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重生)仙界走私犯 > 第116章 倾情(一)

第116章 倾情(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段凌风和楚沉渊的孽缘说起来要从四千年前算起。

    彼时,楚惊鸿和楚沉渊都年幼,依着传统,先帝要从世家子弟中为两人挑选合适的伴读。在挑剔了身份、年龄和天赋等各种外在条件之后,顾瑀和段凌风被送到了楚惊鸿和楚沉渊的身边。

    本来按照先帝所想,楚惊鸿性子沉稳,顾瑀活泼,两人年纪相似又性格互补,就由顾瑀留在楚惊鸿身边。而段凌风和楚沉渊正好相反,段凌风外表乖巧,楚沉渊表现脱跳,由段凌风拖着楚沉渊,楚沉渊不管做什么总需要有点顾忌,也能压一压他的性格。先帝想的很好,却不料在他眼中乖巧安静的段凌风和楚沉渊见面的第一天就狠狠的打了一架,直接将楚沉渊打成了一个猪头。

    当着先帝的面,不管是段凌风还是楚沉渊都没有说出打架的理由。先帝看两人别扭的样子,只能改变主意让段凌风跟在了楚惊鸿的身边。说来,四人之中楚惊鸿最为年长,段凌风最为年幼。段凌风跟在楚惊鸿身边名为伴读,实则是被楚惊鸿当做了弟弟,楚惊鸿几乎一手包办了段凌风全部的生活起居。对于刚刚远离了熟悉生活环境的段凌风而言,楚惊鸿在他心目中就是和大哥段凌晨一样的存在。他很快习惯了楚惊鸿的照顾,并自然的成了楚惊鸿的小尾巴,表现的十分依赖对方。

    只是如此一来,却是把楚沉渊气了一个半死。明明段凌风是分到他身边的伴读,居然敢打他不说,还背叛了他跟在了大哥的身边。而且更气人的是,大哥对段凌风还特别好,特意叮嘱他不许再欺负段凌风。难道大哥忘记了被打成猪头的是他好吗?

    楚沉渊越想越气,少年人的心思捉摸不定,既生气段凌风不跟他跟了大哥,又生气段凌风打了他不说还抢了他的大哥,尤其是看着楚惊鸿对段凌风各种照顾,楚沉渊更是觉得刺眼的厉害。种种别扭的心思之下,楚沉渊开始了对段凌风的找茬生涯。可惜段凌风虽然年幼,天赋却是几人之中最好,修为最高。对于楚沉渊所有的找茬,段凌风只有一个字回应,那就是打。

    几次三番的争执之后,楚惊鸿不得不介入协调两人之间的矛盾。秉承着楚沉渊年纪为长要让着段凌风的宗旨,楚惊鸿严厉叮嘱了楚沉渊,不许挑事,不许欺负段凌风。

    楚惊鸿走后,气的眼睛都红了的楚沉渊摸着身上被段凌风揍出来的伤痕,愤怒的选择了闭关。他要修炼,他要压倒段凌风。

    三年之后,楚沉渊信心满满的选择了出关,彼时他不过二十,还是少年人的模样,修为已经达到了四阶。闭关的三年内,楚沉渊都说不清他到底吃了多少苦,每每在他想要偷懒之际,段凌风挥拳揍他的身影总会出现在他的脑海,让他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一别三年,楚沉渊出关后最想要见的人居然是段凌风。当他心情急切的寻找到段凌风时,眼前的段凌风和他记忆中的样子完全不同。没有了挥拳时的愤怒,段凌风一袭玉白色长衫,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树阴下看着书。三年不见,段凌风的身段拔高了不少,少年的身形清瘦而美好,容貌脱去了过往的青涩,变得更加的精致,简直完美的就像是一副水墨丹青。

    现实同记忆的巨大反差让楚沉渊看呆在了那里,他的心猛烈的狂跳起来。他突然想起了他和段凌风第一次打架的缘由,那时他听说段凌风将成为他的伴读,特意偷偷溜出了寝宫想要提前见见段凌风。让他失望的是,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不是他想象中人高马大的玩伴,而是一看就乖巧安静的少年。

    楚沉渊记得当时他满脸失望的盯着段凌风,不耐烦道,“你怎么长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就是这句话激怒了段凌风,上一刻还安静的少年下一刻仿佛暴怒的幼兽,毫不客气的对他挥出了一拳。从小到大,从未有人敢动过楚沉渊一根手指头,这是他第一次挨打。在最初的怔楞过后,反应过来的楚沉渊立刻反打了回去。可看着瘦弱的段凌风居然异常的厉害,压着楚沉渊直接把他打成了一个猪头。

    回忆到了这里,楚沉渊莫名的笑了起来。心中憋了三年的一股气不知不觉就消散干净。他故意踩重了脚步,出现在了段凌风的面前。

    “殿……”

    段凌风笑着抬起头,一个“下”字含在嘴里,眼中极快的闪过了一丝警惕。

    “二殿下。”段凌风收敛了笑容,起身退后一步,戒备的开口道。

    楚沉渊满腹的热情在对上段凌风的表情后,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继而又化为了愤怒。他都已经准备放下身段和段凌风和好了,他都要不计较段凌风几次把他揍成猪头了,段凌风居然敢对他这么冷淡。

    “哼!”楚沉渊恨恨的瞪了段凌风一眼,转身气呼呼的离开了。

    在他的背后,段凌风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就知道楚沉渊不知道哪里看他不顺眼,一出关肯定要来找他麻烦。果然……

    说来,全凌霄天的人都知道楚沉渊是被他气的闭关的,就连楚惊鸿都特意提点他,楚沉渊估计要出关了,让他小心一点,尽量不要再和楚沉渊起冲突了。

    段凌风心想,他才懒得和楚沉渊计较,不过一个手下败将而已。

    时隔三年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当天晚上楚沉渊就做了一个梦。和过去三年中的无数次一样,他又梦到了段凌风。但不同的是,之前在他的梦境中,他每每都是将段凌风打成猪头,然后一脸傲慢的看着段凌风对他苦苦求饶。而这一次,他虽然再一次把段凌风打成了猪头,却不等段凌风求饶,他就扑了上去压着段凌风,愤怒的质问道,“说,你要跟着我还是跟着大哥?”

    段凌风说了什么楚沉渊已经不记得了,整个梦境他记住的也只有这句话,“你要跟着我还是跟着大哥?”

    清醒过来的楚沉渊回忆起这句话,暴躁的在屋内绕了无数个圈子。他怎么可以还想着段凌风,他现在的伴读是顾瑀,顾瑀比起段凌风简直好太多了。是他嫌弃段凌风像个小姑娘,是他主动不要段凌风做他伴读的。

    楚沉渊一遍遍的这样告诫着自己,直到再次见到段凌风。远远的,楚沉渊就扭过了头,装出一副不愿意看到段凌风的样子。依着楚沉渊的想法,段凌风要主动对他行礼,这样他就可以故意装着对段凌风视而不见,狠狠的下一下段凌风的面子。想象着段凌风被他当做仙气一样无视的情景,楚沉渊就觉得心里暗爽。

    可让楚沉渊愤怒的是,被当做了仙气无视的是他。段凌风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和他擦身而过,完全没有停下行礼的意思。

    楚沉渊,“……”

    一连几天,只要没有其他人,段凌风遇到楚沉渊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完全懒得行礼。楚沉渊在被无数次忽视后,在每晚都要梦到段凌风并重复那个问题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再又一次单独遇到之后,楚沉渊故意像三年前一样对着段凌风找茬。

    很好,段凌风的脾气完全没有改变,所表现出来的文静只是伪装。在段凌风冷笑着将楚沉渊打成猪头后,楚沉渊莫名的觉得心里异常的舒服。两人打架的那一刻,他在段凌风的眼中看到的只有自己的身影,没有楚惊鸿,没有其他人,只有他自己占据了全部。

    出于某种楚沉渊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心理,他开始如以往般一次次对着段凌风寻衅找茬。两人私底下打了一次又一次,但都刻意的避开了对方的脸,尽量不留下容易被人发现的伤痕。楚沉渊三年的闭关没有白过,他和段凌风之间的差距小了很多,甚至偶尔有时候他居然还可以占到上风。

    在两人的一次次争斗中,时间一点点流逝。某天晚上,两人又一次惯例的相遇,一个挑衅,一个回应。楚沉渊那天晚上绝对属于超常发挥,他难得的压制住了段凌风的攻势,甚至如同他梦境中一样,狠狠的将段凌风摔倒在地,并成功的压在了对方的身上。

    柔和的月色下,段凌风倔强的咬着唇狠狠的瞪着他。许是因着之前的打斗太过激烈,段凌风白皙的脸上泛起了潮红,配合着他咬着唇的神情,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楚沉渊本来是想封住段凌风的修为,但不知为何,看着段凌风现在的样子,他竟然完全下不了手。

    楚沉渊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段凌风,他的视线从段凌风的眼睛一点点移到了脸上,再移到了嘴唇。那一刻,楚沉渊心里升起了一个极其荒谬的念头,他居然想俯身亲吻段凌风。

    楚沉渊的怔楞被段凌风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对方又发什么疯,但是段凌风迅速的抓住了机会,趁着楚沉渊走神间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掀翻了下去,顺便再次把楚沉渊打成了一个猪头。

    整个过程中,楚沉渊一直保持着失神的状态意外的没有还手。以至于到了后面,段凌风也失去了打架的兴趣,草草的结束了这次打斗。

    这天晚上,楚沉渊再一次习惯性的梦到了段凌风。一切都和之前一样,他把段凌风摔倒在地并顺势压了上去。但之后,他没有如以往般将段凌风打成猪头,而是伸手解开了段凌风的衣服。梦境中,楚沉渊近乎是颤抖的摩挲着段凌风的身体,然后俯身做了一件他一直想做的事。

    当楚沉渊低头吻住段凌风之际,他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两腿间一片潮湿。

    楚沉渊完全无法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他茫然的坐在那里,脑海中反复的回想着晚上他将段凌风压在身下的情景。然后梦境中的场景接着出现,他低头吻住了段凌风。

    仙人虽然生命漫长,二十岁的楚沉渊还属于少年的范围,可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都不懂。楚沉渊闭着眼,羞耻的伸手探入两腿间。随着梦境中亲吻段凌风的场景不断重复,已经泄过一次的阳物很快又硬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叫出了段凌风的名字,想象着段凌风此时被他压在身下的场景,一阵快感袭来,楚沉渊的两腿间又是一阵潮湿。

    第二日天还没亮,楚沉渊就突兀的选择了闭关。

    段凌风听到了楚沉渊闭关的消息,忍不住嘀咕道,难道楚沉渊又是被他气得?

    此时的段凌风并不知道,他和楚沉渊一生的纠缠现在才正式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