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重生)仙界走私犯 > 作品相关 (24)

作品相关 (2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声中一支金色的利箭从天而降,直奔他的面门。云泽海立刻抓到了这个机会,身形微闪就朝着云静翰扑了过去。卢浩源同样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同时挥剑刺向了云静翰。

    眼见三人的攻击同时就要落在了云静翰的身上,云静翰背后虚空一阵闪烁,一个黑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竟是上次从萧家逃走的萧七。萧七出现的刹那立刻一掌推出,云泽海感受到了对方身上十阶的威压,不敢硬拼生生的半空止住了身形转而开始飞速后退。云泽海反应迅速,卢浩源却是不行。萧七的掌风扫过了他的飞剑,卢浩源在萧七的威压下仙气凝滞,眼睁睁看着飞剑折断,他的身形被逼着连退几步才站稳了下来。随着萧七一掌逼退云泽海和卢浩源,他反手一把抓住了射来的金箭,无数金色的碎片散落,金箭很快在他的掌心化为了粉末。

    云静翰再度满意的大笑了起来,他扬声冲着天空大喊道,“楚沉渊,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云静翰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卢家大宅。云泽海怎么也不敢想象云静翰竟是狂妄至此。仅凭着一个萧七他怎么敢?云泽海立刻猜到云静翰的手里还有其他的底牌。心念闪动间,云泽海就想隐入虚空。只是他身形刚动,萧七突然伸手一指,小院周围的虚空一阵扭曲,阻断了他的退路。

    “为什么要跑?你不是对楚沉渊信心满满吗?若不让你亲眼看着我杀了楚沉渊,我今晚的准备岂不是白白浪费?”云静翰讥笑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有人道,“你想杀我?”

    月色下,楚沉渊冷笑着出现在了云静翰的面前。

    云静翰瞳孔微微一缩,“就你一个,我那好外甥呢?”

    “舅舅。”

    楚墨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出现在了楚沉渊的身后。

    他的出现让云静翰脸上的表情有了瞬间的扭曲,比起楚沉渊云静翰更讨厌楚墨。厌恶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云静翰身后的虚空悄无声息的划开,两名和萧七一样装扮的黑衣人从中走了出来。

    “怎么可能?”云泽海失声道,他在这两人身上同样感受到了十阶的威压。云静翰身边怎么会有三名十阶高手,这不可能?

    云静翰坦然享受着云泽海脸上的惊惧表情,让他不爽的是楚沉渊和楚墨的神情居然没有任何的变化。难道楚沉渊以为靠着镇天印就能压住他的人?云静翰冷笑着想着,上次灵虚境用在妖兽身上的狂暴药剂他还有的是,他会让楚沉渊知道即使有了镇天印,楚沉渊也什么都不是。

    就在云静翰一脸狂妄的看着众人之际,鹁马喷着响鼻从暗中走了出来,紧随着他身后的是文鳐等几名妖兽。一众妖兽身上的威压并未遮掩,磅礴的气息扫过整个小院,云静翰脸上的得意凝固在了那里。

    云泽海,“……”

    仙界的十阶高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居然一次出现了这么多。

    113章 新闻

    随着鹁马等一众妖兽的出现,云静翰和楚沉渊的对峙在众人眼中再无悬念。三名十阶高手和六名十阶妖兽相比,楚沉渊的优势是压倒性的。就连楚沉渊自己都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他相信这已经是云静翰全部的底牌了。三名十阶高手,若没有萧逸这个异数,足以让云静翰横行半个仙界。

    楚沉渊想的不错,这三名十阶高手确实是云静翰全部的底牌。只是他虽然猜到了云静翰不会乖乖束手就擒,却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疯狂到如此地步。

    面对着文鳐等妖兽的围攻,云静翰看着楚沉渊的方向露出了一抹疯狂的笑容。下一瞬,他身边的两名黑衣人同时分别扑向了楚沉渊和楚墨,同一时间,萧七一把抓住云静翰直接划破了虚空。

    “拦住他们,”文鳐冲着鹁马大喊。

    鹁马正要上前,却听到文鳐突然拔高的声音,“小心,那两个混蛋要自爆。”

    “轰隆!”

    一声足以震动整个炽晚境的爆炸声响起,无数附近被惊动的仙人纷纷看向了卢家的方向。

    爆炸声响起的刹那,龙龟的身形瞬间涨大,死死地挡在了楚墨的面前。

    “小心!”

    听到了文鳐的提醒,楚沉渊顾不得其他,反手将镇天印挥出,直接罩在了段凌风的头上。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众人根本躲闪不及,暴虐的气息很快席卷了卢家大宅,无数的房屋崩塌,青石玉板化为碎末,卢家数万年的经营彻底毁于一旦。半炷香的时间过去,爆炸的余波终于停了下来。原先富丽堂皇的卢家大宅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满目苍夷。

    “咳咳”龙龟吐出了满嘴的玉石碎末,艰难的动了动身体,转头看向了身后的楚墨。幸好他虽然攻击不行,却是天生防御强悍,十阶的自爆之下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龙龟的背后,被他护住的楚墨没有任何的损伤,他感激的看向了龙龟,对上了龙龟憨厚的笑容。

    一旁被炸的七晕八素的万目鱼恨恨的剜了龙龟一眼,太狡猾了,亏他一直认为龙龟是众人中最憨厚的一个,其实根本不是。他当时都已经准备好了挡在楚墨的面前,结果愣是被龙龟挤开,害的他一时怔楞之下,被炸的现在都爬不起来。万目鱼呲着牙动了动尾巴,只觉得浑身哪都疼,心里更是委屈的不行,明明他也出了力,结果关键时刻被龙龟给阴了。

    万目鱼的视线太过炙热,龙龟想要假装看不到都不行。他并非要故意和万目鱼争,只是当时的情况太过危急,他作为一众妖兽中防御最顶尖的一个,下意识的就挤开了万目鱼。两名十阶高手的自爆,他们靠着强横的身体或许能勉强撑得住,可楚墨肯定不行。万一楚墨有个什么意外,他们几个估计就要彻底和神界说再见了。

    两人眼神交流间暂时达成了和解,就听到了文鳐狠狠的磨牙声。几个妖兽中文鳐此时的样子最为凄惨,原先背上洁白的羽翼变得灰扑扑的不说,更是折断了一半,软软的耷拉在他的身上。

    文鳐恶狠狠的咬着牙,实在理解不了人族的心思,他们怎么就这么喜欢自爆。先是魔法世界的埃德尔,现在又是云静翰身边的人。一个十阶高手自爆还不够,居然来两个,云静翰倒是跑得快,看他下次抓到他,丢他几百个震天雷,让他爆个厉害。

    眼见身边的几个妖兽没事,楚墨顾不得多说什么,身形飞闪扑向了最前方的楚沉渊。和有龙龟护着他不同,楚沉渊完全是靠着自己撑住了黑衣人的自爆。尽管楚墨知道楚沉渊的身上带有两件神器,可镇天印被楚沉渊丢给了段凌风,楚墨也不知道凌玄甲能起多少作用。

    “你没事吧?”最先反应过来赶到楚沉渊身边的是段凌风。

    “咳咳咳,我没事。”楚沉渊微微的摇了摇头,顺势靠在了段凌风的身上。就在他说话间,他身上的金色战甲一寸寸龟裂,瞬间化为了碎片落在了地上。

    “凌玄甲?”段凌风语气惋惜道。

    楚沉渊点点头,想要说什么,忍不住又一次咳嗽了起来。

    段凌风听着楚沉渊的咳嗽声,犹豫的将他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一只手伸出用力的扶住了楚沉渊的腰。黑衣人自爆的刹那,段凌风怎么也没有想到楚沉渊居然会把镇天印扔给他。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楚沉渊要做什么,暴虐的气息袭来,他只看到楚沉渊勉强挡在了他的面前。

    段凌风那一瞬间的心情着实复杂,他觉得他好像从没有认清楚沉渊。随着楚墨和楚沉渊的关系日趋缓和,他对楚沉渊的成见也改变了不少,但段凌风自问,他绝对做不到楚沉渊这样,危急时刻挡在了对方的面前。

    段凌风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刹那间像是有什么闪过,但他又抓不住的感觉。万一楚沉渊有个什么意外,他……

    他如何还没想好,就感觉楚沉渊头一歪彻底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只手竟是握住了他的手。

    “凌风,你没事吧?”

    难得段凌风和他靠的这么近,楚沉渊只觉得全身的疼痛立刻消失不见,心情更像是喝了上等的仙酿,美得飘飘然。在这种情形下,楚沉渊一时胆肥,不仅紧紧的握住了段凌风的手,还侧头近距离的靠向了段凌风,语气亲昵的开口道。

    楚沉渊靠的太近,段凌风不适应的想要后退一些,楚沉渊马上顺着段凌风的动作贴了过去,紧紧的靠在了段凌风的身上,同时摆出了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

    段凌风,“……”

    楚墨,“……”

    楚墨无语的看着楚沉渊,心中担忧很快散去。看楚沉渊还有心情趁机赖在段凌风的身上,显然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当楚墨扫过地上的碎片时,眼中隐隐闪过了一丝可惜。镇天印、凌玄甲,澜沧仙朝仅剩的两大神器,这次之后只剩下镇天印了。

    确认了楚沉渊和身边的一众妖兽都无事,楚墨很快朝着天空打出了金吾令。耀眼的金芒下,此起彼伏的红点亮起,代表着幸存的金吾卫。让楚墨松了一口气的是金吾卫的伤亡并不大,除了离得这里太近被波及的人,其他的人俱都是受了一些轻伤。

    总算是楚沉渊还记得正事,示意楚墨让人处理了云泽海和卢浩源的尸体。这次自爆的太过突然,两人既没有妖兽保护,又没有神器护体,根本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

    楚墨点了点头,心情却并不怎好。他们今晚的主要目标是抓住云静翰,可最终还是让云静翰逃了出去。

    炽晚境发生的事很快通过云幕传遍了整个仙界。等消息传到虚无海时,选秀刚刚结束,萧逸正配合着徐瑟源一起清点晚上仙人们砸下的晶玉。

    “什么?”徐瑟源听了成皓的话立刻跳了起来。“卢家完蛋了?炽晚境卢家?”

    成皓隐晦的看了萧逸一眼,点了点头。

    “赶紧的,明天的头条,这件事告诉白子山了没有?”徐瑟源再顾不得清点晶玉,立刻就要拉着成皓开始工作。

    “白子山的消息肯定比我们灵通,要不要派人去现场看看?”成皓建议道。

    徐瑟源正要说好,突然想到什么,转头一把揽住了萧逸,嘿嘿笑了起来,“去什么现场,直接问楚墨不就得了。不是他手下的金吾卫就是曜越卫和骠骑卫干的,都是自家人萧兄你说是不是?”

    萧逸白了徐瑟源一眼,但对于徐瑟源的说辞并没有否认,他其实也很想知道情况如何了。楚墨已经提前跟他说过今晚要去卢家,既然卢家覆灭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仙界,想来楚墨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挣脱了徐瑟源的胳膊,萧逸当即拨通了楚墨的云幕。

    “小逸?”楚墨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云幕之上。

    萧逸上下打量了楚墨一眼,确定楚墨没事。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家都没事吧?”

    楚墨点点头,虽然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但认真算起来都不算严重,只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就好。

    一旁的徐瑟源等不及两人说完,心急的凑了过去,“楚兄,卢家的情形到底如何?有没有什么独家消息?”

    楚墨轻笑,“待会我就回去,陛下有一份关于今晚事情的发言稿给你,你明天放在《仙界早知道》的头条。”

    徐瑟源一听立刻兴奋起来,连声保证没有问题。

    楚墨正欲和萧逸说什么,就听到背后盛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怎么回事?我就是找到卢家库房这么点功夫,卢家怎么就没了?”

    库房两字明显刺激到了正躺着养伤的文鳐,他一步跃起奔向了盛狡,“你找到了卢家的库房?收获如何?”

    盛狡晃了晃脑袋,示意文鳐看他头上的乾坤袋。

    不要说文鳐,隔着云幕连萧逸都能看到盛狡头上的尖刺上面挂满了密密麻麻的乾坤袋。

    楚墨,“……”

    萧逸忍不住对着云幕笑了起来。

    这天晚上不仅是卢家,基本仙界数得上号的世家都被金吾卫等三卫围了起来。只是和卢家全灭不同,其他的世家都只是被抓了几个人而已。虽然有个别世家对金吾卫深夜出现十分不满,但在金吾卫手执楚沉渊的谕令,一旦有人阻扰格杀勿论的情形下,大家也只能将抱怨埋在心底。而在众人通过云幕了解到今晚的情形不是发生在一家,而是仙界各处都有发生之际,原先还有不满的几家立刻识趣的噤声不语,到了现在他们要是再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也就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一夜混乱过后,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人都紧张的守在了云幕之前,等着最新一期的《仙界早知道》。不知从何时起,《仙界早知道》已在众人的心目中形成了内容权威、消息灵通的印象。他们相信昨晚发生的事,今天《仙界早知道》肯定会有什么隐秘爆出。

    果然,徐瑟源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一开始就简单的讲述了昨夜发生的事,并将其定性为仙庭对云岚余孽的围剿。云岚余孽几个字相当惹眼,仙人们联系到毁于一旦的卢家和昨晚被抓的各大世家的人,立刻意识到仙庭这次并不是小打小闹,而看卢家的情形,云岚余孽这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说完了云岚余孽的新闻,徐瑟源的重点还是放在了昨晚的选秀之上。萧逸看到这里没有再看后面,直接挂断了云幕。

    “怎么不看了?”楚墨低头在萧逸的额头亲了一下,温言道。

    萧逸收好了云幕,随口道,“徐瑟源要说的无非就是昨晚选秀前十名是谁,有什么好看的,我都知道了。”

    楚墨轻笑起来,顺势问了一句,“昨晚的选秀进行的如何?”

    他昨夜回来已是深夜,匆匆的交代了云岚余孽的事,萧逸就推着他去休息,楚墨还没来得及关心选秀的事。

    萧逸习惯性的在楚墨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略带调侃道,“你刚刚也看到旺财了,从他兴奋的直抖耳朵就知道了。你是没看到,昨晚旺财和徐瑟源看到晶玉堆在那里,一个兴奋的直尖叫,一个高兴的差点没晕过去。要不是卢家的新闻出来,估计徐瑟源肯定是抱着旺财睡在那堆晶玉里面。”

    楚墨听着萧逸的描述,脑补了一番徐瑟源和旺财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小逸你这段时间就留在虚无海不要离开,云静翰昨晚逃了出去,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萧七,谁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一定要小心点。”楚墨认真叮嘱道。

    萧逸乖乖的点了点头,静流一区马上就要建好了,算算时间路易斯他们也该要到仙界了,还有一堆事等着他,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出去。

    看着萧逸仔细的掰着手指头算着最近要做的事,楚墨眼中的笑意加深,低头亲昵的在萧逸的脸上亲了一下。萧逸主动伸手揽住了楚墨的脖子,楚墨微微笑了起来,亲吻一点点从萧逸的脸上移到了他的嘴唇。

    云岚余孽的事并没有在仙界引起太大的震动,选秀的热潮还在,相比逃逸的云静翰和覆灭的卢家,众人还是更愿意谈论这一期的天女榜。就在仙界仙人议论纷纷这一期的天女全部和乾坤电视台签了一百年的合约,并马上就要开拍电影之际,另一件消息夺去了众人的注意。

    时隔近十万年,自澜沧仙朝建立之后,魔法世界的人再次踏上了仙界的土地。

    114章 欢迎

    魔法世界路易斯等人的到来对仙界可谓是一件盛事。就连号称受了重伤无法起身的楚沉渊都没办法再赖在凌霄天,不得不打起精神亲自出面接待。

    当魔法世界巨大的魔能舰穿过界域壁垒出现在仙界时,整个仙界都轰动了起来。托乾坤电视台的宣传,这次魔法世界来人的名单早已传遍了仙界,其中理查德这个名字更是在仙界如日中天。一部他主演的电影,一部以他为主的纪录片,这段时间循环着在云幕上播了一遍又一遍,即便如此,每次播出时收视率依然都高的惊人。

    在知道理查德这次也要到来之后,无数的仙人早早的守在了界域通道这边,就为了等着看理查德一眼。

    和普通仙人们单纯的兴奋不同,仙界世家对路易斯等人的到来心情复杂了许多。抱着深入观察了解对手的目的,各世家纷纷派出了探子同样守在了界域通道的附近。

    以上种种之下,路易斯等人一踏入仙界就发现他们一行受到了超出预想的热情欢迎。

    透过魔能舰的窗户看去,外面的天空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仙人,大家都兴奋的冲着魔能舰指指点点,不时爆发出一声“理查德”的欢呼。

    “嘎嘎嘎嘎。”理查德得意的听着外面的叫声,“果然伟大的理查德大人是最受欢迎的。”

    路易斯奇怪的看着外面的人群,她知道萧逸事先在仙界播放过魔法世界的纪录片,对仙人们知道理查德并不觉得奇怪。她觉得奇怪的是理查德居然在仙界这么受欢迎,难道不应该是俊美的晨曦之神或者是美艳的风神更受欢迎吗?路易斯的不解在看到路边巨大的理查德广告牌时达到了顶峰,她迟疑的看了理查德一眼,心中不由开始怀疑整个仙界的审美水平。

    理查德同样看到了他的大幅广告牌,他再也按捺不住兴奋,飞出了魔能舰,漂浮在了半空。

    随着理查德的出现,周围的人群响起了整齐划一的惊呼声,之后就是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声。

    “快看,是理查德,他真的是个骷髅。”

    “简直和电影里面一模一样,他身边那个喜欢晕倒的黑暗祭祀呢?不是一直跟着他吗?”

    “你们说理查德平时怎么吃饭?听说他不喜欢穿着衣服,总是光着身子外面裹件黑袍?”

    这些窃窃私语伴随着热切的眼神都投注在了理查德的身上。理查德骄傲的仰着头,享受着众人的注视,身上的黑袍飞扬露出了他玉色的骨架。

    “他真的没穿衣服,小妹快点遮住眼睛。”

    一声急促的训斥声响起,人群中爆发出了轰然的笑声。

    理查德并没有听到大家在说什么,只以为众人是在欢迎他。伴随着笑声他兴奋的张开了双臂,“嘎嘎嘎,我是伟大的亡灵之神理查德大人。”

    理查德的这句话完全是他电影中的口头禅,听到了熟悉的对话,人群中的笑声更大声了。

    理查德得意洋洋的在外面待了半天,带着仙人们对他的满满的“崇拜”一脸骄傲的回到了魔能舰之上。魔法世界的众人已经习惯了理查德的自恋,加之众人的心思都在神界之上,谁都没有心情搭理理查德。唯独路易斯的表情越发的古怪,她敢用智慧之神的名字打赌,仙界的仙人对理查德绝对不是他自以为的崇拜。要让路易斯说,她觉得外面人群看理查德眼神就和她看自己养的一只小腊狗的表情一样,轻松而愉快,透着一丝欢愉。当然身为智慧女神,路易斯很明白什么话可以讲,什么话需要藏在肚子里。在对上了理查德骄矜的表情之后,路易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魔法世界和仙界的会晤十分顺利,或者可以说路易斯等人和楚沉渊之间的会晤十分顺利。在表明了魔法世界和平的意向之后,双方就共同发展,互通资源有无达成了一系列共识。作为魔法世界的十阶高手,路易斯他们并非像仙界的十阶高手一样俗事不管避世隐居,在他们各自的领地内,他们不仅是神,还是最高的统治者。

    因此,路易斯等人来到仙界先见的是楚沉渊,见完楚沉渊达成了必要的协议之后,一众人才终于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萧逸在哪?神界在哪?”

    对于这个问题,楚沉渊早有准备。他爽快的带着路易斯一行通过传送阵出现在了虚无海。

    “是神界,我感应带了神界。”火神维克最先激动起来。

    路易斯顺着感应朝着前方看去,无望之海墨色的海面上隐隐浮现一座灰色的大陆,她的心情一时也激动起来。

    “真的是神界。”

    众人情不自禁的自语道,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神界之上。

    楚沉渊带着路易斯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萧逸的耳朵里,萧逸没想到路易斯他们会这么着急,来到仙界的第一天居然就赶着到了这里。再次见到萧逸,从路易斯到理查德都比在魔法世界恭敬许多。

    “尊敬的萧逸,我们是现在就能进入神界吗?”

    作为萧逸在魔法世界的代理人,路易斯完全没有让萧逸操任何一点心。早在魔法世界的战争结束之后,路易斯就将他们一行入住静流界所需要的全部费用上交给了萧逸。这笔费用里面除了静流界的门票,迟哞一族的过路费之外,也包括了他们在静流一区的住宿费。路易斯更是趁着贺琮在魔法世界的这段时间内,直接敲定了静流一区房子的装修,可谓是效率极其高效。这次来仙界,路易斯一行都是抱着直接留在静流界的念头,如果可以他们当然希望可以早一天进入神界。

    对于路易斯他们这种急切的心情萧逸十分理解,不仅是路易斯他们,连仙界的仙人也都按捺不住,每每打着各种借口找他试探静流界的入住时间。

    随着路易斯问出,一众人的视线立刻汇聚在了萧逸的身上,作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萧逸深觉压力颇大。

    “静流一区已经装修好了,等贺琮验收了没问题之后,我们办一个静流界的开幕式就可以入住了。”

    萧逸很快的表明了他的态度。其实依着萧逸的意思,等贺琮一两天验收没问题直接让大家入住静流界就行,但不管是楚墨还是徐瑟源甚至是迟哞族长都反对他这样简单,大家一致决定要办一个隆重的开幕式。私下里,迟哞族长嘿嘿的表示,既然是打着庆祝静流界开放的名义,凡是来出席的人肯定都少不了礼物,这样萧逸又可以额外收入一笔。

    萧逸对于迟哞族长这种狂热的赚钱爱好十分不解,但鉴于对方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他好,萧逸也只能默默的接受了迟哞族长的好意。反正他借着静流界敛财的名声已经跑不了了,萧逸干脆破罐破摔起来。

    从萧逸这里得到了确定,路易斯等人都松了一口气。为了保证及时得到最新的消息,路易斯提出了希望能暂住在迟哞这里。

    一直跟在萧逸背后的迟哞族长很快跳了出来,慈祥的脸上露出了萧逸熟悉的笑容,每每这个时候萧逸就知道,迟哞族长又要赚钱了。果不其然,在经过了短暂的交流之后,路易斯一行以付出了换算为仙界晶玉一日一万上品晶玉的代价住到了迟哞这里。

    迟哞族长趁着众人不注意,低声飞快的对着萧逸道,“叫小旺财来,这笔收入咱们一人一半。”

    萧逸,“……”

    这种囧囧有神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

    路易斯一行很快在迟哞驻地安顿了下来,送走了楚沉渊萧逸正要去休息,路易斯抓紧时间喊住了萧逸。

    “尊敬的萧逸,我有关于埃德尔的事情需要和您谈谈。”

    “埃德尔?”

    萧逸停住了脚步,“你有了他的消息?”

    路易斯神情严肃的点了点头,“我们之前一直怀疑埃德尔逃入了无望之海,在启程来到仙界之前,我手下的祭祀从光明祭祀那里确认了这个消息。”

    “你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里吗?”

    “是仙界。”路易斯神色凝重道,“据光明祭祀交代,埃德尔应该是先去人界,再从人界转到仙界。”

    “仙界?”萧逸皱皱眉,“他这么费事来仙界做什么?难道是打算找我?可我不明白神界是自主择主,就算他找到我抢到了神格,他也无法成为神界的主人,他还来做什么?”

    这也是萧逸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当初在魔法世界的时候,埃德尔可谓是拼死抵抗,萧逸当时就十分不解,不是说神界对十阶高手充满了诱惑力吗?埃德尔在知道他是神界主人的情形下为什么完全没有表现出对神界的向往,而是一如既往的同路易斯他们对抗?

    萧逸的问题让路易斯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埃德尔恐怕并不知道神界自主择主的消息。”

    “什么?”

    路易斯苦笑起来,关于神界自主择主的事她对于魔法世界的众神并没有隐瞒。只是埃德尔先是接受理查德的改造,后面又离开了理查德回到了光明神殿和他们对立起来,阴差阳错之下,埃德尔一直都不知道神界自主择主的消息。路易斯一直以为和埃德尔走的颇近的火神和风神会转告他,但事实上,火神和风神一开始对路易斯的话根本不相信,也并没有将路易斯的话放在心上。直到路易斯带着联盟军队攻破了光明神殿,一直处于中立的火神和风神才选择了和路易斯加盟,也才最终相信了路易斯的话。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机会告诉埃德尔神界自主择主的消息了。

    萧逸,“……”

    论情报灵通的重要性!不然像埃德尔这样真是太可悲了。

    115章 尾声

    静流界即将对外开放的消息很快放了出去,听说萧逸打算办一个开幕式,仙界一众人俱都挖空心思想要搞到一张请柬,以期当天能出现在现场。

    距离炽晚境卢家废墟不远的一处宅子中,云静翰捏着手中的云幕,里面徐瑟源正在讲关于静流界开放的消息。随着徐瑟源的讲述,云静翰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手中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差一点就要捏碎手中的云幕。

    说来,云静翰以前最讨厌的是楚沉渊和楚墨两个楚家人,现在却要在他们两人之外再加一个萧逸。他自觉在卢家一事上算计周全,原以为能顺利将楚沉渊和楚墨除掉,却不料楚沉渊竟是通过萧逸搭上了虚无海的妖兽,不仅害得他一败涂地,数万年的基业更是毁于一旦。尤其是云泽海的反戈一击,彻底暴露了云岚在仙界潜伏的人。如今他的手下死的死,抓的抓,除了他和萧七,竟是再没有一个能用的人。

    听着徐瑟源不停的讲述静流界开放一事,云静翰不由得想到了静流界背后的萧逸,他只觉得心中的怒火无法排泄,整个人犹如濒临爆发的火山。

    “如果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么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

    冰冷的声音从墙角传出,一个全身裹着黑袍看不清样子的男人低低的开口道。男人的身体似乎有点奇怪,背后有什么高高隆起,显得黑袍十分臃肿。

    “埃德尔,我不需要你来教训我。”云静翰愤怒的朝着墙角的黑袍人咆哮道。

    黑袍人上前一步,缓缓摘下了帽兜,露出了惨白色的骨架,赫然正是失踪的光明神埃德尔。

    “我不是教训你,我只是为自己的合作伙伴提出一个中肯的建议。”埃德尔不疾不徐的开口道。

    云静翰忿忿的移开了视线,他并不是怕埃德尔,而是如埃德尔所言他们是合作伙伴。事实上,直到埃德尔找到他之前,云静翰和埃德尔并没有见过面,两人只是通过中间人联系过几次,他没有想到埃德尔居然会来仙界,更是在卢家事败的那天晚上找到了他。如果不是埃德尔和萧七联手,云静翰也无法毫发无损的从楚沉渊的那帮妖兽手下全身而退。

    尽管埃德尔的目标是神格,而云静翰的目标是仙界,但两人还是很快一拍即合。在云静翰看来,仙界的那帮墙头草之所以背弃云岚转而支持楚沉渊,还不是看在仙庭和萧逸关系不错的份上。若是神界易主,他倒要看看楚沉渊又会如何?而且既然埃德尔能做神界主人,他为什么不能?想必那个时候楚沉渊的表情会更加好看。

    云静翰的避退让屋内的气氛缓和了许多,他光顾着想着自己的心思,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埃德尔眼中的嘲弄。两人并没有单独待太久,很快萧七就赶了过来。

    “陛下。”萧七安静的站在了云静翰的身侧,递上了一份请柬。

    云静翰捏着请柬看向了埃德尔,“请柬已经拿到了,你准备怎么办?”

    “现在就要看萧逸身边除了你说的楚墨,最信任的人还有谁了?”

    埃德尔的问题让云静翰的注意回到了云幕之上,徐瑟源的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一晃几日过去,很快到了静流界开幕的这一天。几乎在离正式开幕的时间还有几个时辰时,虚无海迟哞驻地外面已经挤满了仙界的仙人。现在来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没有请柬,但抱着远远看静流界一眼念头,大家还是热情高涨的出现在了这里。

    迟哞驻地内,萧逸远远的看着虚无海拥挤的人群,头疼的皱皱眉。虽然他是神界的主人这件事现在在仙界不算什么秘密了,但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场合,而是希望尽量低调一点,最好能一直躲在幕后。

    “不喜欢?”楚墨一眼就看出了萧逸的心思。

    萧逸点点头,转身抱住了楚墨,“人太多了。”

    楚墨宠溺的拍着萧逸的背,温言道,“待会只要出去露个面就好,不需要待多久,日后凡是需要接待的事都推给徐瑟源就行。”

    萧逸心虚的抬头,“这样不好吧?”

    楚墨不以为意,“你让徐瑟源做神界发言人不就行了?反正他现在身上担着事不少,再多一件也无所谓,省的他有时间闲着天天和女仙传绯闻。”

    自选秀结束,天女排行榜出来,《最八卦》上面的消息天天不是徐瑟源和哪个女仙夜会就是徐瑟源和哪个女仙吃饭,更有甚至还有两名女仙遇到一起为了徐瑟源彼此之间互起争执的消息。楚墨深觉徐瑟源之所有有精力做这些,完全是萧逸给他安排的工作太少了。对楚墨而言,他恨不得将萧逸身上的事全部推给徐瑟源,萧逸每天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好。

    萧逸虽然觉得这样有点不厚道,但谁让徐瑟源太能干呢。默默的在心里和徐瑟源说了一声抱歉,萧逸决定待会就宣布徐瑟源作为神界发言人的事,日后神界所有的对外事宜也都交给徐瑟源来处理。

    两人在这边算计着徐瑟源,络绯抱着小豹子找了过来。这次静流界开幕,萧逸特意将路和络绯一行接到了仙界。整个兽人世界的古兽人虽然不少,但达到十阶的没有几个。兽人世界想要在静流界占据一席之地,单靠游泽几个肯定不行,必须得背后有路的支持。萧逸不希望静流界成为某一界的静流界,而是希望静流界内,仙界、魔法世界、兽人世界,三界势力均衡,这样静流界才是最稳定的静流界。

    “小逸。”络绯笑眯眯道。

    “咦,小豹子怎么在你这里,他没有和旺财一起吗?”

    络绯摇摇头,“小豹子和旺财失散了,我看到小豹子的时候他就一个人。”

    原本乖乖在络绯怀中的小豹子看到萧逸后立刻挣扎起来,想要扑到萧逸的怀里。萧逸动作轻柔的接过了小豹子,小豹子兴奋的揪着他的衣服,大声道,“旺旺,旺旺,旺旺。”

    萧逸&楚墨,“……”

    络绯哈哈大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小豹子跟谁学的,自从会开口之后叫旺财从来叫旺旺,而且也只会叫旺旺,只要看到旺财就旺旺个不停。旺财对此抗议过很多次,可小豹子根本听不懂,还是我行我素的叫个不停。现在连徐瑟源他们都跟着改叫旺旺了。

    小豹子还在一个人大声的旺旺,萧逸无奈的捏了他一把,“小坏蛋,旺财听到一定又要生气了。”

    小豹子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萧兄。”小豹子的笑声中,徐瑟源快步走了过来。

    萧逸刚刚还小算计了徐瑟源一把,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现了,再看徐瑟源的表情就带着心虚。

    “你去了哪里,刚刚听海还找过你。”开口的是楚墨。

    徐瑟源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副你们都懂得表情。几人想到今天到来的众多女仙,同时无语的看向了徐瑟源。随着他越走越近,安静下来的小豹子突然冲着徐瑟源“旺旺”的叫了起来。小豹子的动作十分激烈,萧逸奇怪的看向了怀中的小豹子。

    “怎么了?”

    同样开口的还有徐瑟源,他一边走一边疑惑道。眼见徐瑟源就要走到萧逸的身边,小豹子的反应愈发的激烈起来。楚墨表情微变,反手墨色的小剑飞出,直接挡在徐瑟源的面前。

    “楚兄?”徐瑟源停住脚步不解的看向了楚墨。

    楚墨皱皱眉,小豹子的反应让他意识到什么,但又觉得不可能。就在他迟疑的刹那,徐瑟源突然诡异一笑,一道刺目的光芒从他的身上亮起,光芒中徐瑟源身形飞闪一把抓住萧逸。等到光芒散去,楚墨惊怒的看着萧逸站的地方,只剩下小豹子孤零零的趴在地上。

    萧逸的消失,在迟哞驻地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十阶高手的环绕之下萧逸居然还会出事。到了现在,楚墨已然猜到徐瑟源并非是真的徐瑟源,可是他到底是谁?又是如何骗过驻守在外围的迟哞?要知道,幻术只能瞒过低阶的仙人,从徐瑟源进入迟哞驻地到他找到萧逸,途径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出他不是徐瑟源本人。

    “你能感应到小逸的神格气息吗?”楚墨急切的对着迟哞小六道。

    迟哞小六羞愧的摇摇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封印存在,他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神格的气息。

    众人的神色同时凝重起来,就连理查德都难得一脸严肃的表情。

    “我怀疑是埃德尔干的。”

    路易斯若有所思,“是虚妄面具?”

    理查德点点头,“也只有虚妄面具能说得过去。”

    “什么是虚妄面具?”陆涉川问道。

    开口解释的是路易斯,“虚妄面具是魔法世界仅剩的三件神器之一,只需要收集一个人的血液滴在虚妄面具之上,佩戴虚妄面具就能变身成为这个人。在魔法世界,即使最高级的真实之眼也无法看穿虚妄面具。”

    “那有没有方法找到埃德尔?”

    楚墨对路易斯讲的这些并不感兴趣,他想要知道的是如何能抓到埃德尔找回萧逸。依着之前的白光判断,带走萧逸的是传送卷轴,只要萧逸在落地后抓住时机完全可以穿梭到其他的世界从埃德尔的身边逃走。可若是这样的话,萧逸应该就回来了,而不是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难道是卷轴的目的地有封印存在限制了他的逃跑?

    楚墨心中转着无数的念头,紧紧的盯着理查德。他的视线让理查德深感压力巨大。理查德之前确实在埃德尔的体内动了手脚,但早已被埃德尔发现失去了效力。可面对着楚墨的表情,饶是理查德也没敢说不管用,只能表示他再努力试试。

    “咦!”理查德突然惊讶出声,“我感应到了埃德尔,他在那个方向。”

    理查德的手指指向了虚无海外围,距离他们并不远。在他感应到的终点,萧七安静的守在那里,手里拎着徐瑟源。他的任务是以防一旦埃德尔失手,他要想办法带走埃德尔或者是埃德尔身上的那件神器。至于徐瑟源,关键时刻也能当做人质换取他想要的东西。

    就在众人随着理查德的指示围住萧七救下徐瑟源之际,萧逸正和埃德尔出现在了一片墓地。落地的刹那,萧逸脑海中立刻感应到了静流界的存在,他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既然能感应到静流界,就说明他随时可以离开这里。这样一来,萧逸反而不着急的离开,他想要知道抓他的是谁?最好是一次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萧逸转念间,埃德尔已经退后一步,望着他冷冷的笑了起来。

    “终于抓到你了,萧逸。”

    冰冷的声音冷酷而没有感情,萧逸蓦地睁大了眼睛,他听过这个声音。

    “你是埃德尔。”

    “不错!”

    随着他的话落,萧逸就看到面前的徐瑟源身形变幻,巨大的骨翼在他的背后生长,粗壮的尾巴拖在地上,几乎是刹那,徐瑟源消失不见,出现在眼前的是光明神埃德尔。萧逸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埃德尔这个模样,甚至在贺琮拍摄的电影里面也看过很多次,可即使见过很多次,他也依然无法接受理查德的恶趣味。他实在无法理解,埃德尔怎么能容忍理查德把他改造成这个模样。

    萧逸眼中的怜悯深深的刺激了埃德尔,就在埃德尔即将发怒之际,云静翰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真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的顺利。”

    埃德尔压抑住了怒火,微微低头示意,“我说过,虚妄面具是相当实用的一件神器。”

    云静翰满意的笑了起来,“萧七呢?”

    埃德尔表情不变,“也许他正在回来的路上。”

    云静翰也只是随口问一句,相比萧七他更关心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们该怎么办?挖出他体内的神格?”云静翰阴冷的上下打量着萧逸。

    “当然不是。”埃德尔开口道,下一瞬间却是突然伸出右手直接插进了云静翰的心口。鲜红的血液从云静翰的心口低落,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你……”

    埃德尔微微收紧了手,感受着手中柔软而强大的力量,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

    “我们的合作很愉快,感谢你为我抓到萧逸提供的一切帮助,同样感谢你慷慨的提供了这样一处隐蔽且布满了厉害封印的场所。我答应你,在我成为神界主人之后,我会追封你为仙界之主,并帮你杀掉楚家的人,作为你提供的这些帮助的回报。”shu xiang men di

    云静翰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他已经听不到埃德尔说的这些话了。埃德尔缓慢的从云静翰的体内抽出了手掌,他的掌心处有柔和的光芒溢出,如玉般的仙格内能量流动,埃德尔满意的笑了起来,低声吟唱起了咒语。随着他的吟唱,白色的骨架上开始浮现出黑色的斑纹。斑纹顺着独特的纹路流动,最终在他的心口处汇集,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禁制。

    埃德尔将沾着云静翰鲜血的仙格放到了心口处黑色的禁制中,只见淡淡的金光亮起,一颗混杂了金芒的白色水滴状光球一点点从禁制出飘出。光球包裹着仙格,慢慢的吸收着上面的能量。

    萧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道,“你真是个疯子!”

    时隔许久之后再次感受到最后一片神格碎片的气息,萧逸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埃德尔。难怪自他和埃德尔第一次对决之后他就一直感应不到那枚碎片的气息,原来埃德尔竟是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了封印神格的容器。不仅如此,他甚至是尝试在用魔核喂养神格。

    萧逸的表情充满了惊骇,埃德尔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怎么样?感受到神格的力量了吗?上次我输给你,是因为有神界作为你的后盾。如今这里的空间被封印,感受不到神界的气息,你根本无法离开这里。让我们真正的比一场,看到底是谁有资格做神界的主人。”

    埃德尔说话间一指点在了面前的光球上,如今他的魔核和神格已经彻底的融为了一体,只要它吸收了萧逸体内的神格,他就是神界的主人,将拥有所有人无法想象的力量。

    随着埃德尔的动作,他面前的光球慢慢的旋转起来。埃德尔得意的看向了萧逸,却发现萧逸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的神格呢?为什么不受影响?”埃德尔尖锐的叫了起来。

    萧逸怜悯的看着埃德尔,轻轻一指点在了自己的心口。一副巨大的太极图浮现在了他的面前,下一刻,一直漂浮在埃德尔面前的魔核突然朝着萧逸的方向挣扎而去。埃德尔的神情变得惊恐,“发生了什么?”

    萧逸眼中的怜悯更甚,“一直都没有人告诉你,神界拥有自己的意识,是神界自己选择主人,而不是我们成为神界的主人。”

    “你说什么?”埃德尔震骇道。

    他想要收回眼前的魔核,但萧逸面前的太极图散发出强烈的吸引,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魔核,只能看着白色的光球一点点的靠近太极图,直至彻底的融合进去。

    “不!”埃德尔爆发出一声激烈的惨叫。

    萧逸心口的太极图彻底变得完整。耀眼的金光下,失去了魔核的埃德尔痛苦的挣扎了起来,很快化为了白骨碎片。萧逸眼神复杂的最后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心念一转已经出现在了静流界的上空。

    就在神格完整的刹那,一直安静的静流界突然开始震动起来。所有的人同时看向了静流界的方向,楚墨眼中闪过惊喜,他能感觉到是萧逸回来了。

    很快,萧逸的身影出现在了静流界的上空。如上次静流界苏醒一样,有金光从太极图溢出,直至笼罩了整个大陆。一直包围着静流界的灰色雾气被金光驱散,静流界第一次真正的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清晰的心跳声响在每一个人的耳边,随着每一声心跳,静流界仿佛一点点的活了过来。有风吹过,金色的元气从地下溢出,穿梭过萧逸的身体,再次回到了地下,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跳声持续的响起,在这种跳动的节奏中,静流界彻底的苏醒了过来!

    眼前的一切让所有人爆发出了猛烈的欢呼,欢呼声中静流界的开幕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随着开幕式结束,众人的都迫不及待的准备入住静流小区。这次静流界的苏醒,大家体内无论是仙格还是魔核都有了变化,每个人都恨不得立刻修为晋升,真正成为所谓的“神”!

    远远的看着静流界的热闹,萧逸和楚墨手牵手并排站在了虚空。

    “在想什么?”楚墨温柔的问道。

    萧逸微微一笑,“我在想好像所有的麻烦都解决完了,晶玉也赚够了,我现在终于可以实现小时候的愿望了。”

    “什么愿望?”

    萧逸一本正经的看向楚墨,开口道,“每天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萧逸的话让楚墨不由得笑了起来,他握紧了萧逸的手,轻声道,“我们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什么?”这次轮到萧逸发问了。

    楚墨同样一本正经道,“我们还没有成亲。”

    萧逸微微一愣,嘴角控制不住的翘起,“成亲?”

    楚墨温柔的看向了萧逸,确定道,“成亲。”

    这一刻两人彼此心意相通,情意缠绕,同时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结局,终于赶在新年前完结了,明天开始番外O(∩_∩)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