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2青楼第一倌

2青楼第一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薄纱轻曼。

    帐子内影影绰绰透出肌肉精实的白皙美背,秦贞挺着健美的腰肢,骑丨坐在一人身上,正在帮他做最后的冲丨刺。

    “啊……嗯……秦相公,”那人大腹便便,皮肤松弛,脸上被欲丨望涨得通红,两颗被酒肉糟蹋透了的眼睛如同死鱼。此时两手握住秦贞光滑的纤腰,气喘吁吁地将自己的物丨事往里猛丨捅了一下,“这回爽丨不丨爽?”

    “当然,小生可是回回都欲丨仙丨欲丨死,”秦贞果然是一脸沉溺的神情,配合着顶撞又逸出两声难丨耐的娇丨喘,俯身用舌尖刺丨激那人的敏丨感丨区丨域,“贾员外雄丨风大展,小生几乎要被做丨死在帐间啦。”

    “小妖精……啊……老夫才是要被你榨丨干了。”贾员外满意地一声怒吼,反身想将秦贞压至身丨下。他肌肉松弛,试了两回都没翻过来。秦贞嘴角一勾,从善如流,反手带住他的腰顺势一滚,软软地就势躺在红艳被浪之中。他眼含秋水,修鼻薄唇,一床红被只衬得他更加肤白胜雪。

    秦贞两眼笑意盈盈,两手任意搭在枕间,现出修长精健的肌肉线条,一副任君宰丨割的样子。贾员外动了两□子,还觉得不过瘾,索性动手把秦贞翻了个身,从后面刺丨入,喘着粗气开始动作。

    “宝贝儿,叫点好听的。”

    “嗯……唔……别动那里……啊……会死的……”秦贞背对着贾员外,换上一脸不耐烦的沉静。柔韧性极好的腰肢压成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声音却是愈丨发丨浪丨起来,“员外……唔……”

    “又不是在朝堂,这个老夫听厌了,鼎鼎大名的青月楼第一倌就没点新意了吗?”贾员外一手捞住秦贞的纤腰,一手宠溺地在他白嫩挺翘的屁丨股上拧了一把,“换点别的……”

    “贾……贾郎……邢哥哥……主人……嗯……啊……小生的从里到外全是你的,快来夺丨走小生的一切吧……”秦贞翻着白眼张嘴随意胡诌,反正他脸皮够厚,话讲出来恶心别人,自己肯定吐不出出去年的饭。肉麻的称谓张口即来,文思敏捷堪比秀才对诗,一场独白讲的是声情并茂感天动地,

    “小生那里好难受,主人……快点……啊……快点……”

    “嘿嘿,可是这里?”贾邢员外看着身下的美人魅丨惑而难耐地扭动着腰身,立刻感到威武雄壮了起来,久未挺起的物丨件此刻又更硬了几分。他换上双手把住柔韧的细腰,将自己短小的物件胡乱朝秦贞□某处捅丨了丨捅,“美人别急,哥哥这就给你舒服。”

    “啊……不要……唔……啊……快……快点……”

    贾员外再也忍耐不得,抱上去胡乱亲着那人身体,嘴里“宝贝心肝”地乱叫着,又潦草捅丨了几下,便全部交代在了秦贞身体里。

    两人在床上躺了半晌。

    贾员外似乎还不尽兴,色眯眯地来回打量秦贞的身体。秦贞也不害臊,半撑起身子侧躺在那里,笑意盈盈地任他打量。总之白花花的银子已经收在账上了,客人怎么招也得吃够本。不要紧,看又不掉肉。

    摸?摸也不要紧,手上又不带刀子。贾员外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在秦贞腰身和股间肆意地上下其手,又探到他身后,股峰之间已经潺潺流出白浊,那是他刚刚发泄出的结果。

    贾员外只觉得心头如同千万只蚂蚁在爬,痒得心焦,恨不得把人压丨倒再来一发。然而他方才也是借助药物才一展雄风,现在自己那处却是安分得如同死猪,不争气地一点动静也无。

    “美人,这之后老夫大概得有两个月才能见到你了。”

    “哦?”秦贞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毛。

    “老夫接下来要去趟西北,”贾员外压低了声音,“就要接闵敬王回京。”

    秦贞喜笑颜开,“哎呦,员外又给小生介绍金主,小生这厢先谢谢您了!”

    “咳咳,不是,闵敬王他可不是……”

    “不要紧不要紧,”秦贞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小生进可攻退可受。金主不论好哪一口,小生都伺候得来。”

    “哼,宝贝儿你是不知道,这回闵敬王回京,京城恐怕得变天,”男人最见不得自己在床上失了威风,贾员外鼻孔一抬,大拇指往胸口一指,“老夫这回可是重角之中的重角,嘿嘿。你只见过老夫在床笫间如何威武,却不知道老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除尽叛党那一天有多威风。想那天……”

    “政事啊?不懂,小生只认得银子。”秦贞拿起一只手夸张地拍拍嘴巴,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从床上爬起来,就光着身子朝房间另一边走去。他背对着床帐,白浊混着点暗红的血水粘腻地从股丨间流出来,在窄翘的臀和笔直修长的腿间,淫丨靡到了十分。

    贾员外气不过,粗声大气地继续吹嘘起来。秦贞两眼笑盈盈地扭头瞥他一眼,应付地扯扯嘴角,一副对这话题兴味索然的样子,当着他的面开始清理身子。接着便开始一件件往身上穿衣裳。

    秦贞十分专业,事后衣服也穿得讲究。动作要魅惑,眼神要到位,此时要无声胜有声。几件衣裳穿得天花乱坠,几乎跳成一支独舞。果然看得贾员外口水流了一地。那衣衫周身雪白飘逸,只一条青色的腰带束住纤腰,上面悬着一块成色上好的玉佩。

    居然十分风雅。

    “贾员外您慢歇着,什么时候身子爽利了再走就成。”秦贞笑嘻嘻地拱手躬身朝床上做了个揖,说着掀帘子抬脚就要走。

    “你干什么去?”

    “哎呦,小生干的可是重体力活的应声,肚子饿了。得去补补。”秦贞的肚子十分配合,应着这话发出一声震天响的牛吼。秦贞一手捂着肚子,瘪嘴尴尬地笑笑。贾员外有气没处发,硬想留人,某处却无比的不争气,只得哼了一声,眼睁睁地看人打着帘子出去了。

    “哟,看看这是谁来了,”秦贞刚下楼,老鸨薛妈妈便笑得一脸菊花乱颤地迎上来,“身子骨还撑得住?”

    “妈妈您可真体贴,”秦贞眯眼睛打着哈哈,知道她不是问这个。便伸出一只手臂,扶着她滚圆的膀子往侧厅走去,

    “员外还在床上躺着呢,”秦贞暧昧地朝她眨眨眼,“咱可不是浪得虚名。妈妈您就安心把银子收好就得了。”

    薛妈妈一听这话,恨不得笑得将脸上的三斤白面都颤下两斤来。秦贞可是青月楼的摇钱树,硬邦邦的金字招牌。说到原因,薛妈妈能给你扳着手指数出十点。第一便是因为这一等一的长相身段。二来权贵都爱风雅,秦贞不但弹得一手好琴,还能乱编胡诌几句歪诗,高端市场上堪称紧俏货。第三当然是他专业素质过硬,床上功夫高超。第四是因为他专业素质过硬,第五点到第十点还是是因为他床上功夫高超。

    鸨母忙执着他的手将他引至侧厅桌旁,叫人把早点送进屋子里来。一边忙不迭地拿出一个精致的金线绣枕,给他垫屁股。

    “哎呦小贞儿,今儿又收了十个帖子。四位官爷要来跟你下棋,两位要来楼里听琴,又有三位要请你出去赏花。湘王爷是叫人传话过来,叫你去府里伺候。你瞧瞧愿意接哪些?”

    “真不要脸!”

    秦贞正抬手支着头在思考,哎呦,他一思考就头疼,这时候听见这声怒骂就更头疼了。抬头只见一袭青衣少年端着早点走进来,帘子被他甩得啪啪响。少年走到桌边,将秦贞的早点重重地放在桌上。

    “呵呵,”秦贞不恼反笑,拿起小勺开始往粥里倒蜂蜜,一刻间整盏蜂蜜全被倒进粥里。秦贞一边搅着粥,一边笑盈盈地拉住少年腕子,“哟,长得真好看。”

    少年一脸怒容,还不及甩脱秦贞的爪子,早被鸨母一巴掌甩在脸上,白嫩嫩的脸上登时一个五指山红肿起来。秦贞将人扯到身后,嗔怪道,

    “妈妈打他干嘛?”

    “小贱人,还不快给头牌赔罪,等会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鸨母转头向秦贞赔笑,“这两天刚被卖进来的小倌。不知怎的性子刚的不行,打了几顿都不肯接客,就让他做几天杂役。”

    秦贞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衣衫破旧,却剑眉星目,十分英气。他一手还握着那少年腕子,便顺手吃了一把豆腐,不错,滑不溜手,质感上乘。一根手指往上挑起衣袖,果然见到遮住的部分密密麻麻全是鞭痕,少有好肉。秦贞把他手又握紧些,赖皮地笑着问道,“你倒说说,我怎么不要脸了?”

    少年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好好男儿,肩能挑,手能提,却要屈居他人身丨下。不以为耻,反以为傲。当然不要脸至极!”

    秦贞摇摇头,“小生进可攻,退可受。才没有一直屈居人下。”

    少年一脸怒其不争,“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行小生就是状元哪。啧啧,你这三观得适当重塑一下。”

    “不要脸!真不要脸!我说你节操呢?”

    “古上先贤说过一句话,说得特别好,”秦贞严肃地盯着少年双眼,“节操这东西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留下喂狗的份,剩下的其实都不要紧。”

    秦贞悠悠然吃完最后两口粥,嘴一抹,心情大好地朝外大步迈去,留下一脸灵魂出窍状的少年,和满脸崇敬之色的鸨母,

    “我说薛妈妈,湘王爷那我指定得接,剩下的您按银子多少排排,小生我没别的,就爱银子。”秦贞嘿嘿笑了两声,回头一指少年,“你叫什么?今后先跟着我吧。”

    “我?”那少年在永恒的震撼当中还没有回过神来,指着鼻头怔怔地问,“我叫永福……不过喂!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啊!!”

    秦贞在后院里打了两套拳,又上街逗了会蛐蛐。永福全程跟在身后。

    这两人一个一袭白衣,一个一身青袍;一个见谁都笑脸盈盈,一个低气压魔王般板着脸。

    “喂喂,”秦贞转过身歪头瞧着永福,伸出一只手扯扯他的脸蛋,“谁欠你钱了?要我帮你去揍他么?”

    “没有!”永福愤愤打掉他的手。

    “那你这么苦大仇深的表情是为了什么啊?”秦贞一脸苦恼地抱着手臂,退一步打量,“谁惹你了?”

    “你!惹!我!了!所以说我为什么非得跟着你啊?”

    “啧啧,真不开窍,白瞎这么好看一张脸了,”秦贞扯住他继续在喧闹的集市里往前走,“你原来主子是谁?”

    “青月楼花魁君玉姑娘。”

    “你跟着原来主子,她揍不揍你?”

    “揍。”

    “她为什么揍你?”

    “因为我说她不要脸。”

    秦贞惋惜地摇摇头,一副“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没药救”的表情,

    “你也骂我不要脸了。我揍你了么?”

    “那倒没有,不过……”

    “她揍你,我不揍你。你跟着我舒舒服服,我还能给你买糖葫芦吃。嗯对,走咱们去前面吃糖葫芦。不我的重点是,再不许板着脸了,你走在我旁边,把我生意都全吓走了。”

    “……”

    永福刚要开口辩驳,突见秦贞变了脸色,伸手拉起他的手腕,飞身穿过人群,躲到一个狭窄的巷子当中。

    “你做什么……”秦贞捂住他的嘴,示意他朝巷口看去。果然见到几个人鬼鬼祟祟地探了探头。

    “看不出来么?”秦贞此时正凑在他耳边,气息都喷在他脖子上,“你主子被盯梢了啊。咦不对,或许是寻仇?”

    作者有话要说:【河蟹部分】

    亲妈已经被锁肉锁得快要哭了

    现在五分钟被锁一次,过十分钟再开,再锁,再开,再锁……

    亲妈是防盗门么……………………

    (姚明脸)

    ps.请聪明的读者君们在[加精评论]里找到乃们想看的东西(我什么都没说)

    ---------------------------------------------------------------

    总受亲妈写这篇文章写得十!分!开!心!(喂!)

    (抱住电脑打滚)码字也码得飞快

    不知道读者君们怎么看待无节操的小倌哟??(笑)

    哈哈,欢迎跟亲妈讨论剧情哦

    (握拳)先去码字啦~

    开文当天会双更或者三更嘻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