,他皱着眉头坐到沙发上,听着烈给自己介绍。

    “这是海德街dsc的‘boss’白奥;这就是我的伴侣维,我想你应该见过了。”

    白奥抬起那只同样缠着绷带的手,把挡在嘴巴上的绷带扯开,说道:“殿下,你就不要说这些表面上的客套话了。”

    烈终于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他坐到白奥的身边,拍了一下白奥的肩膀,调侃道:“这样的装扮不错,简约时尚星际范,很上档次还节约国家的资源。”

    说着烈让管家准备晚餐和甜点,他刚吩咐完,白奥又抬手把嘴上的绷带拉开:“不用给我准备甜点,我现在这腹部别说甜点,喝水都能漏出来。”

    烈说:“你想多了,是给维准备的。”

    “……”白奥用他那全身仅露出来的双目看了烈一眼,隔着绷带,烈跟维都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不悦感来。不过,顾虑着自己的身份跟烈的身份,就算是再好的朋友,白奥在某些时候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维把蛋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抱着蛋,视线从白奥的脚下看到头顶,再从头顶看到脚下。他记得自己当时暴走时候的状态的,即便当时没有意识。维没法否认的是,白奥的确是个很强的人,面对当时暴走的自己,在最开始两人在对打中自己却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而白奥也并没有对自己下杀手,甚至一直在躲闪。也正是因为他一味的躲闪,才造成了只能挨打的份,如果白奥这个人一开始想要的就是要自己的命,那绝对会是一场殊死的搏斗,而并非单方面的挨打。

    甚至在被自己那样重伤的情况下,这家伙居然在今天就能起来活动了。烈输给白奥其实一点都不丢人,如果说烈的力量和身手跟白奥比的话,并不差,唯一输的就是临弟的经验,他毕竟是王子,与自己这个常常在战场打斗以及白奥这种在海德街的老大不一样,面对敌人的心态和学习战斗技巧时那种思想一开始就是不同的。

    维想着想着便眯起了双眼,之前已经打定注意要训练烈了,现在将事情梳理清楚之后,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一个训练安排表。但同时也有开始有了些纠结,毕竟烈是个王子,这样训练出来有没有意义……

    烈的身边不乏保镖和守卫,甚至还有自己。

    “维,在想什么?”不知何时走回来的烈坐到了维的身边,下陷的感觉将维从思考中拉了出来。

    维笑了笑,抬手摸了一下下巴,看向那团白奥:“我在想,除了腹部的伤口比较严重之外,别的地方应该没有伤到,他为什么要全身都包裹着绷带。有必要吗?”

    连头发都完全遮住了,一丝都没有漏出来,足以说明,为他绑绷带的人有多细致认真。维说完,那眼神忍受不住的往白奥的下身瞄了过去。白奥的上身全是绷带,但下身却穿了裤子,他没有穿鞋子,脚上缠着的绷带也隐没到裤子里了,照这个绷带缠绕的形式看来,是不是那个地方也缠着了。这家伙要怎么上厕所?

    烈笑着双手捧着维的脑袋给朝着一边转了过去,维把头转回来,怒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