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重生)仙界走私犯 > 第118章 倾情(三)

第118章 倾情(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灵虚境妖兽作乱之后,楚沉渊打着受了伤需要人照顾的旗号将段凌风留在了他的身边。这一留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有了上次胳膊受伤的经验,楚沉渊在不要脸的路上一路狂奔。仗着他是病人,一次次挑战段凌风的底线。

    段凌风对楚沉渊的行为忍了又忍,一心算着楚沉渊赶紧痊愈他就可以返回楚墨身边。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楚沉渊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仍是一副虚弱无力,完全离不开他的模样。到了现在,饶是段凌风再粗心,也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

    再又一次例行检查之后,趁着段凌风不在,医仙王德喜苦着脸看向了楚沉渊,“陛下,您的伤势,”

    “嗯?”

    王德喜一狠心,劝谏道,“陛下,一个月了,您也该痊愈了。”

    作为楚沉渊钦点的医仙,王德喜在一开始的兴奋过后,很快就意识到楚沉渊根本就是在砸他的招牌。就算他的医术在仙庭不算顶尖,可他毕竟是医仙。有谁听过医仙出手,一个月还没有痊愈的伤势。

    楚沉渊是装病装的开心了,可他已经在暗中被同僚嘲笑半天了。若只是单单被嘲笑还好,可他真是惹不起段凌风。楚沉渊是没见过段凌风上次看他的眼神,就似他不肯给楚沉渊治好一样。九阶高手的威压下,王德喜差点想抱着段凌风大喊冤枉,和他无关,是楚沉渊要装病啊。

    王德喜目光殷切,只希望楚沉渊能体谅体谅他的处境。再说楚沉渊也装的差不多了,再装下去就过了。可惜,楚沉渊没有接收到王德喜的意思,反而是沉下了脸。王德喜心中一惊,结结巴巴就要解释,段凌风恰好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段凌风随口道。

    在楚沉渊意味深长的眼神下,王德喜十分迅速的换了一副担忧的表情,“陛下的伤势近期并无好转,还需要继续休养一段时间看看。”

    “你确定?”段凌风狐疑道。

    王德喜心中叫苦,还得做出诚恳的样子点点头。一边点头一边时不时担忧的看楚沉渊一眼,一副忠心耿耿记挂楚沉渊身体的模样。

    段凌风看着他的动作突然冷笑起来,身上九阶的威压陡然放出,完全压在了王德喜的身上。

    “说,你是不是云岚余孽的人?”

    云岚余孽这个罪名可就大了,王德喜惊恐的瞪大了眼,不明白自己怎么和云岚余孽扯上了关系。

    “凌风?”楚沉渊赶紧出声。

    段凌风制止了楚沉渊说下去,皱皱眉,“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他给你看了一个月,居然没有大的起色,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楚沉渊&王德喜,“……”

    王德喜委屈的看向楚沉渊,眼神示意:陛下,我就说你该痊愈了,现在怎么办?

    楚沉渊心中发虚,正想要找个什么借口替王德喜解释一番,段凌风已经不耐烦的一指点向王德喜。生死关头,王德喜再顾不得楚沉渊的吩咐了,脱口而出,“冤枉啊,是陛下要装病,和我无关。”

    楚沉渊,“……”

    段凌风,“……”

    这件事最终以楚沉渊被段凌风打成猪头而告终。当段凌风怒气冲冲要返回虚无海之际,楚沉渊不管不顾的死死拖住了段凌风,眼见段凌风就要再次出手,关键时刻楚墨赶了过来。

    楚沉渊顶着猪头脸努力的冲着楚墨挤出了一个求助的表情。

    楚墨,“……”

    他是真不想承认这个人居然是仙帝!

    楚墨这次来凌霄天是因着云静翰的事,他收到了云泽海的消息,云静翰等人现在正在卢家大宅。云泽海已经安排好了接应的准备,就等楚墨他们的行动了。这件事很快转移了段凌风的注意力,在冷淡的甩开攀在他身上的楚沉渊后,段凌风拒绝再和楚沉渊说话。

    楚沉渊就算情商再低,也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去撩拨段凌风,只得默默的关注着段凌风的一举一动。

    卢家大宅内,当两名十阶高手想要自爆之际,楚沉渊想都没想直接将镇天印扔给了段凌风,并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段凌风的面前。他的行为得到了回报,自爆结束后,最先赶到他身边的是段凌风。借着段凌风伸手扶他的姿势,楚沉渊顺势再次赖在了段凌风的身上。反正他现在是真的受伤了,可不是什么装病,段凌风总不能推开他吧。

    接下来的事基本都是楚墨在处理,楚沉渊打着受伤的借口早早拉着段凌风返回了凌霄天。在等王德喜过来的这段时间内,楚沉渊重拾不要脸的精神,一点点小心试探着段凌风的态度。他发现许是他之前的行为感动了段凌风,段凌风对他的忍耐度提高了很多。包括他一直拉着对方的手,对方都没有挣脱出去。

    楚沉渊心中兴奋,脸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他近乎耍赖的靠在段凌风的身上,痴迷的看着对方的侧脸。在他们小时候,先帝就曾夸过段凌风长得好。他当年之所以觉得段凌风像个小姑娘,也是因为段凌风长的好看的缘故。

    楚沉渊的目光太过灼热,段凌风不适的侧了侧身,“怎么了?”心中却是不耐烦的嘀咕,王德喜怎么还不来?

    楚沉渊适时的咳嗽了几声,哑声道,“没事。”

    咳嗽声让段凌风记起了之前的事,他微微犹豫,想要拽出楚沉渊拉着他的手,结果拽了拽没拽出来,只得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楚沉渊的背。

    段凌风的动作让楚沉渊的嘴角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抬眼正对上了段凌风蹙眉看向他的脸。两人视线相对的瞬间,楚沉渊一时迷了心窍,鬼使神差的凑了过去,吻住了段凌风。

    段凌风,“……”

    楚沉渊的行为完全的出乎了段凌风的意料,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在段凌风还在想着楚沉渊是什么意思之际,楚沉渊见他没有推开,心中狂喜,色胆包天的直接用力将段凌风压在了身下。

    “凌风,我……喜欢你。”

    四千年来第一次表白,楚沉渊激动地话都说不清楚。他一边说一边想要再次吻住段凌风。之前时间太短,他又光顾着激动,还没来得及感受段凌风嘴唇的温软触感。就在楚沉渊再次吻住段凌风之际,段凌风骤然反应过来,毫不客气的翻身将楚沉渊压在身下,一段暴揍之后,楚沉渊再次被打成了猪头。

    没有给楚沉渊解释的机会,段凌风径直离开了这里。此时天色已亮,段凌风本想返回虚无海,却在掏出传送卷轴之后迟疑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了楚沉渊之前挡在他面前的身影,犹豫片刻之后,转头去了他幼时在凌霄天的住所。

    说来,段凌风虽然是段家人,却是自幼在凌霄天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他的回忆。段凌风怀念的看着他幼时用过的东西,楚沉渊将这里保护的很好,唯独……

    几件零散的衣服散落在卧房,是楚沉渊的外袍。段凌风打开衣柜,发现里面都是楚沉渊的衣服。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前段时间照顾楚沉渊的时候,总觉楚沉渊的寝宫空荡荡的,原来这里才是楚沉渊平日真正住的地方。

    段凌风心情复杂的合上衣柜,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他是反应迟钝,但不意味着他傻。楚沉渊的表白和眼前的一切,都证明了同一件事。在这之前,楚沉渊在段凌风的眼中有很多的定位,童年的玩伴,讨厌的人,仙帝,楚惊鸿的弟弟,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楚沉渊居然喜欢他。

    段凌风坐在床上,细想两人之间近四千年的相处。从第一次见面打架开始,到不久之前他对楚沉渊的暴揍,他竟然能清楚的记得两人之间的每一次冲突。而每一次他对楚沉渊的暴揍之下,都是楚沉渊对他的纵容。即使他把楚沉渊打的再狠,楚沉渊也很少还手,更不要说用镇天印来压制他的修为。

    想到这里,段凌风的心情更加复杂了。他不由想起之前的那个吻,事实上,他并不讨厌,反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段凌风纠结的整理着脑海中的思绪,一个熟悉的人影在门口探头探脑着。

    ”滚进来!”

    随着他的话落,王德喜苦着脸一点点挪了进来。

    “有事?”

    王德喜点点头,哭丧着脸道,“段公子,你去看看陛下吧,陛下不肯吃药。这次陛下是真的受了伤,绝对不是在装病。”

    段凌风皱皱眉,王德喜又低声嘀咕道,“不知道谁这么狠,陛下已经受了内伤,居然还狠心又打了陛下一顿,真是伤上加伤。”

    王德喜的话让段凌风的心提了起来,似乎他刚刚太过生气,完全忘记了控制力道。危急时刻挡在他面前的身影和被他压在身下暴揍的身影重合,段凌风心中闪过了一丝心虚。

    “药呢?”

    王德喜示意药在楚沉渊那里,眼看着段凌风的身影消失,王德喜擦擦汗,心想陛下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段凌风再次出现在楚沉渊面前时,还没来得及说话,楚沉渊就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段凌风。

    “凌风,我喜欢你,就算你打死我,这次我也不放你走了。”

    楚沉渊一口气说完就死死的抱着段凌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段凌风的身上。因着楚沉渊比段凌风还要高出小半头,这样一来,感觉段凌风整个被楚沉渊罩在了身下。

    段凌风忍了又忍,才克制住没有推开楚沉渊。

    “听说你不肯吃药?”

    楚沉渊眼前一亮,段凌风没有因为生气离开凌霄天已经是意外之喜了,现在竟然还担心他有没有吃药的事。这说明什么?说明段凌风也是关心他的嘛。楚沉渊兴奋的浑身颤抖,更是扒紧了段凌风,简直是恨不得长在段凌风的身上。

    “凌风,你喂我,我就吃。”楚沉渊舔着脸,得寸进尺道。

    段凌风,“……”

    虽然很想将身上的楚沉渊甩到一边,但段凌风看着楚沉渊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心中无奈,只得端着药递到了他的嘴边。

    “喏!”

    楚沉渊因着段凌风的行为瞬间激动的眼睛都红了。他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药碗,目光从药碗上面一点点移到了段凌风的脸上。尽管段凌风现在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但楚沉渊怎么看怎么觉得段凌风的眼神透着温柔。他兴奋的挥开了段凌风手中的药碗扑了上去,不管不顾的压着段凌风狠狠的亲了起来。段凌风一次次的妥协让他看到了希望,楚沉渊粗暴的咬着段凌风的唇,着急的伸着舌头舔着段凌风的嘴角,想要伸进去,真正的进入他的领地。

    段凌风被楚沉渊的动作惊到,诧异的眨眨眼,习惯性的就要抬手揍人,却在看到楚沉渊脸上的淤青时迟疑了一下。他的迟疑对楚沉渊可谓是鼓励,楚沉渊放肆的伸着手探到了段凌风的衣服里面,朝着他朝思暮想的地方摸了过去。

    “咔擦!”一声脆响。

    段凌风冷着脸一只手推开了楚沉渊,一只手捏着楚沉渊软软垂下的手腕。

    楚沉渊就似完全感受不到疼一般,匆匆扫了一眼断掉的手腕,毫不犹豫的再次扑了上去,一只手压着段凌风胡乱的亲了起来。

    段凌风皱皱眉,感觉到脸上全是楚沉渊的口水,他很快捏住了楚沉渊的另一只手,却在对上楚沉渊的眼神时怎么都捏不下去。楚沉渊的眼神坚定执着,透着一股疯狂的劲头,隐隐约约中还带着点委屈。

    段凌风说不清心中瞬间涌出的那种滋味,他无奈的闭上了眼,松开了手。反正楚沉渊只剩一只手能动了,也做不了什么。

    段凌风的再次妥协让楚沉渊的眼中迸出了狂喜,他毫不犹豫的伸手探到了段凌风的衣服里面,坚定地找着最开始的目标摸了过去。

    “……”段凌风立刻睁开了眼,无语的看着楚沉渊。

    他终于理解楚墨上次说的那句话了,人不要脸,真的可以天下无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