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上将,您有了 > 第 54 章节

第 54 章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同样的,小家伙跟着自己老爸一样的动作,两父子一大一小动作相当的同步,维视线都没移开过,只是回答古轩:“蛋蛋喜欢看。”

    是喜欢看,一双肉嘟嘟的小手还欢乐的拍了起来,虽然那双肉嘟嘟的手拍不出声音。

    比起自己儿子看精彩的模样,维就显得有些紧张了。比起以前来说,烈的确厉害了很多,虽然他依旧还是无法对自己熟识的人下杀手,但有足够的能力将要刺杀他的刺鹰们揍到没有战斗的能力。维不知道自己让白奥现在上去跟烈打是否合适,或许合适,因为就是想要让烈在这种环境下战斗。

    可是……白奥跟刺鹰们不同,白奥这种人天生的是个战斗狂,就像是自己一样,对于战斗方面有着近乎于变态的想法,血腥味和痛觉很容易刺激这类人。如果说刺鹰们是经过训练自有一套战斗招数,那白奥就是自由的战斗方式,他的杀招跟刺鹰比起来,更加能用杀人招数来形容。

    虽然想要相信烈,但维还是很担心,烈究竟在这段时间中有多大的进步。而且这次的烈已经疲累得不行,白奥却正是最佳的状态。一开始的烈已经占了下风……

    才刚想到这里,激烈的战斗中,烈被一拳击中,整个人从空中摔落到水池中去,激起一阵强烈的水花,紧跟着白奥极速冲进水中,让那水花激得更猛烈。小家伙拍得更加的欢乐……

    古轩干咳了两声,已经有些无法在看下去,他转头瞄了一眼地上那圈灰色的绷带,说道:“上将,您说,白奥伤已经好了,为什么还要缠着绷带,难不成为了博取您的同情?”

    “……”维没说话,视线更是不曾转移。

    古轩吸了下鼻子,想要稍微的转移一下维的视线,对面那两人打得太激烈,连自己都觉得看不下去:“上将,你觉得白奥等会儿会不会把绷带再缠回去?”

    “会!”

    好意外,维居然回话了,不过也是,上将此刻虽然紧张,可对自己丈夫的信任却很强烈,他已经坚信自己的丈夫能够将白奥打败‘一雪前耻’了,白奥必定会负伤再次缠上绷带的。

    “我觉得也是。”

    维眼睛都不带眨的,说道:“我跟烈之前讨论过绷带的问题,烈那家伙说,白奥这小子想要在海德街甚至整个莫瑞斯……”

    “整个莫瑞斯?”

    “掀起一股新的时尚穿衣打扮的潮流。”

    “……”

    chapter○7○

    战斗还在进行,雷蒙和地上的刺鹰们已经醒了过来,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观看起这场激烈的打斗。脸上竟是恨不得此刻跟威尔殿下作战的是自己一般。

    维的视线也不曾从战斗中的两人移开,他的紧张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为了稍微压下一些紧张感,他开始说话来转移这种太过于紧张的心情:“古轩,要想跟雷蒙在一起,不是一定要雷蒙变成雌男才行的。”

    显然,维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雷蒙已经醒过来了,而且就坐在旁边。

    雷蒙跟古轩对视一眼,雷蒙冷哼了一声,转开了头去,继续看着战斗。比起战斗,古轩更在意的是自家上将说这个话的想法,忙顺着维的话问道:“上将,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有到能够让雷蒙甘愿为你变成雌男的这种程度。你现在的表现,各方面的,都不行……”维说着皱起了眉头,并不是因为此刻说这个话,却是对面战斗场上发生的事情。

    打斗持续激烈起来,烈明显占了下风,从之前开始到现在一度陷入被狠揍的情况,近乎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仗着强大的恢复能力和耐打能力还不至于在这么断时间之内被打趴下去,只是这种一味的挨打总会有让他失去战力的时候,一旦抓不住稍纵即逝的还击点,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态,都会直接放弃这场战斗。

    实力差距会越拉越大,过于大的差距,就算是不放弃,输赢也是注定了的……

    维不想放弃,事实上倒不是多么想让烈报仇雪恨,毕竟烈这样的性格,会手下留情也是正常,这或许是有人提过的,作为一个帝王该有的仁心,烈并不是战士,面对着真正的敌人也会为对方留下一点出路,因为他或许会去思考是否能利用这个人。这样的他更别说面对的是自己熟识的人……

    而关于白奥,维也能看出,这个人也绝对不会对烈下杀手,他的每一招都是杀招,但却都不曾真正的让烈‘死’,他还有很多的余力。他脸上的嗜血和兴奋也许是来自于这几天所观看到的战斗状况,烈的成长让他想要亲自验收似的,当然这也是维想要做的事情。

    就像刚才,即使白奥的剑穿破了烈的腹部,但很快,那柄剑便抽了出来。如果烈是敌人,而维是白奥,维一点不会怀疑,自己会将那柄插进去的剑在那腹中搅上两圈,甚至用力的将对方连腰割断。

    “上将,要不要停止这场战斗。”青和捂着后颈,之前被殿下狠狠的击中,总有一种自己脖子都断掉了的感觉。

    维摇摇头,看着那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烈,抿起了嘴唇,紧张感比刚才更加的强烈,一颗心脏跳的快要蹦出胸腔了似的,他眼睛都不敢眨,事实上正在纠结着是否要喊停,即便到了现在,他还是无法坚定自己训练烈的最终目的是,这样的训练究竟能给烈带来什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这护短的心情,如果烈不是自己的丈夫,估摸着也不会有这么纠结的心情了。

    白奥已经停止了攻击,他摇摇头,看样子好像是相当不满于烈现在的状态。那又是兴奋又是得意的模样,看得就连维这边的数人也恨不得上前去揍白奥两下。不过这边的几人,也不过是想想罢了。白奥在故意激怒烈。

    “殿下,您要是输了,维殿下可就是我的了。”白奥将自己的手指捏的直作响,听起来让人渗得慌。

    烈捂着伤口处,疲累让他的恢复能力受到了影响,伤口的恢复比之前来得更加的慢了,但好歹还是在恢复,血流的程度看起来有些吓人,以至于偷偷在院子之外躲着看的守卫们都睁大的双眼。

    “我认为维殿下这样做是不行的,殿下会死的。我一定要过去帮忙才行,到时候殿下真死了,我们也跟着玩完。”躲在院子外的一个守卫满腔怒火的手持着自己的武器,准备冲进去帮助自家殿下,然而身边的几个人立刻将他给钳制住。

    一人说:“你帮什么忙,白奥先生在海德街的能力你以为是说着玩的啊?别说你一个人去帮忙,就是我们这支守卫队一起上,也不见到能打到白奥先生,再说维殿下这么做也是为了训练殿下,你别添乱。维殿下比我们还着急。”

    “我可没看出他有着急的样子,还抱着小殿下悠闲自在的观看,就跟看光影片似的,那上面战斗的可是自己的丈夫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小声点,别胡说八道的,自己的丈夫不担心还当心你啊?瞎闹什么,维殿下是在装镇定,这也是对我们大殿下的完全信任。”

    “哪里信任了,我就觉得维殿下是故意的,他想跟我们大殿下离婚。”守卫环视了一圈把自己钳制住的同伴们。

    “闭嘴吧你。”众人不约而同的说道。

    另一边,维巴不得跳到天空中接着一脚踹白奥背上去,把这家伙踩到土中去。什么叫烈输了自己就是他的了,虽然说了‘烈要敢输,就敢离婚。’这样的话,可明显是开玩笑来说的,这句话中,哪里有关于自己会成为白奥的这个信息的?

    烈的手紧紧捂着伤口,被减缓了的恢复能力令他看起来更加的狼狈,除了那伤口别的地方也受了不少的伤,之前掉到水池中的烈,现在浑身都是湿的,原本白色的裤子也被血染红了一半。

    他晃晃悠悠的站着,给人一种即将倒下去的感觉,然而却迟迟不肯倒下。似乎身体中的力量已经无法支撑他站立了。白奥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维,跟维想的一样,他也在思考,这样的做法对这个王子——将来的皇帝,有什么用处。

    烈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让人不忍心去看他倒下的模样,他将放在伤口处的手拿开,虽然流了很多血,也虽然恢复慢了,可依旧在缓慢的自愈之中。他抬起胳膊,扭了一下手,被打错位的手发出细微的声响。

    烈的视线死死的钉在白奥的身上,身体还是保持着左右晃动的样子,然而跟之前无法站立的晃悠不同的时,现在反而像是故意的晃动。

    “维是我的!”

    简单的四个字所透露语气让人不寒而栗,那如同喉咙中挤出来的警告,竟是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意外。

    ‘嚓嚓’的电流声响忽然从烈的身上发出,长剑变成了较短的匕首。原本以为他会行动的众人,却很是惊讶的看着烈将匕首插进了自己肩膀之中,甚至狠狠的搅了一下,疼痛让烈嘶吼了出来,鲜血紧跟着溢出。抱着小家伙的维已经站了起来,但很快却又坐了下来,脸上挂着心疼的同时,脸上却又了一些笑意。

    抽出匕首的同时,烈才开始行动了起来,意外的,他小跑的动作看起来很是轻松。白奥有些惊讶,甚至有些不相信刚才看到的情况,这让他反应慢了些许,但也相当轻松的躲过了烈的攻击。

    短剑在烈靠近白奥时已经恢复,在白奥已经将要接受一场近身战斗时,他的动作忽然停住,长剑却忽然变成了长枪。白奥纵身跃起,踩上身边的墙柱,翻身跳离烈的攻击范围。

    白奥还没站稳,脸色瞬间大变,烈的长枪扫过墙柱,巨大的能量像是将墙柱生生的撕裂了开来,横斩的力道过后,墙柱轰然倒塌。

    这已经完全超过平时训练可见的情况,让在观战的众人心慌了起来。

    古轩转头焦急的对维说道:“上将,烈……不,殿下的状态是不是有点奇怪,还有,请带着小殿下离开这里,一面被波及到。”

    “局势扭转在我预料之中,不过却成了白奥的意料之外,烈他在试图进入半暴走的状态。而白奥,好像对这种状态有一种害怕的感觉……”维说着眉头皱得更深,烈之前用短剑伤自己的意图很明显,跟自己以前需要快速战斗一样,烈也想让自己进入半暴走的状态。说是半暴走,事实上就是用血跟疼痛刺激自己斩断绝路逼自己进入不赢就死的状态罢了。这就像是一种短时间的提升自己战斗能力的做法,如果对方战斗能力一般也就罢了,可白奥并不是一般人,按照这种状态下去,很可能是还没搞定白奥,烈就会倒下去。

    只是,白奥内心有些凌乱了起来,他被这样的烈散发出来的寒意吓到了,这或许是因为他曾经遭受过暴走的维重伤而留下的阴影,多多少少让他对于这种状态的人产生了惊慌感来。

    ……

    维抱着小家伙站了起来,他的视线终于在双方战斗到这时而转移了开来,瞄了一眼沙发上的医用绷带,维对古轩说道:“最好现在就去准备一些新的绷带,我觉得白奥会用上。”

    至于烈,这次的战斗或许会受很重的伤,不过按照烈的恢复能力,用不着。

    “您断定殿下能赢?”古轩脱口问道。

    维拖着小家伙的身体,让小家伙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当然,烈肯定会赢。”

    雷蒙也跟着站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丈夫。”

    “……”

    ——

    为期一周的‘死亡战斗’训练总算是结束了,效果还算不错。最后以烈逼迫自己进入了濒死的状态爆发出的能力把白奥先生再度送进了皇室医院,急症抢救室,花了白奥金卡中四分之一的钱,再次做了一次再生治疗。

    烈的身体已经恢复,这次的战斗中他的确学到不少东西,心情大好的同时,被陛下叫去了宫中。

    维这两天心情不错。白奥的重伤也没有上dsc的运作停止,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刺杀自己的人,而今天刚起床没多久,dsc已经将资料给传了过来。

    正在查询莫瑞斯埃塔星情况的维立刻将这张屏幕揉成一团塞在怀中儿子的身前,接着拉过沙发前另外一张光屏,立刻将资料给调了出来。路过客厅的古轩还穿着白色的医用制服,见到光屏上的人,古轩好奇的走了过来:“上将,您在看什么?”

    “资料。”

    “这是谁?”

    “刺杀我的背后主使。”维转头瞄了一眼古轩,发现古轩手中还拿着两只试管,相同的试管中装着同色的液体,而且看起来量也是相同的,维还没说话,小家伙忽然丢掉手中的光屏,直接朝着两只试管扑了上去,动作迅速又矫健,完全在人预料之外。那一瞬间,古轩睁大了眼睛,准备拿开身前的试管,但还是满了些许,小家伙矫健的动作别提有多帅,双手按到了古轩身上的同时,古轩抬手的动作猛了一些,试管中的液体一下子便泼了出来,喷进了古轩因为惊讶而张开了的嘴中。

    “噗,呸……”

    维抓住小家伙那一双肉嘟嘟的小手,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被古轩刚才激动的样子给吓到了,意外的安静了下来,两父子一同淡定的看着不断咳嗽的古轩:“没事吧?”

    古轩忽然抬头看向自家上将,那衣服泫然欲泣的表情可怜得不行,抽搐了两下之后,古轩捂着嘴抛开了,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

    雷蒙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古轩痛苦离去的背影,那奔逃的样子,怎一个绝望伤心能说得劲。跟在雷蒙身后的是换了一身绷带的白奥,雪亮的绷带让白奥看起来清爽得不行,打了招呼之后,雷蒙跟白奥都坐到了沙发上。

    雷蒙看了一眼古轩离开的地方,很是有些好奇的说道:“上将,那家伙怎么了?”

    “我儿子撞翻了他手中拿着的东西,然后他好像把东西吃下去。你跟我去看看,白奥给我抱好孩子。”

    雷蒙说道:“我去看吧,应该不会有事。”

    维愣了片刻,点了点头,暗想这或许是这别扭的两个傻鸟解开纠缠的结的好机会。看着雷蒙离开,维才继续看着资料。

    刺杀维的不是别人,而是莫瑞斯陆战军队其中某个部队的一位上校,但在一年多前,这为上校因触犯莫瑞斯军规而被革除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