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44章

第44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发泄了一回,瘫软在床上,没一会儿就听见陆讷缓慢而悠长的呼吸声,还微微打着鼾。苏二仰躺在床上,一边儿享受**后的余韵,心里被猫尾巴挠着似的痒痒,说实话,他是真想做点坏事,随心所欲惯了的苏二少,这段时间真是快憋疯了,就刚刚,陆讷的微微粗粝的手指放到自己那活儿上,苏二差点儿激动得秒射了,倒不是陆讷的技术有多好,一醉鬼,能指望有多高的水平啊?、主要是,想得太久了,都快成心里的执念了,那种得偿所愿的满足与喜悦是纯**的快感没法儿比的。这还没做到最后呢,如果真进去了……苏二一想到那种场景,心情顿时一阵激荡,下身立刻坚硬如铁,真恨不得翻身就把人给办了。还好还剩点儿残存的理智,认识陆讷这么久,陆讷的性格他也摸得差不多了,他今天要真干了这么个浑事儿,他和陆讷,也就真没可能了。

    越想啊越觉得自己真是牺牲大了,关键是另一个当事人完全没自觉,睡得没心没肺。苏二侧过身,揉面团似的,使劲儿地搓揉陆讷的脸以发泄心中的郁气。陆讷在睡梦中被他弄得不舒服得哼哼,闭着眼睛胡乱地挥了下手。苏二停止蹂躏陆讷的脸,低下头在他嘴上响亮地亲了一下,下床开了灯,把两人都草草收拾了一下,倒头也睡了。

    春夏日长,前天晚上睡觉时又忘了拉窗帘,早上还不到六点,过分灿烂的阳光就来撩眼皮了。苏二起床气严重,被如此弄醒,嘴巴咕哝着骂了几句,一抓被子蒙头上,片刻后意识忽然回魂,伸手一摸,身边儿的人早没了。苏二顿时惊醒,拥着薄被嗖的从床上坐起来,左右环顾——陆讷的屋子就那么点儿大,苏二看了一圈没看见陆讷,就把目光放在了紧闭的卫生间门上,几分钟后,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里面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苏二怀疑陆讷压根就不在里面,爬到床尾,刚一脚踩到地上,卫生间的门毫无征兆地打开了,陆讷下身就穿了条牛仔裤,衬得两条腿又长又直,他上半身完全**,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结实的胸膛,紧窄的腰腹,人鱼线清晰,看得苏二眼睛发直,掩饰性地移开目光,就看见陆讷身后的卫生间里烟雾缭绕,这货躲在里面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烟,把一不大的卫生间弄得跟雾霾重灾区似的。

    陆讷看见苏二,脸上滑过一丝尴尬,打开衣柜,扒拉出一件T恤套在身上,刻意用极其普通的语调说:“我待会儿就得回剧组去了,接下来半个月都得待在那儿。”

    原本有些心虚的苏二一听这话,盯着陆讷的背影,有点儿哀怨,“陆讷你是不是在躲我呀?”

    陆讷语无伦次地反驳,“我躲你干嘛呀?我没躲你,真的,我真得回剧组了,没骗你,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儿,我有什么好躲你的呀?”

    苏二一看陆讷这过度的反应就知道他绝对记得昨晚的事儿,心里顿时一乐,面上却装得更加哀怨,身子往后一倒,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念叨,“当初追人像条狗,如今睡完嫌人丑。”

    陆讷差点儿跳起来,唰的转身指着苏二道,“我次奥,苏二你别给我乱造谣啊,好像说得我们真有点儿什么似的,世界就是给你们这种人活生生搞荒诞的。我们之间冰清玉洁天地可证,昨天晚上最多算互相打炮。”说完就对上了苏二蕴含着笑意的眼睛,那眼里,有了然,有狡黠,愣是把陆讷这脸皮厚到一定程度的人给看得脸热,板下脸来转过身,装模作样地收拾衣橱。

    陆讷不理苏二,苏二却更来劲儿了,膝行几步两手撑在床上,轻轻地撞了撞陆讷的身体,贱兮兮地笑着说:“哎,陆讷,你昨晚上是不是特别爽啊?”

    陆讷一瞪他,“离远点儿,我凭什么跟你讲啊,你以为你鲁豫有约啊?”

    苏二特别耐心地引导,“就说说呗,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给你弄俩回呢,你什么感觉啊?”

    陆讷扭过头,“你这话是显得你特别伟大我特别无耻是吧?”

    苏二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我的态度是很真诚的,我就想我们共同探讨,一起进步。”

    “滚你大爷的。”

    但苏二不依不饶,面带恳求,“你就说句实话吧,爽不爽?”

    陆讷实在被他缠得没办法,才顶着一副宛若内分泌失调的表情,瓮声瓮气地说:“还行。”话音刚落,苏二就扑过来,咬他的耳朵,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陆讷一激灵,血色迅速地充盈耳廓,反手就推开苏二,使劲地搓揉着耳朵,瞪着眼珠子,说不出一句话,半晌,气哼哼地转过身,一声不吭地收拾东西。

    苏二差点儿被陆讷推得贴墙上当壁画,也没生气,盘腿坐床上特别温柔地看着有点儿鸵鸟的陆讷。

    陆讷收拾完东西,转过身来,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对苏二说:“我真得走了。”

    苏二点头,“行啊。”一边捡起衣服穿身上,“我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坐车就行。”

    “从这儿到片场三个多小时呢,就你们那穷乡僻壤,得换多少趟车啊。”他一边说,一边已经穿戴整齐,钻进卫生间,没他的牙刷,就用漱口水漱了漱口,简单地洗了个脸,出来拿上车钥匙,说:“走吧。”

    两人下了楼,时间还早,老街上一片儿繁荣,买菜的大妈,戴着小黄帽的小学生,上班的中年男人,顶着一头乱发睡眼惺忪出来买早点的中年妇女。苏二忽然回头对陆讷说:“要不我给你买点儿早点,你坐车上吃?”

    陆讷还没开口说话呢,苏二就自己跑到对面的早点铺去了。陆讷望着他的背影,目光有点儿微妙。他还记得第一回请苏二吃烧烤,他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如今,他穿着昨天那件已经变得皱巴巴的衬衫,站一群谢顶男人邋遢大妈中间,伸着脖子挑着路边铺子的早餐。

    如今再要说自己对苏二没一点儿感觉真是太假了,要真没感觉,就别勃起啊,就别爽啊?昨晚上陆讷确实醉得不清,大部分细节都不记得了,但陆讷也不想矫情地将所有的一切都归罪于酒精,事实上,他确实对苏二的抚摸亲吻起了反应,有了感觉。陆讷站在早晨**点钟朝气蓬勃的阳光下,应景地想起一句诗来,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却用它看不到光明。

    他正投入地绝望呢,苏二回来了。

    陆讷抬起眼皮呆滞地望了望他空空的双手,“早餐呢?”

    苏二的脸皱成一团,十分纠结地说:“我觉得,我还是没有那个人生阅历和勇气挑战这儿成分复杂的早餐。不然我带你去梅家茶楼吃广式早茶吧,或者去萱园喝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