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偏差 > 第56章

第56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二挂了电话,挑眉朝李明义他们挥了挥手手机。李明义一脸被他打败的表情,互相纷纷摇头认输,笑得最开怀的是滕海土豪似的满场收钱,李明义一拍苏二的肩膀,伸出拇指,“行,苏二你行,服了。”

    苏二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抽烟,笑得云淡风轻。

    罗三一屁股坐到苏二身边,“小陆那《情人藤》票房都快破五亿了,上回碰见成美的老总,还跟我说想把小陆签下来,光签约金就这个数——”罗三伸出三根手指,暗示三千万,这价格肯定有水分,但也间接说明了陆讷近期的炙手可热,“哎,漾儿,小陆跟你说过没有啊?他有什么打算?”

    苏二挥挥手,轻描淡写地说:“跟你说,陆讷这人压根就对钱没概念,以后咱俩要处一块儿,钱的事儿肯定得我扛起来。”

    罗三忧愁地看着苏二抖着脚的得瑟劲儿,实在没忍心戳破苏二的自我幻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语重心长地来了一句,“漾儿,小陆呢,跟你以前处的那些人不一样,你要真想长长久久的,脾气,得改改,不能跟从前一样……”

    还没讲完呢,苏二忽然火箭似的窜出去,压着滕海,“小子拿你苏二少打赌还敢独吞,快点吐出来,腐刑伺候。”

    罗三看着跟小学生似的苏二,觉得更忧愁了。

    陆讷到的时候将近八点半了,本来收工就七点多了,结果还遇上堵车,一堵就一小时,陆讷匆匆赶到晶粹轩包间时,饭局都进行大半儿了。苏二的脸拉得春运火车站售票处的队伍似的,掀起眼皮撩了陆讷一眼,没吭声。还是罗三先跟陆讷打招呼,“小陆,来了啊,过来坐过来坐!服务员,倒酒”又问陆讷,“红的吧?”

    陆讷赶紧拉开椅子坐下,点头,“行。”

    桌上大半儿的人陆讷从前都见过,一块儿打过麻将玩过牌,笑着打趣,“哦哟,小陆现在是大导演,大忙人啦,一般人见面得预约了啊——”

    红酒哗啦啦地倾倒进酒杯,陆讷端起酒杯敬了大家一杯,“不好意思啊,来晚了,二环那边堵得那叫一个严实,我坐车里,看着那一长串儿的汽车尾灯,都跟庙里的蜡烛似的,差点儿就立地成佛了。”

    饭桌上顿时响起一片笑声,“没事没事,都自己人,咱不讲究啊,跟哥多喝几杯,这才是真事儿……”

    饭桌上的气氛重新热拢起来,有人说着自己新开的跑马场,有人说着证券股票,有人呼朋引伴地商量着接下来去哪儿的新鲜地界玩儿。苏二恢复了他的少爷本色,一手搭在陆讷的椅背上,好像宣示所有权似的把人圈着,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交叠着两条长腿,看起来又浪荡又潇洒,正跟李明义滕海说去马拉维玩的事。

    李明义眉飞色舞的,“大概十年前吧,我堂哥还去那儿打猎来着,不用专业猎枪,就用弓箭,**爆了,近几年管得严了了,去年还实行了个大型野生动物迁移的计划,不过那儿真不错……”

    陆讷也没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他是真累了,也饿了,中午的盒饭到现在消化得渣都不剩了,就在那儿闷头吃菜,跟刚从集中营放出来似的。坐他旁边的罗三,同情地看了他一会儿,问起正事儿,“小陆,下部电影有什么打算啊?”

    陆讷头也不抬地说:“我这电影刚开拍呢,哪儿想得到下部电影啊,到时候再说呗——”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罗三,“怎么罗三哥你有兴趣啊?”

    罗三毫不含糊地点头,“是啊,我是说真的啊,小陆你看咱俩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陆讷一愣,“三哥你不是搞发行的吗?怎么又想拍电影了?”

    “三哥也跟你说实话啊,现在这电影市场吧,基本就被几个大公司垄断了,制作、出品、发行一个流程,都能自产自销,人吃的是大头,我们这样专业代理发行的小公司也就点儿残渣剩饭,我是没早几年没遇上你这样的,你看,你懂电影,我懂市场,咱俩合作,不是天衣无缝天作之合吗?”

    陆讷机械地嚼着嘴里的菜,想了一会儿说:“三哥,这事儿吧,现在真说不好,我这人从来不想太长远的事儿。”

    罗三又凑近了点儿说:“小陆,投资的事儿你不要担心,跟我合作,绝对不会让你的资金链出问题,你就负责拍电影,我就负责给你弄钱,咱拍牛逼的电影。”

    陆讷还没说话,苏二就转过头来跟陆讷说:“陆讷,你把下个月空出一星期。”

    “啊?”陆讷一愣,刚想说他下个月哪儿有空啊,手机就响了,一看是策划姚立天打来的,就知道一定是有关电影的事儿,赶紧站起来,“我先接个电话。”说着就走出了包间。

    晶粹轩都是独立小院儿的包间,院子里树影婆娑,明月高挂,陆讷站在一养锦鲤的瓦缸旁跟姚立天通电话——

    “……联系了孙岩的个人工作室,孙岩也知道剧组没钱了,他看了你的剧本,表示很感兴趣,也不在乎片酬,不过目前他手头上正有一个戏,大概还要一个月杀青。”

    陆讷的眉头锁起来,犹豫了一会儿,说:“一个月,我哪儿等得起一个月,算了。”

    姚立天在那边就有点儿急了,都不叫陆导,直接喊陆讷名字了,“你可要想明白了,国内就那么几个提得起的男演员,既要有实力档期合适又不在乎片酬,你当这是找对象结婚呢?我看你是疯了吧,我跟你说陆讷,我承认你的才华,但电影题材摆在那儿,要没个像样的明星撑着,票房就等着扑街吧。”

    跟姚立天打完电话,陆讷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重新回到饭局,一坐下,苏二刚开了个口,电话又响了,陆讷顿时有点儿尴尬,匆匆站起来说了声不好意思,赶紧接了电话往外走。

    电话依旧是姚立天的,姚立天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事情大条了,你看新闻。”

    陆讷没废话,也没挂电话,直接刷了网页,最新跳出来的娱乐新闻就是关于徐庶的半个小时前更新的微博,微博上称:父亲执意要去《杀·戒》探班,我知道作为一个为电影几乎奉献了大半生的人,他放心不下“儿子”,当看着他艰难地转动轮椅,一言不发地离开,看着他怔怔地望着远处的落寞与无奈,我感到非常难过。我没能延续父亲的意志,到现在,我只能说一声,再见,《杀·戒》。

    此微博一出,网上立刻炸开了锅,好事的媒体记者,还配上了一张徐永玉坐在轮椅上的背影,紧接着,就有一名自称是剧组临时工的人爆料,陆讷在片场独裁**,容不下半点儿其他声音,滥用权力,俨然是一个土皇帝,整个剧组私底下怨声载道,更数次与徐庶起冲突,不顾徐老意志,而庄涛离开剧组,其实也是因为不满陆讷。

    这份爆料被疯狂转载,尤其在扯上庄涛之后,到处可见对陆讷的极其激烈的抨击。也有人声称虽然这爆料内容真实度有待商榷,不过“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碰上这种事儿,陆讷心性再豁达,也难免觉得糟心,“到底怎么回事儿?徐庶是准备离开《杀·戒》剧组?”

    姚立天的心情也糟得不能再糟,“正跟他的工作室确认,公司公关团队会尽快处理这件事的,如果他执意要离开,我们也没办法。”

    陆讷又跟姚立天聊了一会儿,刚挂了电话,张弛的电话就进来了,张口就问网上的事儿,“你看你是不是也发个微博啊澄清一下?”

    “我是闲得蛋疼啊,有那个精力打口水仗,还不如好好拍我的电影。”

    “那好吧,有事儿你就说啊,我这边的工作大概还有两天就结束了,完了还是我来剧组给你打下手吧,你瞧瞧你,一离开我就出事儿,你说你是有多爱我呀?”

    “滚犊子!”

    张弛嘻嘻哈哈一笑,又跟陆讷臭贫了几句,挂了电话,刚往回走了两步,手机又响了,一看,是陈时榆的,估计也是来问网上那事儿的。陆讷也不急着回去了,干脆就坐在院子的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跟陈时榆讲电话,简单说了网上的事儿,就听陈时榆问起男主演的事儿——“出了这样的事儿,男主角更不好找了吧?”

    “算了,明天的事儿就明天再想吧,再不济我亲自上。”陆讷自娱自乐地说。

    陈时榆就说:“你那戏里有合适我的角色吗?我给你配戏啊。”

    陆讷笑说:“你现在是什么身价啊,我哪儿请得起你陈小天王,我这剧组现在就剩烂船三千钉,都知道没钱,有点儿名气的,听说是《杀·戒》剧组,就直接挂电话了。”

    陈时榆笑了一下,说:“我说认真的,是你说的,兄弟就是没事儿的时候看你熊样为乐,出事儿的时候第一个赶到你身边的人。”

    陆讷心里顿时有点儿感动,想了想,说:“还真有一个角色,我觉得挺适合你。”

    陈时榆二话没说,“那行,我过来。”

    陈时榆站在落地窗边,窗外是这个城市辉煌的夜景,流动着优雅昂贵的金钱气息。一年多前,他还只住得起住在地下室,并且每到月底总有那么几天不敢回去怕被催房租的练习生,处于整个食物链最最底层,而现在,他站在这里,仿佛将整个世界都踩在了脚下,一种成就感和征服欲令他的野心迅速膨胀,他的手指轻轻地在玻璃窗上滑动,不需要对照,他就能轻易勾勒出那个人的样子。

    他低下头,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Lisa姐,帮我退掉明天的机票吧,我不去香港了。”

    经纪人一愣,声音瞬间高了八度,“你在开玩笑?你知道去香港干什么吗?雷托文大导演来国内选角,多少人争破了脑袋就为了这么一个面试的机会,一旦进了他的剧组,进军国际指日可待,说不去就不去,你当玩儿呢?”

    陈时榆并没有被吓住,语气淡淡的,“公司那边我会给个过得去的交代,不会让Lisa姐你为难的。”

    经纪人痛心疾首,“陈时榆你到底明不明白事情的重点,这是公司在栽培你,我跟你说句实话,你的合约还捏在公司手上,对不听话的艺人,公司一向不会手软,陈时榆,你不会想回到从前的那种日子的。”

    陈时榆像被针扎了一下,瞳孔迅速紧缩,声音里满是冰渣子,“我不会让自己到那种境地的,放弃这次试镜的机会,我是认为时机还不成熟,与其在外国大片里打酱油,不如好好巩固国内的地位,多演些有代表性的片子。”

    陆讷跟陈时榆讲完电话,心里到底轻松了点,长长地出了口气,一支烟抽完,将烟屁股扔到地上,用鞋底碾灭了,站起来,拍拍屁股正准备回饭局呢,转身就看见以苏二为首的一帮人已经从包间里出来了,陆讷顿时有点儿尴尬,“吃完啦——”

    苏二的脸,一半暴露在灯光下,一半浸没在黑暗里,高高的鼻梁在脸上投下狭长的阴影,薄薄的嘴唇微微下撇,显得冷酷险峻,静静地开口,“跟谁打电话呢?”

    陆讷举举手机,有点歉意地说:“都是工作上的事儿。”想想自己也挺不像话的,换了谁在饭局上不停地接电话,忙得跟总理似的,谁也不高兴啊,正想走过去说些什么呢,就听苏二用非常轻飘傲慢的语气说:“一部破电影哪儿那么多事儿呢,你要想拍,我给你投十部八部让你拍个够!”

    陆讷的脚步就僵立在那边,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地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